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六十五章、得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得丹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這青木回氣丹是蕭陌在春易谷買到,價格昂貴,準備當作殺手,卻一直沒機會使用,沒想到倒是今天,對上同學宮的這位藍衣執事黃浩軒,發揮了奇效。

服下青木回氣丹后,蕭陌體內心元氣滾滾生出,根本不虞脫力之苦,心元氣不斷往玄火鼎中灌注,維持著其形態,一下一下不斷朝樹林中狼奔豕突的黃浩軒砸去。

黃浩軒見識過這玄火鼎的威力,怎麼敢硬接,只能以『風行七閃』不斷在樹林中穿梭,躲避。

也所幸他的這身法心元技選得十分高明,正好是一門戰鬥類步法,兼之玄火鼎威力雖強,終究體型笨重了一點,速度並不快,看似威風凜凜,卻硬是沒有一下能砸中真人。

見到蕭陌不願放手,黃浩軒眼睛一冷,主意。

「哼,擒賊先擒王,你以為我不敢接你這破鼎,就無法戰勝你了么1

他身形一動,卻是化為一道藍光,以之形字快速在樹林中閃爍,不斷朝蕭陌立身之處掠來。

「嗯?」

見到這一幕,蕭陌只是微微一怔,很快就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對方是想繞過玄火鼎,直接攻擊自己的本體,本體敗了,玄火鼎再強,也沒有絲毫作用,這黃浩軒倒也不是一個笨人。

對此,蕭陌還真心有些頭疼,因為這的確就是自己此刻的弱點。

他的身法心元技雖強,卻不是戰鬥型步法,不能當作常規步法來使用,這樣一來,論速度,他自然是遠遠及不上修鍊過『風行七閃』的黃浩軒,有一門戰鬥型步法和沒有,在一場戰鬥中,的確差別很大。

不過蕭陌也不是沒有辦法,眼見黃浩軒就要閃到自己面前,蕭陌根本不退避,直接一聲冷笑,灌注在玄火鼎上的心元氣陡地一收,瞬間,「呼」,玄火鼎剎那縮小,重新變回到原來小巧袖珍的模樣,彷彿一枚暗器般倒飛而出,直接砸向黃浩軒的後腦。

縮小化后的玄火鼎速度何止快了數倍,這一下砸落,風聲呼呼,黃浩軒身法心元技雖強,卻沒有料到這個變化,一時再顧不上追殺蕭陌,就地一滾,躲避過玄火鼎這一下偷襲。

然而,就在此時,蕭陌心元氣再起,赤紅火焰又一次包裹玄火鼎,玄火鼎再一次急劇漲大,重新又變成磨盤大小,當頭朝黃浩軒砸下。

黃浩軒一時都快哭了。

他萬萬沒有料到,蕭陌還有這一手,也是,那古怪小鼎既然能夠變大,自然也能隨時縮小,這大小之間的變化運用巧妙了,卻是給他帶來了無盡的危機。

偏偏,他施展爆發心元技『熊力訣』之後,只覺左臂在迅速僵硬,一股股漲痛感不斷襲來,這是熊力訣後遺症即將發作的徵兆。

熊力訣雖強,但後遺症卻很是嚴重,要不然之前他也不會猶豫那麼久,都不願使用。

此時久久拿不下蕭陌,偏偏這維持熊力訣也沒用,根本不敢與蕭陌的玄火鼎硬碰硬,如此一來,他只能無奈的散去熊力訣,但如此一來,蕭陌就更輕鬆了,不用玄火鼎也能戰平他,更何況此時還有玄火鼎這樣一件大殺器。

沒了熊力訣的威脅,最終,再過十餘招,黃浩軒心元氣消耗大半,速度慢了下來,而蕭陌有青木回氣丹這樣的高階丹藥補充,卻能隨時維持在巔峰狀態。

「呼1

隨著玄火鼎陡然再一次縮小,猛地打在了黃浩軒的左膝之下,他「撲通」一聲,當場跪了下來,蕭陌不敢大意,手指一彈,玄火鼎再次一顫,又欲飛起,要打向他的右膝。

黃浩軒見狀,臉色大忙,急忙舉起手:「且慢,我認輸1

蕭陌聞言,這才手一招,玄火鼎幽幽懸浮在半空,就掛在黃浩軒的頭頂上,不斷滴溜溜懸轉。他並不靠近,只是問道:「你真的認輸,不是使詐?」

「真的,認輸還能有假1

黃浩軒都快哭出來了,剛才玄火鼎一下砸在他左膝上,他只覺整個膝骨都被打碎了,此刻正鑽心的疼,哪裡還能再戰?雖然滿心不甘,更不願在屬下和別人面前失了面子,但蕭陌那古怪的小鼎就懸在頭頂,彷彿隨時能砸下,他除了認輸一途之外,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好辦法。

蕭陌聞言,眼睛一閃,卻仍舊不收回玄火鼎,揚了揚眉道:「好,既然認輸,那就踐行先前的賭約吧,將剛才那三瓶丹藥扔過來1

「這你不在得了便宜就賣乖,太過份1

黃浩軒聞言,陡地一怒,就想起身,與蕭陌再大戰三百個回合。

然而,蕭陌卻是一臉冷笑:「呵,敗了就想反悔么?你忘了之前是誰提議要賭鬥的,還要發下心魔大誓,你當知道心魔大誓對我們心修的後果,一旦違誓,瞬間心靈崩潰,輕則走火入魔,重則死於非命,你以為,你的命不值那三粒丹藥么?」

「這」

黃浩軒這才想起,之前他使用千方百計,誘導蕭陌同意與他賭鬥,更發下心魔大誓的事情來。

本來,他是想給自己這邊一點保障,自己贏了,蕭陌不敢違誓,然而此刻,他卻是臉色陡然苦了起來,因為這場戰鬥的結局卻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輸了的竟是自己,而這心魔大誓,卻成了此刻懸在他頭頂最利的一把劍。

雖然他也知道,一旦把那三瓶丹藥交出去,自己將面對的下場絕對是無比凄慘,然而,與立等身死相比,他還是寧願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所以雖然滿是不甘,他還是一咬牙,從儲物袋中取出那三個小瓶,朝蕭陌這邊扔來,只是聲音卻很冷:「年輕人,這是外院小擂台前三裘師兄預訂的丹藥,你敢收,等著裘師兄的怒火吧1

「呵呵,這就不勞你操心了。」

蕭陌一臉無所謂的接過三個丹瓶的,打開看了一眼,確認無錯,也相信黃浩軒不敢在這種事上耍什麼蛾子,這才一臉微笑的將其收入儲物袋中,收回玄火鼎,道:「東西又不是我讓你們跟我賭的,是你們非要求的,就算輸了,那也不應該怪在我身上,想必,那位裘師兄就算要發怒,第一個面對的,也不是我,而是你們自己吧1

「哈哈哈」

他大笑了一陣,聲音無比快意:「好了,今日之戰就此結束,如果你們心有不甘,歡迎下次再來,不過我對你們提議的這種賭鬥方式很是喜歡,如果還有下次,記得帶上一兩件寶物,低於這三蟲三花丹可不行1..

說完,蕭陌也不再停留,轉身就走。

其實爆發二元,他也透支很多,如果不是萬花生返訣維持著,只怕早已倒下去,此時不過在強撐著而已,他也想早一點回學舍閉關療傷,恢復狀態,自然不願再在這裡久留。

而聞言,對面的黃浩軒卻是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悔恨得牙都青了。

他萬萬沒有料到,必勝之局竟然落到這樣一個下場,損失了三蟲三花丹,自己該如何向『裘師兄』交差。更可恨的是,那小子居然說還有下回,而且要拿和三蟲三花丹一個級別的寶物去賭,他腦殘了嫌命長么?

而不止他心中悔恨交加,在他身後,那白衣青年舒奇勝看到他居然輸了,而且真的把三蟲三花丹扔了出去,卻是陡然臉色一白,一下子撲了過來,死死抓住黃浩軒的衣領:「你,你,你怎麼敢?」

黃浩軒面如死灰,任由白衣青年抓著自己的衣領,他臉色不住變幻,終於道:「舒兄,這件事,是我對不起你。放心,我會跟你前去,向裘師兄承認錯誤的,不過」

說到這裡,他恨恨地道:「小子,只要這次我能不死,一定讓你在外院無立身之地,你等著」

可惜,蕭陌早已走得遠了,卻是再也聽不見。

另一名藍衣執事畢鯤鵬也是呆了許多,此時聽到黃浩軒的聲音,卻是不由眼睛一亮:「對啊,黃哥,你是答應了把東西給他,卻沒答應我們不能事後搶回來呀,如果我和舒兄聯手1

「嗯?」

黃浩軒一愣,猛地反應過來,一拍大腿:「對呀,我怎麼忘了這茬,快追1

那白衣弟子舒奇勝也是猛地一呆,反應過來,一把把他往地上一仍,和藍衣執事畢鯤鵬一前一後追了出去,然而半晌之後,兩人垂頭喪氣的回來,卻是赫然蕭陌已經走遠,再也追不上了。

而另一邊,蕭陌卻是猜到對方可能不甘心,再追回來糾纏,所以繞了點路,從另一條路回到學舍。

他也沒再去雜務堂,現在自己氣血虧虛,心元已空,可不是去領東西的好時機,還是先恢復一下的好。

回到學舍,他將大門一關,然後將自己贏來的那三隻丹瓶扔到一旁的床榻上,自己盤膝坐在另一邊,立即運轉冰魄心經,調息起來。

算起來,這一戰他也算損失慘重,剛修鍊成功沒多久的三元脈術,其中兩元全部爆開,又要重新凝聚,另外身傷也受到嚴重創傷,所幸有萬花生返訣,這些都是小事。

還有半個月,重新將三元爆脈術練回來,也不是難事,而且,這次也不是沒有收穫。

一是教訓了那三個不法之徒,第二個,就是贏來的那三瓶奇怪丹藥,三蟲三花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