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零一章、恨意如山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恨意如山海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一號擂台,『赤焰槍』古天涯面色嚴肅,古銅長槍握於掌心,槍尖朝地,周身強大的氣場如重山如烈焰,一分分蒸騰著他的熱血。

而在他對面,一身白衣的『風狂』蕭神劍臉色冷漠,嘴角微微揚起,似在嘲笑著什麼。紅白兩色的劍氣開始在他身周不斷出現,對比『赤焰槍』古天涯,氣勢竟然分毫不輸。

兩人分庭抗禮,一時竟誰也沒動。

而三號擂台,蕭陌與裘奇文也在此時,雙雙走上擂台,各自佔據一方,相對而立。

雖然不願錯過古天涯與蕭神劍一戰,但蕭陌知道,自己這一戰才是他最應該關心的,所以心中雖然不願,但還是狠狠斬去一切雜念,保持心境如一,眼中只有裘奇文這名敵人。

而裘奇文,雖然氣息萎靡,因為前兩戰對他影響甚大,但畢竟人的名樹的影,不可小覷。

更何況,說起來兩人並不陌生,裘奇文購以用來突破修為的三蟲三花丹被蕭陌半路所截,導致裘奇文晉級失敗,否則,若他擁有三蟲三花丹,晉陞逍遙境七重初期,再加上元磁煉脈術這等禁術,說不定今天真的能連敗古天涯,蕭神劍兩人,名揚至道學宮。

而現在,他不但敗給『赤焰槍』古天涯,構思了良久的雪恥之戰變得更加屈辱,最重要的是,還敗給蕭神劍這位新人,戰況慘不忍睹,名聲大跌。

現在,又要面對蕭陌這位仇人。

所以,他對蕭陌自然有恨,不但有恨,而且恨如山高如海深。

因此,當他站在擂台上,面對對面的蕭陌,眼中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說道:「很好,終於讓我遇上你了,最後一戰,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滋味1

「是么?」

蕭陌聞言,並不畏懼,看向對面的『飛靈劍』裘奇文:「如果你想,那就來吧,就是不知最後的結局是否能夠如你所願。」

說到此,他笑了笑,又補充了一句:「比如你之前很想打敗古天涯,結果敗得那樣慘,對上蕭神劍時,想必也是信心滿滿,結果被人一招就干趴下了,虧得人家之前還讓了你三招呢,呵呵,前輩……」

「……」

擂台之下的圍觀群眾。

「……」

擂台之上的裘奇文。

他一雙眼睛中冒出火一樣的光芒,看著蕭陌,氣得渾身發抖:「好,你很好,我很久沒有見過這麼有勇氣的人了,接下來,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禍從口出,童言無忌1

「來吧1

蕭陌再懶得再跟他廢話,直接一招手,周身冰魄寒氣運起,淡淡地道。

「聖靈劍經1

一聲冷喝,裘奇文陡然一抖身軀,頓時從他身體之中冒出大片大片的綠色劍氣,這劍氣如絲如縷,最後全部匯聚於他左手之上。

他一招手,手中就出現一柄薄似蟬翼,綠色的透明短劍,隨手一抖,一片綠色的劍光便隨即泛起,如水波流動,朝蕭陌攻來。

「劍法?」

想到此,蕭陌才憶起,這裘奇文最熟悉的,並不是禁術或極天四式,而是他的劍法。只不過因為之前他只看到裘奇文與古天涯的戰鬥尾聲,和對蕭神劍的短暫戰鬥,分別看到元磁煉脈術和極天四式,卻將他尋常最常用的劍法給忽略掉了。

想到古天涯號稱『赤焰槍』,所以使用的便是赤焰槍術,而裘奇文卻號稱『飛靈劍』,這飛靈劍三字,自然有其獨到的劍術水準了。

「不過,那又如何?」

身形一轉,蕭陌左手連揚,數十道冰玄指勁如同雨點般朝著『飛靈劍』裘奇文攻去,蕭陌如今修為漸高,冰玄指也晉陞大成之境,這威力可不是當初小成時可比。

然而,『飛靈劍』裘奇文見狀,卻是一聲冷笑,手中的綠色短劍一拍,那些冰藍指勁便全部消散一空,綠色短劍絲毫未損,繼續保持原勢朝蕭陌拍來。

「果然不凡1

見到大成的冰玄指都對裘奇文難以造成什麼影響,蕭陌神色微微變得嚴肅了一些,畢竟是老牌外院弟子中的頂尖強者之一,這『飛靈劍』裘奇文雖然連經兩敗,但實力仍是不可小覷,如果大意,說不定會因此飲敗。

想到此,蕭陌眼中神光一轉:「既然冰玄指不行,看來就只能直接動用玄火鼎了。」

原本,蕭陌還想趁著裘奇文狀態不佳,直接用冰玄指將他給料理掉,省點體力好應對下一場戰鬥。

但現在看來,不竭盡全力,他可能連狀態下滑的裘奇文也未必打得過,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看來,顧不得以後,這一戰只能儘力而為了。

「玄火鼎1

想到此,蕭陌再不猶豫,一拍腰間儲物袋,頓時一方幽紅古樸的小鼎陡地飛出,然後「嗚嗚……」的在空中不斷旋轉,飛速漲大。

蕭陌運掌一推,玄火鼎就紅光大放,直接撞向御劍攻來的裘奇文。

下一刻,裘奇文的綠色短劍攻擊已至,但恰在此時,蕭陌玄火鼎飛出,裘奇文的綠劍就只能全數砍在玄火鼎上,即使一路火花濺起,但是玄火鼎仍是絲毫未損。

相反,一股龐然巨力反沿著玄火鼎鼎身,直朝後方的『飛靈劍』裘奇文砸去,哪怕他急忙用手中劍招架,劍被折得不斷彎曲,但是玄火鼎仍是速度不減。

見狀,『飛靈劍』裘奇文臉色微變,他足下一動,整個人仿如一道清風扶搖直上,並未退避,反而直接從鼎上空朝蕭陌揮出手中綠劍,劍氣縱橫,一時織成千百羅網,一種神聖虛靈般的氣息瀰漫整個擂台。

聖靈劍法,名不虛傳!

這可是至道學宮劍類心元技中大名鼎鼎的一種,在虛級極品中堪稱前三,威力直逼靈級心元技,此時施展而出,即使蕭陌也感受到了壓力。

不過,他卻臨危不懼,反而詭異一笑,剛躍至玄火鼎上空的裘奇文,忽然臉色一變。

他只覺一股陰影從腳底升起,蕭陌竟然隨機轉勢,玄火鼎從撞轉升,腳下頭上,那開口的地方朝他直兜而來。

這如果一被兜入,只看對方居然有隨意將其變大變小的能力,到時一縮小,他豈不是直接被壓成了一方肉餅,那時還有命在嗎?

裘奇文自然不敢賭這結果,足下綠光一閃,再次朝旁邊躍出,攻出的聖靈劍法不覺散了。

然而蕭陌不管他躍向哪個方向,玄火鼎的鼎口總是朝向他,而且這一次,不止鼎口朝向,他還刻意催動了火涌金蓮之法,將人當丹煉,通紅的火焰猛的冒出,鼎身雖未至,那火焰卻一下子燎到了裘奇文的衣衫。

即使是以『飛靈劍』裘奇文之身手,這一下被火焰所燎還是撤退不及,瞬間就有大片衣衫被燒毀,布滿黑洞,最嚴重的是,火焰依舊朝上湧來,只需片刻,估計他整個人就要變成一個火人。

「該死1

怒喝一聲,萬萬沒有料到如此變故,不過裘奇文畢竟不是凡人,情急之下,自有急智。

只見他一聲大喝:「見龍卸甲1

瞬間,其身上金光一閃,一陣陣金鐵鏗然之聲傳來,無數冒著寒冰光澤的黑金鱗甲浮現而出,將他整個人嚴嚴密密的保護在其中。

然後裘奇文藉此時機,猛然一躍,足下清風一動,已遠在數丈開外。

等他站定,猛然一展雙臂,「1瞬間,那些黑金鱗甲一片片分離,露出裡面狼狽不堪的裘奇文,不過好在總算止住了火勢,也沒有被燒到頭臉,不然今日,他就真的要難堪到底了。

「好,很好1

望著另一邊白衣勝雪的蕭陌,裘奇文眼中流露出了刻骨的怨毒。

他萬萬沒有料到,今日繼敗在『赤焰槍』古天涯,『風狂』蕭神劍之後,竟然又會在另一名新人弟子手上吃這樣一個大虧。

敗給『赤焰槍』古天涯也就罷了,兩人原本就是宿命中的對手,他實力之前便略輸一籌,對方又掌握了人槍合一之術,失敗還可以接受。

敗給『風狂』蕭神劍雖然無法接受,但對方的師傅是大名鼎鼎的秘術殿殿術,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他自身更是四竅頂級天才,還擁有無劫神體,這敗了好歹也說得過去。

但面對另一位新人,資質明顯不如他好,修鍊時間也沒有他長,各種功法絕技更是比他大大遜色的本屆新人,他卻被弄得如此狼狽,這讓他豈不氣炸心胸。

最重要的是,對方還是奪走了他的三蟲三花丹,是令他連續兩敗的罪魁禍首,一想到此,裘奇文心中對於蕭陌的恨意,甚至超越了古天涯,蕭神劍。

因為古天涯一直是他想趕超的對手,而蕭神劍他知道對方背景強大,哪怕自己是外院第二,也根本無法抗衡,即使失敗了也只能忍下,何況實力還不如人。

但面對一個原本根本不被他看得起,甚至殺之而後快的新人弟子,他卻沒有這麼好接受了。大獲全勝是理所當然的,稍受挫折便萬萬不能。

「我要你死,死啊1

這一刻,憤怒到極致的『飛靈劍』裘奇文,忽然收起了手中的綠色短劍,臉現一絲猙獰之色,似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然後在所有人瞠目結舌的注視下,其竟然不顧後果,再一次強行施展了『元磁煉脈術』。

「呃啊1

他痛苦的嘶吼出聲,周身再次化作無數幽幽的黑洞,擂台下所有人的兵器佩飾全部瘋狂震動,一些細小的鐵屑碎片全部身不由主,在半空中就爆碎化為一片銀黑詭芒,紛紛投入他身軀之中。

距離上一次施展不過一個時辰不到,這一次他再施展,光芒明顯黯淡許多,最重要的是,禁術本來就有傷害身體之危,連續施展更不可取,但為了對付蕭陌,他卻這麼做了。

當然,這也跟他的元磁煉脈術原理跟蕭陌的三元爆脈術不一樣有關。

元磁煉脈,是吸收元磁鐵屑之力,強固身軀,達到短時間內實力暴漲的方法,使用過一次之後,仍可再次強行施展,不存在無法施展的問題,不過後遺症會越變越嚴重。

而三元爆脈術卻不同,三元爆脈術要先構建體內三元,這三元一旦炸毀,就無法再次使用,只有重新構築,等擁有了新的氣旋,三元爆脈術才能再次施展。

所以此時『飛靈劍』裘奇文為了對付蕭陌,竟然把對付『赤焰槍』古天涯的禁術都施展出來了,可見對蕭陌的恨意和重視。

而感受到其身上暴漲的實力,和隱隱化作一片青黑的肌膚,蕭陌的眉頭也不由緊緊皺起,感受到了危機。

「不好,不能讓其達到巔峰,若想取勝,現在打斷他的施法才是最好的辦法。」

想到此,蕭陌再不猶豫,大成的極光身法施展而開,整個人如同一縷極電飛光,疾速掠向『飛靈劍』裘奇文面門,隨即玄火鼎縮小倍許,被他提於手心,將作重兵器一下猛砸了下去。

「給我斷1

然而,面對此景,『飛靈劍』裘奇文卻只是一聲冷笑:「現在才反應過來,遲了1

只見他一聲大吼:「劍現1

頓時,其雙手合攏,掌心之中,頓時再次冒出一截幽黑的劍鋒,這劍鋒如同染血,充滿著恐怖的殺傷之力,直接朝著蕭陌一劈。

「砰1

這一次,之前無往而不利的玄火鼎,竟然猛的一顫,發出一聲令人牙酸的哀吟,再不受蕭陌控制,陡的縮小,朝後倒飛而出。

「怎麼…會?」

見到這一幕,蕭陌詫異的睜大了眼睛。

ps:第一更,補昨晚。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