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七十五章、黑面修羅宿英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黑面修羅宿英縱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隨著李淺妝,蕭陌的進入,赤紅大殿,最上首的石椅之上,忽然有一對森然而威嚴的眸子,隔空傳來,注視在蕭陌的身上。

蕭陌抬起頭,便看到巨大的石殿,四周儘是紅銅立柱,而階梯層層往上,在最高的階梯之上,有一座巨大的圓形平台,圓形平台正中,則擺放著一張寬大的鳳凰形狀石椅。

鳳凰石椅之上,一位黑衣婦人筆直地坐在那裡。

微風輕輕拂動,她身上的衣衫也隨之飄動,但她整個人卻坐得一絲不苟,一動不動,如同一座古就存在的石像。

隨著她的眼睛掃來,明明不言不動,卻有一股森然的氣機,忽然就那樣壓迫而來,如同一座看不見的巨山。

強如蕭陌,在這樣的氣機下,居然也差一點直接跪伏,拜倒下去。

不過關健時刻,他強大的靈魂硬是硬抗住了這一縷氣機,明明已經彎下去一絲的腰身,終究又一分一分抬起,同樣在大殿中站得筆直,如同一柄利劍。

那壓迫感並不曾消失,見狀之後反而更有加重的跡像。

蕭陌的身軀,如同被萬山鎮壓,脊柱一分一分下彎,不過蕭陌卻是寧死不退,硬是咬著牙,生生忍住了,骨頭一寸寸「」作響,腰脊卻依舊挺得筆直。

帶蕭陌進來的灰衣少女李淺妝目光落在蕭陌身上,輕輕一咦,眼瞳深處掠出一絲淡淡的訝異,不過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對她來說,蕭陌不過一個陌生人而已,她聽師命前往青楓院傳喚蕭陌,可並不曾想起,蕭陌是和她同一屆的弟子。

不過這也正常。

畢竟,當初至道學宮外院弟子選拔,在廣場上的何止萬人,即使最後經過挑選,進入正式試練的,也有數千人之多。

但數千弟子之中,李淺妝也是高高在上,如同眾山之巔,她眼中,又何曾有其他弟子的存在?

或許,驚鴻一瞥間,能讓她稍稍記一下名字的,也只有當時和她一樣,並稱天才的金無雙,納蘭佐殿,荊長明等人。

但蕭陌,這個即使在之前外院選拔上,也不顯山不露水,泯滅眾人的普通外院弟子,她根本不可能看得上眼,自然也就記不住什麼了。

而且,就算記住,那又如何?

她與蕭陌素無交情,兩人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即使知道蕭陌就是與她同一屆入門的弟子之一,她也不會對蕭陌有半分特殊看待。

只是此時此刻,眼見蕭陌竟然能抵住那份恐怖氣勢,骨氣之硬,天下少有,才令她稍微多看了一眼而已。

但也只是一眼。

她仍沒認出蕭陌是誰,而蕭陌,也從不曾有過與她攀什麼關係的想法。

人家是翱翔九天的神鳳,而他不過是低到塵埃的泥塵,兩者之間,一個天一個地,又何必自取其辱。

所以,他也不曾多對李淺妝有什麼期待,按照規定隨李淺妝來到這風紀堂后,從來就不曾掉以輕心。

所以在感覺到那股龐然氣勢壓來之時,不服輸的心思陡起,不由運起全身心元力進行抵抗,憑藉其強大的心性,毅力,他竟然真的抵抗住了。

大殿石椅上首,那名黑衣婦人,見狀之後,也不由輕咦了一聲,看向蕭陌的眼神有了一絲淡淡的漣漪。

她忽然一揮手,大殿之中,原本重壓如山的氣機忽然之間就如煙雲般消散,蕭陌只覺身體一輕,突來的失重差點沒讓他一個蹌踉,跌倒在地。

不過他急忙調整重心,足尖心元微運,終於站穩住了。

體察四周,剛才那種感覺,竟然如同是一場錯覺。

不過蕭陌知道,那絕不是錯覺。

剛剛那一瞬間,他的確感覺到了一股難以想像的恐怖威壓,石座上首的那位黑衣婦人,身上的氣機太過恐怖,雖然不是刻意針對蕭陌,但仍讓蕭陌感受到了難以抗衡的恐怖意味。

蕭陌也算見過不少頂級強者,其中最厲害的就是花老,一身修為幾達返璞歸真,看起來就像一個平常的老人。

可蕭陌敢確定,他的修為絕不低於養生境,不然,也不可能達到那種藏鋒於無形的境界。

可即便是花老,在這位黑衣婦人面前,只怕也遜色幾分。

整個風紀堂中,能有如此修為,又能坐在風紀堂主殿上首的那人,不用問,蕭陌也能猜出是誰。

一個傳奇般的名字在他心中跳躍而出,最後定格成七個千鈞一般的字體。「『黑面修羅』宿英縱1

宿英縱,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人間境中期強者,明明不過一介女流之輩,卻坐上了至道學宮最重要的堂口之一,掌握殺伐果斷的風紀堂堂主之位,可以說是六親不認,鐵面無私。

『黑面修羅』四字,就是自她掌管風紀堂之後,外人給她取的綽號。

黑面,形容她鐵面無私,誰來講情都沒用;修羅,形容她手段殘酷,在她手下,不知有多少至道學宮弟子,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只要犯事到她的手上,沒有一個人能夠得到善終。

這是一個真正傳奇般的名字,至道七修之一,而且即使在至道七修之中,也是最富盛名的幾個之一。而且,她也是至道七修之中,唯一的女性修鍊者。

這樣的存在,不能不讓人關注和敬畏。

蕭陌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人間境強者,果然恐怖,在她的面前,蕭陌明白,別說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逍遙境八重修士,就算他是齊物境,甚至養生境巔峰修士來了,在宿英縱面前,恐怕也好不了多少。

這就是等階的差別。

人間境,別說在至道學宮,就算在整個靈州修行界,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除非符德境出手,否則,他們幾乎就是這片天地的王。

所以,明白坐在石座最上首的黑衣婦人就是風紀堂主宿英縱后,蕭陌收起了自己一切的小心思。

他明白,在這風紀堂內,做出任何不理智的舉動,都是滅頂之災,幸好,自己對此早有準備,不然,這風紀堂,他還真不敢來。

而且……

想到此,蕭陌還有一分慶幸,風紀堂主既然有『鐵面』之名,那麼,對自己是如此,對別人,豈非也能一視同仁?

自己背景,可是遠不及自己的對手,有這樣一個鐵面無私的堂主鎮壓在上,或許對自己並不是壞事,而是一件好事吧!

想到這,蕭陌的目光不由飄落向大殿正中,在他到來之前,便已經站在那裡,一襲藍衣,面目英俊,但身上似乎總有一層陰影籠罩的俊秀青年。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在冰湖溶洞,與蕭陌大戰一場后,最後被他一記爆血球炸得無影無蹤,生死不知的蕭神劍。

只是……

此時此刻,看到蕭神劍在這裡出現,蕭陌哪裡還能不明白,即使是號稱可以炸死齊物境中期強者的爆血球,還是沒能炸死這個陰狠殘忍,詭計多端的大敵蕭神劍,最終,還是讓他活著回到至道學宮,出現在自己身前。

蕭陌心中不由暗暗可惜。

而他的出現,代表著什麼,不問可知。

今日之事,必定是他從廢墟之下爬出來之後,回到至道學宮然後不忿自己對他造成的傷害,所以故意捅出來,為的就是要對付自己。

這次至道學宮一次損失四名精英內院弟子,而且還全是鍾離丹師的煉丹學徒,影響之大,難以想像,和之前藍無心,納蘭蛛等外院弟子的死亡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蕭神劍告到風紀堂,引出風紀堂堂主,『黑面修羅』宿英縱這等強大存在,也就不足為奇。

之前李淺妝便說過,有人舉報,然後她們曾派人進山調查,所以花了數天時間,因此蕭神劍應該早就回返,這件事到今日才發酵,是因為風紀堂一直在搜集證據,不然,早就爆發出來了。

想到此,蕭陌的目光,又不由落向大殿最上首,石座之上的那名黑衣婦人。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