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八十一章、觀戰少女余青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觀戰少女余青葯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而擂台上,蕭陌與相藍鷹的激戰還在繼續。

施展猛虎赤鬼功與這門神秘爪法的相藍鷹,實力之強讓人瞠目結舌,這絕對超出了蕭陌之前的任何一名對手。

不過,蕭陌也有優勢,那就是他的修為要稍勝相藍鷹一籌,雖然高的不多,畢竟要高一些,而且,他還修鍊有道級中品秘術萬花生返訣。

在奔逃過程中,蕭陌其實不斷的暗中施展萬花生返訣回復心元氣,所以只要他能不斷閃避相藍鷹的鬼爪攻擊,遲早能拖垮對方。

不過很可惜,蕭陌沒有戰鬥型步法,極光身法使用次數有限,而論身法,明顯是相藍鷹佔優,所以如果再想不出辦法,蕭陌只怕根本無法支撐到拖延下去的策略。

「沒有辦法了,只能再開一元1

雖然根本沒想到僅僅遇上一個小擂台榜前五十九的相藍鷹,就要連開兩元,但如果連這一輪都挺過不去,也妄談去競爭前十。

所以心念甫動,蕭陌右掌心微微亮起淡藍色的微芒,一個小型的心元氣旋浮現而出,然後猛的炸開,蕭陌氣勢一時暴漲。..

不過他的氣血卻是一陣翻騰,顯然施展三元爆脈術,對身體有一定的不利影響。

但隨著萬花生返訣施展,一縷無形的先天之氣進入他的身軀,彷彿氣流般流經他全身,蕭陌的氣血慢慢平復下來,速度暴漲。

原本,他就是逍遙境六重巔峰修為。

隨著三元爆脈術開啟第一元之後,實力上升到逍遙境七重中期,他的速度其實已經不比相藍鷹差多少。

而此時,隨著他再次開啟一元,實力再次暴漲,從逍遙境七重中期,暴漲至逍遙境七重巔峰!

蕭陌速度再增,即使沒有刻意的施展身法心元技,也依舊恍如一縷鬼魅,在擂台上到處遊走,就是不與相藍鷹硬碰硬。

最重要的是,因為實力的提升,蕭陌身上的威壓已經凝若實質,恐怖的氣息直朝相藍鷹碾壓而去,讓僅僅只有逍遙境六重後期的他頓時不由臉色一白,速度頓滯。

顯然,逍遙境七重巔峰與逍遙境六重後期之間,差距實在不可以道理計。

「怎麼可能?」

相藍鷹萬萬沒有料到蕭陌的實力竟然一下暴漲這麼多,雖然知道他應該是開啟了某種爆發心元技,但境界的威壓卻是貨真價實,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原本,他與蕭陌的修為只相差一小段,即使有點影響,但根本不大。

而從蕭陌修為提升至逍遙境七重中期,他就感覺到境界的壓制了,而當蕭陌此時的修為提升至逍遙境七重巔峰,他就感覺四周的空氣都一下子粘稠了許多,速度不由一緩。

而這一緩,就更追不上速度暴漲的蕭陌了,形勢頓時逆轉。

他的神秘鬼爪對蕭陌再構不成什麼威脅,因為無法近身次次都是做無用功。相反,蕭陌身在遠處,冰玄指彷彿不要錢一般朝著他傾瀉而來,一道道冰藍的指勁洞穿虛空,如同萬箭齊發。

原本,並不被相藍鷹放在眼裡的冰玄指在蕭陌修為提升后,竟然每一指都帶起一道幽藍的火焰,極致的冰冷與極速的火焰在擂台上形成一幕壯觀的圖畫,這要是挨中一指,後果不堪設想。

如此一來,相藍鷹只能撤去攻擊,被動防守。

然而,即使全力防守,蕭陌逍遙境七重巔峰施展出的冰玄指威力也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他已經小成巔峰的防禦心元技在蕭陌冰玄指的攻擊下,發出令人牙酸的「嘎吱」聲,表面紅光狂閃,眼看支撐不了幾下。

雖然相藍鷹也有一門不錯的的爆發心元技,不過對比了一下,他發現自己的爆發心元技即使開到最大,與蕭陌也相差甚遠,而且後遺症尤為嚴重,除非生死危機,否則根本不敢像蕭陌這樣胡亂釋放,這讓他不由一陣沮喪。

最終,只堅持了小片刻,見自己的防禦心元技已經破破爛爛,隨時到臨近崩潰的邊緣,他不得不無奈的舉手認輸:「我投降,你贏了1

「呼1

聞言,蕭陌這才撤去冰玄指的攻擊,微微一笑:「承讓1

相藍鷹深深的看了蕭陌一眼,縱身跳下擂台。

而另一邊,藍衣執事也適時的走過來,大聲宣佈道:「第三場,四十八號蕭陌勝,下一場1

蕭陌聞言心頭一松,當即撤去三元爆脈術,也縱身躍下擂台,仰頭觀看著新上台兩名弟子之戰。

不過,目光雖在擂台之上,他的心思卻仍在剛才那一戰上,只有他自己明白,這一戰自己贏得其實頗為饒幸。

這相藍鷹的實力實在不俗,遠遠超出他現有的排名,無論是猛虎赤鬼功,還是玄影步和那神秘爪法,都十分強大。

如果不是對方知道萬萬沒有衝擊前十的機會,不願冒險施展爆發心元技,否則,這一戰即使自己能勝,只怕也萬分艱難。

這讓蕭陌再一次意識到自己底蘊的不足,說白了,他的修為在三蟲三花丹的幫助下,已經不遜色於至道學宮外院的絕大部份弟子,甚至超過。

但是,在功法和心元技方面,他卻的確要遜色許多。

無論是虛級極品的《冰魄心經》,還是虛級上階的《冰玄指》,威力其實都相當有限,相藍鷹雖然僅僅排名小擂台榜前六十,但修鍊的《猛虎赤鬼功》和《無聲鬼爪》,明顯威力都遠在蕭陌之上。

最重要的是,他這種級數的弟子,在至道學宮外院多年,各種心元技早已補全,無論是那詭異莫測的玄影步,還是最後他施展出來的那門防禦心元技,如果不是境界被蕭陌全面碾壓,都足以對蕭陌造成很大的威脅。

「看來,這次小擂台榜后,不管名次如何,都要想方設法,豐富一下自己的心元技了。」

「功法方面暫時不用更換,因為修鍊冰魄心經最好的進階功法,就是玄冥真功,自己暫時還弄不到手。」

「但心元技方面,僅有一門冰玄指可用,攻擊手段卻太單調了,很容易被人克制與防守。一旦對方也不顧一切與自己比拼爆發心元技,危險性就太高了,必須謹慎再謹慎1

不過蕭陌也知道,這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想補充心元技,那得在擁有大量功勛幣或銅晶的前提下才能完成,尤是品階越高的心元技,價值越貴。

而品階太低了,卻又沒什麼價值,有時候修鍊十門低級功法,也未必有一門高級功法好使,所以這事還是只能先放一放。

等小擂台榜后,想辦法多弄一點功勛就是。

這樣想著,蕭陌收回心思,繼續觀看擂台上的大戰,只是這一戰,卻無聊得緊,兩名弟子實力相當,打得倒是難解難分,可沒有半點值得借鑒處,也不可能成為自己潛在的對手。

蕭陌轉身,便想向另一座擂台走去,觀看下有沒有其他強者的戰鬥,只是這一轉身,卻不由神色微愕。

「青葯1

他目光落到一名渾身都被白色兜帽遮蓋住臉龐的白衣少女身上,雖然對方隱藏在人群中,再加上遮蓋了面容,看不真切,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騙不了別人埃

那種熟悉的嬌弱,淡淡的草藥氣息,即使隔著十丈遠,也能清晰的飄入蕭陌鼻端,再加上靈魂感知力強大,哪裡還能辯別不出白衣少女是誰?

「啊呀?」

白衣少女沒想到蕭陌忽然轉頭,一聲驚呼,轉身想跑。

然而,擂台下到處是圍觀的人群,人影幛幛,她哪裡跑得起來,而蕭陌身形一閃,便已經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掀開她的兜帽,不正是應該在學舍之中修鍊養病的余青葯是誰?

雖然自修鍊溯陰玄雪功之後,她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但仍是極為虛弱,此時在擂台下站立了那麼久時間,面色已經略微有些倉白氣促,正一臉忐忑的望向蕭陌,滿臉都是被發現的局促不安。

「你怎麼來了?」

蕭陌微微有些責怪的道,心疼的給她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我……」

余青葯低著頭,不敢回話。

蕭陌心念一動,轉念就明白過來,她應該是知道今天有自己的戰鬥,專門過來給自己加油鼓勁來了。只是她的身體雖然好了很多,但長時間在外面站立仍是有一定影響。

心頭有些溫暖,這至道學宮之中,自己畢竟不是一個人礙…

不過表面上,他卻是有些責怪的道:「下次不許這樣了,等你病好了,想看多久都沒問題,現在跟我回學舍。」

說完,也不再去看其他擂台的戰鬥了,直接拉起余青葯,拔開人群就向外走。今天的戰鬥已經結束,只等前五十強出來,明天再進行一輪,就是排位戰,所以這接下來,在不在場都無什麼太大的問題。

余青葯拗不過他,只好被他牽著,往乙二學舍方向走去,不過看著前方表情冷峻,一臉擔憂神色的蕭陌,知道他是為自己身體著想,也不著惱,反而甜甜一笑。

片刻之後,重新回到乙二學舍的蕭陌,命令余青葯一定要好好休息,明天不許再冉,身子要緊之後,也答應明天戰罷,自己一定會過來陪她,並向她描述小擂台榜的精彩戰鬥和最新戰況,在余青葯不情不願的點頭答應之後,這才一笑,回到學舍。

雖然只有一晚的時間,他也沒有浪費,經歷了白天的戰鬥,也讓他明白心元技的重要性。

冰魄心經因為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圓滿之境,所以即使重要,也可以暫時忽略,那想在小擂台榜上更進一步,就只能把重點放在幾門心元技上了。

目前來說,蕭陌一共掌握了五門心元技,分別是虛級上階的冰玄指,虛級上階的極光身法,虛級極品的冰玉玄王掌,以及虛級極品的三元爆脈術。

最後一門,就是至關重要,但卻境界最低的道級中品,萬花生返訣了。

這五門心元技,其中以冰玄指和極光身法境界最高,因為經常使用,修鍊時間也最長,都達到了小成巔峰,但卻距離大成有一步之遙。

虛級極品的冰玉玄王掌,因為到手時間不長,加之不敢在人前使用,所以施展次數屈指可數,蕭陌修鍊起來也就不夠積極,只在入門巔峰境界,連小成都不到。

而三元爆脈術也是小成境界,萬花生返訣則最慘,因為修鍊難度太大,光入門就耗盡了蕭陌九牛二虎之力,目前只在入門中段境界,即使如此,也對蕭陌幫助巨大。

萬花生返訣想提升境界很難,蕭陌不敢奢望,三元爆脈術小成境界已經足夠使用,再提升同樣很難,不作考慮,冰玉玄王掌雖然最好突破,但是擂台之上不能使用,也是個雞肋。

如此一來,蕭陌就把目光放到了小成巔峰的冰玄指和極光身法之上。

這兩門心元技是蕭陌最早得到,也是修鍊時間最長,花心思最多的,如果說,蕭陌最有希望突破的,應該就是這兩門虛級上階心元技了。

如果它們能雙雙突破到大成境界,甚至只要一門,蕭陌的戰力都能小漲一個台階,對接下來的戰鬥把握又更大一些。

學舍之中無法修鍊,因此,接下來的時間,蕭陌悄悄離開學舍,來到附近的一座小山,找了處偏僻無人的竹林,然後當即一邊施展極光身法,一邊修鍊冰玄指。

一旦累了就用萬花生返訣恢復,等到次數恢復就再次使用,直至天色將明,他才身形一動,又回到學舍,閉目休息片刻。

第二天很快來臨,蕭陌再次來到外院廣場,而新的對戰表亦如期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