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二百三十二章、星月玉魂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星月玉魂丹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交出來吧,那東西不應該屬於你。」

終於,白衣青年羿鴻雪淡淡開口,似是向那青衣少女討要什麼東西,不過語氣倒算是尚為溫和,並沒有咄咄逼人的感覺,似乎還想做和事佬。

但那名鳳目薄唇,一臉凶厲相的女子卻是滿臉蠻橫,憤怒地大聲對青衣少女道:「左秀桐,別倚仗你是鍾離大師最器重的弟子,就敢為所欲為,將那粒丹藥交出來,那明明是我先看見的。」

聞言,青衣少女仍是一臉淡色,冷漠地道:「你說你先看中的就是你的了,那我還說整條街都是我先看中的呢,也不敢把它搬回家。你沒付錢就不是你的,自己拿在那裡半天看不準,不敢付錢,我先付錢買下,跟你又有什麼關係?」

「你……你……」

鳳目女子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伸手指著青衣少女,只差沒氣得當場暴走。

白衣青年羿鴻雪聞言,不由皺了皺眉頭,他先是伸手,按下鳳目女子的手指,然後朝青衣少女道:「左秀桐,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說這些有的沒的。不錯,靜女的確沒有先付錢,但的確是她搶先看中,如果不是你橫插一腳,這枚星月玉魂丹應該是歸陳師妹所有,你應該懂的,反正以你的天賦,成為煉丹師是遲早的事,何必非要搶這枚星月玉魂丹?」

「呵呵……」

青衣少女笑了兩聲,卻是根本連話都懶得說了,看她的樣子,明顯也沒有將東西拿出來的打算。

另四人眉頭狂皺,卻也不敢妄自對她動手,雙方一時僵持在了原地,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聽到他們的聲音,只用了片刻,蕭陌終於理出了大概的事情脈絡。

很明顯,今日早晨,這鐘離丹師的兩名弟子,左秀桐和陳靜女,正好在攤市上閑逛,不管她們是為什麼去的,是為了替鍾離丹師採購藥材,還是自己想淘點什麼東西,總之兩人一同出現在了早晨的攤市上。

而在攤市上,陳靜女看中了一顆丹藥,懷疑是變異丹藥,但又拿不準,所以站在那裡猶豫不決,而這個時候,左秀桐從另一邊走了過來,一眼看中那顆變異丹藥,見陳靜女遲遲不買,就直接掏錢買下。

那名攤主賣的價格應該不會很低,不然陳靜女不會如此猶豫,因為如果猜測屬實,她是大賺,但如果猜測落空,那就是血賠了。

而見她拿著丹藥站在那裡半天做不了決定,左秀桐這邊卻已經把錢付了下來,那名攤主肯定是喜滋滋,立即從陳靜女手中把丹藥搶回來,轉賣給左秀桐。

反正雙方又沒立契約,甚至從頭到尾,陳靜女都只是拿起觀看,連個購買的意向都沒有,攤主會如何選擇,自不必多說。

按理說,事情到此為止,也算是有了個結束,陳靜女不能確定,不敢買,攤主賣了丹藥,賺了錢,左秀桐買到丹藥,花掉錢,並無什麼不妥。

不過,陳靜女是誰?左秀桐又是誰?

兩人都是鍾離丹師座下,最出色的學徒弟子之一,如果只有陳靜女一人,短時間內尚不能確定,但看到左秀桐這名鍾離丹師最出色的學徒都掏錢購買,立即明白,自己猜的沒錯,那攤主賣的那粒丹藥,就是一粒變異丹藥,貨真價實,價值連城的星月玉魂丹。

知道那粒丹藥就是星月玉魂丹之後,她怎麼肯善罷甘休,立即大怒,要從左秀桐手中將其買回來。

不過如果真是變異丹藥,毫無疑問,那攤主賣的價格肯定是低了,現在陳靜女要原價購買,左秀桐怎麼肯賣,於是陳靜女就拉了一群人,不知道許下什麼承諾,將左秀桐圍在這大門處,要求索回星月玉魂丹。

左秀桐自然不肯,雙方就僵持在這,剛好被要出門採藥的蕭陌發現。

「星月玉魂丹嗎?」

蕭陌倒是沒有想到,陳靜女,左秀桐兩人出門一次,居然有如此機遇,也不知道是誰煉製出來的。

估計對方自己都不敢肯定,那是不是星月玉魂丹,畢竟這種變異丹藥的出現,實在是太偶然了,概率小到可憐,攤主自己估計都沒見過,但又不想賤價賣出,所以擺在攤市上,掛了個高價,願者上鉤。

這種情況下,他自然是越早賣出越好,所以理論上,不存在是誰先看到就是誰的,而是誰先付錢就是誰的。

陳靜女先看到,左秀桐先付錢。

如果是普通東西也就罷了,可問題是,這東西一點也不普通……甚至,尤其對於一名煉丹師來說,極其重要。

何謂星月玉魂丹?

鍾離丹師向蕭陌介紹丹藥品級的時候就曾經說過,丹藥一共分廢丹,次品,普通,良品,極品,和變異六種,而六種裡面,以極品,變異最為罕見。

在極品,變異兩類丹藥裡面,尤以變異丹藥,價值更在極品丹藥之上。

所謂星月玉魂丹,就是一名丹師,在煉製定魂丹這種逍遙境最暢銷丹藥時,有極小的概率變異出的一種屬性丹藥,能夠直接增加一個人的部份靈魂感知力。

靈魂感知這種能力,每個人都有,但強弱不同,對於修士來說,靈魂感知的作用極其巨大,無論是規避危險,還是探險尋幽,都有巨大作用,而對於一名煉丹師來說,靈魂感知的作用,更是被提升到了極限。

煉丹三要素:一,丹鼎丹方藥材;第二,控火能力;第三,就是靈魂感知力。

丹鼎丹方藥材只是基礎條件,只要是名煉丹師都能達到,只有第二和第三個條件跟煉丹師本身息息相關,而第二個條件其實同樣依附於第三個條件。

那就是靈魂感知。

靈魂感知力強大的人,控火能力就強,同樣,靈魂感知力強大的人,煉製丹藥的概率就高,將來的前途也更遠大。

左秀桐,陳靜女,甚至井千星,羿鴻雪,他們是什麼人?

他們是煉丹學徒,是鍾離丹師座下,最出色的五名煉丹學徒,學習了那麼久,其實他們的技巧都已經達到了,之所以還沒能真正晉級成為煉丹師,其實就是因為,他們的靈魂感知力還差那麼一絲,無法成功煉製出一品丹藥。

所以他們距離真正的煉丹師,早已只剩最後一小層的瓶頸。

這小小的一層瓶頸,對於他們而言,卻無異於天塹。

或許隨著修鍊,隨著年歲的增長,他們的靈魂感知終究會越來越強大,遲早會突破這個障礙,但是,誰不想早一點達到這個要求,誰不想早一點可以成功煉製出一品丹,晉陞丹師,又能靠這個賺取大量功勛,再反哺自身呢?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冒出一粒可以增加人靈魂感知力的星月玉魂丹,有多重要可以想見。

這是他們踏破瓶頸,晉陞煉丹師,甚至成為鍾離丹師第五位親傳弟子的重要契機,誰捨得被別人奪走,誰不瘋狂?

所以,這枚星月玉魂丹,對於別人而言,或許只能小增一部份靈魂感知力,對於五人而言,卻早已不是一粒普通丹藥可比,而是通往通天大道的鑰匙。

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四人圍堵左秀桐,要求她交出星月玉魂丹,就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了。

至於自己之後到底怎麼分配,那也得先將它從左秀桐手中拿到再說,幫助陳靜女,也不過是找到一個切入的借品而已。

想到這裡,蕭陌不由「噗嗤」一笑,對於別人而言,星月玉魂丹無比重要,對於他而言,這星月玉魂丹或許也可以起到一部份作用,但絕對微乎其微,因為他的靈魂感知力根本不是旁人可比。

基礎太強大,星月玉魂丹的效果就會很差,畢竟不過一枚二品變異丹藥,他不可能因此去跟別人爭搶。

不過五人之間的舉動,在他看到卻是幼稚而可笑,自然忍不住輕笑出聲。

「嗯,你是誰?」

蕭陌的這一聲輕笑,卻瞬間驚動了僵持中的五人。

或許,如果蕭陌繼續保持安靜,憑他的修為,五人還未必能發現,畢竟此時他們的目標都在對方身上,氣氛僵持而緊張,心中關注著星月玉魂丹的歸屬,沒有誰發現蕭陌的到來。

但蕭陌這一下輕笑,卻猶如捅了馬蜂窩。

「原來是你?」

紅衣青年井千星,白衣青年羿鴻雪等四人,一回頭就看到蕭陌,眼睛中現出奇怪的神色。而被四人圍在中間的青衣少女左秀桐,根本連頭都不用回,因為她就是面對這邊,只要抬一抬眼睛,就能看到斜倚在門廊立柱上的蕭陌。

對於五人而言,蕭陌的面孔自然不會陌生,鍾離丹師新收的最後一個煉丹學徒,也是他們的小師弟,那天他的拜師典禮上,五人都有去參加見證。

雖然只是走個過場,但十二名煉丹學徒卻沒有一人缺席,這也是規矩。

看到出現的不過一名新人弟子,『碧龍槍』羿鴻雪面對左秀桐時,是和風細氣,溫聲細語,因為他知道她極受師傅寵愛,雖然星月玉魂丹重要,但也不敢過份逼迫。

但等他看到出現的是蕭陌時,卻沒什麼好臉色了,一抖身畔長槍,冷聲道:「滾,有些東西不是你該看的,不然我會後悔讓你生出來1

「呵呵,是么?」

蕭陌聞言,本來沒打算插手,此時卻是一聲冷笑,紋絲未動,站在原地,臉上更顯出一絲譏嘲之色。

「嗯?」

見到蕭陌如此不識抬舉,四人一時臉色皆是變得難看無比,對視了一眼之後,忽然四人中,那名氣息最為強大的黝黑少年董小留,緩緩從人群中走出,朝蕭陌走了過來,臉色冷峻,手中把玩著一對鐵膽。

「少年人有好奇心是好事,但好奇心過頭,可未必好了。豈不聞,好奇害死貓?有的時候,好奇不止害死貓,比貓強大上千百倍的人,也未能倖免呢1

站在蕭陌身前數尺之地站定,黝黑少年沒有再前進,手中鐵膽緩緩旋轉,散發出一絲烏黑之光,幽暗無比。

他看著蕭陌,眼睛微眯,靜靜地道。

ps:第二更,感謝舊人舊事舊物,17K書友G871G622的紅包打賞。今天會更四章以上,算作紅包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