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七十七章、審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審判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陌站在那裡,不言不動,聽著李淺妝和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談話,倒是絲毫也不覺意外。

此事當事人一共七人,分別是自己,蕭神劍,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董小留,還有一個就是左秀桐。

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董小留四人,全部身死,自己,蕭神劍已經在這,就只剩最後一個關健人物,左秀桐還沒到來。

當初李淺妝帶人去傳喚自己,在青楓院門口站了那麼久,如果左秀桐那時候在青楓院,應該是早已一起帶過來。

既然李淺妝沒找到人,看來,左秀桐那時也是剛好不在青楓院,所以蕭陌前往青楓院尋找鍾離丹師,進行一品煉丹師測試的時候,她才沒有出現。

左秀桐身為至道學宮精英內院弟子之一,自然也有自己的個人居所,不在青楓院之內。

蕭陌明白,她很有可能是因為要時刻保存血靈石晶,用來收集其滴落的血靈石乳,所以不方便留在青楓院,以免人多眼雜,發現端倪,所以搬回了內院自己的住處。

所以李淺妝帶人前往青楓院尋找蕭陌與左秀桐時,才會撲了一個空,兩人都沒找到。

當時李淺妝應該是問過青楓院的雜役,知道蕭陌與鍾離丹師去了煉丹堂,稍侯便回,所以在青楓院門口等待。

而左秀桐不在青楓院,她便讓同行的另外幾人前去傳喚,所以當時她身後只留二人,去的時候,卻應該是四人,甚至更多。

隔了這麼久的時間,就算左秀桐的住所離此地稍遠一些,應該也快到了。

果然。

沒過多久,兩名黑衣勁裝少女在前,引著一名青衣少女緩緩從遠處步來。

那名青衣少女面孔宛然,如精雕玉琢,蕭陌自是熟悉無比,不正是鍾離丹師的另一名學徒弟子,左秀桐是誰?

只見她來到風紀堂后,見到蕭陌,不由臉上一喜,腳步微動,已經快步來到蕭陌身前站定,一雙美目,就只在蕭陌一人身上,根本沒管上首的風紀堂主宿英縱,以及一旁對她到來,同樣怒目而視,極其仇恨的『風狂』蕭神劍。

「蕭師弟1

「左師姐1

兩人相視,互喚了一聲,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大半個月,經歷了靈武山中那一段,蕭陌與左秀桐兩人關係早已非比尋常,早不是當初蕭陌剛加入青楓院時的淡漠生疏。

而今,面臨危境,兩人自然而然,靠在了一起,心底的關係更親密了一分。

忽然,蕭陌目光一動,落到她胸口衣襟上,那裡掛了一枚鐵質徽章,上面是一隻小巧的丹爐,擁有兩個耳孔,數道花紋,不正是自己今日,才剛從煉丹堂領取來的一品煉丹師徽章一般模樣?

這代表什麼東西,不言而喻。

蕭陌不由滿臉喜色,立即抱拳,由衷地向她道喜道:「噫,恭喜左師姐晉級一品煉丹師境界,可喜可賀,恭喜恭喜了1

「嗯,師弟你發現了?」

聞言,左秀桐一雙妙目在蕭陌身上打量了一下,忽然也不由目光一亮,發現了緊握於蕭陌掌心的那一枚鐵制煉丹師徽章,漂亮的眸子不由顯露出一絲震驚,說道:「蕭師弟,回來之後,我是服用了星月玉魂丹,靈魂感知有所突破,才於數天之前,成功晉級一品煉丹師,倒是你……加入青楓院不到兩月,居然這麼快就成為一品煉丹師,真是讓師姐慚愧矮」

「原來如此。」

聽到左秀桐的話,蕭陌不由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她為什麼能在這短短時間,突破一品煉丹師的瓶頸了。

左秀桐原本就是鍾離丹師門下最受寵愛的弟子之一,在眾多學徒弟子中,也是位居第一,是最有希望短時間內突破一品煉丹師的人物,僅僅靈魂感知差了那麼一線。

在攤市之上發現那粒星月玉魂丹,並將其購買之後,雖然因此引出後面的一系列爭端,但她卻的確依靠那枚丹藥,跨過了這臨門一腳,從而使得靈魂感知有所突破,進而晉級了一品煉丹師品級。

如此看來,鍾離丹師門下,近日不止要增添自己一位親傳弟子,還有左秀桐也會隨之晉陞了。

以後兩人才是名符其實的師姐弟,學徒弟子之間的關係,和親傳弟子之間的關係,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學徒弟子還比較生份,到了親傳弟子之間的師姐弟關係,明顯更加親密一分。

兩人在這邊竊竊私語,一旁,一身藍衣的蕭神劍卻在一旁看得眼睛直冒火。

什麼意思這是?兩人明明是被他舉報,被風紀堂抓過來問罪的,怎麼在這裡互相吹捧起來了?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人性?有沒有道德?太不將他放在眼裡了吧!

想到此,他不由一聲冷哼,抬首朝上首的風紀堂堂主宿英縱說道:「宿堂主,你抓這兩個人來,可不是看他們師姐弟情深的,這案子,到底還審不審了?」

「嗯?」

聽到他的聲音,鳳凰石座之上,那名一身黑衣的風紀堂主宿英縱忽然冷冷哼了一聲:「住嘴,我宿英縱一生行事,還勞不到你一名小輩來指責。」

不過,說到這裡,她也不由轉向蕭陌與左秀桐,同樣冷哼一聲說道:「好了,傳你們來此,可不是讓你們互訴衷情的,有人舉報,說你們二人在進入靈武山脈採藥期間,曾在一處冰湖溶洞,與鍾離丹師四名學徒弟子,『紅刀』井千星,『碧龍槍』羿鴻雪,『玉鳳』陳靜女,『黑面朱羅』董小留四人起了衝突,並最終用一枚一次性大威力秘寶,將四人炸死於洞中,屍骨無存,你們可承認?」

「嗯1

聽到上首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聲音,蕭陌,左秀桐這才不由聲音一停,齊齊轉過頭來。

蕭陌以手示意,讓左秀桐不要開口說話,隨即踏前一步,自己站在風紀堂主的目光下,坦然承認道:「沒錯,此事是蕭陌所做,與左師姐沒有任何關係1

「蕭師弟……」

左秀桐沒想到蕭陌一出口,卻是直言不諱,不但直接承認,而且最重要的是,將所有罪責全部攬於一身,不由眼中浮現一抹感動之色,卻不願讓蕭陌一人承受處罰,正想站上前,反駁蕭陌。

然而,石座上首,那名一身黑衣的風紀堂主宿英縱,聽到蕭陌的話后,卻不由冷冷一笑,冷哼道:「你說沒關係那就沒關係么?據我風紀堂調查,在你二人前往靈武山脈採藥前夕,你身後的那位左師姐,曾經因為一顆『星月玉魂丹』,而與同在鍾離丹師門下的四名學徒弟子發生衝突,隨後大打出手,若非最後鍾離丹師親自趕到,喝止了你們,否則此戰必沒那麼容易終結。此事當時在整個至道學宮鬧得是沸沸揚揚,有不少青楓院的雜役弟子當場見證,我這邊隨時便可以拉出一批人來指認,你們還想狡辯?」

「嗯……」

聽到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聲音,蕭陌不由臉色微微一變。

他倒是沒有想到,這風紀堂速度如此之快,在蕭神劍舉報兩人以秘寶殺人之後,這麼短時間,不但查到了冰湖溶洞的變故,而且還連事發之前,在青楓院中左秀桐與陳靜女等四人的那場風波也查得清清楚楚。

她既然如此說,想必連證據都找齊全了,再辯解也是無用,蕭陌也就沉默下來,不再多言。

宿英縱見狀,於是繼續說道:「既然你們不再反駁,也就是說,就是默認了。你二人因星月玉魂丹與井千星四人產生衝突,最終在冰湖溶洞,以一件大威力秘寶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殘忍殺害四名同門弟子,無論是你,還是你師姐左秀桐,俱是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那麼,對於此事,你們還有什麼可辯解的嗎?」

聞言,蕭陌還沒開口說話,大殿一側,一直侍立在旁的蕭神劍,臉上卻不由浮現出一抹興災樂禍的微笑,看向蕭陌、左秀桐兩人,準備等待他們的凄慘下常

然而,就在此時,蕭陌卻陡然一抬頭,冷聲說道:「且慢,我另有話說……」

「嗯?有什麼情況,但說無妨,我風紀堂斷案,向來稟公辦理,不會僅憑一面之詞,只要你說的有理,我們自然採納,一定讓你心服口服1」

『黑面修羅』宿英縱聞言,淡然開口,並不急著宣判,而是示意蕭陌自由說下去。

蕭陌聞言,沉聲道:「此事縱然是因我們與陳靜女四人的恩怨而起,但宿堂主可知,為何我與左師姐前腳入山,本應在青楓院中,接受鍾離丹師處罰的井千星,陳靜女四人,卻尾隨入山,並剛好在冰湖溶洞與我們相見?這世上會有如此巧合的事么?」

「嗯?」

聽完蕭陌這話,『黑面修羅』宿英縱倒是不由微微一怔,眼神中現出一抹疑惑,隨即她抬頭道:「也好,你且道來,不過我自有辦法,辯別你所說之話的真假,如果你捏造事實,枉造證據,可別怪我鐵面無情,罪加一等1

「自然。」

蕭陌聞言,淡然一笑,並不畏懼,而是突然轉身,一指身前僅有四尺遠的藍衣蕭神劍,冷聲道:「因為,四人俱是被我們身邊這位秘術殿殿主親傳弟子,四竅天才,無劫神體,人稱『風狂』蕭神劍的無上天驕蠱惑,欲進山滅殺我等二人,以奪星月玉魂丹晉級一品煉丹師,所以才能那麼巧,剛好在冰湖溶洞追上,聯手圍攻,我與左師姐寡不敵眾,性命垂危,萬分無奈之下,才將爆髮型秘寶爆血球扔出,以求自保,四人不及躲避,被爆血球炸成碎片,只存蕭神劍一人存活1

「嗯,當真?」

聽完這話,宿英縱的眼神卻是不由微微一變,眼神陡然轉厲。

她轉頭望向蕭陌身旁四尺左右的蕭神劍,眼眸一冷:「蕭神劍,內院弟子蕭陌所言,是否屬實?你是否有蠱惑四名內院弟子,『紅刀』井千星,『碧龍槍』羿鴻雪四人,聯手進山追殺蕭陌,左秀桐,才導致他們被迫反擊,危機之下,從而使用出爆血球這等秘寶,以致不慎炸死井千星,羿鴻雪四人,只為自保?」

蕭神劍聞言,臉色陡然一變,萬萬沒有料到,本來以為馬上就能看到蕭陌,左秀桐的凄慘下場,事情卻急轉直變,竟然似乎有燒到自己身上之勢!

這件事情,他可萬萬不能承認,否則,後果難料!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