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九十七章、人槍合一,赤神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人槍合一,赤神一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何謂禁術?

正如蕭陌之前靈魂感知的全力爆發,瞬間突破極限,進入一種『天地靜止,時間停滯』的恐怖狀態,那不是術的範疇,但要達到這種狀態的過程,也等於是一種術。

只不過,它是蕭陌自己莫名其妙研發出的一種術,不是從秘笈中學來,可按其施展方式及後遺症來講,它和一般禁術沒有什麼兩樣。

而傳統的禁術,就是指爆發類心元技中,那些後果極其可怕,一般人不願意修鍊,或者不能,也不敢修鍊的一種秘術。

蕭陌的三元爆脈術,依其後果來看,十分普通,遠遠夠不上禁術的範疇。

禁術動轍損傷人的根基,壽元,甚至直接致人殘廢,死亡,按照造成後果的嚴重程度,禁術共分為低級,中級,高級,頂級四個等階。

低級禁術,傷本源。

中級禁術,傷壽元。

高級禁術,致殘。

頂級禁術,致死。

當然……這只是按照後果的嚴重程度來劃分,並不代表損傷壽元的禁術,威力就一定不及以性命為代價施展的禁術,還要看禁術的高明程度。

只不過一般情況下,都是後遺症越嚴重的禁術,威力越大而已。

一般能致殘,甚至致人死亡的,威力都是通天徹地,讓人震怖,不然,如果和普通爆發類心元技一樣,也沒有人願意去學,使用普通類不就好了,那禁術還有修習的必要麼?

畢竟性命只有一條,不到萬不得已,誰肯去施展以性命為代價的頂級禁術?而白白犧牲的同時,還得不到半點好處?

所以,正常的劃分方式,應該是按照禁術的威力來劃分,只不過那種分級,更加高明,更加神秘,一般人接觸不到,也無法了解,所以只能以它造成的後果來劃分。

現在,裘奇文施展的這種元磁煉脈術,就是一種低級禁術,它的後遺症就是施展過一次后,會傷到身體資質,令以後的修鍊之路,更加艱難,更為痛苦。

所謂『元磁煉脈』,是指將身體瞬間化為一座元磁力場,吸納大量元磁鐵屑之力,使身軀強度猛增數倍,刀槍難入,水火不傷,形同魔神,戰力暴漲。

只不過,因為身體之中吸收了太多元磁鐵屑之力,戰鬥時雖然身體強度增加了,攻擊防禦都會提升,但是也等於身體之中從此多了無數雜質,再修鍊的時候就困難重重。

那些元磁鐵屑之力在身軀之中,會影響到修鍊狀態,畢竟修鍊都是希望身軀中的雜質越來越少,最後純凈透明,混然一體,達到天人境界,而這反而故意給身軀中增加雜質的做法,實在少見。

即使事後可以請神醫驅除,那手段也極為麻煩,而且未必驅除得乾淨,可以說是後患無窮。

沒想到,『飛靈劍』裘奇文對『赤焰槍』古天涯的怨恨竟然那麼深,為了戰勝古天涯,竟然施展元磁煉脈這種禁術來提升實力,可算是不惜一切代價。

「胡鬧1

主席台上,紫衣長老赫然站起,面色鐵青。

然而,木已成舟,即使是他,也無法令裘奇文已經施展出的術逆轉回去,想到這樣一位頂級天才從此修行資質有損,即使是他也不由心痛不已,看向『飛靈劍』裘奇文的目光更是帶著一絲失望。

只爭這一時勝敗得失,不考慮長遠,這樣的弟子,哪怕再天才,再強大,又有什麼用,心性有問題,再強大也不值得栽培。

想到此,他頹然坐下,一時竟心灰意冷,竟懶得再去管這一戰的勝敗。

而擂台下的其他弟子也一個個議論紛紛,禁術這種存在因為後果嚴重,一般是不對外院弟子開放的,就是怕他們誤入歧途,耽誤了日後前程,也不知道裘奇文是怎麼學到的。

只有進入內院,可能行走天下之後,才有接觸到禁術的機會,不過也是限制重重,而且事先一定會詳細講明,這只是遊歷在外,遇上生死危機時,最後保命之用,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施展。

像在外院小擂台榜比賽上,直接就出現禁術這種嚴重問題的,歷屆罕有,不說破天荒,至少也是近一二百年罕見了。

「你竟然?」

擂台下的人都是如此表情,就更不要說擂台上的『赤焰槍』古天涯了。

作為和『飛靈劍』裘奇文爭鬥了數年之年的最大對手,兩人之間可以說是最為了解之人,但是,他也萬萬沒有想到,裘奇文居然學習了一門禁術,並且在小擂台榜上對他施展。

而見到『赤焰槍』古天涯變了的面色,『飛靈劍』裘奇文哈哈大笑:「古天涯,你以為我失去了三蟲三花丹,就一定會輸嗎,今日,我一定要讓看看,什麼才是我真正的實力1

「元磁煉脈,天劍斬乾坤1

只見他張開雙手,合攏在一起,在眾人注目之中,只見其合攏的雙手掌心中,竟然慢慢冒出一截漆黑如山般的黝黑劍鋒,不斷變長。

這劍鋒一出,擂台之上的空間頓時微微震顫起來,如水起漣漪,竟然是元磁之力強大到了極限,竟然引動了空間之力的變化,顯然這柄黑劍,就是他用體內吸聚而來的元磁之鐵化成。

終於,黑劍徹底成型,變成了一柄長約四尺,寬有三寸的巨型黑劍。

『飛靈劍』裘奇文臉現猙獰之色,手持黑劍,猛然朝『赤焰槍』古天涯用力一劈。

「1

空氣發出如幕布被撕裂般的恐怖音節,擂台上空肉眼可見,一道黑色的氣浪直衝對面的『赤焰槍』古天涯,最終與他發出的赤焰神槍在半空中相遇。

「砰1一聲悶響,『赤焰槍』古天涯『蹬蹬蹬……』連退數步,嘴角已溢出一絲鮮血,剛擊出的赤焰神槍徹底崩散,手中的赤焰槍都差點拿捏不穩,脫手飛出。

等他好不容易重新掌握,掌心中已經磨出鮮血。

「好1

見到這一幕,『赤焰槍』古天涯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看著對面的『飛靈劍』裘奇文,臉現凝重:「原本並不想展露這一招,看來,你值得我出這最後的王牌。」

「人槍合一,赤神一槍,破1

隨著其一聲大吼,陡然,其合身躍起,連人帶槍,身上湧出無盡的火焰氣息,朝『飛靈劍』裘奇文縱去。

那火焰氣息將他包裹,如同一個火人,最似乎他整個人都消失了,半空中只剩下他手中所握的那柄赤紅長槍,在半空中劃出一道亮目的紅痕。

一種天人合一般的奇妙感覺,忽然充斥擂台下所有圍觀者心中。

『飛靈劍』裘奇文見狀,似乎驚覺到了什麼,臉現恐怖之色,急忙黑劍一抖,化為數十道黑色光幕,擋在前方。

但下一刻,「嗤1

一柄赤紅的槍尖,直接穿透層層黑幕,點在了其咽喉之上,一滴鮮血,緩緩從槍尖滲下,又很快被烈焰蒸發成虛無。

「什麼,怎麼可能?」

擂台之下,一片嘩然。

而擂台上,『飛靈劍』裘奇文更是獃獃站著,滿面失魂落魄,手中的元磁黑劍已經消失無蹤,身上的護身罡氣也破散得不成模樣。

喉嚨之上,『赤焰槍』古天涯的赤焰槍橫在那裡,然後,槍身後面,才出現了一隻手,最後才出現他整個人,淵停岳峙,站立裘奇文對面一丈之外,呼息之間雖然略顯氣促,卻仍是面目紅潤,顯然還留有餘力。

「怎麼……可能?」

裘奇文喃喃地道,眼神中的神彩徹底煥散:「我怎麼可能會輸……施展了元磁煉脈術,我竟然會輸1

「哈哈哈哈哈1

陡然間他仰天大笑起來,再也不看古天涯一眼,轉身直接朝擂台下走去,走著走著,陡然,他面色一白,「哇」的一聲,直接噴出一大口黑血,身形一栽,差點就朝擂台下滾去。

但最後,他又慢慢站直了身子,一言不發,朝遠處走去,所過之處,所有人都自動分開一條道來,沒有人敢與他對視。

這一刻的裘奇文,黑暗深沉得讓人可怕,彷彿比擂台上勝出這一場的『赤焰槍』古天涯還要恐怖。

直到他走出很遠,擂台下才再次沸騰起來,果然不愧是期待了那麼久的巔峰一戰,外院兩大頂尖強者,一人施展出了禁術來提升實力,一個竟然掌握了人槍合一之術,讓人大呼過癮。

不過最後,仍是『赤焰槍』古天涯稍勝一籌,保住了排名,『飛靈劍』裘奇文卻逆襲失敗,依舊只是個外院第二。

不過現在並不是最終排名,接下來,實力大損的『飛靈劍』裘奇文還要面對『風狂』蕭神劍與『火鼎』蕭陌這兩名新人黑馬的挑戰,狀態下滑的他,能否是這兩名新人黑馬的對手?

而『赤焰槍』古天涯,掃除了小擂台榜上最大的競爭對手,看似外院第一已經在向他招手,但沒到最後時刻,又有誰能說得准,他是否就真的能奪得本屆小擂台榜第一,而不會出現其他任何變數?

不到最後時刻,沒有人說得准。

ps:第二更,補25日之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