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百四十九章、生死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生死之戰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不錯,是我,意外嗎,驚喜嗎?」

看到蕭陌,左秀桐兩人臉上,夾雜著震撼和驚訝的表情,蕭神劍心中,閃過一抹難言的快意。他哈哈大笑,笑聲完畢,臉上表情陡然轉化為冷酷。

「與我作對者,死1

話聲方落,他足下一動,整個人竟然無端浮起,直朝著半空中的蕭陌與左秀桐兩人掠來,紅白黑三色劍氣在他腳下形成一葉扁舟的模樣,載著他冉冉飛升。

蕭陌,左秀桐見狀,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忌憚,情知這一戰已經難以避免。

今日蕭神劍的到來,的確是讓兩人感到十分的驚訝,出乎意料之外,而對方實力的強大,對於兩人來說,毫無疑問,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噩耗。

誰能想到,兩人不過進山采個葯,結果自己都是莫名其妙摸到如此隱蔽,如此偏僻的一座冰窟,居然也能被對方給找到。

最關健的是,看蕭神劍跟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董小留等四人聯袂而來,雖然進來的時候分了先後,但蕭陌和左秀桐可不會傻到,認為他們只是湊巧湊在一起,而不是早已互相勾結,結合在一起準備來找自己兩人麻煩。

事已至此,多想無益,只有準備一戰了。

蕭陌一瞬間轉變心態,心元氣提聚全身,作好了生死一戰的準備,緊盯著飛掠而來的蕭神劍,同時,擔心左秀桐搞不清楚狀況,或許以為對方只是來奪寶,過於大意,又以傳音入密之術,向左秀桐低聲說了幾句什麼。

「左師姐,這五人是來殺我們的,等下出手時,千萬別留手,不然,死的就是我們了。」

「什麼?不可能吧?」

左秀桐聞言,滿臉訝異不解的轉過頭望向蕭陌,一臉震撼訝異,顯然還有些不信。

在她心中,想的還比較簡單,以為井千星,羿鴻雪等人會來到這裡,多半可能是為了繼續跟自己爭奪星月玉魂丹,結果意外追到這裡,發現血靈石乳,所以又起貪心,要再跟他們爭奪。

只是,不管是爭奪星月玉魂丹,還是爭奪血靈石乳,也不過是為了奪兩件寶物而已,同是鍾離丹師門下,怎麼也不可能打生打死吧,分出勝負就已足夠。

但是,蕭陌心中卻是明白,如果左秀桐懷抱的是這樣的想法,接下來兩人在戰鬥中,恐怕將處於極其不利的地位。

因為,他可是十分清楚明白的知道,蕭神劍來這裡,可絕不是為了一粒什麼星月玉魂丹,發現血靈石乳也不過是意外為之。

能讓他進山追蹤自己,甚至對自己動殺機的,從來就不是因為這血靈石乳,而是完美掩蓋蕭家那件事,甚至只是自己的崛起,對他的地位產生了威脅。

所以,奪血靈石乳不過是順手為之,殺自己才是更重要的。

而且,這血靈石乳就在這裡,又不會跑,對於他來說,殺了自己,血靈石乳自然就到他的手中,這兩件事是可以混在一起的,但是,因為心中對自己的仇視,又讓這件事,和普通奪寶有一些不同。

普通奪寶,寶物到手就算滿足,但他,可不管寶物是不是到手,殺自己才是他的第一目標。

如此一來,如果左秀桐還認為這只是一場簡單的同門奪寶之爭,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是一場涉及生死的仇殺,最終兩方人,很有可能最後只有一方能活著逃出冰洞。

如果等下她不全力出手,在戰勝對方后還想著留手,當對方暴起反殺的時候,那就遲了。

所以,蕭陌心下焦急,知道在戰前,一定要打消她所有的顧慮,雖然很是有些不願提起,但為了讓她明白事情的嚴重性,等下全力出手,還是只得嘴皮輕動,將自己與蕭神劍的恩怨說了一遍。

雖然此事極為隱私,但大體並無不可對人說的,畢竟這是蕭神劍所做的齷齪事,而不是他蕭陌的。

雖然在陽城那邊,此事被別人篡改成了另一個版本,但只要明眼人一聽,便能大概猜出事情真相。

而當初玄水湖試練,白家二少白心秋被偷襲致死一事,在陽城是鬧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白家更是逼上蕭家去要人,此事只要一打聽便知,也就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最重要的是,還有在傳功堂外,蕭神劍追上蕭陌時,所說的那些說,蕭陌也全部一股腦的告訴了左秀桐。

雖然這些話已經無所佐證,但是,不管左秀桐相不相信,至少要引起她足夠的警惕,不然一旦她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大意,極有可能因此丟掉性命。

她一喪命,蕭陌也絕對逃不出去。

此時此刻,兩人的命運綁在了一起,蕭陌可不相信,在擊殺自己后,蕭神劍會放過左秀桐逃走,把他乾的事情宣揚出去,甚至,蕭陌有些憐憫的看了一眼依舊朝血紅靈石飛去的另四人,這四個人,只怕也不過是蕭神劍抓來的替罪羊吧,等事情結束,他們,估計也沒有一個能活命。

可惜,他們仍然不知,還欣欣作態的認為,自己等人,是幫蕭神劍的忙,還能分得血紅石乳這等天地奇寶,可惜,不管自己等人是勝是敗,他們的下場,似乎都早已註定了,而他們自己,還茫然不知。

「哼……」

蕭陌冷哼了一聲,自然沒有提醒他們的打算。提醒了,他們也不會相信,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只會相信蕭神劍,誰讓對方後面,有那樣一尊後台呢。

不過,雖然將自己與蕭神劍之間的恩怨大部份都說了出去,但有關藍無心,納蘭蛛等人,因為追殺自己,被自己在靈武山設計陷害致死一事,蕭陌卻是沒說。

一是此事關係重大,蕭陌暫時還不能完全信任左秀桐,畢竟兩人在此之前,也沒有多少交情,短暫的友誼,也只是建立在這三四天的尋葯趕路中,要說多堅固,還真說不上。

第二,此事說不說關係也不大,反正結果已是如此了,現在的情況就是,蕭神劍帶人來追殺自己,左秀桐無辜躺槍。但不管如何,她已捲入此事中,想脫身都不可能了,想活命,只有兩人聯手,殺出一條血路來。

至於後果如何,此時此刻,還能考慮後果這種事嗎?

「居然還有這樣的隱情……」

聽到蕭陌的敘說后,左秀桐臉色微變,終於稍微改變了一下態度。

原本,她只打算從井千星,羿鴻雪等人手中搶奪回血靈石乳,並沒有對這一戰有多大反應,但現在,卻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這五人根本不是為了星月玉魂丹而來,而是刻意追蹤,來追殺她和蕭陌的。

這竟然不是一次普通的奪寶之爭,而是一場二對五的生死之戰!

想到此,她的臉色瞬間嚴肅,感激的看了蕭陌一眼,如果他不告訴她這些,自己等下還真有可能陰溝裡翻船,但現在了,有了提防,五人再想偷襲她,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雖然對蕭神劍沒有太多了解,但作為至道學宮內院弟子中的一員,左秀桐並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煉聖賢丹的人,對於至道學宮中發生的一些大事,她還是知道的。

譬如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人間境後期強者『維摩居士』葉摩訶收為一位新徒弟,而這位新徒弟,又在三月之前,以外院第一的成績成功加入內院,引起一陣轟動。

雖然她並不清楚蕭神劍的強大,但只看他剛才,信指一彈,居然就有如此威力,還是不由讓其感到驚訝,最重要的是,對方晚入學宮那麼多年,修為居然追上了她這位老牌內院弟子,不能不讓她忌憚。

或許,這是一位非常強大,甚至稱得上可怕的對手,更甚於那頭已經死在他與蕭陌聯手之下的三星低階變異凶獸,寒毒冰鱷。

目光一轉,左秀桐徹底收起饒幸心理,她變得嚴肅起來,目光落到半空中飛來的井千星,羿鴻雪等人,身形一動,直接再次朝那根溶洞之頂的血靈石乳飛去。

既然一場大戰勢不可免,那無論如何,還是先把血靈石乳搶到手再說,等寶物到手之後,接下來如何一戰,才有商榷的餘地。

而在此之前,多想太多,都是沒有用的。

ps:補昨天第二更。抱歉,這兩天有點卡殼,這一戰不太好寫,整理了下大綱,明天開始爆發加更,今天兩更先欠著,明天一起補上,所以明天一共會有四章,一次把這情節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