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四十七章、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變故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得手了?」

蕭陌,左秀桐兩人停留下來,對視了一眼,又望望地上已經趴伏不動,再無動靜的寒毒冰鱷,既覺欣喜,又覺一陣不真實感。

他們兩人聯手,就這麼,真的將一頭三星凶獸擊殺了?

而且,這還是一頭三星低階變異凶獸,實力相當於三星中階凶獸的存在,這座地下冰窟的真正無冕之王?

雖說兩人對自己的實力也算自信,但是,也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快,就能與一頭三星凶獸一戰,更不要說,成功將其擊殺了。

可是,事實就在眼前,他們真的做到了,雖然是聯手做到的,但是,意義仍不可謂不重大。

這是兩人第一次成功擊殺三星凶獸,人生頭一回,破天荒,說不激動那是假的,最重要的是,擊殺這頭寒毒冰鱷,不止證明了他們的實力,更將得到它守護在冰湖中央的那三株變異玄冰黑水草,以及,冰湖上空的那件天材地寶,血靈石乳!

這可是傳說中,和七色壽泉,不老魂果,九陽回生草等並列的稀世奇珍,凡人能得一小滴,便能從此脫胎換骨,踏上修道之路,更不要說他們修士了……

雖然它沒有瞬間令他們突飛猛進,突破齊物,養生,甚至人間境的超然能力,但卻能改變他們修行的資質。

資質好了,修鍊速度就快,短時間內效果不明顯,但從長遠來說,它比那些直接提升人修為的靈物更加重要,作用更大。

畢竟一時的修為提升,再強也有限,但資質提升了,別說齊物,養生,人間,就算到後期的符德,宗師,帝王,天道等境都有用,這可不是一般靈物能做到的。

絕對是一場大收穫!

兩人相視一笑,都看得到對方眼中的濃濃喜意。

不過兩人誰也沒有立即上去,仍是警惕的盯著那頭寒毒冰鱷屍體,擔心它是詐死,一面掏出青木回氣丹恢復心元氣。

說起來,這一戰兩人雖然勝利,但也不是一點傷勢沒有,首先,心元氣的損耗就不說了,此時兩人身上,還能剩下的心元氣,只怕連一成都不到了,那寒毒冰鱷再堅持一會,只怕是兩人會先堅持不祝

另外,雖然沒有直接被那寒毒冰鱷拍到,但它亂甩尾巴時激起的無數冰片,仍是氣勁雄渾,即使開啟了護身罡氣,仍不免被其中幾枚割得鮮血淋漓,身上多出不少傷口。

不過,這點小傷,無論對於蕭陌還是左秀桐,都根本沒怎麼在乎。

戰鬥中受傷在所難免,只要戰鬥停止,一個治療心元技,很快便能恢復完全。不過此時,兩人心元氣還沒恢復,無論是蕭陌,還是左秀桐,都沒法動用萬花生返訣和春雨復甦術,給自己治療傷勢而已。

而且這一戰,兩人也徹底感受到了三星凶獸的強大,尤其是三星變異凶獸,那根本不是普通內院弟子能抗衡的存在。

蕭陌,左秀桐之所以能勝,一是兩人聯手,各自分擔了一部份壓力,強強聯手之下,爆發出了超出單體兩倍以上的戰力。

而第二點,就是他們手中的武器,佔了大便宜,如果普通人,武器根本在寒毒冰鱷身上留不下半點傷痕,他們絕沒那麼容易獲勝,甚至極有可能最後飲恨的就是他們了。

實在是因為,無論是蕭陌手中的玄火鼎,還是左秀桐的星光龍繩,都非常可怕,令那頭寒毒冰鱷感受到了壓力,才最終逃命,被兩人一以遁影歸一針,一以神機銅弩,聯手射入它體內誅殺。

片刻時分后,蕭陌,左秀桐兩人,身上的心元氣終於恢復了七八成,而那頭寒毒冰鱷仍是趴伏在原地,一動不動,蕭陌,左秀桐這才確定,其是真的是死了,不是欺詐。

蕭陌道:「左師姐,你先去采那三株玄冰黑水草吧,我將我們剛才射入它體內的遁影歸一針和你的神機銅箭取出來,這些可都是難得的武器,不能有失,而且……」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頓,又笑嘻嘻地道:「這次入窟的收穫,可不止玄冰黑水草,血靈石乳,光只這頭三星低階凶獸寒毒冰鱷的屍體,就值不少錢呢,這可是變異凶獸,材料不取白不齲」

左秀桐聞言,點了點頭,道:「好,那你小心點,它屍體可能有毒,你取它身上材料時要稍微注意一點。」

蕭陌點頭道:「嗯,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

左秀桐聞言之後,也沒有推辭。無論是從男女分配上來說,剝取凶獸材料這種血腥的事,和採摘靈草這種簡單的事,都是男子苦些累些,女子輕鬆些舒適些。

而且她是丹道弟子,雖然實力強大,的確更對靈草感興趣,寒毒冰鱷身上的材料雖然也值錢,在她眼中卻遠沒有那三株變異的黃階靈草,玄冰黑水草有價值。

所以,她贊同了蕭陌的分配,兩人一左一右,一個走向地上趴伏著的寒毒冰鱷屍體,一個則走向湖泊中心的那座小小島丘,準備挖取那三株變異玄冰黑水草。

因為寒毒冰鱷的屍體明顯離兩人更近,所以蕭陌先左秀桐一步,到達屍體前。

他先是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雙鹿皮手套,防止被寒毒冰鱷血液中的毒素污染,隨即,再取出一把小小銅刀,從寒毒冰鱷被左秀桐星光龍繩抽裂開的皮肉那裡划齲

片刻時分后,蕭陌左手輕輕一拍,一枚淡紅長針率先跳躍而出,被蕭陌取在手中。

只是此時這根長針之上藍盈盈一片,明顯沾上了劇毒,蕭陌正要將其洗去,忽然一頓,想了想,又停了下來,直接用一個玉盒盛裝,將其收回了儲物袋中。

隨即,其繼續下刀,沒片刻,又將左秀桐射入寒毒冰鱷體內的十二支混元銀銅打造的神機短箭取了出來,蕭陌沒替左秀桐擅自作主,同樣將它們收集在一起,準備待會交給左秀桐處理。

隨後,才是分割材料的時候。

鱷類異獸一身是寶,無論是它堅不可摧的鱷鱗,還是它那長長彷彿利劍一樣的牙齒,甚至血液筋骨,都是寶,蕭陌從重要的收拾起,花了片刻時間,終於將大半重要材料都給收集齊全,一股腦塞入儲物袋,回去再按價值分配。

蕭陌正要去取剩下一些不怎麼重要的材料……

而另一邊,左秀桐身形一閃,也掠過了數十丈長寬的湖面,落到了那小小的島丘之上。

她低下頭去,自儲物袋中取出一枚小小的,精光緻緻的玉鋤,小心翼翼的從三株玄冰黑水草的底部鋤起,要將它們完整無暇的挖掘出來,然後收集入器具中盛裝。

一株,兩株……

就在左秀桐成功將其中兩株玄冰黑水草成功挖出,收集入一隻被設置有一道冰霧法陣的金玉古盒,正欲去挖掘第三株的時候,在洞窟入口處,卻異變突起……

「唰、唰、唰、唰……」

隨著一陣衣袂破風聲響起,四道身影,三男一女,聯袂出現在洞窟入口處。

當他們看到洞窟內的蕭陌,左秀桐兩人時,俱是不由臉上一喜,其中那名鳳目女子更是直接叫了出來:「哈哈,很好,是蕭陌,左秀桐兩人,我們終於找到他們了1

聲音妖媚,入耳動聽。

然而,這道聲音,聽在正要分割寒毒冰鱷屍身上材料,以及挖取最後一株變異玄冰黑水草的蕭陌,左秀桐兩人耳中,卻不啻于晴天霹靂,兩人一同轉頭,就看到洞窟入口處,突然出現的四道身影。

「是你們?」

兩人不由咬牙,萬萬沒料到突然出現的四道身影,竟然都是熟人。

看其衣著,一紅一白一青一黑,無比熟悉,竟是青楓院中之前圍困過蕭陌,左秀桐兩人的青楓院四傑:『紅刀』井千星,『碧龍槍』羿鴻雪,『玉鳳』陳靜女,以及『黑面朱羅』董小留。

他們不是正被鍾離丹師懲罰中,要各自輪流清理一個月的丹爐爐灰嗎?為什麼這才幾天過去,卻突然出現在這裡?

猛然,蕭陌,左秀桐反應過來,急忙加快了手上的行動,同時心中卻有一個不好的預感升起。

「不好,頭頂還有血靈石乳沒有收起,這要被他們發現……」

倒不是擔心四人有從他們手上虎口奪食的能力,當初左秀桐一人便有擊敗四人的能力,更不要說蕭陌左秀桐兩人聯手了。

然而,擔心的卻是,這等天材地寶,一旦泄漏天機,只怕會引起天大波瀾,兩人萬萬不想被四人看到。

可惜,越擔心什麼,事情越朝什麼方向發展。

四人剛進來時,還只看到蕭陌與左秀桐兩人,然而,當他們的目光落到蕭陌手下的寒毒冰鱷屍體,以及左秀桐正要挖取的最後一株玄冰黑水草,卻不由臉色猛然大變。

「該死,是三星低階變異凶獸,寒毒冰鱷,以及黃階低級靈草,玄冰黑水草,此地怎有如此天材地寶?難怪之前我們就覺得奇怪,為何這山澗如此嚴寒,原來有異寶出世,卻被他們捷足先登。」

「不對……」

忽然,其中一人目光一動,突然落到洞窟之頂,就見那眾多普通石鐘乳之間,有一根鮮紅奪目,似乎鶴立雞群的赤紅石鐘乳,先是一怔,隨即不由想到什麼,卻是全身都一陣難以抑制的顫抖起來。

「那是……」

他指著冰湖上空那根鮮紅石筍,驚喜交加的道:「莫非是傳說中的天地靈物,血靈石乳?天啊,那可是傳說中能改變修士本身資質的無上寶物,一滴就價值連城,快,絕不能被他們奪取了,殺人奪寶,快1

其當先衣袍一振,不管不顧,直接身形一展,就凌空飄起,朝著冰窟上空的那根血紅石筍飛去。

而另外三人,先是一怔,隨著,不約而是的望向那顆洞窟上空倒垂而下的鮮紅石鐘乳,眼睛也同一時間變得赤紅起來。

「真的是血靈石乳,該死,不能被他搶先了,我們也奪1

三人同時飛升而起,再破不得蕭陌與左秀桐兩人,尾隨最先飛掠而出的『紅刀』井千星,緊隨其後朝那血紅石鐘乳飛去。

ps:第三更。求收藏,求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