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二百零八章、余青葯的變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余青葯的變化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距離蕭陌等人加入至道學宮已經八個多月了,再有三個月不到便是一年一度的招新大會,到時候那裡會被清空,齊元武等外院弟子如果未能晉陞內院,也會在那時脫去新人弟子的身份,被遷移到老牌外院弟子居住的天地舍。

而這新空出來的甲乙舍,就會分配給新加入的新人。

年年如此,一年一換,天地循環,時事更替,只有在那時候,很多人才會恍然驚覺,原來一年時間已經不知不覺過去,他們也從新人,變成了老人。

可很多人,卻會發現,即使過去一年,他們的實力也沒有多少變化,而有的人僅用半年時間,便實力連續突破,再在小擂台榜上一舉成名,又晉陞內院。

想必,那時候,他們才會感覺到悲哀。

或許,有的人能因此覺醒,從此發憤圖強,可有的人,卻會越發沉淪,最後泯然眾人。

離開雜務堂,很快,蕭陌再一次回到甲三學舍,將裡面收拾了一番之後,將自己的一些雜物全部收入儲物袋,再望向因為東西收拾完,忽然變得空蕩蕩的房間,蕭陌突然有點不舍。..

雖然這裡很簡陋,而且功能也不多,但畢竟是自己待了大半年的地方,有了感情,突然離開,自然不舍。

這裡,是他在至道學宮的起始之地,而從今天開始,他將徹底與這裡告別。

默默坐了一番,蕭陌毅然站起,最後將大門關上,深深的看了這裡一眼之後,蕭陌轉身離去。

本想與齊元武等人告別一番,但剛好幾人不在,可能受到蕭陌刺激,重新進入靈武山脈歷練苦修去了,蕭陌只得無奈的直接離開。

至於柳書霆和馮堂兩人,他直接沒準備打招呼,雙方從此天涯陌路,估計兩人也沒有進入內院的機會,三人就此越行越遠,終究不在一個層次了。

離開甲三學舍之後,蕭陌正要轉身前往內院報備,突然想到什麼,又收回了腳步,反而方向一轉,轉身朝著乙二學舍的方向而來。

若說這外院中,自己唯一牽挂的人便是余青葯了。自從兩月前小擂台榜結束,自己回屋閉關,只在之前去看了她一次,但這兩月以來,兩人卻再未聯繫,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現在蕭陌就要晉陞內院,肯定要先去看她一眼,一是向她辭行,二也是看看她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好給她處理一下。

進入內院后,自己雖然還是能隨時出來看她,但畢竟沒如今這樣方便,現在是自己在外院的最後一天,無論如何,也要與她共享。

這樣想著,蕭陌腳步變得有些急切起來,那個瘦瘦弱弱的小姑娘,不知何時,成為了蕭陌心底最柔軟的一塊地方,他只願給她永恆的呵護,讓她慢慢一分一分的,健康成長。

新人弟子居住的甲乙舍本來就沒有離多遠距離,加上熟門熟路,沒過多久,蕭陌便再一次來到乙二學舍面前,當蕭陌來到余青葯所居住的房間前敲門的時候,門裡響起一個略有些驚喜的聲音:「是蕭大哥嗎,快請進來吧1

蕭陌聞言,微微一笑,聽著余青葯的聲音,莫名的心中一暖,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余青葯仍然躺在病榻之上,只是她現在的氣色,相比幾個月前,已經好上許多,看來修鍊溯陰玄雪功日久,果然效用不凡,那九陰命格對她的影響,已經越來越小了。

看著看著,蕭陌忽然一愣:「青葯,你晉級入定境圓滿了?」

「嗯。」

余青葯低下頭,臉色略有些羞赧地道:「就在前兩天剛晉陞的,只是怎麼突破逍遙境,我一直找不到門路。」

「哦1

蕭陌拍了拍腦門,有些自責。這些時日他自顧自修鍊,倒忘了幾個月過去,余青葯的實力也在飛速增長。

因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心只在修鍊之上,她的溯陰玄雪功可謂是進境飛快,再加上還有自己給她購買的玄雪丹為輔,幾個月的時間,突破到入定境大圓滿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我給你看看1

蕭陌身形一掠,已經到達余青葯床鋪前,伸出兩根手指,搭在她腕脈之上,感受著她皮膚表皮之下,那日益強健穩定的脈博,蕭陌欣慰的笑了起來。

「不錯,青葯很努力,原諒我這兩個月忙於晉陞,忽略了你的事。從入定境大圓滿想要突破進入逍遙境,光靠苦修是很難做到的,需要一味奇葯,通心之花,你等著,我這就去給你買來1

「啊,還需要通心花嗎?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余青葯有些茫然,顯然,從小生病的她,對於修鍊的事情根本不曾熱衷,再加上久病成疾,也沒有同齡人往來,根本不曾有人向她解釋過這些事情。

即使是後來,得到蕭陌贈送的『溯陰玄雪功』和『玄雪丹』,她也只是按步就方的修鍊,至於怎麼突破瓶頸,怎麼衝擊關卡,她還以為一切全靠修鍊,等待水到渠成的那一刻呢。

「傻瓜。」

蕭陌摸了摸她的頭頂,笑道:「心關,通心之門也。想進入逍遙境,就要打通心關,所以通心花必不可少,不然,想純靠自己努力修鍊突破晉入逍遙境,難上加難。你等著,我去去就來1

說完,他身形一閃,直接縱身離去,眨眼已是去得遠了。

身後余青葯看著他的背影,手伸了出去,「哎哎……」叫了兩聲,對他剛來便即離開有些不舍,雖然她知道蕭陌很快會回來,但還是想他多陪自己坐一會兒。

不過看著蕭陌為她前後操勞,熱切奔波的樣子,蒼白的臉上,又不由露出一絲甜甜的笑容。

「蕭大哥……」

她喃喃地道,可惜此時蕭陌早已跑遠,也聽不見了。

……

出了乙二學舍之後,蕭陌一路疾馳,很快再次來到內院珍瓏殿。

來到草藥區,蕭陌尋到出售通心花的櫃檯,打量了一眼。

至道學宮作為靈州第一學宮,自然不可能沒有通心花,不過一般來講,至道學宮中的新晉弟子大多都是直接以逍遙境修為加入的,平時需要購買通心花的人還真不多。

當然,也不是沒有,一些學宮長老的子嗣,親屬,也會需要,同時,常準備一些備份,以備不時之急,也是應有之議。

所以,至道學宮的通心花,準備得都比較齊全,不過數量並不多,每是卻包含了各個品階。

綠階低級,綠階中級,綠階高級,甚至綠階頂級。

蕭陌分別看了一下這四種通心花的價格,低級通心花售價八千功勛幣,中級通心花一萬五,高級三萬,頂級六萬。

看到這裡,蕭陌暗暗點頭,這裡的通心花,果然要比當初自己在明燈海市上購買時要便宜一些,越往上價格差距越大,不過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至道學宮中的功勛幣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至道學宮中,不但有很多外界有錢都買不到的東西,最重要的還是,這裡的物價因為只針對內部成員開放,所以售價一般都要比外界低上那麼少許。

有些東西,甚至可能達到一二成的差價。

如果只是幾十上百功勛幣的東西,這差價自然不顯,但如果是一兩萬,甚至七八萬的東西,差距便非常之大了。

越是珍貴的東西,在至道學宮內部購買,都比外界划算。

當然,為了防止學宮弟子以此來大量購買再外售牟利,至道學宮也有一定的懲罰手段,同時,各級物品還有不同的購買需求。

比如有些重要的東西,便只有內院弟子能夠購買,有些珍稀之物,更是只有核心以上弟子才有購買資格。

同時,偶爾少量購買不會調查你什麼,一旦突然同時購買大量物品,而又不是你這種境界或者條件所需之物,你就要當心學宮風紀堂來暗中調查了。

一旦查出,輕則罰沒一切所得,重則廢去修為,驅遂出學宮,若是外傳學宮功法,那更不要說了,最差終生監禁,若是反抗,甚至直接擊殺都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所有至道學宮弟子也都知道一條紅線,偶爾藉助這種規則,少量賺取利潤是可以的,但靠這個賺錢,除非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

而且,至道學宮中的東西也不是你想買便能買得起的……外界的銅晶雖然與學宮的功勛幣是一比一的比例,但是功勛可以換成銅晶,銅晶卻無法兌換成功勛幣。

你想購買大量東西轉賣,首先也得有足夠的功勛幣才行。

因此,雖然功勛幣與銅晶表面上是等價的,但在所有至道學宮弟子心目中,明顯還是珍勛幣更為珍貴一些。

畢竟銅晶易得,功勛幣卻難求,銅晶可以通過各種渠道可以獲取,功勛幣卻要靠學宮每月配給的少量發放,以及各種任務獲得,沒有人捨得胡亂花費。

否則,當你真正想用的時候,比如購買靈級功法,靈級心元技,玄級心元兵,各種秘寶等眾多外界難尋之物,有再多銅晶都沒用,沒功勛幣,沒人會鳥你。

當然,還有一個方式,珍瓏殿中,還有一處專門回收一些各種寶物的地方,名叫兌換處,這裡可以將你一些平常用不上的東西折價成功勛幣出售,不過價格相當坑爹,比如你本來能賣一萬銅晶的東西,在這裡可能就只有八千,甚至更少。

這是為了防止,有人用銅晶購買外界的東西,然後再到這裡兌換,獲得功勛幣后又去購買學宮內的其他寶物,出售出去,賺取差價。

學宮高層不可能想不到這裡,所以在這裡出售東西,最少都要比正常價格低兩成,而低兩成價格后換得的功勛幣,即使購買東西出去轉賣,也賺不回本錢,絕對虧損。

虧損不說,還得承擔轉賣物品,有可能被學宮風紀堂發現,從而處罰的風險,所以如果不是真有必要,沒有人願意來這裡處理自己的物品,除非實在急缺功勛幣的情況下,才會忍痛出售。

看完價格后,蕭陌正想伸手,掏出功勛幣購買,然後給余青葯送過去,忽然手僵硬在了半空中。

剛才一時心急,他差點忘了,自己身上,支付過一次進入心魔塔的挑戰令牌,目前已經只剩八百功勛幣了。

八百功勛幣,還不夠通心花的零頭,哪怕是最便宜的低級通心花,那也要八千功勛幣一株,自己這點錢,連塞牙縫都不夠。

更何況,為了保險起見,蕭陌又怎麼可能只給余青葯購買一株綠階低級通心花,至少也得中級,或者高級。

不過,綠階中級通心花一株需要一萬五功勛,綠階高級更是需要三萬功勛,雖然這裡比外界便宜,畢竟上萬,蕭陌一時卻是拿不出這麼多錢來。

想了想,蕭陌朝櫃檯后的少女尷尬地笑了笑,轉身離開。

他沒有離開珍瓏殿,而是來到角落中的另一處櫃檯前,從儲物袋中摸出之前從雜務堂領來的八瓶小定魂丹,以及三瓶大定魂丹,一柄彎月狀的短刀,一起放在面前的櫃檯上。

黃級頂階心元兵,眉心月。

蕭陌看向櫃檯后的黃衣執事,開口道:「請將我這些兌換成等量的功勛幣。」

這裡,就是珍瓏殿中的兌換處,本來沒想到,但此時此刻,蕭陌也只有靠出售一些物品,來換取給余青葯購買通心花的功勛幣了。

ps:第二更。感謝只錯一次,那年花飛的紅包打賞。

有些感冒,更新晚了點,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