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八十三章、排位戰,連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排位戰,連勝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戰的結果是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也是絕對震撼而驚人的。

一個逍遙境五重巔峰的新人弟子,竟然輕而易舉地擊敗了逍遙境六重後期的小擂台榜存在,這是多麼荒謬的結果,又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實?

然而,蕭陌心中卻反而升起一抹明悟。

當初,在傳功堂選取功法的時候,其實蕭陌就有一點奇怪。

當初三大新人弟子,禹星河選了『兵甲劍經』,羅三絕選擇『炎罡氣訣』,這些都十分正常,但身軀瘦弱,氣質孤高的葉方平,居然選擇了『靈武鎮山訣』這樣粗笨的功法,卻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那時蕭陌就在想,這其中一定有古怪,而現在,應驗了。

葉方平選擇靈武鎮山訣,竟然不是看中了其強大的威力,而是看中了其上可以蓄積起來的無上氣勢。

靈武有山,縱橫有勢。

以勢入劍,天下無敵!

葉方平這一劍雖然看似簡單,其中卻帶著滔滔大勢,所以他這一劍即使再普通,也擁有著劈山斬海般的能力,所以才能一劍將逍遙境六重後期的田玉宸給擊飛出去,讓他那威力驚人的驚雷掌都無功而返。

因此,哪怕葉方平暫時還只有著逍遙境五重巔峰的實力,也能戰勝高他一大境界的弟子,這份心性,這種劍術,也足以讓他在這次小擂台榜上大放異彩。

……

隨著葉方平的勝出,今日的擂台戰就差不多結束了,二十五強全部誕生。

原外院前十,不出意料,自然是全數入選,並沒有在前期就出現強強碰撞的情況,當然,這應該也是學宮長老有意為之。

畢竟以他們的實力,如果提前遇上,誰刷下去都是一大損失,所以安排對戰名單時,那些長老刻意將幾人分開了。

而剩下的人,有的是憑實力殺上來的,有的卻的確是依靠運氣。

當然,蕭陌也相信,能打到前二十五的,哪怕運氣再好,實力也一定不弱,至少也有著小擂台榜前百的戰力。

只不過,接下來的排位戰如何,那就全然作不得假,只有看各自的本事了。

眾人一邊討論著今日擂台上演的各種精彩戰鬥,一邊期待著明天的排位對決,人群漸漸散去。

見狀,蕭陌也離開外院廣場,不過卻沒有自回學舍,而是身形一折,反朝著余青葯所在的乙二學舍而來。

今天余青葯果然沒有帶病來看他,而是留在了學舍,而他也答應了余青葯,擂台戰結束之後,就過來陪她一段時間,並給她講解今天發生的精彩戰鬥。

到得乙二學舍,果然余青葯已經躺在床榻上,眼巴巴地等待著他的到來了。

蕭陌當即把今天各擂台發生的戰鬥,以及自己輕易取勝,晉級二十五強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蕭陌又勝了一場之後,余青葯簡直比自己獲勝還要高興,不過對於明天的戰鬥,卻依舊有些擔心,叮囑蕭陌一定要小心行事,如果不敵就直接認輸。

反正不管最後排名如何,蕭陌一定要安全無恙的回來。

聞言,蕭陌心中微暖,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她。

接下來的時間,蕭陌再陪她坐了一會,眼見天色已經不早,約定明日再見之後,就向她告辭離開。

余青葯也知道他還要調整狀態,準備明天的戰鬥,不便久留,於是任蕭陌自行離去。

離開乙二學舍后的蕭陌,眼看天色將晚,乾脆沒回學舍,身形一轉,繞道走另一邊來到昨夜潛修的那片小竹林,繼續在此竹林中苦修『冰玄指』和『極光身法』。

經過這近十日連續不斷的戰鬥,蕭陌發現,自己對這兩門心元技有了更多的認知,兩門心元技也越發熟練,都有衝破小成巔峰瓶頸,晉陞大成的跡像。

不過這種事急不來,只能看機緣了。

任何一門心元技,從入門到小成,都可以靠苦修達成,從小成到小成巔峰,也只需要時間的水磨功夫,但想從小成巔峰突破到大成境界,沒有一定的機緣和感悟那卻是萬難辦到。

這也是蕭陌將冰魄心經修鍊到小成巔峰那麼久,最後也是靠『冰魄神珠』這樣冰系奇物的威能,才最終晉陞大成境界的原因。

即使蕭陌知道,他已經將這兩門心元技都修鍊到了小成巔峰之境,再怎麼苦修境界也很難增長,但這卻是他唯一能做的萬法。

最後那一步要怎麼踏出去,什麼時候能踏出去,都是全然未知……..

對於目前的蕭陌來說,也只有繼續勤修苦練,寄望於那突然出現的一抹靈光,使他踏出那一步了。

所謂熟能生巧,蕭陌相信,只要自己不斷的苦練,時機總會到來,那一天不會太遠。

又是一夜無眠,很快,東方現出魚肚白,又是一個白天來臨。

蕭陌回到學舍,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裝,抖擻精神,再一次來到外院廣常

知道自今日開始,前面的選拔賽便算全部結束,接下來便是爭奪小擂台榜前十的排位戰,各種精彩戰鬥將在今日正式上演,外院廣場上彙集的人便更多了。

很多之前不感興趣,或覺或聊,或者不屑的弟子,也紛紛趕到,準備觀看這半年一度的盛事。

整個外院廣場上,自一大早,便人潮湧動,摩肩接踵,甚至一些內院弟子,都特意從內院趕到,站在人群中,準備看看熱鬧。

當蕭陌趕到廣場的時候,他發現,一向晚到的『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等,居然都罕見的提前到來,他們都是這一次小擂台榜奪冠的熱門,因此他們的早到,愈發顯示著這一天的不同凡晌。

不過對此,蕭陌只是微微一笑,並不放在心內。

他也沒有朝那些明顯匯聚了大量外院弟子簇擁的頂尖弟子圈子走去,而是淡然自若的站立在外院廣場的周圍,靜靜地等待著排位戰的正式開始。

因為沒有幾個相熟之人,所以倒也沒有人來打擾他。不過偶爾經過的弟子,發現他是這次小擂台榜前二十五之一后,仍不由扔過來不少羨慕,嫉妒,敬畏的目光。

對此,蕭陌也不再抗拒,因為隨著小擂台榜的不斷繼續,只要他想拿到前十的排名,這一天就遲早會到來,沒什麼不能適應的。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終於,清越的鐘聲響起,隨著銅鐘三鳴,一直主席小擂台榜比試的那位紫衣長老,在十數位藍衣執事的擁簇下,再一次來到主席台,面向所有廣場上的弟子。

「恭喜你們1

他站立在主席台上方,目光從本次小擂台榜比試中的佼佼者,如『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等身上一一掠過,最終又收了回去。

他沉聲開口道:「你們都是這一屆外院弟子中的佼佼者,也是我至道學宮未來的驕傲,不管如何,前十名都將從你們中決出,具體規則之前已經告訴過你們,也就無需贅言。相信你們都已做好了準備。」

「好了,接下來,分發號牌,排位戰正式開始1

隨著話聲,十數名藍衣執事躬身向他行了一禮,然後各自手持一盒銅牌,來到蕭陌,蕭神劍等獲勝弟子的面前,各自分發了一枚。

蕭陌翻掌一看,只見這塊銅牌雕精美,背面是『至道』兩個鳥形古篆,正面則有著『二十五』這樣的三個字眼。

「第二十五號嗎?」

蕭陌喃喃地道,也不以為意,手掌一翻,就將其扔入了儲物袋中,來到擂台下方,靜靜地等待戰鬥的開始。

說起來,一夜時間不見,廣場上原有的十座擂台已經拆除一半,只剩最後中央的五座。

顯然,隨著剩餘弟子的大量減少,十座擂台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且為了方便大家觀戰,不錯過大半精彩的戰鬥,縮減擂台,盡量照顧到每一名弟子的需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一次,率先躍上擂台的,不再是身穿藍衣的外院執事,而是五名身穿淡黃衣袍的外院長老。

他們地位或許比上首的紫衣長老稍低,但每一個皆擁有著齊物境後期以上的實力,這也是為了保證接下來的擂台戰中不至於出現什麼危險,畢竟接下來的戰鬥之情況將遠超尋常,不是那些逍遙境的藍衣執事能夠掌控的。

「戰鬥開始1

隨著黃袍長老的上台,立即分別點了兩名弟子的名字,當即,十名弟子便各自躍上擂台,捉對撕殺起來。

蕭陌並不在這一輪對戰的人員之中,他看了一眼五座擂台上出現的十名高手,立即放棄了其中的四座,來到最中間的一座下面。

此時,這一座上面,正在交手的,分別是拿到九號銅牌的『千指神龍』仲孫雨石,以及十二號左罡毅。

『千指神龍』仲孫雨石在上一屆小擂台榜排名第十一,而左罡毅則排名第十五。

如果按正常情況,自然是『千指神龍』仲孫雨石獲勝,就看這左罡毅,這半年之內是否修鍊有列,可以反轉戰局,逆境反殺了。

然而,最後的結果卻讓蕭陌大失所望。

十二號左罩毅的確實力不錯,使得一手重拳,然而,他根本無法靠近『千指神龍』仲孫雨石的身,就被他用一連串的菩提子給打下了擂台,第一場,仲孫雨石勝。

很快,其餘四座擂台也結束了自己的戰鬥,第二輪開始。

這一次,又是十名弟子分組對戰,而蕭陌也在其中,遇上了第一名對手。

「二十四號葛佩蘭,對二十五號蕭陌1

隨著一名黃袍長老高喊出聲,蕭陌深呼息一口氣,再不猶豫,縱身一躍上了擂台。

而他的對手也隨之出現,竟然是一名秀麗少女,身上的氣息赫然高達逍遙境六重巔峰,一點不在他之下。

毫無疑問,這葛佩蘭在上一屆小擂台榜上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至少前三十。

看著對方,蕭陌眼瞳一縮,不過卻並無懼意,而是淡定的一拱手:「請指教1

「請……」

秀麗少女也行了一禮道。

兩人的心思都是一樣的,如果連這樣的對手也戰不勝,那就不用去想什麼前十了,最好提前認輸,免得受辱的好。

所以兩人也懶得試探,直接以快打快,很快就戰在了一起。

葛佩蘭修鍊的功法名叫『天香秘譜』,講求出招輕靈,天真爛漫,而蕭陌的『冰魄心經』卻是萬物肅殺,凍絕一切。

天香秘譜遇上冰魄心經,算是倒了大霉,葛佩蘭束手束腳,雖然實力不俗,但一個不妨之下,還是被蕭陌以極光身法欺近身前,一記掌刀就橫在了她的脖頸之上。

葛佩蘭眼中露出一絲不甘之色,不過還是爽快的認輸,至此,蕭陌的排位戰第一戰,就此輕鬆獲勝,甚至比面對相藍鷹時還覺得要輕鬆些。

倒不是葛佩蘭的實力就不如相藍鷹,而是功法相剋,有的時候,一步之差,就是天壤之別。

第二輪結束,戰鬥繼續。

備受矚目的奪冠熱門『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以及原小擂台榜排名前列的幾名弟子,也紛紛上場,然而,他們的對手要麼自動棄權,要麼幾招便被轟下擂台,根本沒有幾個是他們的對手。

如此,戰鬥其實結束得很快,眨眼就進行到了第九輪。

這幾輪中蕭陌一共上場了四次,運氣都還不錯,沒有碰上太強的對手,最後都成功獲得勝利,積累四勝。

而有的人已經連敗四場,精氣神盡失,接下來的戰鬥更是毫無戰意,要麼認輸要麼根本不在狀態,還能保持高昂鬥志的已經越來越少,而擂台底下觀戰的人眼睛也越來越亮。

雖然進行排位戰的仍有二十五人之多,但有哪些人擁有挑戰前十的資格,卻在這九輪戰鬥中漸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