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六十一章、缺心失情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缺心失情症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果不其然,隨後的故事發展急轉直下。

左父左母在一起之後,很快有了愛情的結晶,見到愛妻懷孕,左父大喜過望,一是擔心繼續留在修行界,會連累到妻子以及妻子腹中的胎兒,二也是數年戰鬥,陰謀,他實在累了,於是乾脆帶著左母,在一處山明水秀之處隱居起來。

那個地方,種植有許多高大秀麗的梧桐樹,每到夏季,大量梧桐花開放,清香襲人,被當地山農稱之為秀桐山谷。

十個月之後,左秀桐出生,正好是梧桐花開放的季節,所以左父給她取名,左秀桐,用以紀念兩人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但是,殘酷的事實,才剛剛開始。

左父左母隱居之後,的確過上了一兩年快活的日子,無人打擾,左母本來是故意接近左父,圖謀不軌,但是,卻終究慢慢傾心於左父的俠骨柔腸,溫柔細心,更知道他並不如外人所傳的那般無惡不作,殘忍惡毒。

於是,兩人真心相許,舉案齊眉,左秀桐也在這樣的環境下,慢慢長大,從小聰靈秀慧,難有人及,讓左父左母心懷大慰。

但是終有一天,那些人找到了這處山谷,找到了左母,他們偷偷交給她一包毒藥,要求她下在左父泡澡用的葯池中。

左母本來不願,然而,那些人將她的父母兩根手指切下,送到左母面前,更威脅如果一個月之內,左母還不行動,就要她全家陪葬。

左母無奈,終於,狠下心腸,將毒藥灑在了左父用來泡湯的葯池之中。

那一夜,血染葯池,左父在葯池中瘋狂的嚎叫,痛呼,而那些惡人,也紛紛趕到,見狀哈哈大笑,一齊圍攻。

左父狀若瘋狂,為保護愛妻及*逃走,身中數十掌,刀傷劍傷無數,最終不支倒地,整個人成為血人。

眼看左父就要命喪九泉,星光龍繩也將被人奪走,但就在這時,一個人趕到,將那些人擊殺,救下了左父一家人。

這個人,便是現在,左秀桐的師傅,鍾離丹師,鍾離善。

原來,當初聖龍墓穴出世,鍾離丹師也恰逢其會。他當時只是至道學宮的一名普通外院弟子,愛研究葯術,聽聞聖龍墓穴出世的消息,便與幾名同門弟子一起,組成小隊,想一探機緣。

然而,機緣是出現了,可危機隨之而來。

鍾離丹師一行五人,進入聖龍墓穴,運氣十分不錯,居然發現兩卷淡金古卷,因為當時兩卷淡金古卷都是封印狀態,無人知道其中內容,但所有人都知道,聖龍墓穴之中沒有凡物,更何況是珍藏得如此重要的淡金古卷。

不用想,也知道那必是至寶。

但是,古卷只有兩冊,人卻有五個,如何瓜分,一時眾人犯難起來。

鍾離丹師心善,提議大家一起保存,共同參悟,但是,有人貪心不足,想要獨自霸佔。於是,一場內鬥展開,鍾離丹師修為最低,又不擅戰技,很快就落於下風,眼看就要率先被擊殺。

就在此時,一人橫空而來,正是得到星光龍繩之後,要出古墓的左蘭亭。

他見狀之後,義憤填膺,揮舞星光龍繩,擊殺另外四人,救下鍾離丹師。

鍾離丹師活了下來,對於自己的救命恩人左蘭亭自然是十分感激,兩人攜帶著兩卷淡金古卷,離開了聖龍古墓,鍾離丹師為報他的救命之恩,只留下了其中一卷,將另一卷送給了左蘭亭。

但左蘭亭並沒有收下,可鍾離丹師堅持要送,無奈之下,兩人將那捲淡金古卷封存在了某個地方,並且約定,將來若有緣,誰遇危機,另一人相救之,則可得此古卷。

發下這心魔大誓之後,兩人各自離開。

而數年之後,憑藉手中的那一冊卷淡金古卷,鍾離丹師在至道學宮嶄露頭角,成為一名丹武雙修的高級煉丹師,但左父左蘭亭卻被人圍殺,奄奄一息。

鍾離丹師成為高級煉丹師后,已成內院長老,位高權重,一直派人暗中關注左蘭亭的一切消息,知道他遇危之後,立即趕去救援,但終究遲了一步,只救下左母以及年方二歲的左秀桐。

垂危之際,左蘭亭央求鍾離丹師,替他照顧左母以及女兒,同時將那捲淡金古卷的擁有權讓回鍾離丹師,留下這最後的遺言之後,左父溘然長逝。

鍾離丹師正要帶左母以及左秀桐返回至道學宮,然而,誰也沒有料到,眼見女兒有了歸宿,而左父因已而死,剛才那一場大戰中,那些惡人更是毫無信譽,在確定左蘭亭中毒受傷之後,就哈哈大笑,根本沒有信守承諾,放了她的父母,而是直接斬殺,刺激左蘭亭,左母無顏面對天地,自刎而死。

目睹如此慘變,鍾離丹師搖頭嘆息,帶著年僅二歲的左秀桐,回到至道學宮,亦師亦父,一直將她養大。

然而,十幾年來,因為十數年前秀桐山谷的慘變,左秀桐其實是親眼目睹母親毒害父親,父親在葯池中肌膚崩裂,滿身是血,痛苦哀嚎……然後慘變再生,惡人圍困,父親為救她們,血戰而死,母親又隨後自刎。

左秀桐小小年紀,心靈受到重大打擊,於是從此變成了一個孤僻自閉,無情無感的怪胎,那就是陳靜女當日在青楓院中喊她,缺心失情症的由來。

所謂缺心失情,其實是指天生感情缺乏,又可以稱之為情感冷漠症。

這些人天生難以產生情感,平時很難因為某件事去哭或笑,待人接物極其冷漠,感覺不到任何情緒,沒有喜怒哀樂,不會哭不會笑,甚至不會因為任何事情喜悅或悲傷,彷彿世事都跟她隔著一段距離,沒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

世界於她們而言,好像就是一場戲劇,一個過常

她們不懂得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所以最後就變成了彷彿沒有任何感情,行屍走肉一般,雖然也如正常人一樣生活,卻跟所有人都保持著距離,對於能讓別人歡欣或是落淚的東西,她們卻幾乎沒有任何感覺,這就是缺心失情症。

如果用一個詞來行容,那就是——行屍走肉。

在蕭陌出現以前,左秀桐就是這樣一個人,在青楓院中十幾年,幾乎沒有人見過她哭或笑,十幾年前秀桐山谷那場異變,對她心靈造成了極大的創傷。

直到蕭陌的出現,先是青楓院中,自涉危險,插入她與井千星等人的爭鬥中,隨後又在冰湖溶洞,撲她於地下,救她一命……

不知不覺中,她的心防似乎打開了一點,變得有一點不同。

聽到這裡,蕭陌不由一愣,有些明白過來。

他從來不知道,世間上還有缺心失情這種奇異的癥狀,不過,知道之後,又暗暗奇怪,按理這樣的人,一生幾乎是不會有變化的,不過……

蕭陌想到了什麼,心中卻是不由一動。

左秀桐的缺心失情症,其實並不是天生,而是因為太小的時候,就親眼目睹家庭巨變,所以才產生的情感封閉。她並不是沒有情感,而是不願相信情感而已。

如果有人能讓她感覺到安全,感覺到倚靠,這種閉塞,是可以恢復的,或許,這也是此刻左秀桐,給他完全不一樣感受的原因。

雖然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但是,蕭陌還是,寧願看到這樣的左秀桐。

他心中產生憐惜,原來以為自己的命運,已經足夠悲慘,莫名來到這個世界,而後卻又成為一個半竅廢體,接著父母雙亡,家族冷落,孤苦無依,最後更想拿自己的命去當替罪羊,只為了保一名天才弟子的名譽。

但現在看來,左秀桐的命運,卻比他更為悲慘,這讓他下定決心,或許,自己可以慢慢改變她的性格,最終,讓她這什麼缺心失情症的癥狀完全消失,最後,變成一個和普通人一樣,有笑有淚的存在。

或許,這也是一件值得驕傲,和自豪的事吧!

想到此,蕭陌點了點頭,看了旁邊的左秀桐一眼,暗自下了決定。

ps:回到福州,明天開始,正式補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