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六十四章、風波將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風波將起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左秀桐見狀,似乎了解到他的為難,不由一笑,說道:「其實你大可不必如此,你只是鑽進了個圈子,認為這些東西,應該按價值對等分配,其實,只要估算一下總體價格,你事後貼補我一部份其他物品,不一定要求是這裡面的物品,就夠了。」

「或者,等下分配血靈石乳時,如果你不介意,多分我一小部份,就足夠抵消了,何必如此苦惱呢?需要什麼,直接說出來就是,我還省掉一趟工序,將它們賣出去,何樂而不為?」

「嗯?」

蕭陌聞言,恍若一道閃電在天頭劈過,一時不由恍然大悟,豁然開朗起來。

「是啊,自己只是一時鑽進了怪圈,怎麼沒想到這一層。」

他想了想,自己身上,除了玄火鼎,也沒有什麼真正值錢的物品,所以用身上其他物品補償的想法行不通。

玄火鼎不是他自己的,而且也不可能送出去,其他東西,也不可能價值幾十萬。

如果他真有價值幾十萬的東西,也不至於混得如此凄慘,之前那顆爆血球倒是花了十萬,不過,已經花掉的東西也拿不回來,多想無益。

所以,他不可能用身上的物品去抵償,那就只能,在分配血靈石乳時,多分一小部份給左秀桐了。

不過這樣一想,蕭陌卻一點不覺心疼。

血靈石乳雖然是世間所有人都認為的無上靈物,畢竟是能改變人資質的寶物,多多益善,但那只是針對,那些根本沒有其他手段改變資質的存在。

但蕭陌不同。血靈石乳對蕭陌當然重要……它重要在可以現在就把蕭陌的資質升升一兩個層次……但並不是說,它的效果就是無可替代的。

因為,蕭陌還有黑色木魚。

黑色木魚會隨著蕭陌修為的提升而開闢出更多的心竅,也等於在緩慢提升他的資質,不過這提升過程可能會很漫長,而且很困難。

畢竟,每提升一個大境界,才能多開闢出一枚心竅,前期還好,到後期,那估計幾十,甚至上百年都難以看到一次提升,有多困難等可以想見。

但是,再困難,再難等,終究還是有機會……

所以,對於左秀桐而言,除了血靈石乳這一次機會,估計她沒有其他途經增加資質,但蕭陌不同,除了血靈石乳,他還有更強大,更神奇的黑色木魚。

減少一兩分的血靈石乳,對他的影響並不大,為了玄冰黑水草和那十七株玄雪草,值得。

而且,這樣做也算是幫助左秀桐,她也樂意,雙方都皆大歡喜的局面,何樂而不為?

想到此,蕭陌瞬間下定決定,不再猶豫,直接開口:「那十七株玄雪草也分配給我吧,其它所有物品全歸你,三株變異玄冰黑水草,十七株玄雪草,總價值大概在四十二萬功勛幣左右。而你剩下的這些物品,則只有十五六萬,差距足足有二十五六萬之多,等下我們分配血靈石乳時,你多分半成,你五成五,我四成五,如何?」

「好。」

左秀桐聞言,眼中露出歡喜之色,笑道:「別看只有半成,那價值可絕不是二三十萬功勛可比,這樣分配,反而是我比較佔便宜了,你確定你不會後悔嗎?」

蕭陌聞言,哈哈一笑,道:「求之不得,樂意之至1

左秀桐聞言,不由一笑,當即伸出一隻手去:「一言為定。」

蕭陌也伸出一隻手去,兩人用力一拍,蕭陌大笑說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1

至此,本次進山分配方案便已決定,隨後的時間,蕭陌將那些物品中,剩餘兩株變異玄冰黑水草,十七株玄雪草,全部收入儲物袋中,其餘物品則交給左秀桐收起。

隨即,他才拿起那地面上的最後一樣物品,那支封存有血靈石乳的赤紅石筍。

赤紅石筍拿出來,外表很普通,除了尖端有一些赤紅,其他部位和普通石筍並沒什麼兩樣,就是普通的灰白二色。

但蕭陌,左秀桐都知道,這不過是表像而已,既然它能凝結出血靈石乳那等天地奇物,其裡面,絕對有不為人知的玄機。

蕭陌一揮手,取出一個比較大的玉盒,平放在青石上,隨後手持赤紅石筍,蹲在青石前,小心翼翼,慢慢剝落它粗糙,醜陋的外衣。

片刻時分后,一根已經縮短到只有二指長短,拇指粗細的赤紅晶髓,忽然出現在蕭陌與左秀桐面前,在夜幕下閃爍著瑰麗的光澤。

只見它通體透明,絢爛璀璨,星光垂落,它在星光下反射著無數道赤紅的瑞彩,變幻多姿,一股奇異的香氣撲鼻而來。

「這,就是凝結成血靈石乳的至寶嗎?」

蕭陌,左秀桐不由嘖嘖稱奇,他們雖然知道血靈石乳的名字,可要說對它有多麼了解,那也不太可能。

這畢竟是傳說中的寶物,就算是古人,見過的都不多,留下的傳言也不盡不實,各有錯漏,能真正見識過真正的血靈石乳,并吞服過的人,實在屈指可數。

但毫無疑問,今天,蕭陌,左秀桐,俱是其中之一。

仔細打量這根小小的赤紅晶體,蕭陌發現,這根圓柱形的赤紅晶體,其實並不完全是實體的,它內部中間,竟然是空心的,裡面流動著如水一樣鮮紅的石髓,從頂端一處小口中,慢慢滴落,半天才會緩緩凝結,滴落出一滴。

蕭陌把它滴下的鮮紅石髓接住,頓時就明白,這滴鮮紅石髓,才是真正的血靈石乳,而它的晶殼,不過是誕生血靈石乳的基礎而已。

沒有晶體,血靈石乳無從誕生,但如果想憑一時之快,就把血靈石乳全部挖出,估計那晶體也會失去作用,只會變成一樣比較稀有的材料而已。

天地造物,凡多神奇。最惡臭最污垢的泥塘中,卻能開出最聖潔最美麗的蓮花,誰也莫想揣測萬靈之主的心思。

蕭陌看向左秀桐:「是現在就將它破開,裡面的血靈石乳就按我們之前所說分配。還是留下它,讓它慢慢產出血靈石乳,我們按月份所得來分配,一人掌管一段時間?」

左秀桐也不由猶豫了一下。

毫無疑問,如果想立即得到最大好處,當然是現服現用效果最好,但是,那也等於破壞了如此一件天地奇物,可如果任它就這麼緩慢的滴落血靈石乳,那一個月估計也得不到多少滴,效果並不多會大。

但時間一長,自然效果最好,畢竟這是源源不斷,開渠活水,總比一時痛快來得好。

最終,左秀桐還是開口道:「還是留下吧,現在挖開它,也不過是殺雞取卵,涸澤而漁,不是智者所為,畢竟我們修為也不高,暫時也不急。」

「這樣,我們先用一個月的時間,測試它總共能滴下多少滴血靈石乳,然後按之前所說分配,你佔四成五,我佔五成五。為保公正,我們一個月更換一次守護者,你看如何?」

蕭陌聞言,點了點頭,他也是傾向這麼做。

於是他道:「好,那就按左師姐所說處理,既然玄冰黑水草和玄雪草我先拿了,這血靈石晶,就先由左師姐保管下,測試下一個月所滴總數后,一個月後,將我應得的份額和血靈石晶交我,再下一個月,我再按同樣的規矩,交給左師姐保管。」

「好。」

左秀桐點頭答應,自此,兩人瞬間達成約定。蕭陌將已經滴出一滴的血靈石乳也交給左秀桐一起收下,然後兩人沒有再停留,方向一轉,朝至道學宮方向飛掠而回。

此間此事,兩人也沒有心思再待下去了,蕭神劍至今還生死未知,井千星羿鴻雪等人遇難的消息更不知多久會傳到至道學宮,兩人責無旁怠,還是早點回去等消息,早點思考解決辦法為好。

畢竟,這是兩人誰也跨不過去的一道難關,誰都知道,跨不過這關,等待他們的,可能是難以想像的後果,但事至如今,兩人也只有硬著頭皮,去承擔了。

這次不同於上次,上次蕭陌擊殺郭海,唐文濱,可以嫁禍千年寒螭,但這一次就不行了,蕭神劍,井千星等人不知炸成什麼模樣,留有許多痕,一看就不是凶獸的鍋。

只要有人來隨便一查,就能查得出出自人類的手筆,再細查此段時間與他們兩人結怨,同時不在至道學宮之人,便能圈定出一個大概方向。

兩人根本不會心存饒幸,也沒有辦法將那整座廢墟都掩埋去,毀屍滅跡。更何況,就算他們如此做了,至道學宮又豈是易與之輩?

之前是已經找到他們屍體,一切都指向千年寒螭,所以他們才沒有細查,但這一次可不同了,死的是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維摩居士』葉摩訶的弟子,知道蕭神劍可能遇難的消息之後,葉摩訶必定是暴怒,下令嚴查,這件事,根本瞞不過去。

因此,這件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見招拆招,在不知道學宮具體的處罰措施之前,兩人想再多,都是沒用的。

來的時候還要一邊尋找靈草一邊趕路,回去的時候卻是一路急掠,所以速度自然是天壤之別。兩天後,蕭陌,左秀桐就回到至道學宮。

而此時,至道學宮之中還是風平浪靜,顯然,蕭神劍,井千星等人遇難的消息還沒有傳回來,至道學宮暫時還不知道此事,蕭陌,左秀桐也不會自已去揭穿,回到青楓院,兩人一邊默默修鍊,一邊等待著風波的將起。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