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三十三章、星光龍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星光龍繩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嗯?」

蕭陌緊盯著對方,他從黝黑少年身上感受到一種十分恐怖的氣息,那氣息絕不是他這個境界應有。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恐怕在對方四人中,此人明明相貌最差,但卻實力最為強大。

心下警惕提升到極點,暗暗將一層冰魄心元環繞周身,蕭陌表面上卻是全然不在乎,冷冷一笑道:「哦,是么,說不定你才是這隻貓呢?」

「你……」

黝黑少年臉色一變,一股強絕恐怖的氣息陡然飆S而出,而蕭陌也不甘退縮,冰魄心元一動,周身一層淡藍光幕衝起,恐怖的氣息如風如浪,剎那間與黝黑少年的氣勢在半空中相撞。

「轟1

彷彿驚天動地,整個小院都震動了一下,蕭陌,黝黑少年各自朝後退去,臉色俱是不由閃過一抹潮紅。

雖然還沒真正動手,但只這一次對撞,也足見勝負。

氣浪衝擊過後,蕭陌退出四步,而黝黑少年則只退了兩步,不過,即使修為稍高,黝黑少年也沒佔到多大便宜就是了。

「你走吧……」

眼見兩人又欲再次衝上,衝突一觸即發,就在此時,被圍在中間的青衣少女卻陡然冷冷出聲,向著蕭陌開口道。

「嗯?」

蕭陌,黝黑少年不由都停下手來,疑惑不解的看向青衣少女。

青衣少女看向蕭陌,目光中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不過表面上卻仍是冷冷地道:「我跟你也沒什麼關係,你犯不著為我身冒奇險,還是現在離開的為好……」

「呵……」

聽到這話,蕭陌還沒有什麼反應,人群中,那名紅衣青年井千星卻突然一聲冷笑:「走,現在想走只怕也來不及了。」

他轉身朝蕭陌走來,一邊走一邊拔出腰間的彎月長刀,在手掌中心劃出數個漂亮的刀花,冷冷說道:「小子,其實我看你不順眼很久了,師傅的煉丹學徒已經足夠多,何必再多收你這一個。這學宮明明有三位煉丹大師,你找誰不好,偏偏找到鍾師門下,這不是刻意跟我井千星過不去嗎?」

「嗯?」

蕭陌望過去,就見此刻,不但黝黑少年站在自己前方,隨時蓄勢待發,紅衣青年也走了過來,呈犄角將自己圍在當中。

一剎那間,自己就從不過一介看客,變成了同時面臨被兩人圍攻的命運。

一個黝黑少年『董小留』已是深不可測,難以對抗,再加上一個『紅刀』井千星,這一戰不好打啊!

不過表面上,蕭陌當然沒有露出絲毫懼色,雖然無辜躺槍被捲入其中,但他也明白,紅衣青年井千星所說,他們不待見自己很久了,還真不是假話。

就算沒有今日,日後找到機會,說不定幾人也一樣會給蕭陌小鞋穿。

不論是那日拜師典禮,還是接下來的考校通靈藥鑒背記程度,此四人中紅衣青年『紅刀』井千星,白衣青年『碧龍槍』羿鴻雪都有到場,而且都對自己露出了敵意。

想也明白,鍾離丹師本來就已有十二位學徒弟子,他們幾人好不容易熬成最頂尖的一批,正應得到鍾離丹師的大力培養,為晉陞煉丹師作準備。

可這個時候,卻無端再被人安C了一個蕭陌進來,分薄了他們應該享得到的寵幸

而且這名新來的學徒弟子,還破天荒的得到了鍾離丹師的親自教導,這一般可是只有親傳弟子才能享受到的待遇,他們自然不甘,自然憤恨。

要知道就連他們,當初剛來的時候也只是被鍾離丹師座下的一名低級煉丹師教導一些基礎藥材知識,等他們從人群中嶄露頭角,才有少許機會得到鍾離丹師的親自指點,可機會也不多,平時還是自己鑽研練習。

而蕭陌,卻能享受到他們享受不到的東西。

很明顯,鍾離丹師是看蕭陌能在短短十五天之內,完整背誦《通靈藥鑒》這本古書,覺得他很有煉丹天賦,才寄予厚望,悉心教導。

對他來說,這很正常,優者上劣者下,但對於本來已接近那個位置很近的井千星,羿鴻雪等人來說,就不能接受了。

自己等人沒能享受到的,被人後來居上,搶佔了他們本該有的機會,他們怎麼甘心,怎麼能夠忍受?

只是一直以來,沒找到機會,現在蕭陌自己送上門來,等於給了他們一個借口,他們豈肯這麼簡單就放他走?不好好教訓他一頓,豈能出他們心底的那口惡氣?

弟子中有也拉幫結派,不止外院是如此,小小一個煉丹師門下,十幾位煉丹學徒之間,關係同樣如此。

現在有人來瓜分他們應有的乳酪,他們自然要亮亮牙齒,顯顯身手,給新來者一些教訓了。

「踏1

終於,在紅衣青年井千星距離蕭陌只剩最後四尺的時候,他與黝黑少年極有默契的一起動了,紅衣青年井千星手掌心中,那柄彎月形的長刀陡然一晃,瞬間如水銀瀉地,乍閃出無數繁複璀璨的花紋。

花紋亮起,刀芒破空,天地間似是剎那一白,然後歸於寂滅。

靈級下品,霧虛刀法!

而另一邊,黝黑少年手掌心中的那一對鐵膽,陡然光澤亮起,然後在掌心中互相一碰撞,傳來「叮」的一聲輕響,一股懾魂奪魄的聲音陡然傳來。

蕭陌只覺身形一顫,還沒反應過來些什麼,就見黝黑少年手掌心中的那對鐵膽,已經懸空飛起,一左一右,分朝自己左右兩邊太陽X撞來。

「秘熊膽·龍飛鳳舞1

「來了1

蕭陌見狀,自然不會沒有防備,一聲清嘯,陡然足下火焰光芒一閃,卻是還只是入門階段的化火靈雲步已然運起,整個人彷彿一道火線一般,陡然一穿,竟然直接穿梭在紅衣青年劈出的重重刀光中,卻不傷其身。

而黝黑少年的那對鐵膽,失去了目標,又不能撞擊向紅衣青年的刀幕,反而一時僵在了原地。

毫無疑問,同時面對兩個人的攻擊,蕭陌一瞬間已經找准薄弱點,那就是紅衣青年。

他要用紅衣青年的刀勢,來破解黝黑少年的那對鐵膽,等先行解決掉紅衣青年,再反過來對付實力更強的黝黑少年。

當然,這樣做也不是沒有危險,化火靈雲步雖然是靈級步法,正適合戰鬥中使用,但畢竟境界還低,一個不慎,極有可能直接就被紅衣青年一刀兩斷。

畢竟對方那柄彎月長刀明顯不是凡品,極有可能是一柄玄級武器,蕭陌八門元甲功根本不可能防住,一旦中刀就危險了。

不過,如果沒有把握,蕭陌也不敢這麼干。

第一,就是蕭陌靈魂感知力強大,能提前預判對方的每一記刀勢,然後順勢而行,所以這般情況,看似危險,如同在刀尖上跳舞,其實並沒有外界看起來那樣驚險,只要自己能提前預判,那對方的刀招就對自己造不成什麼威脅。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蕭陌相信,對方雖然不待見自己,但也絕不敢在這種大庭廣眾,尤其是鍾離丹師的青楓院中,真的出刀斬殺自己。

所以,他之所以亮刀,其實不過是想給自己個教訓,卻不敢殺了自己。

如果自已一味閃避,反而會被對方打得狼狽不堪,追殺得更起勁,但如果自己將自己置於他的刀招危險中,他反而會束手束腳,不敢真的全力施展,最後幾招之後,自己就能*得他自動收招,自亂陣腳。

刀勢一亂,那樣,即使其真的實力不俗,也完全不是蕭陌一合之敵。

當然,真正危險的反而是那黝黑少年的鐵膽,鐵膽攻擊,如果不傷要害,又不全力出手,一般是死不了人的。

所以那一戰,才是蕭陌真正要警惕的一戰,這紅衣青年,不過是紙老虎而已,不堪一擊。

蕭陌這邊已經動手,另一邊,白衣青年羿鴻雪,鳳目女子陳靜女,則圍住青衣少女左秀桐,顯然仍不敢放鬆,想*她交出星月玉魂丹。

但是,眼見蕭陌在紅衣青年那無盡刀光中頻頻遇險,似乎隨時就有開膛破腹之危,青衣少女左秀桐卻一下有些急了。

她看著對面的白衣青年羿鴻雪,鳳目女子陳靜女,手直接伸向腰間,那裡纏著一條用布包裹的淡紅色繩子,散發出一股極強的靈壓,應該就是她的武器。

她左手按在繩柄之上,一聲冷哼道:「讓開,不然別怪我出手無情了。」

「秀桐……」

白衣青年眉頭微皺,顯然還是不想與她徹底撕破臉,有些為難地道。

「哼1

那鳳目女子卻是一聲冷笑:「你個S浪蹄子,不是什麼這輩子都不可能有什麼感情的嗎?為什麼還會擔心那個小白臉,莫非?呵呵,傳言果然都是假的,你那缺心失情症的癥狀都是裝的,那小子才來這麼幾天,你們就勾搭上了,難怪他會來救你,而你也不想看他犯險,果然患難情深啊,只是,嘖嘖,你一直以來裝出來的那幅冰山玉女嘴臉,這時卻是有點噁心了……」

「你……」

青衣少女左秀桐在鳳目女子陳靜女口中蹦出「缺心失情症」五字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無比可怕,鐵青一片。

她看著鳳目女子道:「陳靜女,你找死1

話聲方落,陡然「嘩1的一聲,其腰間包裹紅繩的布條寸寸開裂,一條丈許長,不知用什麼材料編織的淡紅長繩出現在她掌中,隨著其握柄一抖,長繩陡然挺得筆直,如同利劍一般指向對面的鳳目女子。

隨著紅繩的出現,一股淡淡的龍威散發出來,紅繩之上,星輝瀰漫,四周的空間,剎那間變得充滿了壓迫感,對面鳳目女子還待再次開口,卻不由陡然一窒,而白衣青年羿鴻雪更是急忙握住了身畔的長槍,臉色陡然變得雪白一片。

「秀桐,你……」

ps:最近作息有點不規律,昨晚想小會一會,沒想直接睡著了,抱歉抱歉。這是昨天第三天,為舊人舊事舊物的紅包打賞加更,繼續去碼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