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二十一章、丹師鍾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丹師鍾離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因為並不是第一次來,蕭陌熟門熟路,自然不會陌生,所以沒過多久,就再次來到那座外院偏北的古閣前。

和半年前第一次來這裡一樣,四周的地面仍是荒草萋萋,蒿蕪叢生,第一次來的人肯定都會驚訝,但對於蕭陌而言,已知這是有人故意弄成這幅模樣,也就見怪不怪。

他沒有理會這些雜草,直接身形一飄,整個人就如踏著一道火光衝天而起,化火靈雲步已經展開,幾個閃爍已經進入那棟四層青色小樓。

推門,閃身而入。

蕭陌這一次,沒有在樓下停留,而是直接來到四樓,慢慢的打量周圍起來。

藏書閣四樓,範圍很小,只有一二樓的一半大小,但同樣打理得整整齊齊,各種古冊分門別類,排列在書架上。而每一大類書架周圍,都有一張橫現出來的木牌,上面標誌著類別。

一共有五大類。

雜記、傳聞、古史、陣法,以及——心道書籍。

蕭陌在其中轉了數圈,也不能確定,當初湛若水在這看的到底是哪一類,最後只能作罷,默默的將這裡的書籍目錄記在心中。

隨後,他來到那些心道書籍旁,翻看了兩眼。

片刻后,他眼睛一亮,從其中翻出兩本,拿出內院弟子令牌一刷,一陣光芒亮起,那兩本書籍上綠光一閃,蕭陌這才將其收入儲物袋中,轉身離去。

在藏書閣中閱讀,不需要許可權,但要將藏書閣中的書籍帶走,還是需要一定的許可權的,所幸蕭陌如今已貴為內院弟子,有足夠的資格,只要記錄下借閱的身份信息,便能將那些書籍帶走觀看。

當然,一定時間之後,是要歸還的,如果不歸還,自然會有人找上門來收取,而且超過一定時限,估計還要支付一定的功勛幣,對此,蕭陌到是早有所料,並不意外。

回到風停精舍之後,蕭陌立即打開借閱來的那兩本書籍,觀看起來。

這兩本書籍,一本名叫「真心圖說」,一本名叫「肇論」,都是講解一些心道奧秘,以及記載突破齊物境的關健的。

「真心圖說」中有言:「天地同是一氣,心居萬物之中,而萬物皆備於我。」

其最大的觀點是:心與物、心與理、心與性、知與行、理與欲、理與氣、虛與實,都是合一而不可分割的,所謂動靜一心,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

這就是齊物境的由來。

看著看著,蕭陌漸漸沉浸下去,只覺這書中所記載的內容,讓他思路大開,並不斷與湛若水當初對自己所言融匯為一體,讓他對於齊物境,漸漸少了許多神秘,而是變得豁然開朗起來。

現在,就只等突破逍遙境九重巔峰,或許蕭陌就可以嘗試突破齊物境了,當然,能不能成功,仍要看他的造化及悟性。

機緣未到,不必強求;機緣一到,大門自開。

接下來的時間,蕭陌哪也沒去,就在風停精舍中閉關,準備先突破逍遙境八重境界再說。

然而,接連閉關三天,蕭陌發現,欲速則不達,越是想突破,心緒越是難以寧靜,這讓他認識到,自己稍微有點心急了。

「也罷,先暫緩一段時間,做點別的事情,等心情寧靜下來,逍遙境八重瓶頸,自然也不再是阻礙。」

「而且……」

想到此,蕭陌眼睛一陣閃爍,腦海中回想起進入五大秘境的要求來,進入秘境,不但要求齊物境以上修為,更重要的是,還需要大量功勛,最差的煉心石窟也要五萬,而最貴的五極秘境和紫光青雲洞甚至一次就要二十萬。

毫無疑問,只要蕭陌想進這五大秘境,那些功勛的支出便是少不了的,將來更換主修功法,同樣需要功勛,而且數額不校

這樣想著,蕭陌才發現,自己對功勛的需求如此之大,也就下定決心,暫時並不能一味只追求修為,趁這段時間,積累一些功勛,為將來做準備,也是必需的了。

心念一動,蕭陌手一招,掌心中出現一封淡黃的書信,正是湛若水替他給至道學宮一名丹師鍾離大師寫的推薦信。

「耽誤了這麼久,也是時候,拿這封推薦信,看能不能成為鍾離大師的學徒,學得一些煉丹的知識了。」

「如果能踏上丹道,或許,不但功勛的事能解決,觸類旁通,對我的修為增長,也有一定的好處。」

想到這裡,蕭陌不再猶豫,整理了一下衣著,攜帶著這封推薦信,轉身朝內院右上角一片有些奇特的青色建築處走來。

這裡,就是學宮的煉丹堂,所有煉丹師,煉丹學徒,都聚居在這裡。

雖說,煉丹堂並不是至道學宮七堂六殿之一,但是,地位仍然極其崇高,畢竟丹藥對每一名修士一生,幾乎都關係著方方面面,一些強大的丹藥甚至能讓人破除障礙,提升修為,增加活命幾率,甚至起死回生。

所以,心修對於強大丹藥的追求,絕不遜色於對各種功法,秘笈,心元兵,甚至秘寶等的追求,有時因為需求量太大,這種需求,甚至超過了上述幾種。

所以,煉丹師的修為,或許在至道學宮並不是一線,但煉丹師的地位,卻一定是高高在上,尤其是能練成三品以上丹藥的高級煉丹師,在至道學宮便可以成為長老一級的人物。

而像鍾離丹師這樣的煉丹大師,那是能煉製出四品丹藥的頂級煉丹師,在至道學宮的地位僅次于山主,七大副山主,以及幾位實權長老,最少能排在前三十名。

所以,他有一座自己獨立的丹院,共分三進,佔地廣闊,一共有三十幾個房間,設備一應俱全。

這些房間,不但供應給他自己日常修鍊,居住,更是他門下一些煉丹學徒,給他打下手的低、中級煉丹師的住所,工作地點。

每一名煉丹大師,手下至少都有上百人為他服務,當然,大多是一些雜役,運運藥草,清理清理丹爐,能真正跟他學習,為他打下手的,只有他親自收的弟子,以及七八名低中級煉丹師,其餘人,可是沒有這個資格。

當蕭陌來到鍾離大師的丹院前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裡面人群進進出出,一派忙碌的景象,空氣中,更是瀰漫著各種稀奇古怪的葯香,還有隱隱隨風傳來的硫砸的味道,毋刺鼻。

不過對於這些,蕭陌並不在乎,摸了摸鼻子,他擠開人群,走了進去,將手中的信件交給門口的一位管家,托其送給鍾離丹師后,便在原地等待起來。

沒過片刻之後,一名青衣少女,扶著一位鬚髮皆白,但卻精神極為瞿爍的老人走了出來。

老人目光如電,只一眼便發現了站在院子中,與周圍那些雜役格格不入的蕭陌,頓時眼中爆閃出一片刺目的精光,望著蕭陌沉聲道:「你就是湛家女娃給我推薦的學徒,看起來並無什麼特殊之處,我為什麼要收你?」

「嗯?」

聽到這話,蕭陌頓時反應過來,眼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至道學宮僅有的三位煉丹大師之一,四品煉丹師鍾離善。

而他對自己的詰難也在情理之中,畢竟誰也不可能僅憑一封後輩弟子的推薦信就收下一名學徒,所以蕭陌不慌不燥,早有預料,並沒有立即辯解,只是恭恭敬敬地朝其行了一禮,恭聲道:「內院弟子蕭陌,見過鍾離大師1

「嗯……」

見到蕭陌並沒因自己的責問而變得慌張忙亂,反而一幅有禮有節的樣子,氣度不凡,淡然自若。鍾離丹師目光中掠過一抹淡淡的欣賞,眼中的神色也緩和下來。

不過目光緩和,並不代表他就要放棄之前的追問,反而看著蕭陌,再次問了一句:「僅憑一封推薦信,可不足以讓我收你為徒,你自己跟我說說,你有什麼特別之處,值得我收你為徒?」

「這……」

蕭陌目光一閃,忽然微微笑道:「不知道一顆真誠樸實的向道之心可夠?如果不夠,大師再看看這個……」

說完,只見他當著鍾離丹師與那青衣少女的面,忽然手指一動,指尖頓時暴射出大量心元氣,這些心元氣一離體過後,同時在空中爆炸開來,然後化為一團幽幽的紅焰,不斷變幻。

紅焰拉長,一分為七,然後顏色慢慢轉為淡金,中心跳躍,呈現花蕊,周邊延長,化為花瓣。

短短片刻之後,虛空之中,竟然無端浮現出七朵拇指大小的金蓮,簇擁在一起,形成一個『丹』字,慢悠悠地漂浮到鍾離丹師的面前,赤紅的火光映照下,顯得他的面龐紅潤不凡。

「嗯?」

鍾離丹師在蕭陌剛剛出手的時候,便不由目光一動,眼眸中有一抹凝重。當最後看到七朵金蓮,化為一個丹字,漂浮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眼前中,終於出現一抹淡淡的動容。

「上古煉丹術,火涌金蓮,很好,沒想到你不曾學過煉丹,居然有機緣得到這樣一門神奇的丹術。雖說這門丹術也不過是最初級的丹術,現在作用已經不大,畢竟罕見,僅憑你的運氣,我便算你過關了。」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頓,笑道:「當然,最重要的是,就算機緣巧合,得到一兩門煉丹術,一般也不會有人肯花心思去學,你不但學了,而且能無師自通,將其掌握到如此地步,已算有天賦。」

「另外,修習煉丹術,很容易看出一個人靈魂感知的強弱,而靈魂感知力,是煉製丹藥的重要條件之一,看得出來,你的靈魂感知遠超旁人,而且控制力十分之強,是一個不錯的苗子。」

「很好,從今日起,你便是我鍾離善新收的弟子之一,等下讓小桐帶你去找個房間安頓下來,你先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明日白天,小桐會帶你來見我,到時候再正式行拜師之禮吧1

「是,多謝鍾師。」

蕭陌聞言,不由大喜,急忙撤去虛空中的火涌金蓮,朝面前的鐘離善恭身一拜。

自這一刻起,他便是正式成為丹道大師鍾離善的學徒弟子之一,雖然這個弟子還很有水份,畢竟不像內院晉陞核心弟子的時候,是擇一而專。

每一名煉丹師一生,都會收幾十名煉丹學徒,這些煉丹學徒,都算是他的弟子,但真正最後能繼承衣缽,傳承,得到他賜名承認的,卻不會有幾個。

只有真正做出成績,從煉丹學徒,晉陞為初級煉丹師,甚至中級煉丹師,才有資格,正式拜入煉丹大師門下。現在這種學徒式弟子,只是一個名號,有跟他學習煉丹術的資格,但不會得到真正的傳承,地位還是很不一樣的。

如果最後,這些煉丹學徒資質太差,或者品性不好,煉丹師隨時能將他逐離,歷史上這種事情可並不少見。

不過,蕭陌來此的最初目的已經達到,他並不是一定要巴結鍾離善什麼,更沒有想著要成為他的親傳弟子,而是要從他這裡,學到到一定的煉丹知識。

學成之後,一是可以靠此來賺一筆功勛,第二也是想看看,如果自己踏上了煉丹之路,能不能從玄火鼎中,發現一些其他的奧秘。

鍾離善朝蕭陌點了點頭,轉身便回到內院去了,而原地,那名之前陪伴他出來的青衣少女卻留了下來,看了蕭陌一眼,神色淡淡地道:「公子,請跟我來吧1

說完,也不等蕭陌回話,當先帶頭,朝內院走去。

看著青衣少女的神色,蕭陌一陣奇怪,不明白她為給總是給人一種疏離的感覺,彷彿跟誰都不會很親近。不過這跟他沒有關係,雖然看出少女的神色不算和善,但也不算惡劣,點點頭,跟了上去。

ps:第那ё執笳隆

感謝那年花飛、有妖氣933197740、牛旭亮等人的紅包打賞,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