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零四章、塵埃落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塵埃落定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我很意外1

兩人誰都沒有搶先出手,蕭神劍看向蕭陌,嘴角噙著一絲輕笑:「原本,你不過我們蕭家一個庶出的弟子,父母雙亡后,更是成為孤兒,如果我所記不錯,你的資質,別說在這天才縱橫的至道學宮,就是在我蕭家,也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但你居然有一天,能走到這擂台上,站在我面前,跟我說話1

「這讓我很不爽1

他眼睛微眯,看向蕭陌:「螻蟻就要有螻蟻的覺悟,螻蟻怎麼能與神龍相比肩,那是玷污了神龍的美名。你站在這裡,讓我不舒服,所以這一戰,我會讓你知道,神龍為什麼能翱翔九天之上,而蟻螻,卻只能在地上俯伏,任人踐踏1

「是么?」

聽著蕭神劍毫不留情的冷漠鄙夷聲,蕭陌的神色卻依舊平淡。

他望向蕭神劍,淡淡地道:「曾經有一些高傲自大的人,活在別人給他們添加的光環里。其實剝去外衣,他們的面目比誰都醜陋。」

「好了,再說這些廢話又有何益?你不是要踩我么,那就來吧,讓我看看,你這名蕭家天才,蕭家家主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住的存在,到底有什麼本錢?」

「你很快就會看到了。」

蕭神劍眼神陰冷,毫不顧忌的釋放著他的殺意,隨即足下一動,身形化為一道殘影撲出。

虛級極品身法,留影步。

蕭陌見狀,身形急退,同時左手五指連續揚起,十餘道冰藍色的指勁形成一張羅網,籠罩向蕭神劍全身上下。

然而,蕭神劍見狀,冷冷一笑,不閃不避,依舊疾速朝蕭陌衝來。

指勁身影相向而行,自然很快相遇,再加上蕭神劍又不閃避,下一刻,「噗噗……」連聲,蕭陌全力以赴的十餘道指勁,已經全部轟擊在蕭神劍身上,如同驟雨打芭蕉。

然而,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蕭神劍身上,中了蕭陌十餘道冰玄指勁,卻彷彿全無感覺一般,十餘道指勁沒能延緩他速度分毫,那內透的寒氣也直接消失無蹤,彷彿根本不曾存在過。

「這,就是無劫神體的能力嗎?無劫神體又被人稱之為無傷聖體,果然不凡1

蕭陌眉頭皺起,他還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對手,以往雖然知道蕭神劍強大,但沒有正面相遇過,終究不太了解。

殘影重重,蕭神劍迅速逼近,他沒有立即用自己威力最強大的元靈劍氣,卻彷彿是為了故意戲耍蕭陌一般,雙手一揮,掌心間一時間竟然出現風雨大作之聲。

一股恐怖的氣息,縈繞而來,蕭神劍雙手一扣,合成龍爪狀,當胸朝蕭陌抓來。

「這是,靈級下品,戲風戲雨擒拿手?」

擂台下,有人認出蕭神劍此刻施展的心元技名字,不由震撼。靈級心元技,還是首次出現在這外院擂台之上,元靈劍氣雖然也可用於攻擊,更多的卻是偏向心法一類,只能算功法,不是心元技。

不過想到蕭神劍的師傅是秘術殿殿主,他能提前接觸到靈級功法,自然更不可能沒掌握靈級心元技。

錯非他時間有限,而靈級心元技的修鍊難度絕非虛級可比,想精修一門都十分困難,更不要說同時修鍊數種。

所以,修鍊了元靈劍氣和戲風戲雨擒拿手的蕭神劍,身法才只是只有虛級極品的留影步,不然,如果能多給他一點時間,只怕他的身法,也是人人羨慕的靈級下品了。

別人是求一靈級而不可得,而他,卻是任意挑選,因為精力有限,只能選修數門,而不能全部兼修,這就是差別。

不過,等他進入內院,那留影步只怕很快也會撤換,不過是他暫時用來過渡一下而已,給他的時間越長,蕭神劍的實力將越恐怖。

對這一點心知肚明的蕭陌,自然不敢硬接蕭神劍的靈級擒拿手,直接身形一閃,整個人就彷彿一道極光飄搖而去,退開七八丈外。

「玄火鼎1

一聲輕喝,他直接從儲物袋中召出玄火鼎用來防身,煙水劍已毀,三元爆脈術無法施展,靈魂感知爆發施展過一次之後,蕭陌絕不會短時間內再次施展,否則得不償失,心鼓雷音更非他所能操控,只有他出現生死危機之時才會出現。

所以目前,蕭陌最強的手段,也只有玄火鼎了。

隨著心元力的灌注,玄火鼎迅速漲大,並洶洶燃燒起來,蕭神劍追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面前一尊燃燒著熊熊烈焰的大鼎,他的戲風戲雨擒拿手毫無用武之地。

「哼1

一聲冷哼,蕭神劍撤去擒拿手,淡淡道:「以為一個破鼎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原本還想跟你玩玩,但看來你是想早點找死。」

隨著話聲,陡然,其左足猛的一踏,「砰1整個擂台瞬間如受重擊,猛的顫動起來。

「元靈劍氣1

隨著他的話聲,蕭神劍身上,猛然閃動紅白二色光華,這二色光華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把闊大的紅白巨劍,隨即,蕭神劍雙手握住劍柄,猛然朝下一劈!

一陣轟隆隆,令天地為之震顫的可怕氣息出現。

蕭陌召喚出的玄火鼎,在這紅白二色巨劍的威壓下,竟然光芒一陣黯淡,其上的火焰撲滅大半,隨即,巨劍下擊,玄火劍「砰」的一聲,被遠遠擊飛。

這次,是擊飛,不是飛出。

『飛靈劍』裘奇文的元磁黑劍,之所以能擊飛蕭陌的玄火鼎,是因為元磁黑劍切斷了蕭陌的心元控制,玄火鼎就是一尊無主之物,別說裘奇文,隨便一個人上來都能將它打飛。

但蕭神劍的元靈劍氣可沒有那能力,他這是全憑實力,實打實的將蕭陌控制中的玄火鼎擊飛,若說玄妙,元靈劍氣未必好過元磁黑劍,但若論威力……

毫無疑問,蕭神劍這一擊的威力,遠遠超出了裘奇文之前元磁黑劍一劈之力,難怪之前無論是『飛靈劍』裘奇文,還是『赤焰槍』古天涯,都輕鬆敗在他手下。

蕭神劍的實力,提升得太可怕了。

短短半年,他竟成長到如此地步了嗎?

剛才那一擊,雖然短暫,但蕭陌也看出來了,蕭神劍的元靈劍氣,只怕至少已經是小成巔峰,甚至是大成境界了。

疑似大成境界的元靈劍氣!

以前,在學宮傳功堂,蕭神劍的元靈劍氣還只是入門巔峰境界,呈現的顏色為紫色,但一擊,就將測功石碑劈的開裂,攻擊力超出了甲上,使蕭神劍的成績變成超甲。

而現在,隨著時間的逝去,蕭神劍把大半的精力都用在了元靈劍氣的修鍊之上,甚至不惜為此前往真武殿借地苦修,對付蕭陌時都是用丹藥請動藍無心,納蘭蛛等人前往,自己卻沒有親自出面。

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現在,半年時間不到,他竟真的成功將元靈劍氣修鍊到如此地步,不止顏色變為紅白二色,這威力,也是恐怖絕倫。

這是靈級中品功法的大成,而不是虛級極品,將一部普通虛級極品功法修鍊到大成的難度,如果是一,那將一部靈級中品功法修鍊到大成的難度,便是十。

十倍之差,天地之距!

像蕭陌,費盡辛苦,而且也得到不少機緣,冰魄心經也堪堪突破到大成,但對比蕭神劍……蕭陌忽然發現,他這一切,根本算不了什麼,兩者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敗了1

這一刻,他知道,不管自己心中有多麼恨這名對手,他的天賦,他的實力,都足以讓人震撼。

在沒有更強手段的當下,連玄火鼎都被其一劍劈飛,自己,還有什麼手段,可以對付接下來蕭神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仇是肯定要報的,但不是現在。

盲目挑釁,只會加速自己的死亡,在積累夠足夠實力,或想出真正計策之前,自己還是需要隱忍,需要避讓。

想到此,眼見蕭神劍下一劍已當胸劈來,蕭陌毫不猶豫,身形一閃,極光身法已是發動,同時舉手高喊:「我認輸1

「嗯?」

聽到蕭陌的聲音,蕭神劍眼中閃過一抹冷嘲,他竟猶如沒有聽到般,下劈的元靈巨劍,轉了一個彎,依舊疾速朝蕭陌當胸劈來,竟似是想要直接一劍將蕭陌劈殺在這擂台之上。

「你?」

見到蕭神劍的瘋狂,蕭陌心中升起莫大危機,眼神一閃,他忽然直接掠向了那黃衣長老方向。隨著其身形猛的兩閃,他已經出現在黃衣長老身後。

蕭神劍的劍如期如至,但是,黃衣長老眼中露出難看的光芒,陡然一伸手,「砰1一隻土黃色的巨掌迎面而上。

「砰1

一聲沉重的悶響,黃衣長老悶哼一聲,竟然退後一步,而蕭神劍手中的元靈巨劍也隨之消散。

黃衣長老看向蕭神劍,冷聲道:「蕭神劍,你這是什麼意思?對方已經認輸,你為何不趕緊停手?而且竟敢對本長老下手,不怕學宮風紀堂的懲戒嗎?」

「哦?不好意思,前段時間耳朵出了點問題,沒聽清啊,對方已經開口認輸了嗎?那還真是抱歉抱歉!哦對了,剛我眼睛也有點暈花,沒看到長老站在前面,戰鬥中只記掛對手,差點失手,幸好長老實力高深,駕住我這一劍,避免神劍犯下更大的錯誤,如果因此驚到長老,還請海涵1

「你……」

看著蕭神劍毫無後悔之色,依舊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黃衣長老的胸膛不斷起伏。然而,最後想到了什麼,神色又慢慢冷靜下來。

「此戰,蕭神劍勝,比賽結束1

說完,他再不多話,轉身走下擂台,竟是一刻都不想再在此多待。

蕭神劍見狀,目光越過他的背影,看向站在擂台一角的蕭陌,冷冷笑了笑,也沒多說什麼,從另一邊走開。

但蕭陌知道他的意思,那是說他走運,但下一次,他不會再給他逃走的機會。

而蕭神劍如此張狂,不顧擂台規則,在蕭陌認輸后還緊追不放,最後又公然劍劈長老的舉動,還是引起了擂台下一陣喧然大波。

然而,哪怕喧囂的聲音再大,主首台上的紫衣長老也是端然而坐,雖然眉頭皺了皺,但竟一句話也沒說,更沒有什麼要懲戒蕭神劍的意思。

很顯然,這些長老或許同樣氣憤蕭神劍的舉動,但是,想到他身後站著一尊秘術殿殿術,卻沒有一人敢在此事上多所置喙,既然沒出大亂,那就由他去吧。

眼到此,蕭陌眼中閃過一抹隱晦的陰沉,但也知道,想讓學宮因此處罰蕭神劍根本不可能。

對方在懺心殿那種地方,都能提前脫罪,無劫神體的稱號名不虛傳,若有災劫,也很快化解,區區小懲,別說無法對蕭神劍怎樣,就算有,那又如何?

還是得靠自己,而想對付蕭神劍,那就得擁有與之相匹配的地位和實力。

如果,自己地位比蕭神劍還高,實力比蕭神劍還強,今日,敢在擂台上如此放肆,不顧一切規則的,是不是就是自己?

他默默低頭,從另一邊撿起被蕭神劍擊飛的玄火鼎,然後一語不發,從另一邊走下擂台,再未多發一語,更不曾因蕭神劍違反規則而去抗議,指責什麼。

既然知道這一切都沒有用,何必做如此無用功?反正小擂台榜已經結束,而他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了,不但達到,而且超越。

若說他之前的目標不過外院前十,獲得金紋弟子身份,現在,他以二十四戰,二十二勝,二敗的戰績,足以排列前三,成為至道學宮外院,最尊貴的紫紋弟子之一。

最重要的是,他還將獲得兩項豐厚的獎勵,一柄黃級頂階心元兵,一粒二品極限丹藥,朱雀定魂丹。

黃級頂階心元兵無庸贅言,是目前眾多外院弟子中最巔峰的兵器,雖然日後等蕭陌加入內院,可能作用不大,但目前他煙水劍已毀,卻正好缺這樣一柄兵器補充。

而更重要的,反而是那粒二品極限丹藥,朱雀定魂丹。

擁有這粒丹藥,蕭陌將很快踏入逍遙境七重,甚至八重境界,到時挑戰心魔塔,通過第六層,成為內院弟子之後,還能略微增幅一絲日後晉陞齊物境的概率。

蕭陌雖然相信,自己日後的道路,絕非齊物境所難困縛,但目前為止,他的確只有二竅的低等資質,從逍遙境九重巔峰,突破進齊物境的瓶頸,依舊是十分強大而恐怖的。

有此朱雀定魂丹,他晉陞齊物境,想必成功率會更高一些,突破時的難度也會更小上一些,不可小瞧。

若非如此重要,至道學宮也不可能拿它出來作為前三的獎勵,當初『白衣』藍無心也不會因為這樣一粒丹藥而進入靈武山脈,追殺蕭陌,甚至最終命喪靈武山,什麼都沒有得到,反而白白損失了性命。

眼神中掠過一絲堅定,蕭陌站在主席台下,靜靜等待著宣布排名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