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九十六章、禁術,元磁煉脈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禁術,元磁煉脈術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不過,本屆新人弟子中,蕭陌雖然表現十分搶眼,但卻並不是最搶眼的一個。

最搶眼的,是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的親傳弟子,『風狂』蕭神劍。

自戰勝『瘋劍』端木玄青,『玄劍』束飛塵,甚至兩名外院前十,『狂獅』尹起,『寒腿』宮振羽后,他就一發不可收拾,一路保持連勝上去。

第四十五輪,蕭神劍對上『冷公子』米寒光,勝。

第四十八輪,蕭神劍對上『白露』屈葭,勝。

第五十二輪,蕭神劍對上『烈鷹』花千放,勝。

第五十六輪,蕭神劍對上『暗刀』陳雨,勝。

……

也就是說,迄今為止,除了沒有遇上蕭陌,『赤焰槍』古天涯,以及『飛靈劍』裘奇文三人之外,蕭神劍遇上的所有對手無一不敗,他取得了令人瞠目結舌的二十一連勝戰績。

這戰績,放在兩大奪冠熱門,『赤焰槍』古天涯,以及『飛靈劍』裘奇文身上,或許不會讓人覺得奇怪,但放在蕭神劍這樣一個剛加入至道學宮僅僅半年的新人弟子來講,卻絕對是驚天動地的成績,歷屆少有。

而這屆小擂台榜,至此也漸漸進入了尾聲,一些人裡面,該淘汰的基本上都被淘汰了,而該留下的,除了一些實在運氣不太好的,也都留下了。

所有人裡面,迄今為止還能保持全勝戰績的,僅僅只有三個人,『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這兩大奪冠熱門,以及一個新人弟子,『風狂』蕭神劍。

哪怕是蕭陌,目前為止,同樣已經獲得了二十一勝,但因為在第十場提前遇上了『赤焰槍』古天涯,輸了一場,所以雖然成績耀眼,卻仍比上述三人差了一截。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失去了競爭小擂台榜榜首的資格。

接下來,外院第一,肯定就只能從『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以及『風狂』蕭神劍這三名目前為止,依舊保持全勝成績的人中決出。

哪怕只是輸上一場,肯定就不可能拿到第一,最多第二第三。

而外院前五,不出意外,將會在『赤焰槍』古天涯,『飛靈劍』裘奇文,『風狂』蕭神劍,『火鼎』蕭陌,『烈鷹』花千放,『暗刀』陳雨六人中決出。

古天涯,裘奇文,蕭神劍,蕭陌,名次是已經確定必然排名前五的,唯一有待商榷,就只有看『烈鷹』花千放,『暗刀』陳雨這兩名宿命中的對手,在這一屆小擂台榜比賽上,排名會不會有所變更了。

如果『烈鷹』花千放勝,自然能繼續保持前五的排名,但如果他失敗,就只能遺憾掉落第六,但怎麼也不會掉下前十就是了。

戰鬥仍在繼續。

第五十七輪,當對戰表宣布出來的那一刻,整個外院廣場沸騰。

一號擂台,巔峰之戰,王者對壘,原外院排名第二,『赤焰槍』古天涯,對上了原外院排名第三,『飛靈劍』裘奇文。

兩人在上一屆便是生死相拼的對手,當時與『炎手』雷傳燈共同爭奪外院第一,惜敗。

當『炎手』雷傳燈晉陞外院第一,沒過多久便脫離外院加入內院后,古天涯與裘奇文誰是這一屆外院王者便成了眾多人爭議和猜測的話題。

雖然上一屆『飛靈劍』裘奇文排名略遜於古天涯,落後一名,但也只是惜敗一招,而且那是他提前遇上『炎手』雷傳燈,狀態不佳,隨後又與『赤焰槍』古天涯一戰,才惜敗。

而『赤焰槍』古天涯卻是後來才遇上『炎手』雷傳燈,那時他已經戰勝『飛靈劍』裘奇文,所以輸不輸意義已經不大了,反正都是第二。

所以很多人認為,如果是巔峰狀態的『飛靈劍』裘奇文,未必不是『赤焰槍』古天涯的對手,就是『飛靈劍』裘奇文本人,也是如此認為。

這就導致他對『赤焰槍』古天涯排名在他之上一直不服氣,『炎手』雷傳燈走後,更是憋著一口氣,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爭奪這屆小擂台榜第一,所以不惜花重金購買三蟲三花丹這等兇險的丹藥,用來晉級境界,就就是為了雪當初那一敗之仇。

可惜,三蟲三花丹被蕭陌半路所截,反而成全了蕭陌,沒有了三蟲三花丹后,他的境界對『赤焰槍』古天涯並沒有壓倒性優勢,誰勝誰負依舊難說。

所以這一屆小擂台榜到底是『赤焰槍』古天涯更勝一籌,力壓『飛靈劍』裘奇文奪得第一,還是『飛靈劍』裘奇文逆勢反超,戰勝『赤焰槍』古天涯奪得第一,一時成為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其餘四座擂台下,幾乎所有人都奔跑一空,全部圍在一號擂台下,只為見證這巔峰一戰。

這四座擂台反而變得空蕩蕩的,八名選手各自站在擂台上面對自己的對手,卻也無心一戰,和那些翹首以盼的弟子一樣,同樣不斷往一號擂台望去,只恨不能早點解決對手,飛過去一解眼讒。

廣場周圍,聽著眾人沸騰一樣的議論聲,蕭陌心中也十分好奇。

然而,距離他戰勝『暗刀』陳雨僅僅過去一輪,他的傷勢並未完全恢復,已經使用過的三元爆脈術更是完全沒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復元,這兩輪幸運的沒有碰上自己上場,但下一輪就說不定了,他還要抓緊時間恢復傷勢,不然接下來兩戰,他根本連一戰的資本都沒有。

所以,雖然心中也是痒痒的,但他還是以莫大毅力,一咬牙,摒棄了四周的歡呼議論聲,繼續待在原地,抓緊時間用『萬花生返訣』調息。

片刻之後,蕭陌站起身,雖然三元爆脈術算是暫時廢了,短時間內不可能再用,但靈魂感知爆髮帶來的後遺症終於稍微緩和了一些,他的壽元雖然受到影響,但身體狀態卻已經勉強恢復過來。

接下來兩戰,只要他不繼續使用靈魂感知爆發這樣的禁術,保持正常狀態與別人一戰還是有把握的,不過,能不能勝就說不一定了。

對此,蕭陌也只能搖搖頭,盡人事,聽天命吧,狀態有損,這是誰都會遇到的事,能進入前五,已經超出了自己原有的預期,再想那麼多,豈不是自討苦吃?

想到此,蕭陌搖搖頭,將腦海中的各種雜念盡數驅除,起身朝一號擂台走去。

那邊,一號擂台的戰鬥雖然已經進行了不短時間,但其實並沒有結束,只看周圍圍觀的人群依舊密密麻麻,沒有一個散去的跡像,就知道此時必然還在酣戰中。

倒是另外四座擂台,幾名弟子都是草草解決了戰鬥,不管勝負如何,早就全部跑光,同樣擠到了一號擂台之下,此時整個外院廣場,一號擂台下可以說都是人山人海,黑壓壓一片。

蕭陌好不容易擠過去,耳畔就聽到了山呼海嘯一般的爆炸聲,他急忙擠入前排一看,卻見擂台之上,『赤焰槍』古天涯與『飛靈劍』裘奇文一戰,已經進行到了最後最關健的時刻。

「赤焰神槍1

只見『赤焰槍』古天涯滿頭的紅髮都向後飛揚而起,他整個人如同一尊金剛戰神,手中丈六長的古銅長槍猛的一抖,槍身之上頓時亮起一片螺旋形的光紋。

猛然一槍,朝前扎去,直如天崩地裂,山海倒流。

而對面,『飛靈劍』裘奇文已經披頭散髮,滿是狼狽。

他看見『赤焰槍』古天涯這一槍氣勢萬鈞的扎來,眼神之中不但不見畏懼,反而一聲冷笑:「來得好,古天涯,這一戰,我是絕對不會再輸的。」

下一刻,只聽他一聲大吼,「呃啊1聲音之中狀似極為痛苦。

「怎麼了,什麼情況?」

所有人面面相覷,接著忍不住全部目光落到『飛靈劍』裘奇文身上,就見他身上起了極其恐怖的變化。

只見他的身軀突然之間變得漆黑無比,四周所有人身上的金屬兵器全部無風自動,「鐺鐺鐺鐺」的響個不停,彷彿被擂台上裘奇文的身軀吸引,想朝其飛去。

就是擂台之上,一些釘住擂台的鐵釘,用金屬旗竿懸挂的旗幡,都猛的爆碎,然後化為一片銀黑色的鐵屑,朝他的身軀飛去。

這些金屬鐵屑飛到『飛靈劍』裘奇文身上,然後他的身軀之上,竟然無端浮現密密麻麻細小的黑洞,深不見底。

這些黑洞將那些鐵屑碎片全部吸入其中,然後『飛靈劍』裘奇文的身軀猛的暴漲一截,那白皙光潔的手臂上,變得青筋虯起,血管呈現青黑色,一條條凸現出來,如老樹盤根,模樣詭異恐怖之極。

原本,『飛靈劍』裘奇文雖然眼神陰贄,也算是個俊俏書生,他的身高也比『赤焰槍』古天涯矮上一頭,但現在,他不但模樣大變,變得極為恐怖猙獰,而且比身高,竟然比『赤焰槍』古天涯還要高上一頭。

「這是?」

有人驚呼,隨即反應出來了一些什麼,驚駭交加的大聲道:「低級禁術,元磁煉脈術,學宮之中禁止內院弟子以下學習,想不到裘奇文為了這一戰獲勝,竟然學習了禁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