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七十九章、陰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陰影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神劍頭一次有一種,如果時光能夠倒流,一切回到過去的能力,那該多好。

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葯,就算有,他也買不起。

所以此時此刻,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便是拖,拖到師傅聽到消息趕來

雖然不知道師傅有沒有對付天心寶鏡的辦法,但他神通廣大,最重要的是,師傅身份貴為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位高權重,絕不會坐視自己陷入危境而不理

只是,現在自己身處這風紀堂,而秘術殿遠在百里之外,按風紀堂主的手腕,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再有回到秘術殿,去通知師尊,令其施救的機會。

而是確定之後,立馬就會帶自己與蕭陌,左秀桐兩人,前往懺心殿,舉行懺心之問,查明一切真相。

怎麼才能將消息遞迴去,而又不被人發覺呢?

最重要的是,就算消息遞迴去了,師傅就一定會過來救自己嗎?就算他肯救,如果知道消息的時間遲了,還來得及趕在自己進行懺心之問之前趕到嗎?

就算趕到,天心寶鏡據說是深不可測,沒有任何人能在其照射下說謊,那他又真能逆轉乾坤,改變結局嗎?

蕭神劍不知,但是這也是目前為止,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果如蕭神劍猜測的沒錯,同樣帶蕭陌,左秀桐,蕭神劍三人前往懺心殿申請舉行懺心之問后,風紀堂主雷厲風行,根本不曾停留,直接站起身一揮手,就命李淺妝等五人押解蕭陌,左秀桐,蕭神劍三人,跟在她身後,一路朝懺心殿的方向而來。

一路之上,蕭神劍苦思對策,卻半天無甚良計,眼見距離懺心殿越來越近,他心內的慌亂感越來越是強烈。

就在此時,遠處不經意間,一名藍衣弟子從道旁路過,正是他相熟的一名內院弟子。

見到來人,蕭神劍不由大喜過望,急忙施展傳音入密之術,陡地張口,向來人輕聲訴說了幾句什麼。

來人聽到耳中的請求,不由疑惑抬頭,就正好看到蕭神劍眼睛狂閃,在不斷向他打暗號。..

他目光從蕭神劍身上移開,再落到蕭神劍身側的蕭陌和左秀桐,又望望走在蕭神劍之前,一身黑衣,氣勢強大,明顯不是好惹的風紀堂主宿英縱后,臉上不由現出一絲猶豫,一絲畏懼,搖了搖頭,就想拒絕。

見到來人如此表情,蕭神劍不由大急,此時此刻,此人簡直是他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不惜代價也要誘惑成功,所以心下一動,急忙再度傳音入密,向那名藍衣青年低聲訴說了幾句什麼。

「嗯?」

那名藍衣弟子聽到蕭神劍的話,眼睛不由狂閃了一下,似乎閃過一抹欣喜,他咬了咬牙,目光望向蕭神劍,蕭神劍再度向他確認了一遍什麼,他當即下定決心,點了點頭,隨即就不再猶豫,快步朝某個方向走去。

不用問也知道,他所去的方向,必定是蕭神劍的師傅,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人間境後期強者,『維摩居士』葉摩訶所在的秘術殿。



蕭神劍的傳音入密雖然隱蔽,但位於人群最前端的風紀堂主宿英縱是何等存在,豈能沒有一絲察覺?

她眉頭不由微微皺了皺,有心想管,但不知想到什麼,終究只是加快了幾分腳步,並未阻止那名濫離去。

很顯然,蕭神劍雖然即將要和她一起趕到懺心殿受審,但在受審之前,他可仍是一位自由人。

誰也沒有規定,即將受審之人就不能跟人說話了,而且,對方還是通過傳音入密這種方式,想抓,也抓不到證據,她也無可奈何。

所以,雖然心下有些不喜,更是冷冷的瞥了蕭神劍一眼,作為警告,就繼續抬步朝懺心殿所在的方向走去。

而風紀堂主宿英縱發現了,一直在注意蕭神劍表情的蕭陌,左秀桐兩人,又豈能沒有察覺?

兩人就走在蕭神劍身邊不遠,他傳音入密的方式雖然隱蔽,兩人聽不到具體的內容,但只看那名濫臉色,也明白蕭神劍此時的舉動意味是什麼。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一個大富翁,或許不介意踢一個平民幾腳,還以蹂躪其為樂。

但如果這位大富翁,遇見的一個滿是泥污,臟臭不堪的瀕死乞丐,只怕卻連踢他一腳都不願意,因為怕污了自己的腳,避之唯恐不及。

蕭神劍控告蕭陌,原本只是想借風紀堂的手,輕鬆碾死蕭陌這隻螞蟻,但絕對沒想到,會反過來把自己拖下水。

雖然揭破蕭陌使用爆血球,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的事,蕭陌肯定也要受到懲罰,但不管蕭陌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懲罰有多重,只要他自己因此擔上一點罪名,他卻絕不願意。

因為很簡單,越處高位,越是愛惜羽毛的人,越怕名聲出現意外。

蕭神劍可不想因為此事,一下名聲變臭,人人喊打。

到時候,他一個本來前途無量的至道學宮新一代天驕,卻突然成為整個至道學宮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蛇蠍一樣的存在,想也無法接受。

最重要的是,他蠱惑井千星,羿鴻雪等聯手進山追殺蕭陌,左秀桐的事情一旦暴露,極有可能的後果是,他不但將承受風紀堂的嚴懲,他的師傅,極有可能也將他棄之於門外。

如果他的師傅將他逐出門牆,至道學宮只怕也容不得他,他一下就會從九霄之上,跌落萬丈塵埃,這才是他最害怕的事情。

所以,他不能不急,這是他自救的唯一辦法,他不可能不抓住,一定會向自己的師傅求救。

只是,這件事情,兩人沒有證據,也管不了。

最重要的是,蕭陌,左秀桐兩人,也不相信有人能干涉到懺心殿的自主運轉。難道,那位秘術殿殿主,還真能神通廣大到,臨時干擾,蒙蔽天心寶鏡的監察之力嗎?

蕭陌不相信。

只是,真的不能嗎?

想到陸陸續續,在至道學宮聽到的這位副山主傳說,全是神秘莫測,手段通天,雖然理智認為不會,但蕭陌心頭還是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

p: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