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八十三章、人間境強者的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人間境強者的交鋒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zz問心佛殿之中,隨著烏衣男子和白衣男子的進入,不止蕭陌,左秀桐兩人,即使是『風紀堂主』宿英縱,也不由眼神微微一變,多出一抹陰沉。

zz此時此刻,正是審判葉摩訶親傳弟子的關健時刻,在這種時候,『維摩居士』葉摩訶忽然要求懺心殿總殿主將他帶至這問心佛殿,要幹什麼不言而喻。

zz這是干涉,*裸的干涉,甚至將影響到風紀堂辦案的公正,影響到她這位風紀堂主的決策和宣判。

zz所以,即使是『風紀堂主』宿英縱,臉色也不由難看起來。

zz不過,她雖然是風紀堂主,位高權重,但另外兩位,可也半分不輸於她,一位是和她平級的懺心殿殿主,一位是比她更高一籌的秘術殿殿主,兩人相加起來,身份地位甚至遠遠超過。

zz三人都是至道學宮之內手握重權的存在,來了一位,她還可以勉強爭鋒一下,如果兩位站在一起,事情就有點難辦了。

zz想到此,『風紀堂主』宿英縱的目光,不由落向懺心殿殿主,也就是那位突然來到的烏衣男子——『烏衣墨劍』瞿逸仙。

zz到現在為止,瞿逸仙只是帶葉摩訶前來,有可能是對方要求他不好拒絕,但要說兩人就此完全站到一起,那也未必。

zz畢竟,至道學宮七堂六殿,雖然表面看似一派和平,其實暗中也有不少爭鋒。至少,宿英縱就知道,她這位風紀堂主與葉摩訶那位秘術殿殿主,可就是一直不怎麼對付。

zz而這位『烏衣墨劍』瞿逸仙,向來神秘,即使她這位風紀堂主,所知也不多,只知道他為人處事向來喜歡和稀泥,誰也不得罪,誰也不討好,算是一個兩面派,中間人。

zz如果這樣的話,他帶葉摩訶前來,也有可能只是賣他面子,但要說為了葉摩訶就三這位風紀堂主,那也不見得。

zz所以,此事還有轉機。

zz如果懺心殿主完全不插手,只作壁上觀,自己站在道義的立場上,未必不能壓下『維摩居士』葉摩訶,堅持按原定的法則繼續審判蕭神劍。

zz想到此,『風紀堂主』宿英縱的目光又不由落向那位白袍男子,也就是至道學宮大名鼎鼎的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

zz懺心殿主瞿逸仙態度未知,暫時不知道他會偏向誰,但這位秘術殿殿主所來為何,眾人卻皆是心知肚明。

zz就是不知道,為了這位弟子,他可以做到什麼程度,是不是可以公然抗衡至道學宮的風紀執法?

zz如果那樣,他就真的是無法無天了,風紀堂主也不害怕跟他硬扛,畢竟鬧到上面,還有一位至道學宮山長在呢。

zz至道學宮山長『點星先生』万俟星海雖然早已不理世事,但那只是指正常情況,如同學宮之內出現重大動蕩,他肯定還是會管理的。

zz那種情況下,為維持至道學宮的正常運轉,他肯定會站在風紀堂主這一邊。

zz畢竟,一個學宮的正常運轉,風紀法度的運行是最重要的標準之一,如果一個學宮,連最基本的規則都沒有了,那這個學宮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zz見到宿英縱望過來,那位白衣男子葉摩訶如同是剛剛發現現場存在這麼多人一般,一臉驚訝。

zz只見他含笑向那位正在向懺心殿殿主瞿逸仙行禮的金衣鏡主文洛梅,又看向『風紀堂主』宿英縱,一臉驚訝地說道:「哎呀,沒想到文殿主和宿堂主也在,失敬失敬,本座秘術殿葉摩訶,見過諸位道友1

zz高台之上,正要接受審判,一臉絕望的『風狂』蕭神劍,見到葉摩訶到來,不由一臉驚喜,急叫道:「師傅1

zz然而,秘術殿殿主葉摩訶似乎沒有聽到他的呼喚一般,依然是一臉笑意,看著那位金衣鏡主文洛梅和『風紀堂主』宿英縱,等他們回話。

zz「哼1

zz聽到葉摩訶打招呼,明明此人一身奇異的魅力,即使在整個至道學宮只怕也無人能出其右,但『風紀堂主』宿英縱卻是對他極為不喜。

zz只見她聞言,冷哼了一聲說道:「葉殿主倒是來得好巧,所謂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這懺心殿可不是你秘術殿,不知葉殿主突然來此,可有什麼見教?」

zz「見教不敢當。」

zz聽到宿英縱明顯不友善的聲音,一身寬大白袍的秘術殿殿主葉摩訶卻並不以為意,仍然不慍不怒。

zz只見他微微一笑,笑聲如春風般和暢,讓整個問心佛堂都酥軟了一些。

zz只聽他十分坦白地說道:「聽聞小徒在風紀堂惹了一些麻煩,甚至勞煩到懺心殿這種地方來,作為神劍的師傅,我也難辭其責,所以特意過來給兩位撐個場子,這件事該怎麼辦怎麼辦,大家稟公辦理,不用看我面子,循什麼私情1

zz「這」

zz聽到『維摩居士』的話,不但蕭陌,左秀桐大大吃驚,『風紀堂主』宿英縱也不由皺了皺眉頭,甚至那位自進來之後,就一直站在一邊,根本沒有攪和進這事的那位懺心殿殿主『烏衣墨劍』瞿逸仙,都不由忽然抬頭,以詫異的眼神看了葉摩訶一眼。

zz「稟公辦理,不循私情,啥意思你葉摩訶過來,就是看你徒弟笑話,準備見證你徒弟的末日的?」

zz幾人都沒有說話,但心中肯定鬼都不信。

zz只是,葉摩訶既然這麼說了,幾人就只能這麼聽,不然還能怎麼辦?說,啊,對不起,我們不要稟公辦理,不要鐵面無私,看你面子,放過你弟子了

zz這種話肯定是不可能說的,所以,幾人都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zz若論場中,唯一沒太理解的,可能就是站在蓮花石台上的『風狂』蕭神劍了。

zz本來看到『維摩居士』葉摩訶到來,他是滿臉喜色,此時聽到對方的話,卻不由一臉焦急,再次驚叫道:「師傅」

zz然而,『維摩居士』葉摩訶根本沒有理他,只是回過頭淡淡看了他一眼。

zz不知為何,看到『維摩居士』葉摩訶的這淡淡一眼,蕭神劍忽然就安靜了下來,一言不發,只是站在高台上靜靜而立,彷彿一個隱形人。

zz殿中上下,一時間竟然變得落針可聞,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zz不過,這種凝固的氣氛也只是堅持了一瞬,很快,風紀堂主宿英縱聞言,一聲冷笑,說道:「葉殿主此言,可是當真?請恕宿某聽不出葉殿主話里的深意,只按表面意思處理,如果到時誤解到了,可就得罪了1

zz「自然」

zz『維摩居士』葉摩訶依然是一臉閑適笑意,似乎絲毫也沒為自己的徒弟發愁,繼續說道:「只要各位是按程序進行,無論什麼結果我葉摩訶都可以接受。好了,閑話不多說,我就是過來看一眼的,諸位,還請繼續進行吧1

zz「這」

zz聽到『維摩居士』葉摩訶的話,這一次,不止蕭陌,就連宿英縱都奇怪了起來。

zz啥意思這是?

zz如果一旦啟動天心寶鏡,所問為何,那可就不由你控制了。難道你還真的是來看大家稟公斷案,怎麼處置你徒弟的?

zz如果這樣,那你還真稱得上是一位鐵面無私,公正光明的存在了。

zz不過,這種話肯定鬼都不信,但是不妨礙她可以將計就計。

zz所以『風紀堂主』宿英縱冷笑了一聲,說道:「很好,既然葉殿主都如此深明大義,那我這位風紀堂主,自然也不甘落後,文殿主,還請重新啟動天心寶鏡,我要再次審問蕭神劍1

zz金衣鏡主文洛梅聞言,卻沒有立即開始行動,而是抬頭望了一眼自己深主,『烏衣墨劍』瞿逸仙。

zz瞿逸仙見狀,忽然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說道:「既然是兩位堂主和殿主的要求,那就照辦吧,我懺心殿,反正只是一個工具而已,如何處理,都是兩位堂主和殿主的職責1

zz「是1

zz聞言,金衣鏡主不再猶豫,重新一躍回到蓮花石台,然後一揮手。

zz剎時,頭頂之上,本來已經隨著時間重新消隱歸去的七面天心寶鏡,忽然再次出現,金光萬道,一齊照射在石台正中的蕭神劍身上。

zz梵唱響起,一切局面回歸正軌,但蕭陌心中,那種不好的感覺卻越發濃重了。

zz秘術殿殿主葉摩訶的態度也太奇怪了,他根本不相信對方真的會放任風紀堂主審查蕭神劍,任其獲罪。只是到底有哪裡不對,他卻一直想不起來。

zz看似局面在朝他最希望的道路上走,但蕭陌心中知道,一定有某個地方被他忽略了,可是,現在一切都是按正常程序進行,他總不能自己提出放棄,不再審問,那更加不可能了。

zz所以,他只能等待,等待這場審查的繼續進行,而蕭陌,卻眼神微眯,朝著石台上空的那七面天心寶鏡望了過去。

zz不知為何,剛剛維摩居士葉摩訶到來的這短短瞬間,那七面天心寶鏡消隱一次,又再次出現的過程中,他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復出之後,那些天心寶鏡照射出的金光似乎變得不一樣了,那種震撼人心,作用於人心的束縛感覺,消失不見。

zz反觀金光,只是最普通的金色光芒。

zz但因為天心寶鏡是正對蓮花石台,並不曾外泄,此時蕭陌已經站在蓮花石台之下,所以感受並不深,但他就是感受到了,變故已經出現。

zz只是,就算知道,那又有何用,他又沒有辦法證明天心寶鏡的真假。

zz而那邊廂,『風紀堂主』宿英縱對蕭神劍的懺心之問,已經正式開始!

zzp: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