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六十二章、三蟲三花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三蟲三花丹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什麼,十萬銅晶?」

聽到蕭陌的介紹,黃浩軒表面驚呼,心中卻是驚喜過了頭,眼睛盯著蕭陌手掌心中的那顆暗紅圓球,一時間手都有些嗦起來。

不是他沒有見過寶物,只是以為蕭陌這樣一名新晉外院弟子,能有多少財富,拿得出一柄黃級頂階兵器已屬不易,居然還有一件黃級低階秘寶!

這可是秘寶啊,任何一件秘寶,哪怕是最低的黃級低階,那也是價值連城。

不過,狂喜之餘,他終究有些理性,內心總從哪裡覺得有些不對。

看蕭陌這個樣子,明顯是不敢跟他賭鬥,但口中說著不敢,偏偏又拿出一顆價值十萬的爆血球,一把黃級頂階兵器……

難道對方是為了撐面子,氣過頭了嗎?

黃浩軒不信。

然而,出於對自己實力的極度自信,逍遙境七重初期,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怕一個新晉外院弟子,再加上對於蕭陌取出的爆血球和那柄煙水劍的極度渴望,終於是利欲熏心,蒙蔽了眼眶。

他狠狠一咬牙,道:「好,我跟你賭了。不過要發下心魔大誓?」

「什麼心魔大誓?」

蕭陌一怔。

藍衣執事黃浩軒道:「就是無論勝負,皆為自主,不得怨天尤人。事後不能向風紀堂報告,更不得以各種理由追回,否則天打雷劈,必遭橫死。」

蕭陌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奇特的光芒,他開口道:「真的要發?」

黃浩軒斬釘截鐵地道:「一定要發1

若是一柄僅值一萬多功勛的煙水劍,他或許還不會太在意什麼,但價值十萬的秘寶,任誰輸也不能甘心,他怕事後蕭陌再找他麻煩,或者宣揚出去,他名聲也臭了。

所以,他一定要事先彌補這個漏D。

蕭陌點頭,道:「好,那我蕭陌,這便起誓,今日我與黃執事一戰,全憑實力,若有勝敗,早已知明,事後不得以任何方式追責,否則天打雷劈,橫死當常」

黃浩軒聞言,眼睛中終於露出滿意之色,他一伸手,擺出一個架式道:「好,那便來吧,你我公平一戰,各憑本事1

然而,見狀,蕭陌卻忽然打斷他道:「且慢,只有我拿出了東西,你的東西呢?」

黃浩軒愕然道:「難道我還能輸?」

蕭陌淡然道:「呵呵……」

黃浩軒也自知失言,立即道:「對,勝敗自當動手后才見分曉,不過你放心,我一個外院執事,輸了是肯定不會賴你的帳的,十幾萬銅晶,九牛一毛1

然而,蕭陌卻是寸步不讓,淡淡道:「不拿出等值的東西,這場賭局,我不參與了,之前一切提議,盡皆作廢。」

「你……」

黃浩軒大怒,然而看出蕭陌表情堅決,不拿出等值的東西,估計對方的確是不可能跟他賭下去。目光落到蕭陌手中的爆血球和煙水劍上,他眉毛不由抽動了兩下,突然有些牙疼。

他一個外院執事,一點酬勞都換成了丹藥,化為修為,就算有些剩餘,也不可能超過十萬,怎麼可能一下拿得出一件與十萬銅晶相匹配的寶物?

這等寶物,可不是他這樣一個小小的外院執事能擁有的。

但是,不拿出來,蕭陌就不與他賭鬥,而讓他就這樣放棄一戰暴富,而且又沒有任何後遺症的機會,更是萬萬不可能。

猶豫了一下,他忽然眼睛一亮,看向旁邊的白衣弟子舒奇勝:「舒兄,你不是剛買了三瓶價值十萬功勛的丹藥嗎,可否借來一用?」

至道學宮的功勛值和外界的銅晶是等值的,唯一不同,只是至道學宮的功勛值外人賺不了,更花不出去,而銅晶卻是各地流通。

所以十萬功勛,其實就等價於十萬銅晶。

只是一般,對於至道學宮中的弟子而言,有時功勛遠比銅晶重要一些,因為功勛值能換到的東西,銅晶換不到,而銅晶能換到的東西,功勛值大半都能搞定。

所以,如果黃浩軒能拿出一副十萬功勛的丹藥,勉強也可以比得上蕭陌取出的十萬銅晶的爆血球,以及一柄一萬五銅晶的煙水劍了。

然而,聽到黃浩軒的話,白衣弟子舒奇勝卻不由臉色一變,立即拒絕道:「不行,這可是裘師兄預訂的,對他有大用,如果有失……」

說到後面,他倒吸一口涼氣,臉色已經有些發白,顯然已經想到了某種不好的後果。

而那名藍衣執事黃浩軒也不由猶豫起來,他同樣知道,如果一旦將這位『裘師兄』預定的三蟲三花丹給賭輸出去,自己將面臨什麼下常

然而,處於對自己實力的極度自信,這樣好的一個機會,他怎麼也不肯放棄,只要是不輸,拿對方的三蟲三花丹出去賭一下,又有什麼,只要是沒人說,那位『裘師兄』也不知道。

而且贏了,就能一下賺到十幾萬銅晶價值的物品,想想都激動。

所以,他一咬牙,看向那白衣弟子舒奇勝,沉聲道:「舒兄,你我相交多年,也算合作愉快,我可有坑過你么?」

「而且……」

頓了一頓,他忽然附身白衣弟子耳邊,低聲道:「如果輸了,不止是你會受到嚴懲,就是我,同樣逃不了好,我豈會拿自己的性命前途去賭?這一戰明顯贏定,你還不願相信我么?」

見白衣弟子舒奇勝仍是猶豫不決的表情,他想了一想,決定下一劑猛葯:「這樣,如果輸了,你把我交出去;如果贏下,得到的東西,我與你二八分,你二我八。」

聞言,本來一臉猶疑的白衣弟子舒奇勝不由陡然心動起來,十一萬多銅晶的東西,即使是二八分,也有兩三萬。

如果是穩勝的局,自己也沒損失什麼,反而立即賺上一大筆。兩三萬銅晶,對他這位小擂台榜排名靠後的弟子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正因為處身小擂台榜,他才知道裡面競爭的激烈,一個不小心就要被擠出去,所以他才甘願成為排名第三的金紋弟子的走狗,為他跑東跑西,甘做一些不法之事,撈偏門,只為對方吃R,他能喝到點湯,保持排名不墜。

現在,陡然有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他豈能不心動?

然而,二八分明顯不能滿足他的胃口,他沉吟了一下,開口道:「不行,這東西是裘師兄讓我代買的,支付的功勛也是裘師兄所出,如果成功我算是立一小功,但一旦遺失,我只怕難有善終。所以這件事,我冒的風險太大,如果你真有把握,五五分,得到的東西五五分之後,我就將三蟲三花丹借你。」

「你……」

藍衣執事黃浩軒沒想到白衣青年居然敢如此獅子大開口,五五分,他什麼都不幹,賭鬥也是自己去拚命,他卻坐享其成,一下分出五六萬銅晶,他怎麼可能願意。

眯了眯眼,他沉聲道:「舒兄,別太過份,三七分,這是我的底線了。如果你不願意,我與他把賭鬥的時間改一下,找幾個朋友湊湊,也能湊足。」

舒奇勝聞言,一陣猶豫,其實他開口五五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之所以如此,不過就是漫天開價,坐地還錢,想多分得一份罷了。

所以,三七分,他只不過拿件東西出去,轉眼又收回來,卻能賺得三四萬銅晶,已經滿足了。

所以,他終於點頭,道:「好,可以,但你一定要勝,如果輸了,你知道後果。」

黃浩軒見他同意,終於不由松下一口氣,其實他也是怕蕭陌衝動過了,事後覺得不值,又不願跟他賭了,才如此急切現在就想決出結果,不然,十萬銅晶,他砸鍋賣鐵也要湊齊,怎麼肯分潤那麼大一部份出去。

但現在,他只想先把自己能拿到的拿到手再說。

所以,他才割R似的從白衣青年舒奇勝那裡借過三隻丹瓶,展示在蕭陌面前:「三品中階,三蟲三花丹,一粒就價值三萬左右,三粒一起,十萬功勛起步。這是小擂台榜排名第三的金紋弟子『裘師兄』*,用以準備突破逍遙境七重瓶頸,與古師兄競爭外院第一的,現在,我拿它跟你賭,十萬對十萬,如何?」

蕭陌淡淡道:「你說十萬就十萬,拿過來我看看。」

黃浩軒也知道他不可能相信,也相信在這種情況下,他絕不敢耍什麼小手段,不然,裘師兄自己就不會放過他,所以坦然將三隻丹瓶一起遞了過去:「如假包換,剛剛從雜務堂領出來的,有錢都未必能買得到,你自己看1

蕭陌接過,毫不猶豫拔開瓶塞,將裡面三粒丹藥一起倒了出來,只見這三粒丹藥,分呈紅,藍,紫三色,顆顆圓潤晶瑩,散發著一股古怪的幽香,聞之竟然有一種頭昏目眩的感覺,明顯不是什麼正常的丹藥。

再仔細一看,三顆丹藥,紅色的丹藥如烈焰蒸騰,中心處有團黑色的幽影,如同是一隻蟄伏的蜘蛛;藍色的那顆,冰清透明,內里現出一片嫩綠的怪葉;而紫色的那顆,濛濛如霧,裡面竟然像是有水流在流動。

三顆丹藥,顏色分明,共放在一起,竟然有一種奇特的美感,彷彿天然就該如何,和諧而自然。

「這是突破境界的丹藥,你怕不是騙我吧,明顯是毒藥?」

蕭陌將三顆丹藥裝入丹瓶中,心中已經有了計較,表面上卻是猶似不肯相信似的說道,然後把三瓶丹藥遞迴到藍衣執事黃浩軒手中。

黃浩軒接過丹藥,見他不曾搶了就跑,也不由心下松出一口氣,他將丹瓶收入儲物袋,看著蕭陌冷冷道:「井底之蛙,你懂什麼,天下之大,何奇不有,這三顆的確都是毒藥,可三種劇毒中和在一起,卻能極大的刺激潛能,從而境界飛升。裘師兄好不容易才讓人求購到,正是要用它一舉突破逍遙境七重境界,它的價值,十萬功勛都有些少了,你愛賭就賭,不賭就算1

蕭陌聞言,心中越發篤定,他當即滿面笑容道:「好,算我信你了,這樣,你也當眾發下心魔之誓,如果輸了事後不得反悔,那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藍衣執事黃浩軒聞言,有心譏諷,但已經不耐了。他想了想,還是當眾發下了和蕭陌一模一樣的誓言,接著架式一拉,淡淡朝蕭陌道:「來吧,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敢如此大言不慚1

「彼此彼此1

蕭陌也將爆血球收回儲物袋中,繼續手持煙水劍,面對黃浩軒,笑眯眯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