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六十七章、情淡情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情淡情濃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陌的修為直接暴漲到逍遙境六重巔峰,距離逍遙境七重初期都只有一步之遙,這才停止下來,沒有繼續上升。

一刻鐘后,蕭陌睜開眼,感受著體內暴漲的修為,臉色卻是陣陣變幻。

這三蟲三花丹不愧是三品中階丹藥,果然不凡,三顆丹藥一下就讓蕭陌修為暴漲了三層小境界,簡直可怖,難怪那『飛靈劍』裘奇文千方百計求購到這種丹藥,要用來衝擊逍遙境七重瓶頸,奪取外院小擂台榜第一。

然而,若非必要,蕭陌以後打死都不使用這種法子了,因為服用它時的那種痛苦,的確非常人可以忍受。

饒是蕭陌兩世為人,意志力無比堅韌,都痛得差點直接昏死過去,若非最後關頭硬是堅持住了,只怕後果更為嚴重。

而且,這種服用丹藥強行提升實力的辦法,也是可一不可再的,這樣容易導致根基不穩,對日後修行有礙。

這次是事急從權,估計很長一段時間,蕭陌都要保持在逍遙境六重巔峰,等修為穩固之後,再去衝擊逍遙境七重境界了

因此以後,對於修為的提升,蕭陌還是自己慢慢修鍊為好。

當然,若有莫大機緣,有不留後患便能提升實力的辦法,蕭陌也不會放過。

他並不是迂腐之人,一切還是要看當時的情況,視情況再作決定。

因為修為剛剛提升上來,並不鞏固,蕭陌接下來的時間哪也沒去,就在學舍之中閉關,精純修為,適應新的境界,為小擂台榜作準備。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卻發生了一件小事。

賭輸了的黃浩軒,與白衣弟子舒奇勝去向小擂台榜排名前三的金紋弟子『飛靈劍』裘奇文負荊請罪,當裘奇文聽說自己花重金求購來的三品丹藥『三蟲三花丹』居然被他們當作賭約賭輸給了蕭陌這樣一名新晉弟子時,勃然大怒,當場就甩了兩人一人一記耳光,隨即又把他們踹倒在地,狠狠踢了幾腳。

狠狠發泄過一通之後,裘奇文卻是余怒難消,發狠話,讓兩人前來找蕭陌索要回三蟲三花丹,不然,就不用回來了。

黃浩軒,舒奇勝欲哭無淚,出了裘奇文的小院之後,卻是互相推諉,不過想到裘奇文的威脅,卻是心下發涼,又不得不合在一起謀思對策。

最終,他們出售了手中好幾件東西,又找人借了一些,東拼西湊,終於湊足十萬功勛,來到蕭陌所在的甲三學舍,向蕭陌請求用功勛贖回。

然而,此時蕭陌已經將三蟲三花丹服用完畢,化成了修為,哪裡還得了他們?

就算他肯,也吐不出來了。

當感受到蕭陌身上隱隱提升的修為,藍衣執事黃浩軒,白衣青年舒奇勝臉色死灰,蹌踉離去,不過臨走前,卻俱以怨毒的眼神看了蕭陌一眼,那眼神,即使久經世事,心性堅韌的蕭陌,也不由看得心中一涼。

不過蕭陌隨即就冷笑,哼,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這兩人貪圖他手中的爆血球和煙水劍,又豈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還想報復他,那就儘管來吧!

根本懶得管兩人的下場,東西是他們自己賭輸的,就要他們自己去想辦法,不管是回去向裘奇文請罪,還是另想辦法再買一副同樣的丹藥送過去,這都跟蕭陌無關了。

他只是待在學舍之中,靜靜等待著小擂台榜的開啟。

轉眼,數天時間一晃而過,距離小擂台榜的開啟時間越來越接近了。

整個至道學宮外院迅速熱鬧起來,無數在外做任務的小隊,閉關修行的弟子,都趕在此時紛紛返回,準備參加小擂台榜的爭奪。

即使未出學宮,蕭陌也知道,外面到處是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因為數月未見的齊元武,呂鴻卓等鴻武小隊之人,都在此時回到學宮,還專門上門來拜訪過蕭陌一次。

不過經過這幾個月,鴻武小隊五人漸漸熟悉,在靈武山脈中做任務提升實力,同生共死,感情日深,蕭陌這名外人終究和他們不是一路,隨意寒喧了幾句,齊,呂等人就告辭離開了。

至於同學舍的另外兩人,馮堂,柳書霆兩人,也於此時同樣回到學舍,不過他們卻誰也沒理會,反而只與另外幾個學舍的師兄弟打得火熱。

因為他們沒與蕭陌組成一支小隊,又無法加入鴻武小隊,最終都各自加入了另一支小隊。

見狀,蕭陌心中悲涼,當初分到同一學舍,看似情同兄弟,但什麼都拗不過時間,即使是原來關係尚可的八人,終於也漸行漸遠,分道揚鑣了。

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一旦人成長起來,就會更多面對現實,利益。

最終,這些同一屆進入學宮,又一同分入學舍的弟子,最終會因為關係親疏,慢慢形成一個個小的團體,又因為各自不同的際遇,有人淡去,有人補充進來,最終,才形成了整個至道學宮龐大的關係網。

對此,蕭陌只能默然,因為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這半年時間一晃而過,他孤身一人,在學舍閉關,在靈武山脈深處修鍊,整個至道學宮,除了因為他的原因加入學宮,又因體弱多病需要他牽挂照顧的少女余青葯,以及在藏書樓偶然相遇,又在流沙荒漠救過他一命,有莫名好感的內院師姐湛若水,其餘人,能放在他心上的又有多少?

等他參加完小擂台榜,打通心魔塔六層,加入內院,只怕,這些同一屆的外院弟子,除非也同時加入內院,有所關聯,否則只怕就都漸漸淡了聯繫,最終,成為兩個世界的人吧。

既然如此,這種疏漠感,不過是早晚的事,想到此,蕭陌心下稍安,不再掛慮這些,只在學舍之中一心修鍊,繼續鞏固修為,提升狀態。

又過數天,終於,蕭陌的修為初步穩固,基本上掌握了逍遙境六重巔峰的實力,將之轉化成了真正可用的戰力。

對小擂台榜,他又多了一分把握。

隨後,他終於出關,第一步,他先去了一次雜務堂,將自己未曾領取到的四個月學宮配給領到手。

雖然服了三蟲三花丹,那點東西對他如今不值一提,幾瓶小定魂丹也沒多大用了,服與不服關係不大,更不可能讓他突破逍遙境七重瓶頸。

但這些東西雖少,若賣出去,至少也價值幾千功勛幣,蕭陌很快就會進入內院,要兌換戰鬥步法和防禦心元技,功勛這種東西十分緊缺,自然不能放過,是多多益善。

而第二件事,則是前往乙二學舍,去看了一次余青葯。

說起來,自從他給余青葯購得一部虛級極品功法《溯陰玄雪功》和幾瓶玄雪丹,還一直沒關注過她的狀況和修鍊進度,現在正好有時間,自然要關心一下她。

到了乙二學舍,蕭陌敲門而入,驚喜的發現,短短數月,被蕭陌懷疑是九陰命格的余青葯,在擁有了《溯陰玄雪功》和玄雪丹后,不但氣色變好了很多,而且修為也增漲飛快。

目前,她已經是入定境六層的修士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定境增加了三層,看似很小,但對比以前幾乎是難有寸進,無論怎麼修鍊,作用都不大的她來說,已經是意外的驚喜了。

而且這只是初期,隨著她《溯陰玄雪功》的修為越來越深,九陰命對她的影響將不但不會是壞事,反而會化為助力,她的修鍊速度也將越來越快,最終突破逍遙境,甚至追上蕭陌,成為內院弟子,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見到她狀況無虞,蕭陌心下也終於放下了一顆大石,短時間內,她只要按步就班,一步一步往上修鍊,身體狀況就會越來越好,最終能走出房屋,到外面透氣,甚至成為一個正常人。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而余青葯見到蕭陌前來看她,更是無比驚喜,當她從蕭陌這裡聽到小擂台榜的事情之後,卻是興緻缺缺,但是聽說蕭陌也會上台之後,卻是眼睛微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最後,蕭陌又掏出玄火鼎,準備還給她。

他告訴余青葯,她家傳的這玄火鼎,極有可能是一件玄級秘寶,以及如何用心元氣催動之後,余青葯卻直接拒絕,復又將玄火鼎放回了蕭陌懷中。

她向蕭陌道:「蕭大哥,按你所說,這玄火鼎就算是玄級秘寶,那也要逍遙境六層以上才有可能驅動,我現在才不過入定境六層的實力,要也沒用,正好小擂台榜在即,你留著,也以防萬一。」

想了想,怕蕭陌不接受,她又道:「這樣,就當是我先寄存在你這裡,等以後我有了逍遙境六重,能驅動之後,你再還我,不然,我就不高興了1

見到余青葯的樣子,蕭陌想了一想,最終還是又將其接了回來,收入儲物袋中。

的確如余青葯所言,此鼎現在在她手中,不但發揮不出什麼作用來,一旦暴露,反而有可能引起別人覬覦,留在自己手中,也是一個保障。

另外,小擂台榜開賽在即,這玄火鼎說不定能發揮大用,雖然蕭陌並不願在眾目睽睽之下暴露,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有用得著的時候呢?

就像數日之前,面對逍遙境七重境界,又掌握有爆發秘笈的藍衣執事黃浩軒,若非這玄火鼎,蕭陌極有可能落敗,最後不但爆血球和煙水劍都要失去,自己更要受到侮辱。

因此,收回之後,蕭陌只是拍了拍余青葯的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然後,向她說了一聲保重,我過段時間再來看你之後,便即拉門而出,飄然而去。

小擂台榜即將正式開啟,他也要前往外院廣場報名,準備參加抽籤儀式了。

身後,余青葯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眼睛亮晶晶的,閃動著一種慧黠之光。

這樣特殊的表情,很少在她身上出現,但今日,聽到蕭陌要參加小擂台榜,她卻不止一次露出這種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