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百七十六章、爭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爭鋒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只見她明明身姿窈窕,成熟美妙,明顯曾經也是一位美人。

但不知為何,她臉上卻常年蒙著一塊黑紗,看不清面容,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她左頰之上,似乎有一道狹長的刀疤,從額頭直至下巴,也不知誰人所劈。

關於宿英縱的事情,蕭陌所知不多,只聽過她殺伐果斷,鐵面無情的傳說,至於她的過往,歷史,卻無人敢於多談,所以蕭陌也並不清楚,宿英縱臉上這條刀疤的來歷。

只是,今日之事,驚動了她這位高高在上的風紀堂主,卻不知,面對蕭陌與蕭神劍之爭,她該如何判處?

畢竟,蕭陌有錯,井千星,羿鴻雪等人,追殺蕭陌,左秀桐兩人,蕭陌無奈反抗,使用爆血球,不論直接或是間接,四人都是死於他手,罪不容耍

但蕭神劍先是派人追殺蕭陌,隨後又親身參與其中,豈不更惡?

畢竟,若沒有他的牽頭,或許,井千星,羿鴻雪四人,根本不會進入靈武山脈,還在青楓院受罰呢,豈會最終隕落在冰湖溶洞中,害他們身亡,而蕭陌擔罪……

所以如此一來,蕭神劍才算是罪魁禍首。

蕭陌就想知道,如果最後審斷出的是這個結果,世人都傳宿英縱鐵面無私,不容私情,那麼,現在這件事,假如牽涉到了和她同一級別,甚至更高一級別的秘術殿殿主親傳弟子蕭神劍,她又該如何自處?

是稟公辦案?還是顧忌葉摩訶的面子,暗中循私?

不過,就在蕭陌思接九幽,神移物外的時候,陡然,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一道藍色人影,迎面向他走來。

「呵呵,蕭陌,沒想到又能在這裡見到我吧,是不是覺得深深的意外?」

隨著話聲,蕭陌不得不轉頭,就看到一身藍衣的蕭神劍,走近蕭陌四尺之處,才停下腳步,目光陰沉的打量著蕭陌,眼神深處閃爍著不加掩飾的殺機,還有怒意。

殺機好理解,事至今日,兩人早已是不死不休,這怒意從何而來?

蕭陌眉頭一皺,不過隨即就舒展出來,想明白過來。

為何憤怒?自然是對落敗在自己手中,感到極度屈辱不解。

畢竟,若非最後蕭陌利用爆血球這等秘寶,讓他險些喪命,他豈會被埋在廢石山中,費了諸多勁才爬出來,一身傷痕,狼狽不堪。

而且,蕭陌此舉,不但令他諸番計劃成空,更是失去血靈石乳這等重寶,等於在第一次正面交鋒中,完敗於蕭陌之手,雖然蕭陌是使用了外物,但人生天地間,誰規定生死之戰中不得使用外物?

如果什麼外物都不許使用,那武器是不是外物?功法是不是外物?

只要是敗了,那就是敗了,怎麼也無法找到借口。

所以他才憤怒,才更加難以接受。

因為蕭陌在他眼中,是個螻蟻一般的存在,原本以為是隨手可以碾死,豈料一腳踢不開,二腳踢不開,甚至還撞痛自己腳趾頭……

如果是一個和他勢均力敵的人,這口氣他或許可以忍了,但蕭陌這名他眼中一無是處,更無一可與他相提並論的廢材做到這一點,他卻只覺整個人都彷彿要燃燒起來,爆炸起來,萬萬難以接受。

所以一回到至道學宮,他就迫不及待,立即通知了風紀堂,稟告了蕭陌使用爆血球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名同門弟子的事情。

只不過,接到舉報之後,風紀堂卻沒有立即如他所願行動,而是親自入靈武山脈探查了數天之久,直到昨天才堪堪回返,最終確定他舉報屬實,將蕭陌傳迅而來。

所以他心頭大大的爽了,只覺蕭陌今天一定在劫難逃,即使如他,也不敢隨便背上殺害四名同門弟子的的罪名,而蕭陌不過一個普通內院弟子,他做出這等事,必將是萬劫不復,誰也救不了他……

所以,他已根本沒把蕭陌放在眼內,只覺得他下一刻或許就要面對風紀堂的嚴酷懲罰,五馬分屍?灌腸?點天燈?

種種酷型在他腦中走馬燈般閃過,因此看到蕭陌進來,頓時不由出言譏笑。

蕭陌打量著蕭神劍。

原本,或許他並不想理他,只當他是一隻跳樑小丑,因為蕭陌早已想好辦法對付他。

只是,沒想到,自己沒開口,他卻自己找上門來了,眼看風紀堂審判在即,他竟忍不住,一幅迫不及待的樣子,想急忙跳出來刷存在感,既然如此,那就不慣著他了。

想到此,蕭陌淡淡道:「咦,這不是那天被炸得灰頭土臉,影蹤不見的蕭神劍蕭大天驕嗎?怎麼,那樣的爆炸居然都沒把你炸死,果然是屬烏龜的呀,聽說烏龜殼硬,而且命長,看來蕭公子一定是深得某隻萬年烏龜真傳,所以才能依舊活蹦亂跳,在那樣的爆炸過後依舊出現在我面前,只是從來只聽烏龜殼厚,可沒有聽說過烏龜還善於口才,這點倒是讓蕭某深覺意外,佩服佩服……」

「你……」

蕭神劍原本是想故意噁心一下蕭陌,想看看他看到自己沒死之後的驚慌反應,沒想到蕭陌其實早已預料到他有可能生還,在青楓院門口聽到有人舉報時,更是有所估計,因此在風紀堂這裡看到他,根本不曾意外。

但他萬萬沒有料到,一向低調謙卑的蕭陌,這一次卻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居然敢出言反擊,而且還是牙尖嘴利,諷刺自己是萬年烏龜真傳,因為殼硬,命長,才活了下來。

這讓他不由一時怒火攻心,只差沒有當場便拔劍與蕭陌拚命了,只是此時,風紀堂上首陡然傳來黑衣婦人的一聲冷哼:「風紀重地,不得喧嘩1

蕭陌,蕭神劍這才不由面色一變,沒有再多話,各站一邊,沉默下來。

黑衣婦人轉頭問向和蕭陌一起進入的灰衣少女李淺妝:「淺妝,怎麼還有一個人沒帶過來?」

站在蕭陌身旁的灰衣少女李淺妝聞言,立即走上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這才回答道:「稟師尊,已經著人去傳,馬上就到。」

「好。」

黑衣婦人聞言,就沉默下來,並不急著審判蕭陌。

整個風紀堂中,只有幾人近似不可聞的呼息聲,但再沒一個人說話。

ps:第二更,補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