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二百七十八章、再啟懺心之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再啟懺心之問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蕭神劍不是笨人,他自然明白,本來這事,是想弄成蕭陌,左秀桐恃強凌弱,以爆發秘寶爆血球,殘忍殺死四名內院弟子,罪惡滔天,必死無疑的鐵案。

但如果,這事演變成蕭陌口中所說,是因為他蠱惑井千星,羿鴻雪四人,進山追殺蕭陌,左秀桐兩人,從而導致聯手圍攻之下,兩人無奈反抗,才使用爆血球不慎將四人炸死,情況可完全不一樣了。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不但蕭陌,左秀桐受到的罪罰會無限減輕,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將被拖入泥潭。

如果不能解釋清楚,蠱惑四名內門弟子,進山追殺同門弟子,最終導致四人傷亡,甚至還反過來鬧到風紀堂,誣陷同門弟子這件事,可是滔天大罪,即使他是秘術殿殿主的親傳弟子,估計也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這件事,他萬萬不敢承認,立即反駁道:「胡說八道,這蕭陌明明是自感罪責難逃,所以才故意胡咬一口,宿堂主萬萬不可相信此等人的胡話,殺人兇手理應立即嚴懲,以儆效尤,以謝天下,還請宿堂主快快宣判1

「閉嘴1

聞言,風紀堂主宿英縱不由一聲冷哼,打斷了他:「我宿英縱判案,還不用你一個後輩小子指點,雙方的話,我都要聽,都要查,不是由你一家之言而決。」

說到這裡,她轉而面向蕭陌:「內院弟子蕭陌,蕭神劍說你純屬誣告,五人只是路過,被你用爆血球無辜炸死,你可承認?」

「呵。」

聞言,蕭陌不由一聲冷笑:「以宿堂主判案多年的經驗,難道還想不明白,如果在正常情況之下,我與左師姐兩人,剛剛進入靈武山脈,為何五人會那麼湊巧也隨後在那裡出現,另外……」

頓了一頓,他繼續冷笑道:「我與左師姐又不會得失心瘋,為什麼要以那麼珍貴的秘寶炸死同門弟子四人?一是損失一件重寶,二是承擔上殺害同門的嚴重罪名1

「宿堂主看我兩人,可有精神不正常嗎?如果宿堂主說有,那我倆無話可說,如果沒有,那宿堂主何不想一想,爆血球明顯是我的保命底牌,若非萬不得已,我何故於故意損失那樣的重寶,去對付四名同門弟子,這怎麼也說不通吧1

「嗯……」

聽聞蕭陌此言,宿英縱微微沉默,顯然正在思考,手指無意識的在椅背上敲了兩下,忽然眼眸一抬,說道:「好了,你們雙方各執一詞,我並無法立即判定真假。那麼,你們各自之間,可有證據證明?」

「嗯,證據?」

聽到此言,蕭陌還沒說什麼,本來一直心神緊張,如同琴弦繃緊的蕭神劍,卻不由陡然大喜。

既然宿英縱提到了證據,那在這件事情上,八成是自己獲勝,原因很簡單……

此事七名當事人,四名已死,只有自己,蕭陌,左秀桐三人存活。

『紅刀』井千星,『碧龍槍』羿鴻雪四人已死,死無對證,所以不可能有人去向他們求取證詞。

而自己,是主動告發的事主,不可能自己反判自己,蕭陌,左秀桐二人是當事人,所說證詞不足為信。

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只要自己一口咬定是蕭陌,左秀桐兩人凶心大起,殘忍殺死四名同門,在沒有證詞佐證的情況下,無論宿英縱有多少懷疑,最後還不是要判蕭陌,左秀桐死刑?

至於蕭陌所言之詞,是自己蠱惑井千星,羿鴻雪等人進山追殺蕭陌,左秀桐兩人,從而導致四人被殺,還反過來誣告同門,此事純屬虛無縹緲,再無人能作證,那麼,即使這宿英縱心有懷疑,也只能待自己無可奈何,無罪釋放。

想到此,他心中不由頓時輕鬆,甚至充滿喜意,轉過頭,準備看看聽到此言,立即滿臉絕望的蕭陌,左秀桐兩人難看錶情。

然而,想像中的絕望神色並沒有出現在兩人身上。

聽到「證據」二字,陡然,蕭陌哈哈大笑起來,笑聲甫畢,他聲音一沉,冷聲道:「證據,我們自然有,而且不在別人,就在蕭神劍自己身上1

「什麼?」

聽到蕭陌此言,不僅宿英縱不由一怔,就是蕭神劍也一陣發懵,只覺得這蕭陌莫非是自知死期將近,所以已經真得失心瘋,已經滿口胡言了?

宿英縱目光看向蕭陌,淡然說道:「蕭陌,你說話可要講事實依據,讓蕭神劍自己指認是他蠱惑井千星等人,進山追殺你們二人,才導致四名內院弟子死亡,最後又誣告同門,這怎麼可能?」

然而,蕭陌聞聽此言,卻依然一副自信的樣子,淡然一笑說道:「宿堂主莫非是忘了,我至道學宮可不僅只有一個風紀堂,還有一個可以辯別所有人所言真假的地方——懺心殿1

「作為我宮七堂六殿之一,這懺心殿可是和風紀堂一樣並列為我至道學宮七大支柱,宿堂主無法開口讓蕭神劍自承罪孽,但這懺心殿中,卻是有一處地方,可以為我們驗明證詞真假的?」

「嗯?」

聽到蕭陌的聲音,風紀堂堂主宿英縱腦海中,卻似賴綣饃涼,她恍然大悟起來,指著蕭陌說道:「你是指,問心殿,天心鏡,懺心之問?」

蕭陌昂首回答道:「不錯,只要宿堂主能為我們申請到懺心之問,一切事情,豈不真相大白?」

「什麼?不好1

聽到蕭陌的話,風紀堂主宿英縱還沒表態,侍立一側的『風狂』蕭神劍卻不由陡然一顆心跌落谷底,神色之間滿是驚惶。

他怎麼忘了這一茬,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一時不由大急!

曾經,在蕭陌還只是一名外院弟子時,他就曾經越級申請過對蕭陌舉行一次懺心之問,目的只是為了讓蕭陌承認與藍無心,納蘭蛛等五名外院弟子的死有關。

沒想到,最後不但沒有成功,反而自己偷雞不成蝕把米,將自己關了進去,還被廢掉三層修為。

若非最後他的師傅知道情況后,出手救援,將他又從苦寂寒堂救了回來,而且還使用奇術恢復他的修為,否則,別說最後成功爭奪到外院小擂台榜第一,晉陞內院,只怕此時還在苦寂寒堂中關著呢,更別提有此時的風光了!

那一次失敗,是他的畢生之恥,原本一輩子也不會忘。

只是,他太高看了自己,認為這件事板上釘釘,蕭陌根本沒有辯駁的餘地,所以悍然告上風紀堂,卻沒有料到,有朝一日,蕭陌會以已之予,攻已之盾。

曾經,自己使用懺心之問對付他,今天,他竟然想用同樣的手段,來對付自己?

什麼是搬起板凳砸了自己的腳,這就是。

本來,風紀堂主宿英縱問兩人有什麼證據,正常情況下,自然是無人可證,蕭陌,左秀桐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卻是事實,必將重判,而他卻屁事也沒有。

但一旦進入懺心殿,沒有人能說謊,蕭陌只要據實回答即可,因為他根本沒想過要賴掉擊殺井千星等人的事情。

而他自己,自己做的事自己心知,可不止這一次蠱惑井千星等人追殺蕭陌,從而導致四名內院弟子身死,還有之前以一粒『玄武定魂丹』誘使外院十大弟子之一藍無心等,入山追殺蕭陌,同樣隕命的事。

種種醜惡,一旦暴露,後果不堪設想!

即使他最後能保住性命,名聲一旦臭了,加持在他身上的一切光環也會隨之消失,甚至說不定會變成一個人人喊打的小丑,他萬萬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

「不1

心中一聲怒吼,蕭神劍就要反對舉行懺心之問,沒想到,此時風紀堂主宿英縱卻已經抬起頭,沉聲說道:「不錯,這的確是一個辦法。雖然懺心之問一般只針對核心弟子以上級別,按道理說你們級別仍未達到使用懺心之問的級別,但此事牽涉四名內院弟子死亡的慘案,必須嚴查清楚,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既然如此,我可以為你們申請啟動懺心之問1

「謝過宿堂主。」

蕭陌聞言,心中立即篤定下來,微笑拱手說道。

而聽到風紀堂主宿英縱的宣布,蕭神劍一顆心卻急劇下沉,只覺整個人一下如墜萬丈深淵,手腳臉色都劇的一下變得冰涼。

「完了……」

此時此刻,他明白,即使最後蕭陌,左秀桐依然會因為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人的事情受到重罰,但自己,也將難逃罪責,而這,是他來此風紀堂控告蕭陌,左秀桐之前,萬萬沒有料到的。

如果有可能,此時此刻,他真想撤回這份訴狀,很可惜,事情已經捅到風紀堂,而且由風紀堂主親自經手,就算他想撤,也沒有任何可能了。

「怎麼辦?」

腦海中思緒電轉,他卻一時想不出任何辦法。

蕭陌有辦法規避天心寶鏡的監察,而他蕭神劍,可沒這能耐,一旦到達天心寶鏡下,他的一切言語將再不受自己控制,這件事的後果,他難以想像!

ps:第二更,補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