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百三十五章、並肩入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並肩入山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老師……」

一時之間,無論是井千星,羿鴻雪,還是董小留,蕭陌,四人皆是悚然,望著從後院走出來的威嚴身影,齊齊低下頭。

五人之中,唯有青衣少女依然神色淡然,黑色的煞氣在她身上不斷旋轉,顯得清冷而孤傲,更有一種獨特的悲涼。

鍾離丹師足下一動,整個人已如一朵青雲飄動,剎那間到達蕭陌等四人面前,低下頭威嚴地打量了四人一眼,目光中的怒意凝若實質。

不過,只看了他們四人一眼之後,他便身形一飄,落到另一旁,來到青衣少女左秀桐的面前,目光充滿擔憂的凝視著面前青衣少女的面容。

「小桐……」

青衣少女抬頭望著他,身上的黑色煞氣不見散去,反而越趨濃烈,手掌心中的星光龍繩也不見收回,煞氣盤旋,如煙如霧。

鍾離丹師見狀,臉上憐惜之情一閃而過,忽然抬起手,輕輕一掌拍出。

他這一掌輕飄飄的,看似沒帶絲毫力氣,但卻快速絕倫,只一眨眼間就到達左秀桐的面前,然後印在了她的腦門上。

青衣少女呆在原地。

她身上的煞氣剛開始似是想反抗,但卻直接被鍾離丹師這一掌破去,那些煞氣似乎對他造不成絲毫傷害,直接一穿而入。

一股柔和的力量,侵入青衣少女的識海。

肉眼可見的,青衣少女身上的煞氣在慢慢消去,最終,又恢復了原來冷淡溫和的模樣。

她眼中終於漸見清明,鍾離丹師收回手掌,看了她一眼,有些責怪地道:「小桐,你忘了答應過我的,不是生死危機,你不可妄動星光龍繩。你也明白,這武器非比尋常,並非尋常兵器,擁有極其恐怖的青魔煞氣,如果不加限制,只怕會最終影響到你的性情。」

「老師……」

聽到鍾離丹師的聲音,青衣少女臉上現出一絲羞慚之色,緩緩地低下了頭。

她手掌中心原本灌注心元氣的星光龍繩也隨之軟化下來,彷彿有著靈性一般,微微一動,就自動纏上她腰間,重新化為腰帶一樣的裝飾。

如果不是親眼見過其一招之間擊敗鳳眼女子陳靜女,白衣青年羿鴻雪,還有挑飛紅衣青年井千星手中的彎月長刀,任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圈看似普通的紅繩,居然有如此強絕的威力。

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蕭陌眼瞳微縮。

如果原來,他只認為青衣少女只是鍾離丹師一名普通的弟子,最多天賦高些,受些傾睞,但此時刻,看到鍾離丹師對左秀桐的舉動和話語,蕭陌卻明顯感覺到了不同尋常。

這鐘離丹師與左秀桐之間,一定有某種不可思議的聯繫,具體聯繫是什麼蕭陌也猜測不到,但以青衣少女的年紀,不太可能跟他太為相熟,最有可能的,是他與左秀桐的父母有所關聯。

而且,好像鍾離丹師對左秀桐的那件奇怪武器,星光龍繩也知之甚詳,而且諱莫如深,這中間,又有什麼秘密或者故事?

不過,僅從這短短一幕中,蕭陌只能猜到兩人之間有關係,卻猜不到具體的關係。

那邊,鍾離丹師看到青衣少女終於漸漸平靜下來,也不由松出一口氣,接著,目光一轉,卻不由落到這邊的蕭陌,井千星,羿鴻雪,董小留四人身上。

對上左秀桐時,鍾離丹師的目光明顯是充滿慈愛憐惜,但當落到蕭陌等四人身上時,卻一瞬間變得寒冽若雪了。

只見他朝左秀桐點了點頭,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說完,轉身朝著蕭陌等四人所站的地方走來,當走近四人時,面目一瞬間又換成了之前的威嚴肅穆,還帶著一絲冷冷的寒意。

只見他充滿威嚴的目光掃射了井千星,羿鴻雪,還有董小留三人一眼,並沒有多問事情的原委,而是直接就給出了判決。

「今日之事,嚴重違反我青楓院的規矩,如果你們還想繼續待下去,那從今日開始,便輪流清理一個月的爐灰,你們可接受?」

「是,我們接受1

面對青衣少女左秀桐時,四人之前是咄咄逼人,充滿盛氣凌人,然而面對鍾離丹師,此時卻像是面對一頭洪荒猛獸一般,眼神中充滿了畏懼,不由低下頭,同時恭敬的回答道。

「很好,難得你們還知道悔改。既然如此,下去吧1

「是。」

三人不敢狡辯,更不敢再多提絲毫關於星月玉魂丹的事情,一齊低頭,灰溜溜的轉身離去了。

不過離開的時候,三人卻俱都齊齊以懷疑的目光打量了蕭陌一眼。

左秀桐也就罷了,畢竟她是鍾離丹師最出色的學徒弟子,而且關係還非比尋常,但為什麼,同樣戰鬥過,鍾離丹師卻單單隻處罰他們三人,那蕭陌卻沒有受到處罰?

這原因是什麼?

三人皆是不解,一時心中充滿憤恨,不甘,但鍾離丹師在側,不管他們如何不滿,不甘,也只能攜帶滿頭霧水的離去。

直到三人的背影消失不見,鍾離丹師才轉過身來,面對蕭陌,卻並沒有如面對另三人時冷酷冰冷,而是問道:「蕭陌,你為何會摻入此事?」

蕭陌聞言,也是不由微微一怔,從鍾離丹師出現那一刻起,連他也不可避免的認為,自己也要受到處罰呢。

只是在鍾離丹師處理另外三人的時候,卻不見處罰他,他也有些奇怪,但此時見鍾離丹師單獨問他,更覺訝異,不過還是如實回答:「我,我想出宮去采點葯……一直使用鍾丹的藥材也說不過去,想起平時鐘師教導我們的,要勤勉努力,所以我就想自己采點藥材,自己多試幾遍,說不定就能成功煉製出清穢築靈丹。」

「哦,原來是如此。」

鍾離丹師聞言,目光微閃,點了點頭:「很好,懂得私下努力,看來我沒看錯你。嗯,是這樣,小桐今日心緒不太穩定,而且又跟井千星,羿鴻雪,董小留他們產生矛盾,再看到他們只怕不好,所以最近也不適合待在學宮,既然你要出去,不如帶她一起去,看看山水采採藥,也算是散心,有個照應,不知你意下如何?」

「嗯?」

蕭陌內心一陣訝異,不明白為什麼鍾離丹師單單沒有懲罰他,而且交給他如何一個奇特的任務。看著不像命令,倒更像請求。

他不由看向青衣少女左秀桐,見她並無反對的意思,也就點了點頭,說道:「鍾師所令,蕭陌自然不敢推辭,只是這還是要看左姑娘的意見,如果她願意,蕭陌自然沒有意見。」

鍾離丹師聞言,微微一笑:「很好,我總算沒有看錯你。放心吧,她不會有意見的。」

說完,看向左秀桐道:「小桐,你說呢……」

「好。」

左秀桐打量了一眼鍾離丹師,又看了一眼站一旁的蕭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微微點了點頭。

於是,鍾離丹師滿意的一揮手:「去吧,注意點安全,若有變故,隨時回來1

「是。」

蕭陌聞言,當即帶著青衣少女左秀桐,一起朝青楓院外走去。只是在兩人離開青楓院,正要繼續朝後山走的時候,蕭陌耳中,卻陡然傳來一道細若蚊蠅般的密語:「蕭陌,這幾天在山上,注意一下你左師姐的狀態,如果發現她神態有什麼不對,要立刻強行帶她回返,聽明白了么?」

蕭陌神情不由一震,聽出這是鍾離丹師的聲音,密語傳音,明明剛才人就在眼前,為何這時又要使用密語傳音來對自己囑咐一遍呢?

他正要轉頭,回答鍾離丹師,就在此時,耳邊又傳來鍾離丹師的聲音:「不要轉頭,也不要說話,你只要點個頭我就知道了。」

聞言,蕭陌不管心內如何猜測不解,但還是聽話的沒有回頭,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隱晦的點了一下頭,確定自己已經聽見鍾離丹師的吩咐。

在蕭陌點頭的那一刻,青衣少女左秀桐如有所覺,突然抬起頭打量了蕭陌一眼,不過依舊什麼也沒有說,和蕭陌一起,慢慢離開了至道學宮,最終,出現在靈武山脈的入口地帶。

此時,這裡原本屬於至道學宮的各種精美建築都漸漸消失不見,變成了粗獷荒蕪的山林地帶,四周更是寂靜一片,毫無人跡。

蒼茫天地間,似乎一時萬籟俱寂,從剛才的喧囂熱烈中突然轉換,一般人還真不能適應。

蕭陌與左秀桐並肩走著,一路上一句話都沒有交談,兩人都是低下頭各走各的道路,氣氛一度非常沉默而古怪,一點也不像要組隊前往山中採藥的同門。

蕭陌也習慣了這樣的冷漠,然而,眼看兩人就要徹底進入靈武山脈,就在此時,青衣少女左秀桐卻忽然抬頭,看了蕭陌,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你剛才是故意的吧?」

「嗯?」

蕭陌疑惑地抬頭看向她,兩人的腳步一時停了下來。

「什麼故意的?」

蕭陌不由問道。

青衣少女眼睛盯在蕭陌的臉上,久久未動,忽然道:「故意發出那聲輕笑,看似魯莽無知,其實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替我解圍。」

蕭陌聞言,眼睛眨了眨:「是嗎?」

他既沒承認,也沒否認。

不過,雖然沒承認,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左秀桐看起來十分冷漠孤僻,但心思卻一點都不笨,極為靈動聰慧,居然能看出這一點。

是啊,憑蕭陌的性子,如果沒有刻意的原因,怎麼肯插進這種糾紛中,更不會無端去發出輕笑,惹怒別人。

一切只因為他看不過去,三個大男人加一個女人共同去欺服另一個女人,而且還是明顯的不佔理,這種事他沒有看到也就罷了,看到了,豈肯置身事外?

所以,他故意以一聲輕笑引入戰局,替左秀桐分擔壓力,只是最後的結局,他是萬萬沒想到而已。

在他看來,左秀桐被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和董小留等人圍困,理應是處在弱勢一方,但最後的結果卻是,陳靜女,羿鴻雪,井千星等人,在左秀桐的手下,卻連一招都走不過,這實力的差別對比,實在差點驚掉他一地下巴。

早知道左秀桐如此厲害,那他還插什麼手,早就拍拍屁股直接走了,哪知道最後算是多管閑事,很明顯,即使沒有他,左秀桐一人也能完全對抗四人,甚至猶有餘力。

這實力……讓蕭陌都不得不驚嘆,不得不承認,之前看到左秀桐時,完全低估她了。

最初,蕭陌根本沒看出她實力能有多強大,只以為只是一名普通的煉丹學徒,就算受寵些,也就那樣,一名柔弱少女而已……

但今日這一幕,算是顛覆了他的認知,讓他徹底認識到,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有些東西,真的不能只靠一雙眼睛去認證,不到最後時刻,誰也不知道冰山下隱藏的是什麼。

兩人一時又再次沉默起來,隨後不約而同,繼續朝山中走去。

只是走著走著,忽然,左秀桐忽然轉過頭,輕輕對著蕭陌說了一句:「謝謝1

「啊1

左秀桐的聲音太小,蕭陌一時沒有聽清。再看向青衣少女時,卻見她已經轉過頭去,重新向前走去,蕭陌一時都懷疑,左秀桐到底說過這句話沒有,還是風聲太大,灌入耳中,引起了他的錯覺。

不過不知為何,自這一刻開始,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減了幾分,並肩同行的背影,也顯得更為默契了些,在蕭陌心中,此時的左秀桐,也不如原來那般冷漠與孤僻了。

似乎,在她的身上,產生了某些蕭陌沒能看明白的變化。

ps:二合一章節,四千字大章。感謝那年花飛的打賞和鼓勵,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