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四十六章、擊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擊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星光龍繩一出手,那聲低沉的龍吟聲響起,對面,那頭品級高達三星低階的變異凶獸寒毒冰鱷,眼中居然露出了極為人性化的畏懼之色,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麼。

它頭一縮,就朝一旁閃去,想避過這一擊。

然而,星光龍繩實在強大至極,更明顯非比尋常,左秀桐控繩的能力也首屈一指,加上星光龍繩這種武器靈活性更是諸武之冠,所以隨著左秀桐伸手一指,擊出的星光龍繩居然就在半空中轉彎,橫向一甩。

「啪1

寒毒冰鱷想避,終究還是沒有避免這一繩加身,瞬間,那攜帶無盡星輝的一記重繩,就擊在了寒毒冰鱷的腰身上。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以遁影歸一針之利,都無法在其身上留下一絲痕的寒毒冰鱷,在挨了這星光龍繩一記繩鞭之後,腰身上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紅,然後裂開。

當左秀桐收回星光龍繩,蕭陌,左秀桐便見到,那頭寒毒冰鱷腰身上,但凡被星光龍繩鞭擊過的地方,無不皮開肉綻,血肉翻滾,看得令人好不噁心,就如腰身上多了一道刻意畫出來的紅圈。

當蕭陌見到這一幕之後,心中的震撼簡直難以言表,對左秀桐手中的那件神秘武器星光龍繩更是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這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武器?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威能?只怕,玄級兵器也不過如此吧!

連黃級頂階兵器遁影歸一針都划不破一點的表皮,說是堅若金鐵都不為過,卻直接被星光龍繩一記繩鞭抽裂,呈現出血肉翻滾的奇景,這還是面對寒毒冰鱷這種防禦力極其強大的凶獸。

如果是面對普通人類,甚至低級凶獸,結果會如何,怕不是直接一繩就抽死了吧?

左秀桐手中的星光龍繩,到底是什麼品級的武器?玄級低階,玄級中階,還是玄級上階?

蕭陌不知,但可以肯定,這絕不是平常的武器,哪怕在玄級武器中,只怕也是絕對稀有的那一類,其威力著實讓人震撼。

不過,最初的震撼,驚訝之後,便是欣喜。

左秀桐的星光龍繩代表了什麼?代表了左秀桐的實力將會無比強大。

左秀桐的實力代表著什麼?代表著他們聯手的戰力將會得到成倍的提升。

而他們聯手的戰力提升代表著什麼,那還用說嗎?

原本,如果說,蕭陌與左秀桐聯手,還只有三四成的把握,可以與這寒毒冰鱷一戰,當那寒毒冰鱷嘴中呼出的氣流中居然蘊含有劇毒時,這把握已經不足二成。

而且,如果他們接下來沒有好的對策,面對寒毒冰鱷的劇毒,兩人別說戰勝它,奪得石筍靈草,一個不慎,只怕反而連命都要交待在這裡。

但現在,他發現了什麼?

左秀桐的星光龍繩,居然可以給三星低階的寒毒冰鱷帶來致命性的攻擊,只要運用得好,或許,兩人就可以以此為契機,轉折點,最後吹響反攻的號角,徹底戰勝這頭三星低階變異凶獸,將那鮮紅石筍和三株變異玄冰黑水草奪到手。

戰局由此逆轉。

不過,雖然欣喜於左秀桐手中武器的強大,帶給了他們這邊難以想像的助力,但是,在想辦法戰勝它之前,蕭陌可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兩人,體內現在還有偶然吸入的毒氣沒有解決。

如果這個麻煩得不到解決,那無論左秀桐的武器再強,堅持的時間久一些之後,只怕兩人就要徹底淪為任人宰割的魚肉,根本沒有一點反抗之力了。

「解毒……」

想到此,蕭陌手一伸,摸入儲物袋中。他突然記起,自己或許也不是對毒一無辦法,因為自己身上,還有一瓶得自藍無心身上的低級解毒丹呢。

可惜,這解毒丹的品級似乎並不高,畢竟不過一名外院弟子所用的東西,能有多高的品級可以預見,面對這寒毒冰鱷呼出的劇毒到底有沒有效果,蕭陌自己也沒有什麼把握。

不過,此時也顧不了那麼許多了,反正死馬當活馬醫,先試試吧!

想到此,蕭陌也沒有猶豫,直接一伸手,將儲物袋中當初得自藍無心身上的那瓶低級解毒丹拿了出來,打開瓶塞,先是倒出兩粒,納入自己口中,然後直直向左秀桐扔去。

「師姐,給——」

左秀桐聞言,攻勢不由一頓,轉過臉來,正要伸手去接。

就在此時,受了左秀桐一記星光龍繩,此時已經徹底陷入憤怒之中的寒毒冰鱷,眼睛慢慢變得通紅,看到蕭陌給左秀桐投擲丹瓶,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還是憤怒的鱷尾一甩,一道幻影掠過,直接就擊在了那瓶低級解毒丹的丹瓶之上。

「啪1

一聲輕響,蕭陌擲出的那瓶低級解毒丹,直接被其一記鱷尾給擊得粉碎,連裡面剩下的十幾粒解毒丹也全部化為漫天齏粉,飄飄揚揚,一時灰末灑得到處都是。

「這……」

蕭陌擲出丹瓶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一陣愕然,心猶如沉墜入無窮谷底。

這可是他身上唯一一瓶解毒丹,自己還算是服了兩粒,然而兩人中,戰力明顯更強的左秀桐卻沒有來得及,這……

然而,眼見此幕,左秀桐卻似終於反應了過來,不以為意,淡然一笑道:「是解毒丹嗎,沒事,那東西我這多的是。」

說完,她手一伸,自己從儲物袋中摸出一個淡銀丹瓶,倒出兩粒,納入口中,頓時身上一陣氣流涌動,一層淡淡的綠霧就從她的身上排擠了出來。

顯然,左秀桐手中的解毒丹,明顯品級比蕭陌手中的高檔得多了,她服下當場就有效,而蕭陌的服下,到現在也只勉強感覺頭腦中變清明了一些而已,不影響行動,但離完全解毒,明顯還有著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這就是品級的不同埃

蕭陌一聲哀嘆,不由叫道:「師姐,你那解毒丹還有沒有,有就也分我一瓶。」

左秀桐聞言,二話不話,直接手一揮,剛取出來的那瓶解毒丹直接飛出一個拋物線,朝蕭陌拋來。

蕭陌伸手去接,另一邊,寒毒冰鱷又欲伸尾去掃,然而,就在此時,左秀桐身形一閃,已經擋在了它的面前,星光龍繩一揚,連環十九鞭劈了出去。

「嗤嗤嗤嗤……」

恐怖的空氣撕裂聲響徹洞窟,左秀桐此時大發神威,明明不過逍遙境九重巔峰的修為,竟然憑一根星光龍繩,與那頭品級高達三星低級變異的寒毒冰鱷戰了個平分秋色,難分難解。

見狀,蕭陌豈有不抓住如此好機會的道理,急忙接過那瓶銀色解毒丹,將其打開,也倒出兩粒,重新納入腹中,一陣閉目調息后,瞬間,「嗤」,在他身上,同樣一陣綠色氣流排出。

蕭陌頓時感覺全身一陣輕鬆,明顯服下這銀色解毒丹后,他體內的毒素頓時就驅得差不多了,雖說未必就真的完全沒有後遺症,但暫時支持兩人不受影響,繼續戰鬥總是沒問題的。

將那瓶銀色解毒丹收入儲物袋中,蕭陌身形一閃,怎能讓左秀桐一人面對如此大敵,他驅動玄火鼎,同樣縱身躍上,從另一旁牽制寒毒冰鱷,與左秀桐前後夾攻。

毫無疑問,蕭陌,左秀桐兩人的實力,都遠超同輩,雖然不及寒毒冰鱷,可他們也不是沒有他們的優勢,那就是武器……

兩人的武器,都不是凡品,蕭陌的玄火鼎,左秀桐的星光龍繩,明顯都非一般的正常兵器,兩人這一繩鼎合擊,竟然打出了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一邊火焰縱橫,一邊星輝瀰漫,一時間,反倒弄得那頭寒毒冰鱷處在了下風。

而且,身形閃動間,蕭陌掌指間,淡紅光芒一閃,那枚之前被他收入儲物袋的遁影歸一針再次出現在他手中。

剛才那一擊,蕭陌的偷襲雖然不成功,遁影歸一針也被它的鱗甲彈出,顯示出它防禦的強大,但這並不代表,蕭陌的另一大手段,遁影歸一針就全然無用。

無用只是因為蕭陌那一針,想刺的是寒毒冰鱷的眼珠,可那時它是閉著眼的,遁影歸一針被它眼皮上的那層鱗甲反彈了開去。

可如果,蕭陌等下射的,並不是它身上被鱗甲保護的部位,而是它現在終於醒來時,那再無任何保護的眼珠,或者,它突然張開的口腔呢?

所以,一邊以玄火鼎配合左秀桐攻擊,四處遊走,一邊,蕭陌卻手拈遁影歸一針,緊緊地鎖定寒毒冰鱷可能出現的破綻,等待致命一擊的時機出現。

機會終於還是來了。

眼見自己噴出的劇毒對蕭陌,左秀桐兩人似是沒有什麼效果,寒毒冰鱷終於有點慌了,它忽然身形一轉,竟徑直往湖水中逃去,同時尾巴狂甩,一道道縱橫萬鈞的尾鞭向蕭陌,左秀桐兩人掃來。

蕭陌腳下火光連閃,化火靈雲步施到極致,避過一重重攻擊;左秀桐更是不用多說,千氣飄蹤變幻莫測,整個人如影隨形,竟然能在閃避攻擊的時候,仍舊把手中的星光龍繩一記一記的抽在那寒毒冰鱷的背上,一時又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寒毒冰鱷受痛不過,回過頭,又是猛然大口一張,一團團腥臭墨綠的液體忽然凌空飛出,罩向蕭陌,左秀桐,洞窟中瞬間如下了一陣大雨。

蕭陌,左秀桐臉色不由一變,雖然他們有解毒丹,但也不代表他們能忍受如此噁心的一幕出現,急忙各自撐開防禦護罩,擋在面前,同時身形向後急退。

不過,急退過程中,蕭陌眼中卻露出一絲奇特的笑意,左手一甩,一根纖細若髮絲,迅捷若流星的淡紅長針,在半空中一閃即逝,瞬間射入了寒毒冰鱷張開還沒來得及合上的嘴巴。

而與此同時,左秀桐手上的星光龍繩也不知何時收起,掌心中出現一把赤紅的短弩。她伸手一按機刮:「奪奪奪奪奪……」

一連十二聲,十二枚赤銅短箭,連成一線,齊齊尾隨其後,射入了那頭寒毒冰鱷張開的大嘴中。

「呃1

寒毒冰鱷一聲痛呼,猛的從半空中跌了下去,因為劇痛,它的身子猛然在地上劇烈的翻滾起來,一時間四周地面冰塊紛紛開裂,無數冰屑紛飛,如同一場世界末日。

洞穴中,響徹著寒毒冰鱷臨死時不甘的慘叫聲,足足翻滾了一刻鐘后,它才終於慢慢停下來,趴伏在離冰湖不過四尺遠的地方一動不動,只有嘴部還微微抽搐著,身上的氣息飛速消失。

一道一道血泉,從它的嘴部湧出,染紅了地面,然後又迅速凝固,在地面上凝結成一塊一塊奇形怪狀的血色冰塊。

這頭橫行這地下冰窟不知多久,獵殺凶獸無數的冰窟霸主,終於在蕭陌與左秀桐聯手之下,成功飲恨。

ps:第二更,感謝那年花飛的紅包打賞,感謝。

稍後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