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百八十二章、葉摩訶初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葉摩訶初現!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蕭陌下場,宿英縱開口,示意蕭神劍上台接受審問。

然而,蓮花石台下方的蕭神劍,聽到『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話后,腳步卻如同釘在了原地一般,死活也不肯挪動半分。

他期期艾艾地道:「宿堂主,這……可否稍等片刻?」

此時此刻,蕭神劍內心簡直是慌亂到了極點。

不能不慌。

他實在是沒有料到,蕭陌上台,居然那麼簡短几句就結束了,上一次舉行懺心之問時,可是十分繁瑣冗長,哪有這麼簡陋。

原本他以為能多拖一段時間,沒想到金衣鏡主卻把審判權交給了『風紀堂主』宿英縱。

宿英縱辦事向來以雷厲風行,利落簡潔著稱,再加上之前在風紀堂又問過一遍,所以到此地連姓名來歷都不問一句,直指要害,三言兩句就有了結果。

這讓他期待的,蕭陌在問心佛陣下多挺一段時間,等待那名藍衣青年將消息傳回秘術殿,自己師傅收到迅息后前來搭救自己。

可時間才過去這麼短,那人到底有沒有將自己的話傳到?就算傳到,自己的師傅,又能不能及時趕到呢?蕭神劍心中實在沒底。

然而,面對他想要拖延時間的戰術,宿英縱卻只是冷哼了一聲,說道:「為何要稍延片刻?我們這麼多人等在這,難道你是想讓我這位風紀堂主,還有這位問心殿主,都在這裡等你一位受審的三代弟子嗎?」

「這……弟子不敢1

宿英縱的聲音,似乎蘊含一種龐大的壓力,蕭神劍以無劫神體的強橫之姿,在這股壓力下居然不由自主產生一種畏懼的情緒,聲音一頓,臉色變得蒼白,再也多說不出一個字來。

「既然不敢,那就快去1

『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聲音繼續響起,蕭神劍聞言,只覺整個人猛的一震,一時只覺身如傀儡,渾渾噩噩,再也不由自主,就那麼在宿英縱的喝斥聲中,朝著蓮花石台走去。

曾幾何時,他就是這樣看著蕭陌在他的陰謀詭計下,一步步走向蓮花石台,面臨生死危機。

而此時此刻,他卻也在宿英縱的喝斥下,走向蓮花石台,內心中豈不也如當初蕭陌一樣,顫顫兢兢,充滿驚慌?

可惜,再驚慌,再恐懼,他也沒有任何辦法,還是只能一步一步,向著蓮花石台走去。

那蓮花石台距離他們站立的地方,並不遙遠,所以即使他刻意拖慢時間,一刻鐘后,終究還是不由自主,踏上了石台。

隨著蕭神劍踏上蓮花石台,金衣鏡主一揮手,頓時,七面天心寶鏡,再次光芒大振,方向一轉,無窮金光,同時照落在他的身上。

同時,四周的萬千佛龕,無數金佛亮起,金光佛影,梵唱聲聲,踏上蓮花石台的蕭神劍,只覺整個人渾身一震,意識明明還是清醒的,心內卻莫名產生出一種難以抵擋,必須要從實招來的心緒。

「這……」

蕭神劍一時心內大慌,站在蓮花石台之上,冷汗從他的額頭一滴一滴滴下。

這一時刻,他只恨不得打自己一個耳光,甚至斬自己一刀,都比站在這石台上,接受天心寶鏡的訊問要來得輕鬆許多。

他只恨自己,為什麼要到風紀堂狀告蕭陌,其實就算他不告,鍾離丹師四名學徒弟子失蹤,遲早風紀堂也能查到蕭陌身上,那時他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遺禍無窮,惹火燒身

原本以為,指控蕭陌拿大威力秘寶,襲殺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是拿捏住了蕭陌的命門,必將將他與左秀桐兩人拖入萬丈深淵,借風紀堂之刃,殺自己之敵。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最後卻被蕭陌反將了一軍,將他也拖上懺心之問的高台。

這等場合,要他如何回答?

從實招來,結果不言而喻;反背實情,卻根本無法做到。

此時此刻,他才真實感受到天心寶鏡的威力,實在恐怖,居然有控制人心性的能力,可是,他又不能不答,因為如果不答,一切豈不是全都昭然若揭,顯示他就是心虛?

蠱惑井千星,羿鴻雪等四人,入山追殺同門弟子,甚至最後反過來誣告別人,必將坐實。

最重要的是,他一名小小的逍遙境弟子,也根本沒有可能抗衡這天心寶鏡的威壓,在這等場合下,就算想保持噤聲都不可能。

因為問心佛陣,會牽引出每個人心內最真實的力量,只要別人詢問,就會不由自主回答出來,想保持閉口根本不可能做到,不然也不會是這懺心殿的傳承至寶了。

「怎麼辦?怎麼辦?」

蕭神劍眼珠連轉,如潮般的悔意瞬間將他淹沒,可惜此時此刻,一些都已經遲了。

而石台之下,蕭陌,左秀桐卻看得興災樂禍,身份的轉變,此時此刻,可就是他們看熱鬧的時候到了。

只是,蕭陌心中,還是有一層隱隱的擔心,蕭神劍既然號稱是無劫神體,當初被廢去三層修為,禁閉苦寂寒堂半年的罪名,他都能強行擺脫。

而在冰湖溶洞中,明明應該足可以炸死齊物境中期的大威力秘寶爆血球,居然也讓他死裡逃生。

雖然蕭陌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從那種場面下生還的,但無劫神體之名,卻是名符其實,好像真的是無論什麼劫難,最後他都能以各種理由安全避過。

那這一次呢?

這應該是蕭神劍進入至道學宮以來,所遇的最大的劫難之一了吧,他無劫神體的特性是不是又能發揮?還能不能再次規避這危機?

蕭陌不敢確定,但想起之前他們行走在路途之上時,蕭神劍曾數度向一名過路藍衣青年密耳傳音的事情,蕭陌心內卻蒙上一層陰影。

只希望風紀堂主快快訊問,快刀斬亂麻,只要一切確定,到時就算蕭神劍的師傅,葉摩訶真的來了,也改變不了事實,就算他是秘術殿殿主,難道還能強行改變懺心殿的訊問結果嗎?

真的,真的會如此順利嗎?

……

另一邊,見到蕭神劍上台,『風紀堂主』宿英縱明顯也明白遲則生變的道理,因此在蕭神劍上了蓮花石台之後,立即準備開始審問,但她還沒開口,異變隨即到來。

本已關閉的金色石門,陡然從外部無聲開啟,一名烏衣男子,領著一個奇怪的人,緩緩走進問心佛殿之中。

那名烏衣男子一出現,立於蓮花石台上的問心佛殿之主文洛梅,立即不由臉色一變,身形一飄,頓時飄下石台,來到烏衣人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洛梅見過總殿主1

「嗯?」

蕭陌,左秀桐,無不由吃了一驚。

這名看似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烏衣男子,居然就是這懺心殿的總殿主,至道學宮七位人間境強者之一。

蕭陌心中已經升起不好的預感。

他目光沒有落到那烏衣男子身上,而是落到他引進來的另一名白衣男子身上。

此人一出現,便彷彿是天地的中心,一種奇特的感覺,出現在所有人心中,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卻又真實存在。

一剎那間,佛殿中的所有人,都黯然失色,不但是蕭陌和左秀桐,甚至包括這問心佛殿之主,那位名叫文洛梅的頂尖強者,以及宿英縱這位風紀堂堂主,人間境中期強者,還有那名剛進來的烏衣男子,同樣是人間境強者的懺心殿殿主。

此人年近中年,但意態閑適,行步之間,如同行雲流水,原本應該烏黑的頭髮,不知為何卻摻扎了少許銀白,神情之間,不悲不喜。

一種瀟洒不羈,高遠曠古的感覺,在他的身上出現,彷彿,他就是道的終極,心的起點。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來人,但只是第一瞬間,蕭陌心內便不由自主浮現出一個名字,葉摩訶!

蕭神劍的師傅葉摩訶,秘術殿殿主,人間境後期強者,至道學宮七位副山主之一,地位尤在『風紀堂主』宿英縱之上,人稱『維摩居士』葉摩訶。

這至道學宮,能讓懺心殿殿主親自作陪,能在此時突然趕至問心佛殿,一切都不用多說,對方的來意不言自明,蕭陌心頭微微一沉。

他沒有想到,對方真的來了,而且來得如此之快,只要再慢一分,等蕭神劍全部交待,他就算來了也沒什麼辦法,但他偏偏,就在蕭神劍交待之前剛好趕到,這一切到底是天意,還是真的是他手段通天,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

蕭神劍的師傅既然到來,一切便充滿變數,此時此刻,蕭陌唯一能寄予希望的,也就只有他們身邊的這位風紀堂主,真如能傳言中剛正不訶,鐵面無私了。

如果她能抵抗住壓力,堅持以天心寶鏡訊問蕭神劍,一切或許還有轉機。

但,她真的能做到嗎?

『風紀堂主』宿英縱與『秘術殿』殿主葉摩訶之間,如果發生爭執,誰將更勝一籌?

小小的一座問心佛殿之中,一時之間,竟然暗藏刀光劍影。

原本難得一見的人間境強者,此時一下出現三位,蕭陌都不知道此時此刻,他的心情到底是該感到榮幸,還是悲哀了?

ps:第二更,補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