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八十九章、《冰極玄陰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冰極玄陰訣》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好鼎。」

『白露』屈葭也不以為意,顯然是早就知道蕭陌有這樣一尊強大的鼎類武器,不然之前她也不會想著讓蕭陌分心,一擊定勝負了。

都被人稱之為『火鼎』了,想必只要不傻,誰不知道蕭陌的武器是啥?

只是現在看來,她分心蕭陌的計策失敗了而已。

不過,雖然計策失敗了,但她臉上也沒有露出絲毫不好意思的表情,仍是笑眯眯地,退後一步,看著蕭陌:「現在,我要稍微認真一些了。」

說完,她神情嚴肅起來,身上陡然飛起無窮的寒氣,這寒氣沒有蕭陌的冰魄心經凜冽,但卻更有一種萬物凋蔽,天地衰敗的奇異感覺,只要接觸到,就無端會生出一種心灰意冷,不如就這樣認輸的悲傷意識。

「這是?」

蕭陌神色雖然依舊鎮定,但表情中已經多出了一抹異樣。毫無疑問,迄今為止,『白露』屈葭所施展的功法,是最讓蕭陌感到無法理解和忌憚的功法,它不等同於尋常的虛級功法,竟然能影響到別人的心情,這就十分恐怖了。

只怕這功法就算不到靈級,也是准靈級功法了吧。

外院前十的弟子,果然和十名之後不一樣,這完全是兩個等級的較量。

不過蕭陌當然不會束手待斃,眼見屈葭在運功提勢,他眼睛一轉,運指一點,「嗚……」頓時,停頓於半空中的玄火鼎陡然縮小,化為一道赤紅異芒,直接朝著『白露』屈葭的眉心打去。

你不是喜歡用計么,那我趁人不備,下手偷襲,應該也不算過份吧?

蕭陌默默地想道。

「嘻嘻1

誰知,運功中的『白露』屈葭,卻似早有所料一般,雙眼一睜:「就知道你會這樣了,小師弟很調皮哦1

話聲方落,她身形一動,整個人又化為一道白光陡的消失,赫然是再次施展了那門『白露微影』身法。

蕭陌這一鼎頓時砸在空處,不過蕭陌也沒想過這一招真能偷襲到屈葭,不過是想打斷她運功而已,眼見其閃避過去,也不意外,只是意念一動,玄火鼎再次加速,彷彿一顆火流星般繼續追砸向屈葭。

屈葭臉上笑眯眯地,身上的氣勢仍然不斷在提升,她足步不停,整個人彷彿仙女飄飄,不斷挪移退避,她那『白露微影』身法果然玄妙,憑蕭陌驅動玄火鼎的速度,竟然也追之不上。

「好了1

陡然,『白露』屈葭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笑容,竟然不再閃避,而是停留在了原地,雙手結印,打出一個奇怪的印訣。

「天地萬靈,聽我敕令,收1

「嗚1

急速飛行中的玄火鼎竟然速度猛的一滯,停留在了半空,其身上赤紅的火光一閃一閃,竟然似乎有熄滅的跡像,要被屈葭那古怪的印訣拉扯過去。

「嗯?」

見到這一幕,蕭陌自然不敢讓其佔有玄火鼎的控制權,可以說這是自己戰勝屈葭的唯一法門,一旦玄火鼎異主,自己的落敗只是遲早的事。

當即,他加大了對玄火鼎的投入,無數心元氣彷彿不要錢一般注入其中,玄火鼎陡然『嗡』的一聲,劇烈震顫起來,然後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變大。

『白露』屈葭施加在其上的印訣頓時一暗,有了掙脫之機。

蕭陌自然不願放過如此好的機會,意識一動,玄火鼎便『嗖』的掙脫了『白露』屈葭的印訣控制,化為一道紅光,向蕭陌倒飛而回。

「呵,想逃1

眼見於此,『白露』屈葭微微一笑,忽然揚手打出一道白色的勁氣。

勁氣如刀,飛快朝玄火鼎追來,蕭陌愕然不解,一道刀氣,如何收服玄火鼎這等異寶,莫不是『白露』屈葭情急慌亂之下,出錯了招式不成?

不過蕭陌可不相信,屈葭會在這樣的戰鬥中,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眼神一凜,已覺異樣,心中有了防備。

下一刻,果不其然。

只見那白色刀氣飛至玄火鼎后,哪裡是為了追回,而是直接一劈,蕭陌只覺精神一震,一股巨力轟擊在玄火鼎上,玄火鼎倒飛的速度陡然劇增十倍不止,彷彿一顆炮彈般朝蕭陌疾掠而回,眼看這情況,它竟不再受蕭陌的掌控,以其速度,只怕最後變成了蕭陌被其一下擊中,即使以他逍遙境六重巔峰的實力,只怕也會瞬間胸骨塌陷,死於非命。

「不好1

蕭陌這才知道,『白露』屈葭那一招,根本不是為了跟蕭陌搶奪玄火鼎的控制權,而是為了使蕭陌掌控玄火鼎失敗,同時增加其飛回的速度。

原本,一切都在蕭陌掌控中,施加的勁力剛好夠玄火鼎飛回到自己身邊,然後又被自己重新利用,但加了這一道氣勁,一切就大不相同。

蕭陌急忙手指齊動,火涌金蓮手法運起,冰魄心經的寒氣竟然剎那間化為了朵朵寒焰,包裹玄火鼎全身,在急劇煉化屈葭施加在玄火鼎上的氣勁。

但是,沒有想到一幕發生了。

蕭陌的冰魄心經寒焰,甫一遇到『白露』屈葭施加在玄火鼎上的那道白色刀氣,竟然如同烈火烹油,剎那間「」的一聲,直接爆炸開來。

玄火鼎在兩股勁力爆炸的過程中,也隨之劇烈一顫,然後飛回的速度不減反增,眼看再也不可能控制得祝

「該死1

蕭陌臉色微變,再不敢在原地停留,極光身法一動,整個人已疾速朝旁邊衝去,總算躲過了玄火鼎這一擊。

所幸,隨著這一次躲閃,蕭陌終究避過了這一劫,同時他故意抽回施加在玄火鼎中的勁力,玄火鼎頓時一滯,然後被蕭陌以一道心元力,輕輕鬆鬆收回。

『白露』屈葭也不追趕,就在另一邊笑眯眯地看著蕭陌,但是蕭陌卻知道,如果只以剛才那段刻間的爭奪來看,明顯是自己輸了。

自己的武器差點就成為了別人的,而且對方不過隨手拔弄了兩下,自己就要費盡全身勁力,差點喪命當場,最重要的是,即使最後好險閃避過去,也顯得狼狽不堪,這不是高下立判是啥?

如果不是蕭陌心中有更高的期望,此時此刻,他都不願意再與『白露』屈葭繼續戰鬥下去了。外院前十就是外院前十,和十名之後的存在果然不可同日而語,本來玄火鼎是他的最大殺器,現在卻反而成了他束手束腳的工具,這就是外院前十的厲害嗎?

「不過1

想到此,蕭陌眼神一動,再不猶豫,之前便已恢復的三元爆脈術,再一次同時爆開,這一次他乾脆懶得分批爆,而是直接二元齊爆,蕭陌身上的氣勢一時爆漲,逍遙境七重初期,逍遙境七重中期,逍遙境七重後期,逍遙境七重巔峰!

蕭陌的氣勢再一次提升到逍遙境七重巔峰,接著,他手掌一動,冰魄心經心元力運起,如果說原來他經脈中的心元力只是一條小溪,現在就成了一條河流。

河流般的心元力注入玄火鼎中,玄火鼎再一次「」的變大,而且其上火紅的顏色更加刺眼,隱隱第二個紫色符文都要亮起,只是最終還是功虧一簣,只亮了一半便即黯淡下去,顯然蕭陌的功力還是不夠。

但是,這已經足夠了,現在,蕭陌絕對不相信『白露』屈葭還能控制自己的玄火鼎,二元全開加玄火鼎,就不相信戰不勝你!

這樣想著,蕭陌左手一拍,「砰1玄火鼎『嗡』的一聲,頓時急速飛起,再一次朝『白露』屈葭飛來,而這一次,屈葭臉上,也不由掠過一抹凝重之色。

顯然蕭陌的氣勢陡增,她不可能完全感應不到,而且這增幅,讓她這樣的前十弟子都感覺觸目驚心,這樣的心元技,絕非尋常爆發心元技可比。

『冰極玄陰訣/

一聲輕喝,『白露』屈葭身上的白色寒氣竟然剎那間轉為了深紅,這深紅色的詭異寒氣繚繞她周身,屈葭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不過與之相對應的,是她身上的氣勢也在隨之暴漲。..

原本,她和蕭陌是一樣的逍遙境六重巔峰,現在一舉躍升到了逍遙境七重後期,顯然這冰極玄陰術,也是一門十分強大的爆發類心元技。

只不過,仍是比不上蕭陌的三元爆脈術,畢竟三元爆脈術是從上古九元爆脈術中簡化而來,雖然得略了許多,但也並不是普通的虛級極品心元技能比,只是不知那萬法閣,當初是怎麼把它當成虛級極品秘笈來售賣的。

隨著身上氣勢增加,『白露』屈葭終於不再畏懼蕭陌。對於有些人來講,前十的排名原本就遙不可及,第一百名和第十一名的獎勵都是一樣的,所以不願與蕭陌拼得兩敗俱傷。

但對於屈葭而言,她原本便是外院前十中的弟子,要爭的便是前十排名,如果今日反而被一個新人弟子給反超了去,那她的名聲,地位,豈不要瞬間下降至冰點?

所以,她並無其他人那樣的顧忌,哪怕不惜一切,她也要阻止蕭陌的連勝。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