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七十八章、禹星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禹星河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陌回過頭,沒有理他。

戰鬥仍在繼續,辛字擂台上,第六場戰鬥隨之開始,這一戰,是一名名叫相藍鷹的逍遙境六重後期修士,對一名名叫武清豪的逍遙境六重中期修士。

能打到第四輪的,基本都是有點實力的,雖然相藍鷹實力稍強,但仍是苦戰了一百餘招,才將對手斬落馬下。

相藍鷹勝,至於第七場,第八抄…

上場的是小擂台榜中的兩名高手容浩淼和田玉宸,他們運氣好很多,對方並不強,兩人都輕易戰勝了對手,剩下幾場,卻再無什麼值得關注的人物,蕭陌轉身往另一邊的擂台走去。

可惜的是,因為時間過去很多,另外幾座擂台一些頂級高手的戰鬥也已結束,這讓蕭陌想看到外院前十戰力的想法落空,隨便看了幾場,他便回到了辛字擂台。

而此時辛字擂台的十三場戰鬥已經全部結束,除了蕭陌等十名獲勝者,還有三名勝利者。而這三名勝者,需要從蕭陌等十名獲勝者中選擇一人,進行挑戰,勝利就取代位置,失敗就失去資格。

那三名勝利者,明顯看出蕭陌,米寒光,藺晨風,湯九等人的不好惹,選了另外三名獲勝者,除了一人成功擊敗對手,與對方換了位置,另兩人都失敗了。

那名被擊敗的也有一次挑戰前十的機會,可惜他看了看站在台上的十人,最終卻搖了搖頭,放棄了挑戰,顯然是自知不是對手,根本懶得上台自取其辱。

至於,辛字擂台前十正式決出,前十名獲勝者分別是「冷公子」米寒光、『白衣秋光』藺晨風,『鐵拳』湯九,蕭陌,慕藍山,相藍鷹,容浩淼,田玉宸……

而另外九座擂台的獲勝名單也出來了,原外院前十,如『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烈鷹』花千放,『暗刀』陳雨,『白露』屈葭等……都順利晉級。

另外,丁字擂台,蕭神劍也晉級。

丙字擂台,禹星河晉級。

己字擂台,葉方平晉級。

唯一遺憾,就是庚字擂台,可能羅三絕運氣不是很好,竟然對上了『千指神龍』仲孫雨石,毫無疑問的失敗了,也沒有繼續挑戰的資格,所以無緣百強。

至此,新人弟子中,只有四人晉級百強,分別便是蕭陌,蕭神劍,禹星河,以及葉方平。

如果說蕭神劍身為秘術殿殿主親傳弟子,晉級是十分正常的事,禹星河葉方平作為這一屆新人弟子中的佼佼者,晉級也可以理解,蕭陌就真是一匹大黑馬了,黑得發紅髮紫……

如果說之前眾人還不太認可他的實力,在見到他輕鬆玩弄原小擂台榜排名前八十的舒奇勝后,就知道他並不如表面那般簡單,至少也有著小擂台榜前五十的戰力,甚至更高。

如此一來,黑馬之名名符其實。

當然,如果知道蕭陌的目標是前十,估計眾人就會認為他是瘋子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歷屆新人,不是沒出現過前百強者,但以新人之身份,直接殺入前十的,卻是幾十年都難得一見,誰也不認為他能開那個先例。

或許蕭神劍有可能,但他……

所有人都是嗤之以鼻。

第六天結束了,第七天到來。

當所有人再次匯聚在外院廣場上時,紫衣長老依舊出現在主席台上,望著台下分呈數排站立的一百名獲勝者。

「恭喜你們,成功晉入百強,從此擁有銀紋弟子身份,每月配給增加一倍。」

「不過不要沾沾自喜,因為銀紋弟子雖擁有一定特權,但這是小擂台榜,你們的最終目標,只能是前十,甚至是前三,第一。」

「因為人數變少,所以為方便標記,你們的編號進行了重新分配,從一到五十,依舊是十座擂台同時進行,抽到相同編號的人進行決戰,確定勝者,第一輪淘汰賽將決出前五十名,第二輪淘汰賽決出前二十五。」

「決出前二十五之後,為保證排名的公正性,比賽規則則將稍微調整,由一輪淘汰制更換為循環積勝制,每人都必須進行二十四場戰鬥,最終二十四場全勝為本屆小擂台榜第一,二十四場全敗則為倒數第一。」

「比試獎勵大家都知道了,老夫就不再在此贅言了。好了,下面進行抽籤儀式,請所有人上台,各自從主席台這邊領取一支簽牌,稍後的戰鬥,則按照簽牌上對應的編號來進行。」

「請吧——」

說完這名紫衣長老一揮手,頓時台下的這一百名獲勝弟子就在『赤焰槍』古天涯等的帶領下,一一走上擂台,從一個大紅簽筒中抽取一支竹籤。

簽筒中準備的剛好是一百支竹籤,不過簽號卻是從一到五十。有些人自恃實力,根本不擔憂對手強弱,所以抽取之時十分隨意,漫不經心。

有些人卻緊張得手都發抖,來到簽筒前還不由拜上幾拜,這才小心翼翼,膽顫心驚的抽出一支。

對於這些人蕭陌嗤之以鼻,就算你想抽取好籤,但你知道和你相同簽號的對手是誰么?與其求神拜佛,不如平靜心態,等待接下來的戰鬥。

一百名弟子一一從簽筒前走過,不管心態如何,總之每人各抽取了一支竹籤,蕭陌人在後面,輪到他時簽筒之中的竹籤已經不多,他隨意抽出一支看了看,四十八,還不錯的數字。

就是不知道和他同樣抽中四十八的人是誰?

一百人全部抽完后,又依次走下主席台,十名藍衣執事率先躍上擂台,甲字擂台上的藍衣執事揮手喊道:「一至五號請來甲字擂台會合,按你們手中籤號的次序進行決戰。」

而乙字擂台上的藍衣執事則是喊道:「六至十號,乙字擂台會合。」

丙字擂台:「十一至十五1

癸字擂台:「四十六至五十1

……

蕭陌聞言一笑,當即從人群中轉身,朝著最後一座擂台走來,而和他一樣,抽到四十六到五十之間數字的,亦從人群中脫離,同朝癸字擂台匯聚。

剛才不知道自己對手是誰,這一分開,立即就明確大半了。雖然依舊不知道具體對手,但是一個擂台只分到了十人,目標就小了許多。

蕭陌一看,「呦喝,自己這運氣1

只見癸字擂台之下,區區十個名額,竟然有數個是自己的熟人。

『鐵拳』湯九,慕藍山,相藍鷹,禹星河……

不過之前和自己同分在辛字擂台的『冷公子』米寒光,『白衣秋光』藺晨風等倒是不在這裡,應該是被分配到了別的擂台。

他朝人群中走了過去,而其他人看到他走來,也不由緊緊盯視著他手中的竹籤,似想提前確定自己的對手。

不過竹籤就在蕭陌的手中,隔著那麼遠,別人也不可能看清,蕭陌嘴角浮現一個笑容。

葵字擂台高手雖然不少,但並沒有自己認識的古天涯,裘奇文等人在場,只有一名弟子,十分特別,明明一身白衣,但看卻來卻彷彿永遠籠罩在一層陰影中,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整個癸字擂台下,唯一讓蕭陌看不透的,就只有此人,只要不是遇上他,這一戰應該十拿九穩了。

不過就算遇上他,自己也未必就會失敗。

這樣想著,蕭陌已經走到人群中,而此時,擂台上首藍衣執事已經在開始召喚:「第一場,四十六號對四十六號,請抽取到四十六號竹籤的選手上台1

「唰唰」兩聲,擂台下聽到聲音的兩名弟子,立即身形一縱,躍上擂台。

這兩人一人是蕭陌認識的『鐵拳』湯九,而另一人卻是不認識的存在。

「鐵拳湯九,我知道你的名字。不過你雖然排名比我高,不過我是不會認輸的。」

上台之後,那名蕭陌不認受子見到自己的對手之後,面色微微一變,不過仍是非常倔強的道。

而彷彿一座鐵塔似的『鐵拳』湯九聞言,卻是一笑:「我就喜歡你不認輸,你要認輸了,我反而覺得沒趣。既然你如此有膽量,那就接我十記玄天神拳1

話聲方落,他足步一踏,人如炮彈衝出,直接就是一拳擊出,一道透明的虛影出現在他的拳頭上方,四周的空氣驟然傳來破裂的聲音。

「關正要輸了。」

有人說道。

果不其然,那名叫『關正』的白衣弟子,雖然實力也頗高,達到了逍遙境六層中期,可惜面對『鐵拳』湯九那剛猛霸道的玄天神拳,倉促抵擋下只能步步撤退,十數招后,驚慌失措的他一足跌下擂台,躲避過了湯九這一拳。

雖然輸了,不過他卻鬆了一口氣,因為剛才在擂台上,他就感覺彷彿有狂風暴雨在朝自己砸來一般,原以為自己還能抵擋幾分,現在才知道是想多了。

「鐵拳湯九勝,晉級五十強,第二場,四十七號1

又是兩道身影飛上蕭陌,蕭陌一看,禹星河對……嗯?

他的對手不是別人,竟然是那名讓蕭陌感覺到危險的白衣弟子,此時他正笑眯眯地盯著擂台對面的禹星河,手指中間靈巧地翻轉著一柄薄薄的小刀。

而看到他指間的小刀,台下已經驚呼出聲。

「暗刀』陳雨,上屆小擂台榜前五,這名新人弟子能走到前百還算運氣不錯,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而此時,蕭陌才知道這名白衣青年的真正身份,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外院前五,『暗刀』陳雨,他不由心中暗暗慶幸,同時又替禹星河一陣默哀。

或許憑禹星河的實力,運氣好點,或有進入前五十的資格,可惜,他第一場戰鬥就遇上了『暗刀』陳雨,這一戰結果不言自明。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所有人看到『暗刀』陳雨上場之後,都認為禹星河應該會直接認輸,沒想到他卻仍然佇立原地,看清對方的身份后,不但不氣餒,身上反而升起一股更強的氣勢。

「請……」

「你要與我一戰?」

那名名叫『暗刀』陳雨的白衣青年見到禹星河的舉動,微微愣了一愣,隨即眼睛中暴射出危險的光芒:「有膽量,有勇氣,很好,我就喜歡這樣的年輕人。」

「既然如此,那就接我三刀,三刀不勝,我立即認輸1

話聲方落,「咻1寒芒乍現,一道刀芒瞬間在擂台上閃過,下一秒已經到達禹星河的身前,速度快到眨目難及。

「這個新人勇氣可嘉,不過可惜看不清形勢,想接陳雨三刀,怎麼可能,這下反而危險了1

底下看到這一幕,不少人已經暗暗嘆息道,而蕭陌,卻陡然目光暴漲,因為他看到了禹星河身上不同尋常的一面。

他那雙奇特的眸子中,竟忽然浮現萬千星芒旋轉,這一戰縱使他會輸,但或許,自己能看到一個不一樣的禹星河?

ps:第三更,補欠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