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七十一章、白衣秋光藺晨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白衣秋光藺晨風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砰,砰砰砰砰砰1

辛字擂台之上,兩名白衣青年縱橫交錯,不斷出手,實力都頗為可觀,打得難分難解。

蕭陌抬眼看去,只見這兩人一個是逍遙境五重初期,一個是逍遙境五重中期,實力差距並不大,難怪戰況如此膠著。

不過數十招過後,終究是那名逍遙境五重中期的弟子實力更勝一籌,瞅個機會,疾速一招,贏得戰局。

那名逍遙境五重初期的弟子滿臉灰敗,一臉不甘的退下擂台去,而這一邊,擂台邊側站立的那名藍衣執事立即宣布:「辛十二號,穆王平勝1

「耶1

立即台下響起一陣歡呼,看那模樣,明顯是這穆王平的朋友,極有可能是同一個小隊或同一學舍之人。

穆王平一臉得意洋洋的退下擂台,很快,第二批人又上去。

戰況周而復始,有人勝利,自然就會有人失敗。

勝利者滿面春風,失敗者凄風苦雨,除了第一場戰鬥,辛字擂台這邊,因為接下來上場的雙方,實力差距都有點大,甚至還有不少逍遙境三四重,只是想見見世面的弟子。

這些人遇上對手,基本是甫一交戰立即認輸,因此戰鬥結束得倒是挺快。

而另外九座擂台亦是同樣如此,僅僅一個時辰過後,或多或少,每座擂台都結束了大概數十場戰鬥,期間也出現了不少高手。

其他九座擂台蕭陌並沒有太多關注,倒是辛字擂台上,第二十七輪,出現了一名讓蕭陌眼睛一亮的高手,也是辛字擂台出現的第一名頂尖高手。

當藍衣執事在擂台上首念道:「辛八十六,藺晨風,對辛一百五十一,蕭玄楚1

「唰唰1兩聲,隨著藍衣執事話聲方落,立即有一名白衣青年從擂台另一邊飄然飛上擂台,蕭陌神色一動,仰頭望去時,卻見這名白衣青年一臉溫和笑意,模樣十分清秀,背後背著一柄纖細修長,有著淡黃色龍形劍柄的長劍。

「浮光劍1

深吸一口氣,蕭陌認出來人身份。

上一屆小擂台榜排名第三十,逍遙境六重後期修為,有著『白衣秋光』稱號的藺晨風。

雖然那藍衣執事所報是兩人名字,藺晨風的那名對手還沒有上台,但蕭陌卻一眼認為這名白衣青年就是藺晨風,而不是另一名對手楚玄楚,就是因為,他的成名武器浮光劍太好認了,黃級上階心元兵的特殊威壓那是假不了的。

雖然不是說另一名學宮弟子蕭玄楚就不能用劍,但是用劍,又剛好是黃級上階心元兵,卻應該不會有這麼巧,而且這名白衣青年的氣質,跟蕭陌想像中的『白衣秋光』藺晨風也差不了多遠。

果不其然,足足片刻之後,才有另一名白衣弟子從另一邊飛上擂台,他面目倒是也頗為英俊,但無論從氣勢還是風度,都要遜色『白衣秋光』藺晨風許多。

他上了擂台之後一臉苦色,顯然沒有料到自己的運氣這麼差,第一戰就遇上『白衣秋光』藺晨風這樣的對手,要知道這可是淘汰賽,失敗了就再沒有複賽的機會的。

而他,也頗有些實力,竟是逍遙境六重初期,如果按正常情況,就算不能殺入小擂台榜前百,至少也能好好打幾輪在人前露個臉,若是運氣好,闖入前百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現在……

看他一臉糾結的樣子,顯然是在想放棄還是要打一場,看著下方無數雙緊緊盯著自己的眼睛,一咬牙,他終究還是不甘心,辛苦等待了那麼久,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展身手的機會,他怎麼能錯過?

即使第一場戰就失敗,也要讓人看看自己的實力和勇氣。

因此,他鼓起勇氣,一拱手道:「藺師兄,我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但我還是想領教一下您的風露無痕訣絕學,請賜教1

「好,請儘管出手1

『白衣秋光』藺晨風聞言,也不以為忤,微笑回答道。

「如此,那便得罪了1

白衣青年蕭玄楚低喝一聲,肩頭一動,一隻赤紅靈獅虛影出現在他頭頂上空,咆哮一聲,然後化為一道赤芒,融匯入他的拳頭之上,他一拳重重地砸了出去,空氣都為之震動。

然而……

「嗤1

只見『白衣秋光』藺晨風毫無懼色,站在原地仍是一動不動,直接他的拳頭已經已經離身軀不過一尺,才陡地足下冒出一陣青光,身形一閃,下一刻,「嗆」然一聲低低的龍吟,他背後的黃級上階兵器浮光劍不知何時已經出鞘,直接橫在了那名白衣青年蕭玄楚的脖子下面。

一陣刺骨的涼意,讓白衣青年蕭玄楚睜大了眼睛,揮出的拳頭僵在半空,半晌沒有半點動靜。

台下也是一樣,靜,非常寂靜。

所有人都知道『白衣秋光』藺晨風的實力很強,非常強,不然也不可能在上一屆小擂台榜上名列前三十,現在經過半年之久,他的實力又有提升,肯定比以前更強,但還是沒有想到,居然能強到如此地步,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這白衣青年蕭玄楚也是時運不濟,明明有著逍遙境六重初期的實力,卻一來就遇上小擂台榜前三十的高手,原本還想在人前露個臉,這下卻是顏面盡失。

一招,僅僅一招!

他竟連一招都沒在藺晨風的手下走過,便落入敗局,早知如此,還不如不戰呢,那樣至少還能留點顏面,遇上小擂台榜前三十,認輸退下,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但現在,他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招敗北,這傳出去,就算對手是『白衣秋光』藺晨風這樣的高手,估計以後也會成為永遠的笑柄了,小隊的夥伴,結交的朋友,日後會怎麼看他?

白衣青年蕭玄楚臉色變得通紅,恨不得找條地縫鑽下去,心中後悔不迭。

而藺晨風卻已收回劍,朝他抱了抱拳,道:「承讓。」

站在擂台邊緣的那名藍衣執事看到這種情況,毫不留情的走出,來到兩人身邊,宣布藺晨風勝出,楚玄楚敗北,失去繼續挑戰的資格。

聽到那名藍衣執事的話,白衣青年蕭玄楚的臉色變得陣青陣白,一時呆立原地,僵硬不動。

台下眾人卻根本不願看他,見他久久佇立不動,耽誤別的弟子上場,不由傳來一陣陣噓聲。

「下台,還不快滾下台1

台下眾人的噓聲終於把白衣青年驚喜,他慌亂地看了一眼台下群情激憤,一臉鄙夷的表情,心中猛的一痛,「嗚」的一聲,竟然連一句告辭的話都沒有,直接掩面奔下擂台,狂奔而去。

見到他的表情,台下噓聲更甚,而另一邊擂台下,看到這一幕的蕭陌,卻不由發出一聲嘆息。

也難怪這名白衣青年如此,可能是對本屆小擂台榜含有太高的期待,結果出師未捷身先死,第一戰敗北,而且敗得如此乾脆利落,估計造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他實力也還不錯,但心理承受能力卻實在不行,一朝落敗,覺得無顏面對眾人,竟然直接掩面而逃,連接下來的戰鬥都不觀看了,卻是可惜了。

如果他心理素質就是如此,估計以後也很難站起來,不過修鍊之道就是如此,只有心性堅韌的人,才能走到最後,總有一些人,中途停下,或者乾脆退出,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最後消失於滾滾浪潮之中。

反正蕭陌也與這名叫作蕭玄楚的青年不熟,他能重拾信心是好事,如果不能,也跟蕭陌沒什麼關係,因為這條路,每個人都在走,能不能堅持下去,唯憑本心,別人是幫不了什麼忙的。

蕭玄楚走了,藺晨風輕取一勝,獲得晉級下一輪戰鬥的資格,藍衣執事又宣布了下一場戰鬥的開始。

時間漸漸逝去,各擂台的戰鬥在不斷繼續,辛字擂台下,蕭陌倒又看到了幾名實力不俗的青年,俱是小擂台榜前百的成員,他們的對手要麼認輸,要麼戰敗,都同樣順利晉級。

不過,像『白衣秋光』藺晨風這樣的高手卻比較少,畢竟外院前三十,總共也只有三十人,扣除作為種子選手的前十,已經只剩二十人。

這二十人平均分配到每個擂台,也就兩人,但這次小擂台榜比試,除了前十作為種子選手,是一座擂台一個之外,後面的卻是隨機分配,並非平均,這就導致,有些擂台可能高手稍多,有些則稍少。

再加上一百場戰鬥才進行了不到三分之一,還有大半的弟子沒有上台,沒有看到也不是奇怪的事。

至於外院前十的弟子,因為是種子選手,只有第四輪才會上場,所以蕭陌想看看他們實力的願望卻是落空。

沒有具體的戰鬥對比,暫時也不知道他們的真實實力怎麼樣,無法和自己的實力作對比,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只能等進入第四輪,競爭前百強的時候再看了。

三個時辰之後,就在蕭陌都站得有些疲累的時候,終於,隨著又兩名弟子分出勝負,各自退下擂台,擂台上首,那名藍衣執事終於念到了蕭陌的名字。

「辛九十一蕭陌,對辛一百七十五楊雨魂,請比試的兩名弟子上台1

蕭陌渾身一振,心情終於激奮了些,來了,終於來了,自己的第一場戰鬥。

他身形一動,整個人便「唰」的凌空拔起,彷彿一隻展翅翱翔的蒼鷹般飛上擂台,而他的對手,那辛一百七十五號,名叫楊雨魂的對手,亦於此時,從擂台左面飛上擂台,兩人遙遙站定,各自打量自己的對手。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