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六十二章、有得有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有得有失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隨後的故事,即使左秀桐不說,蕭陌也能猜到一二。

不過左秀桐仍是說了出來。

星光龍繩雖是上古靈兵,來頭甚大,但卻在左秀桐父親手中染血無數,自此被人稱之為兇器,禁器。

鍾離丹師將左秀桐帶回至道學宮后,有左父的救命之恩這一層關係在,他自然是對左秀桐百般憐愛,善加培養。

但左秀桐因為經歷過那樣的變故,性子變得極其孤僻冷漠,待人接物都十分生硬隔離,即使她不刻意得罪人,但仍暗地裡讓不少人心中有了意見。

後來有一次,七八名至道學宮的內院弟子就與她起了衝突,甚至污及左秀桐已經去世的父母,說她是魔頭的女兒,無父無母,沒有教養,左秀桐一怒之下,施展星光龍繩,將那七八名弟子打得遍體鱗傷,數月下不了床。

這件事當時在至道學宮引起一次不小風波,鬧到風紀堂,最後,還是當時已經晉級煉丹大師的鐘離丹師說情,左秀桐才免於處罰。

不過,雖然左秀桐得以脫罪,但至道學宮高層顧及到星光龍繩威力太大,一般內院弟子根本不可能是左秀桐的對手,如果她胡亂使用這件武器,只怕會將整個至道學宮鬧得雞飛狗跳。

所以妥協之下,左秀桐的確是得到了無罪釋放,但她能被無罪釋放的前提是,被迫發下心誓,不到萬不得已,輕易不得使用星光龍繩作為武器。

為了以示封禁,更是讓她平日間,必須用一層麻布在外將星光龍繩包裹起來,麻布未散,代表封印未解;麻布一破,代表她則已違禁,就要自行前往風紀堂接受處罰。

聽到這裡,蕭陌有些明白過來,鍾離丹師當初看到左秀桐使用星光龍繩后,之所以非要她立即跟蕭陌一同進入靈武山脈,看來不止是為了舒緩她的心情,更重要的原因,是想保護她,免受學宮風紀堂的責問。

只不過,他估計萬萬沒有料到,左秀桐與蕭陌一同入山,短時間內的確避免了被風紀堂調查,但卻鬧出了更大的風波。

她與蕭陌一起,聯手擊殺了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維摩居士』葉摩訶的弟子,更有四名鍾離丹師的學徒弟子同時遇難,堪稱是天大風波。

等回去之後,兩人勢必要被風紀堂著重調查,這件事,可比當初只是用下星光龍繩,擊敗井千星,羿鴻雪等人嚴重得多。

不過,事情已經發生,兩人也沒有什麼後悔的想法。既然遇到了,總要面對,既然面對,便應早已預料到這種結果,那是誰也無法避免的事情。

所以,兩人現在能想的,只是怎麼解決這件事情,至於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那卻是無可奈何,只能盡量減小了。

微風輕拂,時間如同在這一刻停止,天地安寂,兩人並肩坐在這方青石上欣賞前方的山林湖水,彩虹雲霧,只覺心中從未有此刻這麼寧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遠方天邊彩虹消散,夜幕開始籠罩大地,兩人這才突然驚醒,俱抬起頭,對視了一眼。

他們只覺剛才那段時間,兩人俱沉浸入一種非常奇怪的境地之中,彷彿心與心相連,天地只剩他們自己,再無其他外物打擾,一時晃兮忽兮,竟不知時間之既逝。

不過,溫馨的時刻終究只有一時,很快,現實的困難便擺在兩人面前,怎麼解決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就是接下來他們的頭等大事。

想到此,即使以蕭陌和左秀桐的智計,也不由深深頭疼,自知此事非同小可,不由俱都皺起眉來。

「算了。」

過了片刻之後,蕭陌率先搖頭,放棄那混亂的思緒,朝左秀桐道:「左師姐,多思無益,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便是,反正是他們先對我們出手,就算鬧到風紀堂,我們也有話說。」

「好。」

左秀桐雖然知道此事絕沒蕭陌所說的那麼輕鬆,但見蕭陌說得有趣,也不由心下一松,臉上掛上一層淡淡的笑容,心頭上的愁容果然散去許多。

兩人沒再管這件事,在思考面對風紀堂的對策之前,兩人其實還是有一件事情要做,那便是整理所獲,分配物品。

蕭陌道:「我們收損失和收穫計算一下吧,分配一下1

「好。」

左秀桐無可無不可的道,兩人當即開始,先從損失計算起。

此次大戰,蕭陌左秀桐兩人收穫不可謂不大,但就損失而言,也稱得上慘重。

首先,就是蕭陌,他數大底牌之二,遁影歸一針和爆血球,都在這一戰中損耗怠盡,遁影歸一針被蕭神劍用煉血化罡之法煉化消失,而爆血球也被蕭陌最後關頭用掉,等於從今往後,這兩大底牌都不再有。

蕭陌的真實戰力,因此大降。

算一下,現在自己手中,除了一個玄火鼎,一部萬花生返訣,算得上可堪一用的手段,其餘竟乏善可陳。

而這兩大手段,玄火鼎為余青葯之物,遲早得歸還,萬物生返訣還只是入門中段,境界不高,而且不方便公然顯露,等於這兩大手段,其實也要大大縮水。

在攻擊方面,蕭陌實在乏善可陳,雖然還有一門虛級上品的冰玄指,一門虛級極品的冰玉玄王掌。

但冰玉玄王掌其實和萬花生返訣一樣,同樣不宜暴露於人前,甚至從某個方面講,冰玉玄王掌連萬花生返訣都不如。

萬花生返訣還可以偷偷使用,只要不被人發現就好。但冰玉玄王掌就不行了,特徵太明顯,一旦使用,等於故意讓人認出來,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而冰玄指,是蕭陌最常用的攻擊心元技,但隨著蕭陌地位的提升,境界的提高,他也發現,原來在外院時,尚算得上一門絕技的冰玄指,其實也跟不上時代了。

到了內院弟子這個級別,一般所用的,都是靈級下品心元技,至不濟,也是虛級極品,甚至有的天驕弟子,直接擁有靈級中品心元技。

等階之差,體現在威力上,便是天壤之別。

至少蕭陌就知道,哪怕他把冰玄指練出花來,練到巔峰圓滿之境,威力也不可能超過靈級下品心元技,這樣做,平白浪費時間。

今日與蕭神劍一戰,更是讓他明白,在心元技上,他的確是遠遜旁人。看蕭神劍元靈劍氣的威力,真是驚天動地,他大成的冰玄指在那面前,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與其費盡心力,去將冰玄指的境界提升到圓滿境界,不如花點功勛,去兌換一兩部靈級下品心元技,哪怕只是將它們修鍊到小成甚至大成,也比圓滿境界的冰玄指強大得多。

所以,增加攻擊手段,提升攻擊心元技品階,已成勢在必行之事。這就是蕭陌回到至道學宮之後,要正式面對的一大難題了。

不過,雖然兩大底牌盡皆消耗,但能成功幹掉蕭神劍,蕭陌覺得,倒也值得。

只是很可惜,蕭陌心中總是隱隱約約,覺得蕭神劍沒有那麼容易死,如果他死了,倒算有所收穫,但如果沒死,那就有些虧了。

不過,反正當時面對那種危機,除了爆血球,蕭陌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手段。為了自保,以及順利奪得血靈石乳逃走,那是蕭陌唯一能做的事,所以這麼一想,他就覺得再也沒什麼值得心疼的了。

物得其所,各盡其用,這就不是他當時購買遁影歸一針,和爆血球時,心中的想法么?

另外,不止蕭陌有所損耗,其實這場戰鬥中,左秀桐也有一些損失,只是沒有蕭陌那麼慘重罷了。

首先,她的星光龍繩硬接了巔峰狀態下蕭神劍的元靈一劍,似乎有些萎靡創傷,需要時間去修補。

當然,蕭陌相信,憑星光龍繩疑似地級兵器的身份,即使承受了元靈劍氣一劍,也絕對不會真的受損,估計很快就會復原。

所以這一點,根本不算什麼損失。

當然,左秀桐還是有損失的。

她真正的損失,是那柄特殊兵器,神機銅弩。

ps:第一更。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