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三十四章、大慈大悲菩薩怕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大慈大悲菩薩怕怕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然而,青衣少女左秀桐卻已經不願再聽他廢話了,紅繩一抖,星光閃爍,她手中那條丈許長的紅繩一時變得如同波浪翻滾,弧形的尖端又似一柄彎刀,直接劈向鳳目女子陳靜女。

鳳目女子牙尖嘴利,嘴上不饒人,但修為卻是四人中最弱的,眼見青衣少女左秀桐竟然真的敢向她出手,卻是一時不由臉色大變:「星光龍繩,你竟然真敢拿這等兇器出來對付同門師兄弟……該死,你就等著我向鍾師報告吧1

一邊色厲內荏的呵斥,一邊手上卻不慢,連續拍出六七個法訣,擋向青衣少女左秀桐的星光龍繩,一邊足下卻升起一團旋風,托著她快速朝後退出,想閃避開這一擊。

靈級下品身法,疾風術!

然而,她拍出的那些法訣只是瞬間,便被青衣少女手中的星光龍繩擊得潰散,根本抵擋不了分毫。

青衣少女手中那根淡紅長繩速度反而變得更快了,『昂』的一聲,繼續朝她當頭砸來,隱隱似乎還伴隨著一聲蒼龍的低吟。

鳳目女子眼中露出絕望之色。

如果不是忌憚青衣少女的實力,她又豈會拉動井千星,羿鴻雪,甚至董小留三人一起威逼左秀桐?

正是因為知道自己一人萬萬不是她的對手,所以才不得不拉上幾個同樣心思莫測的盟友,只是本來四人對上左秀桐穩操勝券,甚至可以不用動手,就可以逼出星月玉魂丹,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蕭陌。

蕭陌一出現,紅衣青年井千星,黝黑少年董小留,便跑過去與他對抗。這讓她這邊一時勢力孤單,如果不是還有一個『碧龍槍』羿鴻雪,只怕她便要拔腿便跑了。

果然……

眼見鳳目女子遇險,白衣青年羿鴻雪雖然十分不願,但也只得無奈出手救援。

只見他長槍一抖,手中那桿碧綠色的碧龍槍頓時抖出七八朵碗口大的花朵,花朵在虛空中消散,最終匯成一片汪洋大海的碧綠槍影,朝著青衣少女手中的星光龍繩砸來,想為鳳目女子擋得一擋。

然而……

「破1

一聲彷彿裂帛狀的撕裂聲陡然傳來,星光龍繩如同魚入大海,只見一線紅色在萬千碧波中翻滾了數下,就直接劈波斬浪,白衣青年羿鴻雪舞出的槍影頓時消散。

而紅繩依舊,直接余勢不衰的,「砰」的一聲,當胸砸在鳳目女子余靜女的胸口上。

一聲慘呼傳來,鳳目女子如同一塊破布般,直接遠遠的倒飛開去,直接砸向前院的地面。隨著一聲「嚓」斷裂聲,其胸口整個凹陷了下去,臉色更是一剎那蒼白如紙,「哇」的一聲,仰面噴出一大口鮮血來。

「你……」

她從地上勉強爬起身,看著四周聽到動靜,匯聚而來,大量圍觀的搬運藥材的各種雜役弟子,一時不由臉色變得雪白,看向青衣少女左秀桐的臉色更是一片怨毒。

「你居然用那種兇器傷害同門師姐妹,鍾師一定不會容你,學宮也不可能容你。你等著,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找鍾師彙報……」

一邊說著,她一邊顧不得胸口的傷勢,竟然直接一溜煙的,向外跑去了。

可問題是,鍾離丹師居住的地方,明明在後院,她這向外跑去是啥意思……

圍觀人群一陣默然,面面相覷,面色各異。

不過當他們看到青衣少女左秀桐一身煞氣,手持星光龍繩,站在中院入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樣子,眾人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一時不由俱都敬畏的低下了頭。

青楓院中素有傳言,『魔繩』左秀桐不僅丹道天賦超絕,是最有可能成為鍾離丹師第五位親傳弟子的學徒之首,而且武道修為也頗為不弱,『魔繩』之名就是由此而來。

她的武器『星光龍繩』傳說是一件絕世兇器,不知從何得來,曾在學宮傷到七八名內院弟子,闖下赫赫聲威,更引起一次巨大風波,鬧到了風紀堂。

只是此事後來不了了之,左秀桐被無罪釋放,而她的星光龍繩也隨之封印,雖然依舊纏在腰間,卻從此用一層麻布包裹,再不見她用龍繩出手,眾人也就慢慢淡忘了她『星光龍繩』的威名。

沒想到今日眾人竟然再見到她含怒出手,星光龍繩再現,而星光龍繩果然不愧是禁器之名,一出手就必傷人,而被傷的人還是她在青楓院中的煉丹師姐之一,難怪這件武器的傳聞在至道學宮中一直是禁忌。

不管前院眾多雜役弟子心思如何複雜,中院位置,白衣青年羿鴻雪卻根本沒管一瞬間跑掉的鳳目女子陳靜女,他斜提著手掌心中的碧龍槍,眼中卻儘是茫然,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怎麼會差距這麼大,不,不可能的,我,我不信……」

青衣少女左秀桐手提星光龍繩,走過他身邊,看都沒看他一眼。

意志已經崩潰,羿鴻雪再也沒有任何傷害能力,左秀桐一步一步,緩緩走向蕭陌與紅衣青年井千星,黝黑少年董小留的戰圈,一股凝若實質般的黑色煞氣在她身上滋生,映得她的面孔青白一片,如同鬼魅。

……

另一邊,蕭陌與紅衣青年井千星,黝黑少年董小留的戰圈。

蕭陌身形閃爍,遊走在紅衣青年井千星的霧虛刀勢中,不但遊刃有餘,而且有時還故意放慢一下速度。

有一次他似乎是閃避不及,紅衣青年井千星的彎月長刀,差點直接將他攔腰截斷。然而,蕭陌不急,紅衣青年自己反而急了,臉上紅光一閃,急忙用力一抬刀,朝上劈出。

「嗤1

他雖然反應夠快,但仍是遲了,蕭陌的衣袖一角仍被撩到,直接化為一天的蝴蝶碎片,朝上飛舞而去。

紅衣青年足下一頓,臉色一下變得煞白,看見蕭陌沒事之後,他整個人卻彷彿都被汗水浸濕,腳下一下都軟了下來。

「該死,你小子不要命了嗎?」

紅衣青年怒聲罵道,而蕭陌卻似是毫不在乎,笑嘻嘻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誤失誤,再來再來1

說完,又朝紅衣青年刀勢中衝來。

紅衣青年見狀,一口逆血湧上喉頭,臉孔瞬間漲得通紅,刀勢不由一緩。

然而,他刀招放緩,蕭陌的身形反而陡然提速,似是故意朝他刀刃上衝來,紅衣青年不得不加快速度,避開他的身形,但他一加快,蕭陌身形又慢了下來。

如此幾輪下來,現場險像環生,蕭陌是屁點事沒有,但紅衣青年井千星卻反被弄得個手忙腳亂,眼中露出慌亂之色,刀勢更加雜亂無序,如同街頭大媽賣菜時的菜刀亂舞了。

黝黑少年在一旁都看得以手撫額,無語至極了。

眼見紅衣青年明顯不是蕭陌對手,他不得不出聲喊道:「井兄,你先下來,讓小弟跟他先過幾手,放心,我絕對打不死他,只打成『重傷』。」

說到這裡,他故意把『重傷』兩字說得十分之重。

聽到此語,紅衣青年卻是大喜,急忙一臉解脫狀的道:「好好,我這就收招,你來1

說完,手中彎月長刀朝後一收,轉身就想躍出戰圈。

「想走,問過了我沒有?」

然而,見狀,蕭陌臉上散漫的表情卻一下失去,變得冷肅無比:「你攻了那麼多招,也該換我了!看我絕招,大慈大悲菩薩怕怕摸臉掌1

一聲怒喝,蕭陌沖了上去,趁紅衣青年刀招散亂的瞬間,身形一閃,就出現在疾退中的紅衣青年面前,接著雙掌同揮,連續揮出七八道掌法殘影,摸在了紅衣青年井千星的臉上。

沒錯,不是「劈」,是「摸」,還真應了他那什麼『大慈大悲菩薩怕怕摸臉掌』的名字了。

紅衣青年感覺臉上的異動,先是一愕,繼而差點當場氣得肺都要炸了,手中刀一揚,臉上現出狠厲之色,就要朝蕭陌劈出。

這一下怒極而狂,他是再也顧不得任何後果了,只想一刀將蕭陌劈成兩半,哪怕後果再嚴重也管不得了。

然而此時,一道紅繩「嗖」的一聲,從遠處飛來,直接將他手中的彎月長刀給擊飛開去,繼而,『魔繩』左秀桐的身影緩緩出現。

她來到蕭陌與紅衣青年井牛星和黝黑少年董小留的戰圈,看著兩人冷聲道:「你們的對手是我,別牽連旁人,對了,你們不是想要星月玉魂丹嗎,來吧,戰勝我,星月玉魂丹就歸你們所有了1

「嗯?」

聽到此話,紅衣青年井千星和黝黑少年董小留這才注意到另一邊,鳳眼女子陳靜女和白衣青年羿鴻雪居然都已落敗,一個不見,一個失魂落魄的站在那裡。

雖然心驚不已,同時也有些忌憚的看向青衣少女左秀桐手中的那根淡紅長繩,但自持實力不是鳳目女子和白衣青年可比,又對青衣少女口中只要戰勝她就能獲得星月玉魂丹的歸屬十分渴望,兩人對視一眼,一時有些躍躍欲試。

就在此時,從後院之中,緩緩踱出一個威嚴的身影,一聲充滿憤怒和失望的聲音陡然響起:「住手,你們還把我這名老師放在眼裡嗎?是誰給你們的膽量,在我的丹院中大打出手?」

在場五人不由齊齊一震,赫然失色的望向走出來的那道威嚴身影,不正是他們的老師,鍾離丹師是誰?

ps:第四更,為KC403848893,牛旭亮,17K書友G871G622等三人紅包打賞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