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百五十三章、天地荒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天地荒唐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冰窟通道之中,蕭陌極光身法連閃,帶著蕭神劍一路往外逃去,想將他暫時引開一邊,好讓左秀桐從井千星四人手中先將血靈石乳奪到手。

只要血靈石乳奪到手,無論是戰是退,他們都有了餘地。

只是,不知為何,蕭神劍竟然真的中計,一路尾追了下來。

然而,兩人剛剛離開冰湖所在洞窟不過百來丈遠,確定已經看不見身後那座溶洞,井千星五人也再看不見他們身影的時候,蕭神劍卻忽然身形一頓,竟然沒有任何徵兆的停了下來。

他一聲冷笑:「小子,可以了,停下吧,告訴我,你手中那株,可是藍無心的霧影尋絲草?」

蕭陌見他不追,也就懶得再跑,直接在他數十丈外站定,看著蕭神劍,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嘿。」

蕭神劍聞言,眼神驟然變得變得深沉而玩味起來。

他看著蕭陌,揚頭道:「小子,說實話,你還真挺讓我感到驚訝,一名人人皆知的『廢體』,在我蕭家也算是無根無腳的螻蟻,居然有一天能爬到如此地步。」

他也不管蕭陌的反應,自顧自繼續說道:「先是逃出蕭家,成功避過所有人的耳目,隨後,又加入至道學宮,成為靈州第一學宮的傳人之一,更是在外院小擂台榜時就一鳴驚人,奪得前三,再隨後,又打通心魔塔第六層,成為和我一樣的內院弟子,更是莫名其妙的,成為內院弟子后,突然又成為了什麼鍾離丹師的弟子,地位水漲船高……」

說著說著,就連他的臉上也不由浮現出一抹讚賞:「說真的,我從來沒有重視過像你們這樣的螻蟻,原本,隨著時間的逝去,我以為我與你們的差距會越拉越大,最後到讓你們完全無法仰望的地步,但不知為何,我與你之間的差距,卻似在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慢慢縮小,這讓我感覺到了危機。」

蕭陌眉頭微皺,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覺,對方明明知道他是想拖時間,為何還甘願在這裡跟他廢話這麼多?

難道他不知道,只要那邊左秀桐成功搶奪到血靈石乳,自己兩人是戰是逃,可就全憑接下來的戰局走向而任意選擇了,憑自己兩人的實力,想戰未必是他的對手,如果一心想逃,他可未必攔得祝

難道,他不擔心自己兩人逃離?還是,他本來便另有算計?

蕭陌心中,不由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不過,他並不認為自己的計策有什麼問題,或許對方是故作玄虛,所以,他樂得對方願意跟他拖時間。

所以,蕭陌也不急著引他走了,直接開口道:「或許,在你心中,大家皆是螻蟻,不過螻蟻也有生存的權力,如果你侵犯到了螻蟻生存的權力,那螻蟻也會偶爾的亮出自己的爪牙,只是……」

他皺了皺眉,看向蕭神劍,有些疑惑:「你說這一切,到底是想幹什麼?」

蕭神劍不答,只是繼續道:「這些,都不是我認為你能做到的,但是,你最終都一一做到了,從這一點來說,就連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毅力,甚至,運氣……」

「是有運氣的成份吧……」

他緩緩開口說道:「如果沒有運氣,蕭白兩家的聯軍,不會追不上你的蹤跡,讓你平安到達至道學宮;如果沒有運氣,你不會一路晉陞,從外院到內院,再從內院到現在的丹道弟子身份,更在這靈武山脈深處,剛好發現這麼一座蘊含奇寶的冰窟……」

「雖然,從我們五人出現開始,這座冰窟,以及這冰窟之內的所有東西,都屬於我蕭神劍所有,但是,我仍為你的運氣感到驚嘆,現在便是如此,以後到底還有多少我不能預測的東西,難以預料。所以,我必須要殺了你,只有殺了你,我才會心安,才不會有這種寢食難安的感覺。說實話,這種感覺,我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有過了……」

「所以,蕭陌,你很幸運,生在了和相同的時代,相同的家族,但你也很不幸,因為你生在了和我相同的時代,相同的家族,因為你太平凡,有的時候,平凡也是一種過錯,而你的過錯,就是將你的平凡,擋在了我偉大崛起的道路上。」

聞言,蕭陌一陣沉默。

除了沉默,他無話可說。

原來,在自己努力追趕,甚至想要超越對方,取得自保的能力的時候,在對方心中,卻是這麼看待自己的嗎?

被這樣一名天驕看重,甚至承認他已經有了威脅到自身的能力,他是不是應該感覺到驕傲,感覺到欣喜?甚至乖乖把頭顱伏下,等待著對方屠刀的砍下?

可惜,蕭陌絕不!

正如蕭神劍自己所說,或許,像他這樣的四竅天才,陽城蕭家這樣的地方小家族,千百年都難出一位,的確生來便應該受到萬人矚目,所有人供奉。

因為他是未來蕭家崛起的最大希望,是蕭家走出陽城,成為整個靈州,甚至整個東玄域一方勢力的登天梯。

所以,只要是在蕭家出生的人,人人應該敬他,畏他,待他如天神,為了他的崛起,應該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時間,資源,機會,甚至,生命!

可惜,蕭陌絕不是這樣的人。

他沒有尊敬他,沒有敬畏他,更沒有願意為他的崛起,而付出所謂的一切代價,因為那一切,都是別人強加給他的,蕭神劍崛不崛起,崛起了又如何,那跟他又有什麼關係?

自己性命都沒了,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他父母倒是為了蕭家犧牲了,可是蕭家,這些年,又是怎麼對待他這位蕭家功臣後人的呢?

將所有屬於他父母名下的產業搶走,不提供任何資源,過上任人隨意欺辱,排擠的日子,到最後,需要替罪羊了,才終於開始跟你談感情,談家族責任感,談付出,談犧牲,談奉獻了……

呵呵……

蕭陌只想呵呵兩句,所以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於是,感情,責任,付出,犧牲,奉獻都不談了,談家族的懲罰,談啞口丹,談軟筋丹的效用,談生不如死……

於是,蕭陌被冠上了殺人的罪名,被蕭白兩家通緝,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逃離蕭家,成為至道學宮弟子之一,對方竟因為他當初沒有安心當他的替罪羊,兩次三番想找他麻煩,看他不順眼,最後可以買兇進山殺人。

現在,買兇不成,又要親自動手,追進靈武山脈中,只為了把自己這個威脅剷除在萌芽中。

這是何等可笑,而又荒唐的一件事。

世本無道,人以荒唐事之。

現在,對方居然說他幸運,說一切只因為平凡就是過錯,對此,蕭陌還能多說什麼。

要麼,他把對方當瘋子看待,要麼,他就只能把自己當瘋子看待。

既然自己不是瘋子,那就只能,對方是瘋子了。

蕭神劍繼續道:「小子,最後勸你一句,告訴我是不是你殺了藍無心,納蘭蛛等人,又是怎麼逃脫天心寶鏡的監視,在懺心殿內說謊的?只要你告訴我答案,今天,我可以做主讓你選擇自裁,而不是死在我手裡。」

「哈哈……哈哈哈……」

饒是蕭陌一貫慎定,此時也不由長笑出聲,他看著蕭神劍,冷冷地道:「終於問出口了嗎?可惜,這一切我都不會告訴你。或許,你去地下與他們相會,他們會很樂意,告訴你這一切吧,前提是,你肯下地去找他們1

「是么?」

蕭神劍的眼神陡然眯起,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得莫測而危險,他看著蕭陌:「我會讓你後悔,說出這句話。」

蕭陌聞言,冷冷一笑,乾脆連回答都懶得回答了。

既然早已註定為敵,又何必多說這麼多廢話?

告訴對方自己心臟內小木魚的秘密,然後終於有了一次可以選擇自裁的方式……可這樣的方式,從來都不是蕭陌追求的。

在其他蕭家弟子,蕭家長老,甚至蕭家家主『百器之宗』蕭百器眼中,蕭神劍是天才,是驕子,是值得傾注一切,犧牲一切也要保下的家族未來希望。

但在蕭陌的眼中,這卻是讓他被逐出蕭家的罪魁禍首,是他被冠上了殺人罪名的一切起源。

若沒有他,自己不會成為蕭家棄子,若沒有他,自己不會成為殺害白家繼承人白心秋的罪人,從而被兩家追殺,無奈逃出陽城……

現在,這名讓他失去家族,失去聲名,甚至差點害他失去性命的存在,卻要告訴他說,把自己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坦然相告,只為了換取一次自裁的機會,蕭陌還能說什麼。

到底是這世界已經瘋狂了,還是蕭神劍太自大?

蕭陌一時都說不清。

難道,他認為,連讓自己自裁都是他的恩賜嗎?他把自己當成了什麼,主宰一切的皇帝,還是掌生控死的神佛?

可惜,他都不是。

見到蕭陌的表情,裡面充滿了平淡,蔑視,蕭神劍內心,忽然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暴戾情緒,只想將蕭陌,狠狠的踩在腳下,蹂躪蹂躪再蹂躪……

蕭陌越是這樣滿不在乎,淡然處之,他就越是憤怒,越是覺得受到了背叛……

雖然對方從來不欠他什麼東西,但他就是覺得受到了「背叛……」

這是一種奇怪的心理,雖然自始至終,他從來就沒有看得起眼前這名『螻蟻』,也不認為他有跟自己平起平坐的資格,但是,如果有朝一日,螻蟻造反,那簡直是佛都有火啊!

怒怒怒怒怒怒……

恐怖的怒火燒灼在他心中,令他身上的氣息越發幽深而恐怖,他盯著蕭陌,冷冷道:「該死,你實在該死……既然如此,就帶著你所謂的『秘密』去下地猶吧1

話聲甫畢,他終於不再留手,身形一躍,縱身朝蕭陌撲來,身後,三千劍氣,密密麻麻,形如蝗蟲一般威嚴而恐懼。

ps:抱歉,昨晚下鄉下,忙了一天,沒來得及更新,這是第一更,補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