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七十七章、殺入百強,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殺入百強,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藺晨風作為小擂台榜排位前三十的存在,聽到名字後身形一縱,彷彿一隻白鶴般翩然而起,躍上擂台。

這身姿配合他一身白衣,長劍懸背,劍穗迎風,飄逸若仙。

雖不及『冷公子』米寒光那般俊美,但自有一股出塵的氣質,而且更加溫和,沒有『冷公子』米寒光那般冰冷孤傲,同樣迎來了一大群女子的歡呼聲,擂台下喊著『晨風晨風』二字的少女不知多少。

而他的對手就在遜色多了,這名名叫『石修傑』的男弟子粗眉大目,手長腳長,修為倒也不錯,擁有逍遙境六重中段的實力。

可惜,他的實力還是遠遠及不上逍遙境六重後期的藺晨風,其他方面也相距甚遠,雖然勉強上了擂台,與其一戰,但結果不出意料,僅僅走了七八招,石修傑便敗下陣來,藺晨風勝!

第三場,『鐵拳』湯九對一名名叫風靈靈的年輕女子,蕭陌終於看到了『鐵拳』湯九的風姿,他一拳一拳重如泰山,如巨錘砸落,一步踏下,地面都要震三震。

如此重拳,直砸得對面那名身材嬌弱的白衣少女不斷退避,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力,臉上全是惶急與委屈的神色。

七八招后,白衣少女終究一個閃避不及,被他一拳砸中左臂,當下便聽到「」的一聲脆響,明顯是小臂骨折了。

在擂台下一群「禽獸」、「死變態」、「不懂憐香惜玉」、「注孤生」的叫罵聲中,那名白衣少女「哇」的一聲哭著跑下了擂台,只剩鐵塔一般的『鐵拳』湯九站在擂台上,迎接的卻不是眾人讚賞羨慕的目光,而是殺人一般的注視。

偏偏『鐵拳』湯九毫無所覺,依舊一臉得意洋洋,還舉起雙臂朝擂台下眾人示意了一下,當即就迎來一片的破石頭,臭襪子,甚至還有一柄小飛劍……

不過這些都被他輕鬆躲過去了,擂台旁邊那名藍衣執事一臉複雜的表情看過來,朝他揚了揚手,道:「鐵拳湯九,勝。」

說完,這名藍衣執事就轉過身去,不忍再看了。

『鐵拳』湯九跳下擂台,四周的眾人如避瘟神,紛紛空出一大片距離,正好他落的地方離蕭陌不遠,看到這一幕蕭陌不禁哭笑不得。

小擂台榜前列的人,一向是被大家崇拜敬畏的對象,如『冷公子』米寒光和『白衣秋光』藺晨風,上場迎接的就是眾人一片的歡呼。

而像『鐵拳』湯九這種,明明排名還在『白衣秋光』藺晨風之上,上台之後卻人人喊打,一片叫罵的,估計也沒有兩個。

也不知道是他的腦子真的缺根筋還是故意如此,以另一種方式嘩眾取寵,博取眾人關注。

不過這些都不關蕭陌的事,因為接下來再進行一場,就輪到他與舒奇勝的比試了。

「第四場,高楓對慕藍山……」

隨著擂台上裁判的聲音,又有兩人應聲躍上擂台,有聲有色的對戰了起來。

這一次上台的兩人竟然實力相當,在擂台上打得難分難解,精彩異常,和前三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以蕭陌的眼力還是看得出,兩人中以那名氣質溫和,如一個文弱書生般模樣的慕藍山明顯要更強上一些,不出意料,最後應該是他獲得勝利。

不過,就在他津津有味的觀戰時,驀的,卻有一名白衣青年從人群另一端找了過來,他湊到蕭陌身邊,低聲道:「蕭兄弟,可否讓舒某一局,只要舒某進入前百,三蟲三花丹的事情就一筆勾銷,我另外再補償你三萬功勛,如何?」

「嗯?」

蕭陌看過去,卻赫然發現,這突然擠過來,向他秘密傳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他下一場的對手,『三趾靈貓』舒奇勝。

『三趾靈貓』就是舒奇勝的綽號,說的是他身法靈動,有如狸貓一般,變幻莫測,雖然不是什麼非常頂品的身法心元技,但也絕對不俗,而且境界不低。

不過,讓我故意認輸?

蕭陌好笑地看著對方,奇道:「我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自信?明知不敵,就想用一點功勛讓我主動退出嗎?還過往不計,一筆勾銷,再補三萬功勛,嘖嘖,真是好大的手筆1

聽出蕭陌語氣中的嘲諷和不屑,舒奇勝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道:「你……你不要太過份,要知道,就算你有逍遙境六重巔峰的修為,最多也就進入前三十,但進前三十,並沒有額外的獎勵,只有前百名的一萬功勛,一部虛級上品心元技。」

「虛級上品心元技遲早淘汰,尤其是對你這種修為高的弟子作用並不大,完全沒有獲取的必要,以它交換兩萬功勛,你並不吃虧。」

蕭陌淡淡地道:「誰說我的目標只是小擂台榜前三十了?如果我告訴你,我的目標是前十,你拿得出相應的物品嗎?拿得出我就跟你交易1

舒奇勝:「……」

他盯著蕭陌,眼神徹底冷了下來:「蕭陌,別以為我怕你,就你,還想進小擂台榜前十,做你的春秋大夢吧!你以為前十是那麼好進的,現在與我交易,你還能賺一點,真進了前百,有你好受的1

蕭陌瞥了一眼,淡淡道:「呵呵,我不受威脅,要麼,你拿出與前十等級相匹配的物品,要不然,就從哪裡來,再從哪裡圓潤的離開吧,我們等下擂台上見1

「你……」

舒奇勝恨恨看了蕭陌一眼,心中恨意如山高如海深。

說起來,他之所以來找蕭陌,其實因為心中惶恐不安,他是小擂台榜前百的弟子,這才有被裘奇文那種頂級天才看中的機會,但如果他跌下前百,估計就算想做狗腿子,別人也看不起。

像古天涯,裘奇文等頂尖弟子,這一戰之後肯定會很快進入內院,他必須在外院另抱大腿,但是如果沒有一定的名聲和實力,想抱也沒人收,這就很尷尬了。

尤其是,他之前在外院得罪的人太多,如果他一旦失去了靠山,那些人聯合起來,他便要吃不了兜著走,這才是他最忌憚的事情。

所以他一定要保住自己前百的排名,讓別人畏懼和敬重,才想花點代價,讓蕭陌主動退出,卻沒想到蕭陌軟硬不吃,居然要他拿出與前十相匹配的寶物。

與前十獎勵相匹配,別說他沒有,就算有,他也不可能拿出來。

那種東西,別說蕭陌想要,他還想要呢……可惜,就算他在外院再熬多少年,估計機會也不會很大。

他在成長,別人一樣在成長,而且每年都有如蕭陌,蕭神劍這樣的頂級天才弟子進入,競爭只會越來越大,而不會越來越校

知道不可能勸說蕭陌主動退出了,舒奇勝最終還是灰溜溜的退走了,而蕭陌,對於舒奇勝來找自己的事情雲淡風輕,根本沒放在心上。

而隨著這一番交談,擂台上的戰鬥終於結束,果然未出蕭陌所料,第四場戰鬥,最終還是那名溫文爾雅猶如書生的白衣青年慕藍山獲勝,而那名叫高楓的弟子卻落敗,無緣前十。

終於,擂台上,藍衣執事的聲音再次響起:「第五場,辛九十一蕭陌,對辛七十六舒奇勝!請兩位選手上台1

「終於來了1

台下,蕭陌聞言淡然一笑,從眾人注視的目光中悠悠然揚身而起,足下一踏,「砰」,他整個人如同一顆炮彈般衝天而起,在躍上最高位置時再一個滑翔,輕巧巧就落入擂台。

落下之時身形卻又陡然變輕,如一片落葉飄下,穩穩站定,身形不搖不晃,更不曾有點塵驚起。

「噫1

他這一手身法運用讓得台下一些眼光高明的弟子看出了不凡,『冷公子』米寒光眼睛亮了一下,難得的輕輕點了點頭:「不錯。」

「發如雷霆,收如落葉,舉重若輕,好苗子1

擂台上的那名藍衣執事也不由看得臉上一驚,作為在至道學宮待了多年,經驗豐富的存在,他懂的自然遠比旁人懂的多了些。

而另一邊,舒奇勝的臉色卻格外難看。

別人對於蕭陌身法的驚異來源於他們之前對蕭陌並不熟悉,很多人還以為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新人弟子,就算這三輪戰鬥中略微有了些名氣,但是也絕對不會對他有多麼高的認可。

因為他戰勝的最強存在,也不過一個小擂台榜排名前九十五的楊雨魂而已,而這楊雨魂還是罕見的輔助弟子,在所有人眼中輔助弟子都是戰鬥能力極弱的存在,蕭陌雖然能戰勝他,可在小擂台榜高手眼中,仍是屬於不入流而已。

只有他知道,蕭陌可是憑逍遙境六重境界,越一重大境界戰勝了逍遙境七重初期的黃浩軒,這可絕非一般小擂台榜末尾的弟子能比。

雖然他不相信蕭陌說的目標是前十,但也認為他至少有著小擂台榜前三十的戰力。

也就是說,在沒有經歷真正的戰鬥前,很多人都把蕭陌的實力低估了,而這對他,可是極大的不利。

有人看了一下對戰表,奇道:「呀,這蕭陌的對手舒奇勝也是個不弱的存在呢,上一屆小擂台榜第七十八,這一戰有得看了。」

「嗯,這舒奇勝明顯更強,怎麼對方都上場了,他還不來,難道是棄戰了?」

不少人這才關注到擂台之上半天都沒有出現第二個人影,不由議論紛紛,而擂台下,舒奇勝的臉色更黑了。

即使再不甘再不願,在台下一片噪雜的議論聲中,他還是不得不整理了下衣衫,頂著一對大熊貓眼,一狠心,縱身一掠,飛上擂台,站到蕭陌的對面。

藍衣執事奇怪的看了舒奇勝一眼,不明白為何這名小擂台榜也算有點名氣的弟子面對一名新人的時候竟然是這樣的表情,不過他還是後退一步,手往中間一劃:「開始1

蕭陌看著對面的舒奇勝,卻沒有立即動手,而是道:「怎麼,你真的想跟我動手嗎?你認為你有能戰勝我的實力嗎?」

「這……」

舒奇勝臉色突然變得蒼白,腦海中再度浮現出當初小樹林中蕭陌以玄火鼎化為大水缸硬錘猛砸黃浩軒,砸得對方抱頭鼠竄,狼狽不堪,最後只得跪地認輸的場景,眼睛中浮現出驚恐之色。

台下觀眾見這情況頓時就迷了,什麼意思?小擂台榜排名第七八十的大高手,面對一個新人,卻是一幅驚恐的表情,對方難道是來演雙簧的嗎?

他們自然不知道舒奇勝心中的驚恐,雖然看似蕭陌只簡簡單單說了一句話,但對於見過那一戰的舒奇勝來說,卻是成噸的暴擊。

「既然不願認輸,那就戰吧1

然而,蕭陌不按常理出牌,之前看似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而看對方的表情說不定還真有這個可能,結果就在對方心慌意亂的時候,他直接出手了。

——極光身法!

只見他身形一動,整個人就像浮光掠影,擂台中間那區區幾丈的距離剎那即逝,下一刻,他手指變得晶瑩剔透,散發著淡藍的寒氣,猛的點出。

「嗤1

指勁破空,舒奇勝一個不防,剎那間衣服上就多出一個破洞,只是這位置……

看了看衣服下擺的那個透明破洞,舒奇勝瞬間驚恐,腳步急退,臉上卻是一臉茫然的神色。

「既然是偷襲,不應該直接往要害部位戮嗎?怎麼看這樣子,像是打歪了地方似的1

既然被稱作『三趾靈貓』,他身法心元技自然是不錯的,這一後退,整個人如靈貓跳躍,果然蕭陌就再難鎖定他的身形。

只是,就在下一刻,「嗤1

又是一聲嗤的輕響,一道冰藍指勁不偏不倚,穿過他的左臂衣袖,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一道冰藍指痕,他剎那間感覺臂上一涼,然而……

又沒受傷!

「難道又打偏了?」

舒奇勝滿臉莫名,而台下的觀眾也是一幅嗶了狗的表情。

「這準頭,是故意的吧?」

接下來的時間,就彷彿是一場滑稽的表演,任憑舒奇勝這隻『三趾靈貓』上竄下跳,左衝右突,然而道道冰藍指勁卻猶如天馬行空,肆意襲來,但奇怪的是,每一道指勁都剛好封鎖了舒奇勝的下一步行動,只撕裂衣服,卻不打中身體。

短短數十擊后,舒奇勝一身衣服如同從大街上撿回來的乞丐裝一般,渾身破洞,幾個關健位置更是只差一點,偏偏又剛好差那一點,讓他顯得狼狽不堪,卻又沒有任何傷勢。

終於,舒奇勝從對方之前只是失誤的想法中回過神來,對方這是刻意不攻擊他的要害,就是為了他在人前丟臉才這麼做的。

墓壑諞膊皇巧底櫻從最初的嘩然,變成現在的瞠目結舌,一次失誤還能理解,次次失誤,而且又次次那麼巧,偏偏只穿破一點對方的衣服,卻不傷及身軀,這明顯是在調戲的吧……

對,這根本不是戰鬥,而是一面倒的屠殺,只是那「屠夫」好似有點不誤正義,不好好的屠,偏偏要先把對方當豬戲弄一回。

「……」

舒奇勝。

「……」

底下觀眾。

眼看身上破洞越來越多,再戰下去,不用多久,自己就要渾身面對眾人了,舒奇勝終於從妄想拖垮蕭陌的狀態中回過神來,在對方下一道指勁襲來前,對著另一邊的藍衣執事舉起手:「快讓他住手,我認輸1

話聲方落,「嗤」,彷彿早有所料,又一道冰藍指勁斜斜飛出,穿過了他舉起的雙手,在空中留下一道冰藍的指勁,帶飛了他幾根束起的頭髮。

數根頭髮在擂台上空慢慢飄飛,飄……飄飛……一股氣流吹來,最終又恰好跌落回舒奇勝臉上。

舒奇勝:「……」

底下觀眾:「……」

藍衣執事嘆了一口氣,走了過來,宣佈道:「第五場,蕭陌勝,舒奇勝,敗1

說完,他眼神詭異地看了蕭陌一眼:「朋友,你跟這位兄弟有什麼仇什麼冤,早就可以解決的戰鬥,非要他在台上丟那麼長時間的臉?不過說真的,你的靈魂感知力不錯,嘖嘖1

「呵呵……」

蕭陌在另一邊笑了笑,對這名藍衣執事倒是有些刮目相看。

能被至道學宮選來當作裁判的執事果然都有自己的兩把刷子,自已依靠強大的靈魂感知力來豫判對方的行動,然後提前發出攻擊封鎖,每次都妙到毫巔的只擊穿舒奇勝的衣袍,卻不傷其體,別人本以為只是湊巧,後來才看出蕭陌是戲弄這舒奇勝,但也不明白其中門道,而這藍衣執事竟然看出來了。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十分隱秘的事,蕭陌之所以如此對舒奇勝,就是對方在找上自己,想讓自己主動認輸后,自己沒答應,舒奇勝離開時不免一臉怨毒的表情,顯然心中在懷恨蕭陌。

如果不讓他認識認識兩人的差距,只怕他暗地裡又想弄什麼蛾子。明面上的戰鬥蕭陌不怕,卻就是討厭這些陰招。

所以,他就要讓對方「清醒清醒」,只有認識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只要他敢暗地裡耍陰招,自己隨時能從正面戰鬥中虐死他,他才能明白過來,有哪些人是不能惹的,自己也少很多事。

不過經此一戰,蕭陌正式闖入分擂台十強,雖然後面還有三場挑戰賽,但是蕭陌相信,看過自己的實力后,還願意前來挑戰自己的估計不多,就算有,也不可能動搖自己的地位了。

望了望擂台下黑壓壓圍觀的人群,蕭陌微微一笑:「這就算闖入百強了嗎?自己從此就是一名銀紋弟子了,不過,這並不是終點1

想到這裡,他身形一動,飄然躍下擂台,回到人群中,而看到他下來,本來四周很多不認識他的人,頓時不由都圍了上來,紛紛向他問好。

這種感覺,或許就是許多人想成為強者的理由吧。

蕭陌轉頭望向丁字擂台,卻恰好看到,那邊蕭神劍也剛好解決了對手,見他望過去,頓時咧嘴一笑,露出一個陰冷的眼神。

ps:五千四大章,二合一章節,補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