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三十七章、敬畏天地之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敬畏天地之靈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普通內院弟子,在選擇心元技時,一般多考慮的,是攻擊,防禦,和爆發這些有關戰鬥的方面,威力是越強大越好。

但對於左秀桐這等以煉丹為主的煉丹學徒來說,實力雖然同樣重要,卻另有側重。

她們更傾向於追求如何採摘到更多更新鮮的藥材,以及在遇到危險時,如何逃生保命。

為了方便採藥,尋葯,和遇到危險時逃命,每一名丹道弟子主要選擇的心元技都會更傾向於身法,以及輔助這兩個方面。

比如,尋找靈草時,可以使用的一種特殊探知秘法,『靈魂觸角』,一般內院弟子都不會修習,但對於丹道弟子來說,卻是基本功,基本是人人都會。

另外,在叢林中行進時,普通弟子基本是橫衝直撞,遇上危險就上去戰鬥,但丹道弟子不同。

他們更傾向於在叢林中,隱蔽身形,遇到危險時,第一反應也不是衝上去戰鬥,而是直接逃跑。

所以,輔助心元技中的『斂息訣』,逃跑時用的『替身術』,『滾石霧障術』等……都是必要的手段。

當然,更重要的,自然就是諸類第一,身法了。

對於丹道弟子來說,攻擊防禦爆發這些,都可以暫緩,可以修鍊,但品階不一定要多高,也不會花太多時間去修鍊,但身法一定是排第一位的,不但要求精品,而且絕對是優先修鍊,境界最高的。

因為,丹道弟子採集藥材,需要經常要穿行於叢林大山之間,遇到的危險很多。

對於普通內院弟子來說,他們進山歷練時,都是尋找一個合適的地方,不能太弱,但也不用太強,凶獸種類實力剛剛好,能磨練他們的戰力就行。

但對於左秀桐這等丹道弟子來說,他們不存在合適的地方,哪裡有靈草,他們便去哪裡,哪裡靈草多,哪裡靈草好,他們便往哪裡沖,至於那裡有多危險,都是次要的考慮範圍。

而且大凡靈藥,其實都有一個常識,那就是,越是人跡罕至,越是危險的地方,產生的靈藥就越多,品階就越高,發現稀有靈草的概率也會大增。

這倒並不是說,山高路險的地方,靈草的生長几率一定就比其他地方強,而是因為,像那些普通,路程近,危險又小的地方,靈藥早就被別人一茬一茬的採光了。

越是靠近外圍,越是安全的地方,生長的靈藥,估計還沒有長成就被收割掉,根本無法自然生長,想在這種地方尋找到高階靈藥,稀有靈藥,簡直是做夢。

除非你真的運氣達到了逆天的地步。

而那些人跡罕至,兇險莫測的地方,因為難以接近,少有人來,所以那些地方生長出的靈藥,才能保留下來。

千百年下來,自然法則下,有些普通的靈藥就漸漸被淘汰,而那些生長年限久,生命力強大的靈藥,就慢慢積累下來,蔚然成片,高齡古葯,稀有靈藥,比比皆是。

所以,這些地方,才是像左秀桐這種丹道弟子最衷情的地點,雖然危險,但卻值得一闖。

而為了闖這些地方,他們實力根本不可能達到那種程度,這種情況下,只能在身法上下苦功,長年行走,穿山越齡,需要身法;攀岩躍澗,橫跨江河,需要身法;遇上危險,自救逃生,需要身法。

所以,身法是每一名丹道弟子的重中之重,他們一生,花費在身法心元技上的財富,估計有半數以上。

所以每一名丹道弟子,其他實力或許不如何強,但身法心元技這一項上,絕對是冠絕大多數同門。

與強大凶獸戰鬥,博殺,不是他們的使命,遇危則避,探幽尋秘,採集靈草,才是他們的真正目標。

所以青衣少女左秀桐,身法心元技就一度讓蕭陌自愧不如,雖然蕭陌也修鍊了『極光身法』這樣的爆發類身法,更修鍊有一門靈級戰鬥步法『化火靈雲步』,但在左秀桐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這兩天趕路的過程中,蕭陌發現,即使他傾盡全力,速度也不及左秀桐的一半,而這還是她看自己速度太慢,刻意減速的效果,如果全力爆發,不知會快到一種什麼地步。

蕭陌猜測,青衣少女左秀桐所修的身法,至少是靈級中品,而且不是普通的靈級中品,而是一門十分強大的靈級中品身法……

這樣的身法心元技,代價只怕昂貴到令人咋舌,絕不是一般弟子能隨隨便便學到的,就算能,也不願花費如此大的代價,而削弱了其他方面。

只有全面發展,才是戰鬥類弟子的王道。

但丹道弟子願意,為了身法心元技,花再大代價,他們也願意,因為這關係著他們自己的身家性命,付出再多也不為過。

當然,因為在身法方面投入過多,在功法,心元技等方面,左秀桐應該則稍遜於一般內院弟子,估計除了她那一套十分強大的星光龍繩秘法,她修鍊的其它戰鬥類心元技絕對不多,防禦,爆發這些方面,估計更少。

另外,因為丹道弟子常年一個人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有時遇到危險也要掌握一定的自救方法,所以除了必備的各種靈丹之處,就是一些十分普通,基礎的治療術,以方便隨時救治自己的傷勢。

對於丹道十分精通的他們,修鍊起治療類秘術起來,還是比普通人容易一些,修鍊出的效果應該也比較強。

最後,就是關於一名煉丹師的基本功,辯葯,採藥了。

以前蕭陌自己遇上靈藥時,都是十分粗暴的將其挖起來就行了,然後裝入一個玉盒中封好,以為這樣就完美了。但跟左秀桐同行這兩天,蕭陌卻發現,左秀桐採集和收藏藥材的方法,跟他完全不同。

譬如有一次,蕭陌發現一株名叫『地龍果』的灰階靈果時,正要伸手上去採摘,左秀桐卻火急火燎的阻止了他。

隨即,在蕭陌目瞪口呆的注目下,只見她先是從懷中掏出一個小陶罐,然後伸到那地龍果的果實之下,手根本沒有接觸果實,只是將陶罐向上一頂。

頓時,那被套入其中的地龍果就輕輕從枝頭脫落,掉入陶罐中,隨後左秀桐依樣施為,將另外三顆地龍顆也摘下,左秀桐這才小心翼翼掏出一方布帕將其封好。

直到地龍果全部採摘完畢,左秀桐這才將陶罐向蕭陌遞來,皺眉道:「師弟,你這採集靈藥的方法嚴重有問題。地龍果為金屬性靈果,最好的採摘方法便是用陶罐盛接,而不是親自用手去采。」

「所謂土生金,金屬性靈藥,一般用土製的器物盛放最好,所謂金藏山石,依山而生,潤澤無窮,用土系器物盛放金屬靈藥,不但不會損害其藥性,反而能滋潤它,使其保持的時間最長,而藥性不會輕易流失。」

「另外,你要明白,但凡靈藥,為天地精萃,一旦用手採摘,沾染了人氣,或多或少都會損害其一部份靈性。一旦靈性有損,則藥效大失。」

「普通靈藥也就罷了,有些靈藥,採摘要求極高,如九碗玉龍花,便不能用金器去挖,只能用玉器,連根挖出,用帶著水霧陣法的器具存放;稀世奇葯『天血藍』,一旦用人手去碰,則會瞬間枯萎,因為它性質特殊;有些靈藥,沾土即化,有些靈藥,遇水則污,有些靈藥,忌金器,只能木製器具存放,等等,等等……」

「所以,在丹道一門中,不光煉丹十分複雜,光採藥這一項,便有千萬種差別,要對應不同屬性,不同種類,並不是說隨便一種藥材都是一鋤頭挖下去就行,想使每一種藥材都保持完好藥性,便要掌握這些方法。」

「因此但凡採藥,採集方式有講究,甚至盛放器具都有說法,一般每一名煉丹師入山,身上至少會攜帶超過五種以上的盛葯器具,金木水火土,玉質……等等1

「礙…」

不聽不知道,蕭陌還真不知道,光採集個靈藥都有這麼多知識,一時不由一臉茫然。難道自己之前,那麼多次都做錯了嗎,可看起來,好像靈藥也沒有多少變化啊?

他自然不知,用普通方式採集的靈藥,大多時候,並無什麼異樣,只是在煉丹師眼中,這些靈藥,並不屬於完美品質而已,不是完美品質,便煉不出最好的丹藥,達不到最極限的追求。

另外,那也是他運氣好,沒碰上一些需要特殊方法採摘的靈藥,不然他早就遭當頭一棒喝了,現在左秀桐告訴他這些,卻等於讓他大開眼界。

不過,蕭陌還是不由暗自「嘀咕」一聲道:「不過一株灰階靈果而已,又不值幾個錢,不至於吧……如果是綠階,甚至黃階藥草,或許值得。」

很顯然,在他眼中,灰階藥草地龍果,並不如何珍貴,一顆最多也就賣個一百來功勛幣,這點功勛幣,值得如此大費周章,斤斤計較么?

左秀桐正色道:「師弟,別小看灰階靈藥,在我們煉丹師眼中,任何一味靈藥,都有自身的價值,都是天地的恩賜,都值得用最認真,最虔誠的態度去對待,並不是說一定就要綠階珍貴,灰階卑賤。如果你不懂得尊重每一株靈藥,你就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煉丹師。」

聽到左秀桐的話,蕭陌才知道,自己真正步入了歧途,不由肅然起敬。

一直以來,他都把煉丹當成一個賺錢的手段,而不是自己的追求,所以難免輕忽,灰階藥材便覺得十分普通,不值得如何重視,但現在聽了左秀桐的話,卻如睛天霹靂,瞬間驚醒了他。

是啊,不愛一行,如何精一行?

人生在世,渺小如塵埃,對於天地萬物的供養,必須要有自己的尊敬。煉丹是如此,採藥是如此,甚至,做人,修鍊都是如此……

都說逆天而行,不過修鍊到最後,誰還不是得順應天道,將自身融入天地的法則之中……如果天本無道,你又如何逆天?

所以,自己想用煉丹賺錢,這並沒有錯,但如果既想用它賺錢,又不尊重它,遲早會碰得頭破血流,前期也許還不顯,越到後期,瓶頸越大,關卡越多,自己終究,會困死其中。

或許,這次鍾離丹師安排左秀桐進山陪自己採藥,看似是給了自己一個艱難的照顧任務,但本質上,卻是幫了蕭陌一個大忙,自有其用心良苦。

沒有她在,自己如何能懂得,成為一名真正煉丹師的關健?又豈會了解到,光一個藥材採集方面,就有如此多講究?保存藥性方面,更是門道無數,需要認真學習。

或許一時之間,蕭陌還無法將其完全掌握,但至少,蕭陌已從左秀桐這裡,學到了基礎,只等慢慢熟悉,終究能達到大成。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