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七十六章、殺入百強,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殺入百強,中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就在這樣的等待中,時間飛速流逝,距離第四輪戰鬥的開始時間越來越短。

終於,另一邊,一身白衣的年輕弟子舒奇勝跟隨在一臉陰冷氣息的裘奇文的身後從遠處走來,到得廣場之上,舒奇勝才向裘奇文告一聲罪,裘奇文轉身往乙字擂台走去,而舒奇勝則朝辛字擂台走來。

其實舒奇勝也不是不想早點來,不過他要等裘奇文一起,而高手總是需要點與眾不同的,如果太早來了,豈不顯得太過普通,最後出場,才能凸顯自己的身份與地位。

所以裘奇文每次都喜歡拖到最後幾位到來,而需要等待他一起的舒奇勝,自然也只能等到現在了。

不過,裘奇文是內心篤定,絲毫不關心自己的對手是誰,因為不管是誰,分擂前十都不可能沒有他的位置,所以不慌不忙。

而從昨晚一開始,就不斷在猜測自己對手是誰,祈禱自己運氣好點的舒奇勝,明顯就沒那麼好命了,此時既是期待又擔憂,頂著一對大熊貓眼。

對於裘奇文來說,不管這一輪抽籤抽到誰,都只會是對手倒霉,而不會是他,所以自然是清風徐來,我自飄然。

而對於舒奇勝,原本上一屆小擂台榜便只能排在七八十位,這一次如果運氣好點,闖過第四輪,自然再入前百;可一旦運氣差點,遇上像米寒光,藺晨風,湯九這樣的頂級高手,肯定就要涼了,無緣前百。

所以他對於這一屆的對手關心之緊切,就要遠在裘奇文之上了,這不是心性的問題,而純粹是因為實力決定了各自不同的底氣。

所以在與裘奇文分開之後,他就再也顧不上形象,急匆匆地拔開人群,擠到辛字擂台下,撲到那張新張貼出來的紅色對戰表前,從上到下,仔細掃過每一個名字。

第一場:米寒光對陸桐。

看到米寒光的名字,舒奇勝先是一驚,看到後面他的對手,又不由心中一松,咧嘴竊笑起來:「嗯,第一個不是我,還好還好,居然遇上了米寒光這樣的變態,這陸桐要涼了。」

毫無疑問,如果說辛字擂台所有人最不想遇上的對手是誰,自然就是小擂台榜前十的『冷公子』米寒光無疑,舒奇勝現在不但欣喜這第一場對戰人員名單中沒他,而且還欣喜有米寒光。

因為米寒光既然出現在這一場,那下面就不可能再出現他的名字了,不管接下來自己的對手是誰,都不用面對米寒光這樣的頂級強者,因為對上他,舒奇勝一點勝算都沒有。

滿懷期待,舒奇勝繼續朝下看去。

「第二場,藺晨風對石修傑,第三場,湯九對風靈靈,第四場,高楓對慕藍山……」

「嗯嗯1

舒奇勝不斷點頭,越看心底越輕鬆,臉上堆滿了笑容。

自己的對手也不是藺晨風,湯九,甚至也不是在外院小擂台榜上也略有名氣的慕藍山,接下來,只要不遇上容浩淼,田玉宸,相藍鷹三名高手,這辛字擂台,自己就沒什麼對手了,基本穩進前十。

「不是容浩淼,不是田玉宸,不是相藍鷹……」

舒奇勝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朝前面的對戰表拜了拜,這才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他不由心中一喜,沒有那三名高手,而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名字。

「第五場,蕭陌對……」

「蕭陌?」

舒奇勝不由微微一愣,這名字看似陌生,但不知為何,又隱隱約約給他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被自己遺忘了。

「不對1

猛地他驚的跳了起來:「這蕭陌,不就是勝了黃浩軒,奪走三蟲三花丹的罪魁禍首?這可是一個該死的存在,以逍遙境六重初期之境,竟然戰勝了逍遙境七重初期的黃浩軒,雖是新人,卻萬萬不能小覷。也不知他的對手是誰?這麼倒霉,剛開始看到的時候,肯定應該是狂喜的吧,等下要樂極生悲了。」

「如果是容浩淼,田玉宸,相藍鷹三名高手,那就爽了,就讓他們強強碰撞,我低調晉級1

然而,目光轉移,落到蕭陌的對手後面,舒奇勝猛地睜大了眼睛,大叫一聲:「我靠1

因為大紅布榜之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顯示著,第五場,辛九十一號蕭陌,對辛七十六號,舒奇勝。

舒奇勝,那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嗎?

樂極生悲,大起大落,舒奇勝一時呆怔在原地,一顆心如沉入谷底。

……

規定的時辰終於到了。

隨著「鐺」的一聲鐘響,一名紫衣長老在十數名藍衣執事的簇擁下,走上主席台。

他目光在台下數千外院弟子身上掠過,沉聲道:「贏下這一戰,你們距離小擂台榜前百就只有一步之遙。十三場決戰過後,前十名勝出者,將自動獲得分擂台前十的名次,不過這並不是結束。」

見所有人一臉不解地盯著他,他繼續解釋道:「因為每座擂台有十三場戰鬥,所以一共會有十三名勝利者,前十名成為前十,並不說明后三名就不如前十人,所以為保證公平,后三名獲勝者將各擁有一次挑戰前十的機會,每人自由選擇一名對手,勝利則取代對方的身份,失敗則徹底失去資格。」

「被擊敗的人亦是如此,直到再無人上台挑戰為止,確保每座擂台選出的,都是后十三名獲勝者中的佼佼者。」

「好了,規則大家都清楚,這是最關健的一戰,希望大家都好好把握,我在這裡等著你們。」說完,他朝身後那批藍衣執事一揮手,道:「開始吧1

「是1

聽到紫衣長老的聲音,當即那隊藍衣執事中,有十人分離出來,走到主席台前,猛的身形一展。

「唰,唰,唰……」

彷彿一隻只蝴蝶飛過高空,十人幾個起落,便躍過茫茫多人群,掠入每一座與之相對應的擂台之上,而且直接宣布開始。

第一座擂台,第二座,第三座……第十座……

一名名被叫到名字的選手,頓時或是鬥志昂揚,或畏縮驚恐,紛紛躍上擂台,擺開架式,與對方盡情對戰起來。

而辛字擂台這邊,首先第一對上場的,自然是對戰表上排名第一的『冷公子』米寒光以及那名名叫陸桐的倒霉弟子。

隨著一道勁風響處,一道丰神玉立,如同冰雕玉柱似的修長男子身影出現在擂台之上,觀其氣質,卓爾不群,岩岩兮若孤松之獨立,昂昂然如玉山之巍峨。

如此出眾的相貌和氣質,不用問也知道,必是外院十大中排名第九的『冷公子』米寒光了。

也不知道誰給他取的綽號,『冷公子』三字還真是沒有叫錯。

他上台之後,擂台之下眾多女弟子眼睛中都不由冒出欣慕的光芒,更有不少人揮臂大喊:「米公子,米公子……」

而男弟子,則都不由露出自慚形愧,以及羨慕嫉妒的神色。

便連另一邊擂台下的蕭陌,看到上台的『冷公子』米寒光后,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相貌的確十分出色,整個外院中迄今為止,蕭陌還沒有見過比米寒光還要英俊的男人,即使是外院前三十的『白衣秋光』藺晨風,氣質上或許可以與他比擬,可在相貌上,也要略遜一籌。

如果小擂台榜以相貌來論輸贏的話,想必不用比,他就直接是第一了吧。

蕭陌忽然有些惡趣味地想。

所幸,這規則並不適合於比武鬥毆,戰鬥還是要繼續。

可是『冷公子』米寒光上了擂台之後,另一名對手卻遲遲沒有出現,這讓台下的觀眾不由一陣不耐,紛紛大罵催促,就連台上的那名藍衣執事也臉現一絲不愉。

「陸桐,辛三十七號陸桐在不在,我再數三聲,如果你再不上台,就算你自動棄權了。一……」

「二1

「我,我認輸1

還好沒等藍衣執事喊出第三聲,一名畏畏縮縮的年輕弟子從人群中露出一個頭來,他伸出手,朝擂台上的藍衣執事道:「我認輸。」

四周一片嘩然,不過隨即,嘩然過後,所有人又覺得理所當然。

這陸桐並不是什麼知名的弟子,能饒幸闖到第四輪已算幸運女神垂青,想擊敗米寒光,晉級百強,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與其上台受辱,成為眾人的笑話,還不如主動認輸。

不過看其模樣,膽子也太小了,別人好歹也要到台上再認輸,露個臉才走。他直接躲在人群中,如果不是上面的藍衣執事催促,估計他都不敢露面了,這膽子,還真有些……

「怯懦啊1

不過不管如何,比賽規則並沒有寫明不許在台下認輸,所以那藍衣執事無語了一會之後,也只能揮手宣布:「第一場,『冷公子』米寒光勝,陸桐,敗1

「第二場,藺晨風對石修傑,請兩位選手上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