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八十一章、二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二審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隨著蕭陌的上台,那位金衣鏡主目光閃了一下,隨即伸手微拍,頭頂上空的七面天心寶鏡忽然同一時間翻轉,放射出七道奪目的金光,呈環形照射在蕭陌身上。

與此同時,四周金佛亦同一時刻亮起,金光匯聚,浩浩蕩蕩,一股玄之又玄,奇特古怪的力量,開始作用在蕭陌身上,蕭陌一時間恍若一個金人。

問心佛陣,再度開啟。

對於這種陣仗,蕭陌並不陌生,所以也沒有什麼驚慌的感覺。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簡單,上一次他是真的內心有鬼,不想被天心寶鏡查出來,所以不敢面對。

但這一次可不同,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的罪責,他直接認了,根本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因為這件事情,根本也不可能隱瞞。

首先,就是蕭神劍未死,即使他想隱瞞,蕭神劍肯定也給他爆出來,只要風紀堂一查,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雖然死無對證,但肯定有殘肢斷臂遣留下來。

那些殘肢斷臂散落在那片廢石墟中,想清理也清理不了,所以風紀堂只要一查就著。

既然這件事情早已確定,無法隱瞞,那又何需隱瞞?

本來這件事情就是蕭陌占理,殺人雖然有罪,但也要看因何殺人?蕭陌現在所要做的,不過就是要把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的事情,從殘忍殺害同門,變成被迫反抗,無奈自救而已。

定性不同,事情雖然還是同一件事情,但最後結果卻是完全不同。

所以說這一次,真正應該擔心的,不是他,而是蕭神劍。

他所說,一切皆是事實,而蕭神劍,為了隱藏蠱惑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入山追殺蕭陌,左秀桐等人,甚至反過來誣告兩人的事情,才是最應該擔心,和焦急的吧。

如此一來,他還何懼之有?

所以,雖然同樣是面對天心寶鏡,同樣是被審查的一方,但早已想好解決辦法的蕭陌,根本不曾在乎。

時移事易,情況變得不一樣了,雖然看似還是同一座大陣,同樣的天心寶鏡,同樣自己在受審,但一切卻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果然。

見到蕭陌搶先上台,蕭陌還未如何,蕭神劍卻不由臉色微微一變。

他自然是因為想到了上一次懺心之問的事。

他可以肯定的知道,藍無心,納蘭蛛等人的死,就算不是蕭陌所殺,肯定也跟他有關係。

畢竟以他當時的實力,未必是那時藍無心,納蘭蛛等人聯手的對手,但他前腳剛派遣幾人進山,追殺蕭陌,後腳幾人便全部死在了靈武山脈中,所有人卻只認為是一頭千年螭龍所為,這世上哪有那麼湊巧的事?

所以他信心滿滿啟動了懺心之問,只是最後的結果,卻是蕭陌能在天心寶鏡的監視下,堂而皇之的說出謊言,這讓他曾經一度充滿懷疑,甚至認為那天心寶鏡是不是根本沒有傳說中的效果。

只是,此時此刻,蕭陌再度上台,卻讓他又想到了那不堪的一幕,眼皮不由狠狠的跳動了幾下。

但這種時候,其實他已經根本沒法管蕭陌到時會在台上再說什麼了,甚至,他還有點期冀,自己的猜測是對的,天心寶鏡早已壞了,根本無法辯別人說謊。

因為接下,馬上要接受懺心之問的是他,蕭陌怎麼樣他不在乎,但自己怎麼樣他可全然沒底……

所以,雖然萬分不想由蕭陌接受懺心之問,擔心他又在台上隨意亂說,混淆視聽,但此時此刻,卻也不願因此多事,讓別人關注自己,只想多拖延一分是一分。

……

蕭陌,蕭神劍的心理活動,那位金衣鏡主文洛梅並不在乎。

眼見天心寶鏡已經出現,問心佛陣已經開啟,他當即再不猶豫,手一伸,朝向台下的『風紀堂主』宿英縱說道:「此案既由風紀堂進行審判,這次就依舊交由宿堂主親審吧,我一個外人不便多言1

聞言,『風紀堂主』宿英縱也不推辭,點了點頭開口問道:「也好,那就僭越了。」

說完,也不待那金衣鏡主文洛梅回話,直接轉向蕭陌,臉色一肅,沉聲喝道:「內院弟子蕭陌,有人指控你以特殊秘寶,殘酷殺害四名同門內院精英弟子,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董小留四人,你可承認?」

金光籠罩之下,蕭陌心內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著,驅使著,不得不開口說出真實的答案,說道:「承認1

本來便沒打算反抗,因為這些都是事實,直接把事實說出來就好,所以回答得十分輕鬆。

而他第一心竅內的那隻黑色木魚,似乎也因沒有感覺到他的反抗情緒,所以根本不曾有異相出現,蕭陌平平安安,簡簡單單就回答了『風紀堂主』宿英縱的第一個問題。

「很好。」

見狀,『風紀堂主』宿英縱確定了蕭陌的答案之後,又再次問道:「你在風紀堂時曾言,此事是因為內院弟子蕭神劍,蠱惑四名內院弟子,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董小留四人,進山追殺你們二人而引起,四人為搶奪星月玉魂丹,與蕭神劍在冰湖溶洞,聯手圍攻你等二人,在生死危機,被逼無奈之下,你才以爆血球反抗,炸殺井千星,羿鴻雪四人,可有此事?」

「有。」

蕭陌依然坦然回答,心內不存一點遲疑,答案也亮堂堂的。

而隨著他的回答,自始至終,那七面天心寶鏡也沒有產生一點漣漪波動,顯然承認他所說的皆為事實。

「好了,你下來吧1

『風紀堂主』宿英縱確定了心中的答案,於是不再多言,隨手一揮,開口道。

這些答案,其實早在風紀堂,她就已經問了一遍,現在再問一遍,不過是確定蕭陌沒有說謊而已。

既知答案,一切便無需多談,她也想抓緊時間,以防遲則生變。

於是,她目光轉向蕭神劍,淡淡開口道:「好了,該你了,上去吧1

蕭陌見狀,也就依言轉身從蓮花石台上往下走來,到得左秀桐身邊,兩人不由相視一笑。

左秀桐更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說實話,剛剛金衣鏡主問誰先來的時候,左秀桐心內是慢了一拍的,雖然此次實言相答即可,但因沒經歷過這種陣仗,她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而蕭陌突然挺身而出,搶先應下接受懺心之問,卻讓她不由鬆了一口氣。

對此,蕭陌當然也心知肚明,而他之所以搶先接下承受懺心之問,只是因為,原因很簡單。

這件事情是他與左秀桐一起做的,兩人誰上場結果都一樣,而他畢竟有過一次經驗,不怕訊問,所以,由他上場,是最好的。

另外,最重要的是,他還有黑色木魚這一大殺手,就算到問心佛陣之下,對方突然問到一些隱秘的問題,涉及兇險,實在不行,最後關頭,他還有黑色木魚這一大殺手,可以扭轉天心寶鏡的控制能力。

所以,由他回答,兇險最少,好處最多。

不過,蕭陌的特異之外,左秀桐卻並不了解。

她只是看到那名金衣鏡主詢問出誰先來的時候,蕭陌願意為她挺身而出,擋在自己面前,心內極其敏銳感動,有心想替他上前,卻又踟躕了。

因為她看到上台時蕭陌那篤定的神色,這一段時間的相處,左秀桐自然明白他是一個喜歡謀定而後動的人,沒有絕對的把握,不會貿然搶先上場,之所以如此,應該是另有定計。

所以,她選擇了相信蕭陌,相信他會做到最好,做出最準確的應對。

反正在不管如何,她心中已經做出決定,無論生死,她都與蕭陌一起面對。

這是她與蕭陌一起闖下的禍,甚至可以說,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之所以進山,都是因為那顆『星月玉魂丹』產生的衝突,如果沒有她引起的這場風波,井千星等人,此時只怕還在青楓院內好好待著呢。

所以,四人之死,雖然是由蕭陌用爆血球導致,但她也有重大責任。

所以,無論是懲是罰,何等酷刑,她都堅決與蕭陌站在一起。

有了此決定,她就無需多言,只要靜等風紀堂主宣布最後的結果,她與蕭陌,一起坦然面對就是。

無論風雨,生死相隨。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