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零二章、劍斷人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劍斷人危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無怪乎他會如此。

之前無論遇上什麼樣的對手,玄火鼎都由他操控自如,就算『白露』屈葭曾想反奪,也未成功。

像這樣,明明是自己手中操縱自如,渾然一體的兵器,卻突然被對方隨手一擊,就徹底失去控制,倒飛而出,卻十分可怕了。

飛出和擊飛,並不是同一個意思。

擊飛,只能證明裘奇文的元磁黑劍很厲害,可以擊退玄火鼎,但卻不可能令其裡面的心元崩散,從而自動縮校

變大縮小,這是由蕭陌心意控制的,而飛出,就說明,裘奇文這一擊,竟然短暫的剝離了蕭陌心元對玄火鼎的控制,沒了心元控制,玄火鼎瞬間恢複本體,自然威能全失,被裘奇文一劍擊退,這就十分可怕了。

而對面,眼見於此,裘奇文眼中露出瘋狂之色:「哈哈,沒想到吧,我這元磁黑劍,可是能破天下大半兵器的,你跟那破鼎明顯還沒達到心意如一的地步,也就是說,沒有滴血祭煉過,這樣外力一擊,自然飛走,不是找死是什麼?」

「接下來,一招,我讓你灰頭土臉!第二招,我要你吐血重創;第三招,我要你和你的那破鼎一樣,飛下擂台,顏面掃地1

說完,他直接元磁黑劍一掃,再次朝蕭陌攻來。

有玄火鼎這樣一尊大殺器時,蕭陌都不是裘奇文的對手,此時玄火鼎已經飛離,蕭陌赤手空拳,更加不可能接得住裘奇文這氣勢凌然的一劍。

「不好1

這一刻,蕭陌心中的危機感提升至極限,他知道,這一戰最關健的時刻到了,擋得住,自己或許還有獲勝的轉機,如果擋不住,這一招就能讓他慘敗,失去爭奪前三的機會。

不過,面對裘奇文的元磁黑劍,蕭陌一時也沒有什麼辦法,赤手空拳是萬萬行不通的,無奈之下,他只能手一招,從儲物袋中取出那柄自己在春易谷中購買來的黃級頂階兵器煙水劍,斜斜朝前一擋。

「砰1

一聲悶響,裘奇文的元磁黑劍掃下,蕭陌的煙水劍明顯遠遠不及,只聽一聲「」的輕響,這柄花費蕭陌一萬五千銅晶購買來的黃級頂階心元兵,竟然直接從中折斷,化作了兩截。

斷落的劍尖掉落到地上,發出『叮』的一聲輕響,可是落在蕭陌的耳中,卻不啻驚雷萬鈞,臉色刷的就白了。

自己的煙水劍,還沒用過幾次呢,還以為在這外院中已屬頂級兵器之一,可以用上很久,沒想到,就這麼斷了……斷了!

對方的元磁煉脈術果然恐怖,不愧是禁術之一,哪怕只是低級禁術,那威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抵擋的。

而使用元磁煉脈術化出的元磁黑劍也不同凡晌,雖然還沒有看出到底具有哪些能力,但壓制敵人兵器卻是在這兩擊之中顯示得清清楚楚。

是啊,也難怪,元磁之力,本就是天地間一種十分神秘的偉力,而大凡兵器,都是金鐵之英製成,但凡金鐵,便受元磁克制,所以煙水劍在對方的元磁黑劍下如此不堪一擊,也就難怪了。

不過,當初『赤焰槍』古天涯對上裘奇文,也曾使用過赤焰槍攻擊對方,為什麼卻沒有這種問題?

陡然,蕭陌想到了之前裘奇文所說的,祭煉,滴血祭煉!

是了,但凡兵器,到手之威力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是否與主人屬性契合,是否滴血祭煉過,從而使其能如臂使指,心意相通,卻是威力大不相同的。

所謂祭煉,便是指得到一件兵器后,將其通過各種方式,如血煉,魂煉,心煉等種種方法,使其與自己本身產生一種聯繫。

這種聯繫,讓你控制這件兵器更加方便,而兵器的威力也能得到完全的發揮,自然更加恐怖。

不過,一般需要祭煉的兵器,都是玄級以上,很少有人對黃級兵器進行祭煉的,因為除非自知這輩子跟玄級武器無緣,不然誰會費盡心思,時間精力,去祭煉一柄黃級兵器?

到時候一旦實力提升,有了更好的兵器,前面做的便全是無用功,還會影響到後來的兵器祭煉。

一個人一生,祭煉兵器的次數是有限的,有的人一生,更是只會祭煉一柄兵器,將其煉成自己的本命元兵,那種兵器,才是威力最大的。

但是可以被祭煉成本命元兵的存在,也是可遇不可求,屈指可數,要求品階夠高,兵器屬性極端契合自身,才有可能,能獲得本命元兵的存在,也沒有一個是普通人。

古天涯的赤焰槍,也只是一柄黃級頂階心元兵,它之所以如此強大,很可能跟古天涯冒天下之大不韙,竟然花時間精力去祭煉一柄黃級兵器有關。

沒有人相信,古天涯會終生困於至道學宮外院,他這樣的天才弟子,踏入內院,獲得玄級兵器是遲早的事,所以祭煉兵器更應謹慎,他為何卻要如此做?

莫非,他的那柄赤焰槍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嗎?

不過蕭陌也知道,其實祭煉時,雖然兵器品階越高,材質越好,屬性越契合越好,但也不是一定,有些東西,其實是可以通過後天彌補的。

譬如兩千多年前,心聖大陸出過一位劍聖,他一生不用任何神兵利器,只是隨便削木為劍,但隨後,每吃飯前,他必先恭敬向劍行禮,在劍前擺上一份最精美的食物,隨後才自己開吃一份更普通的。

修鍊時,他將劍插於自己身邊,讓劍隨同自己一同修鍊,魂魄交融;需要出鞘見血時,更是必須齋戒沐浴,供香三炷,隨後才會請劍下山,一劍斬群魔。

這柄木劍材質普通,工藝簡單,但如是這般,三十年後,此劍一出,卻有異香飄蕩十里,隨便一劍揮出,天地便為之震動,雷霆風雨,剎那大作,大山大河,一劍斬之。

此劍,後來被人稱之為可能超越天級兵器的至聖之兵,可惜在那位劍聖死後,這柄特異的木劍也隨之消失,甚至即使不消失,後人得到,因與其原主人氣息不合,也不可能用得了而已。

所以,有時候兵器並不是一定的,待劍以誠,日日相對,久而久之,自生性靈。

不過蕭陌的玄火鼎,雖然滿足成為本命元兵的條件,但不是蕭陌之物,蕭陌只是借用,絕不會佔有,所以不可能對其滴血祭煉。

而煙水劍雖然也算尚可,但一來,蕭陌目前還沒有掌握任何一門劍術,對煙水劍重視不夠,並不急著想滴血祭煉。

二來,雖說兵器的品階並不是決定未來成長的唯一要素,但是,也不是人人都有劍聖那樣的誠意和決心,能花幾十年的時間供奉出一代聖兵,想短時間內發揮出威力,還是越高品階的兵器越好,黃級兵器自然不入蕭陌之眼。

最重要的是,蕭陌也沒有那位劍聖的能力,別人用木劍,是只需木劍,便能護衛本身,殺敗群敵,如果蕭陌也學對方,卻沒有相同的實力,當他手持一柄木劍去跟別人的高階兵器對敵,不用問,下場一定會很感人。

所以,蕭陌並沒有對任何一柄兵器滴血祭煉過,這樣一來,玄火鼎能被元磁黑劍克制擊飛,煙水劍更被其一劍斬斷,也就並不吃驚和意外了。

不過此時,玄火鼎飛,煙水劍斷,蕭陌手上已無寸鐵,裘奇文見狀,更是冷笑,手一揮,那碩大的元磁黑劍再一次朝他揮來,眼看就要一劍將蕭陌斬成兩截。

強烈的危機感在蕭陌心頭突突直跳,他直覺到危險來到了,有心使用極光身法閃避,此時身軀竟似被一股神奇力場籠罩,難以動彈分毫。

「這……是元磁力場1

一瞬間,他就明白了,元磁力量不止能影響刀劍,同時也能影響人本身。因為其實人身之中,也有磁場,磁場一抵消,就會大大影響行動力,原本還無所顧忌的蕭陌,這一下臉色終於變了。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