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九十二章、湛若水的饋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湛若水的饋贈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夜晚,甲三學舍。

清風徐徐吹來,蕭陌盤坐在床榻之上,一動不動,面目上卻籠罩著一層寒氣。在他左掌心,一個半成型的心元氣旋不住旋轉著,散發著淡淡的藍光。

只是,距離完整恢復成型,至少還需要兩三天時間,一夜之間,這幾乎不可能。

更不要說,日夜的戰鬥,因為碰上的是『白露』屈葭這樣的高手,蕭陌爆的,直接是兩元了。

從外院廣場回來之後,蕭陌只略微在余青葯那裡坐了一坐,說了一下戰況,就回到甲三學舍,並沒有向往常一樣前往竹林修鍊。

因為他知道,時間緊急,日間連爆兩元,若想在明日的戰鬥中保持水平,就先要將這三元爆脈術恢復完整再說,竹林苦修雖然也是要事,但卻並不如此緊急。

只是,僅僅一夜的時間,炸毀的兩大元氣旋哪有那麼好恢復?不然,也不能叫爆發類心元技了。

若非蕭陌擁有萬花生返訣,估計沒有哪一個人敢如此頻繁的使用爆發心元技,之前遇上的有些人,因為前十無望,直接都不敢施展,而『白露』屈葭也是被逼到背水一戰,才不得以施展了『冰極玄陰訣』,可惜卻戰敗,明天的狀態一定會下滑。

當然,以她的實力,即使不依靠冰極玄陰訣,肯定也有著前十的戰力,最終的成績仍不會太差,只是肯定會受到一定影響,那就是了。

所謂爆發類心元技,基本上都是以透支自己潛力,生命力,靈魂,氣血等等……最本源的東西,換來短時間境界的提升。

這種技能雖然一時很爽,可後遺症往往都十分嚴重,輕則三五天下不了床,重則幾年甚至一輩子就此毀去,成為一介廢人。

就是當場身死,魂飛魄散,也不是無法理解的事。

七十六年前,至道學宮之中就有人因為施展一門靈級極品爆發心元技,結果經脈全廢,一輩子只能在輪椅上度過。

而靈州三百八十年前,更出過一次驚動全州的慘變,一位隱世修士因親眼目睹自己一家妻兒老小全部被人所殺,憤怒之下,燃燒自己全身氣血,靈魂,生命,導致實力暴漲,一夜屠城,殺傷十萬。

這十萬人中,不僅包括那兇手全族,更因殺紅了眼,導致那兇手所在城鎮之中,無數普通無辜之人受到波及,號稱慘案。

不過那人隨即,也徹底本源乾枯,在做下這件慘案之後直接就飛灰煙滅,當場化為灰燼了,令人不勝唏噓。

所以,爆發心元技絕不能輕用,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禁忌,不過,因為品階高低,爆發方式差異,後遺症也千差萬別,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語。

像那種能直接致人殘廢,甚至死亡的,根本不可能是普通爆發心元技能做到的,那種只能稱之為『禁術』,一旦使用,終生受害,一輩子基本上也就只擁有一次使用的機會。

甚至很多人寧願一輩子都不要遇上這樣的機會。

像蕭陌這種,屬於日常類爆發心元技,是可以在戰鬥中使用的,不過戰鬥後會隨之伴隨著一陣虛弱,萎靡的時期,但也很快會恢復過來,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大的傷害。

但是,即使如此,那也是需要恢復時間的。

若是正常情況,像蕭陌這種連爆二元的,至少需要半個月,甚至一個月的恢復時間,才有可能重新使用,但因為有萬花生返訣,蕭陌可以大大縮短這時間,但卻也不能無限縮短。

蕭陌的萬花生返訣畢竟還只是入門境界,哪怕品階再高,威力也有限,能將之縮小到三天左右,已經是非常逆天了。

可問題是,明日就是小擂台榜的最後一天了,也是競爭前十排名的關健時刻,蕭陌只有這一夜時間,又哪裡去找時間恢復自身狀態呢?

「如果最終賽是在三天後那就好了1

蕭陌嘆了一口氣,也知道這種事情不現實,若今天三元爆脈術不能恢復,那明天自己的戰鬥肯定就要大折扣折,遇上其他高手就有點懸了。

這樣想著,蕭陌眉頭微微皺起。

如果實在無可奈何,那就只能明日儘力一戰,聽天由命了。

而且雖然只能使用自己本身的戰力,對上那幾個頂級高手或許會很吃力,但一般高手,如『冷公子』米寒光,『寒腿』宮振羽等,擁有玄火鼎的蕭陌,還是可以勉強一戰的。

而且,蕭陌相信,這兩日之間,不止自己碰上高手,被迫使用爆發心元技來提升實力,其餘人肯定也有,而且他們沒有萬花生返訣,後遺症更重,說不定現在比自己還慘。

這樣一想,蕭陌又平靜了下來,雖然三元爆脈術無法恢復對明日的戰鬥肯定有一定影響,但是沒有了三元爆脈術,不等於蕭陌就是一個廢人。

不過,就在蕭陌這樣想著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篤、篤……」兩聲清脆的敲門聲。

蕭陌手掌一揮,掌心中凝聚成型小半的心元氣旋慢慢隱去,他走過去打開門,心下奇怪,這麼晚了,會是誰來找自己?

按說自己在外院並沒有幾個熟人,唯一比較相熟的余青葯晚間剛剛見過,不可能也沒必要在這個時候來找自己,那會是誰?

然而,開門之後,蕭陌卻不由微微一愣。

因為門外赫然俏生生站著一位年輕少女,容顏俏麗,卻帶著一絲頑皮古怪之色,不是別人,竟然是湛若水的小婢,那名之前來向自己傳過話的青兒姑娘。

「她來找自己幹什麼?」

蕭陌心下奇怪,還是恭恭敬敬地將年輕少女請了進來:「青兒姑娘,不知這麼晚來找蕭陌,有何要事?可是若水師姐有什麼吩咐?」

「哼1

青兒輕輕哼了一聲,看了一眼蕭陌,揮手遞出一個紫玉丹瓶:「也不知道你小子哪來的福氣,若水姑娘聽說你今日在擂台上與那『白露』屈葭一戰,使用了爆發心元技,知道你必愁明天的戰鬥,所以命我給你送來了一粒五陽補天丹,這可是三品高等丹藥,有價無市,一粒便可彌補你全部虧損,令你迅速恢復狀態,還不接下?」

「啊?哦……」

聽到少女青兒的話后,蕭陌這才反應過來,有些手足無措的接過那隻紫玉丹瓶,卻忽然心下微微一暖。

他這才知道,自從那件事過後,湛若水雖然看似再也沒有聯繫過自己,但其實心底對自己還是有所關注的。很明顯,這次外院比賽,她雖然沒有親自觀看,但也一直有所關注,知道自己與『白露』屈葭一戰,有所損耗,就命人送來了如此珍貴的丹藥。

三品高等丹藥,而且是能彌補爆發類心元技造成的虧損,瞬間恢復,這種丹藥的價值不言而喻。估計一般的內院弟子都沒資格購買,也就湛若水這種雖是內院,其實地位等同核心弟子的存在,才有這種財力。

他也不矯情,因為知道明天的戰鬥重要,手中握著那隻紫玉丹瓶,鄭重的向年輕少女鞠了一躬:「請替我謝謝若水師姐。」

「哼1

青兒見狀,急忙身形一閃,避開一邊,有些嬌嗔地輕哼道:「還好你還有點良心,知道感謝,不過我可不敢受你如此大禮,要謝就事後親自上門去謝若水姑娘吧,我走了,再見1

說完,也不待蕭陌再說什麼,揮了揮手,直接一轉身,背負著雙手,蹦蹦跳跳的走了。

屋內,蕭陌看著手掌心中的紫玉丹瓶,又看了看離去的少女青兒一眼,心下暗暗地道:「也是,等這屆小擂台榜結束,我一定會前往向若水師姐道謝的。」

「既然如此,那這粒五陽補天丹就卻之不恭了,算我借你的,等我進入內院,一定還你。」

想到此,他關上房門,再不猶豫,直接打開瓶塞,從其中倒出一粒五色丹藥來,一股醇厚的陽和之力頓時瀰漫而出,一看就知十分不凡。

「這就是五陽補天丹嗎,果然不凡,希望有用1

嘴一張,直接將那粒五色丹藥納入口中,蕭陌閉上了眼睛,運轉三元爆脈術,重新構築損毀的二元……

而這一次,彷彿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其中作用,蕭陌的身體機能在瞬間增加到最強,日間消耗的精力,體力雖然在萬花生返訣下恢復了大半,但此刻更有一種精力無窮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這一次蕭陌構築左右掌心的二元竟然感覺無比輕鬆,一個時辰之後,左掌心第一掌已經恢復完畢,而三個時辰之後,右掌心第二元凝聚成功。

再略微調息了一下,蕭陌睜開了眼睛:「好神奇的丹藥,我的狀態全恢復了,而且三元爆脈術恢復巔峰狀態,明日一戰,我把握再增一成1

這一刻,蕭陌心中豪情萬丈,有了三元爆脈術,和沒有絕對是兩回事。一旦心中有了底氣,就覺再強的對手也不可怕,明日一戰,他定要儘力而為,不讓好心送葯的湛若水失望。

這一刻,他不再是只為自己一戰,甚至產生了一種不能讓湛若水失望的複雜情緒,連他也不明白,這種情緒到底是因為什麼?

好面子,想讓人刮目相看,還是心底深處,隱隱滋生出的一股更強的渴望?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