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八十六章、十大凶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十大凶魔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我接受1

問心佛殿中的氣氛,沉凝了那麼片刻,突然,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

蕭陌轉頭四顧,目光打量著四周的每一個人,從『維摩居士』葉摩訶,『風狂』蕭神劍的臉上,又落到懺心殿殿主『烏衣墨劍』瞿逸仙,『風紀堂主』宿英縱等人的臉上,一一掠過,將他們的表情,神態,甚至一些小動作,全部收入眼底。

而那些人,聽到這三個字時,或是以驚訝,或是以震撼,或是以嘉許的目光望向他。

誰也沒有料到,風紀堂主那樣苛刻的條件,他都能接受,誰不知道,天魔戰場的恐怖?憑他逍遙境的實力,進去幾乎是十死無生。

可聽到『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處罰后,他卻毅然接受了懲罰。

難道,他是天真不知,懵懂頑童,不懂天魔戰場的恐怖之處嗎?

還是他真的自詡自已是個高手,以為天下大可去得,所以什麼也不覺得害怕,初生牛犢不怕虎?

甚至只因激於怨憤,覺得風紀堂主處事不公,認為自己反正是個死,所以破罐子破摔,乾脆什麼都不在乎了呢?

蕭神劍,葉摩訶等人,聽到蕭陌的回答,自然十分興奮。

畢竟,蕭陌,左秀桐兩人如果是被他們逼死,他們多少要承受一點名譽上的損失,就算不在當面說出來,也會在背後各種議論。

哪怕他們權力再大,地位再高,也禁不住人言可畏,悠悠眾口。

可如果蕭陌,左秀桐兩人,是死在天魔戰場上,那可跟他們沒有一絲關係。

反正又不是他們要求風紀堂主判罰他們進入天魔戰場的,這一切的罪責都會推向『風紀堂主』宿英縱,最重要的是,他們也沒有想到蕭陌居然會接受。

所有人再看向站立在蕭陌一旁的左秀桐,不知道在她的同夥,蕭陌已經答應的前提下,她又會怎麼選擇?

是愛惜性命,畏懼艱險,直接拒絕?還是猶豫不決,或是顧左右而言它,但反正不想進入天魔戰場,還是?

然而,不待眾人想完,聽到蕭陌的話后,左秀桐只是微微沉默了那麼一瞬,便毅然地點頭,說道:「好,我也願意接受1

「很好1

聞言,『風紀堂主』宿英縱還沒有說話,『維摩居士』葉摩訶便一口定音,下達了最終的判訣。

「既然是兩位自願同意的,那就這麼決定了,宿堂主,你說呢?」

看似是詢問式,但話已到此,目的不言自明。

『風紀堂主』宿英縱聞言,也沒有辦法,畢竟,處罰方式是她提出來的,而蕭陌,左秀桐是親口答應的,在場有這麼多人在場,無論如何也無法隨意修改,只能點了點頭,說道:「好的,那就依律辦理吧,不過考慮到天魔戰場死亡概率之高,你們雖是服刑之人,但終究是我至道學宮的正式弟子,我給你們三日時間安排一下,三日之後,你們前往風紀堂,我會親自為你們天啟天魔戰場的通道1

聞言,蕭陌,左秀桐都沒有意見,點了點頭。

倒是『維摩居士』葉摩訶,『風狂』蕭神劍師徒兩人,聽聞此言,眉頭微皺。

『維摩居士』葉摩訶更是說道:「宿堂主,這樣不妥吧,哪有受刑之人還能自己選擇服刑時間的?不應該是當場宣判,當場送入天魔戰場嗎?給他們三天時間準備是什麼意思?這可是稍微逾矩了啊1

宿英縱聞言,冷眉一軒,說道:「葉摩訶,別給臉不給臉,你弄的小手段,別以為我一定查不出來,另外,你認為兩個逍遙境的弟子,進了天魔戰場還有活著的可能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那點小心事,不就是想處死這兩人嗎,但對將死的兩名後輩弟子都如此苛刻,傳出去,可跟你的名聲也不太符合啊,葉殿主,你說是不是?」

『風紀堂主』宿英縱在此話之中,語氣激烈,似乎終於被兩人徹底激怒,話語中連換了兩次名字。

一次直呼其名,稱之為葉摩訶,這可不是至道學宮同級彆強者之間的正常稱呼,直呼名字的做法,讓她強烈的不滿意之氣噴薄而出。

而第二次卻稱呼之為葉殿主,話語中的生份,疏離,是個人都聽得出來,大有兩人如果非要再在此等小事上斤斤計較,她就要反悔之前判罰太重的決定。

聞言,『維摩居士』葉摩訶沉默了一下,隨即淡笑了一聲:「宿堂主嚴重了,我不過隨意懷疑一下。宿堂主才是風紀堂的主事,既然不管更改判訣,那就這麼決定吧1

他也是個明白人,知道如果事事弄到極端,只怕宿英縱也會變得暴烈起來,不顧一切跟他對抗。

現在,對方既然願意以大局為重,暫時妥協,他也就見好就收。

但如果真激怒了她,就算他不怕,但為了兩個將死的人,區區三天的準備時間,實在沒這個必要,畢竟三天時間,能準備什麼?

就算有所準備,難道兩名逍遙境修士,還能活著從天魔戰場中出來不成?

想到此,他自然不再堅持,而隨著他的退縮,終於,宿英縱對蕭陌,左秀桐兩人的判訣徹底生效。

宿英縱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位看似事不關已,但卻在這種鬥爭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懺心殿總殿主『烏衣墨劍』瞿逸仙,將他的面孔記在心中。

隨即,她不再多說什麼,直接一揮手道:「帶走1

說完,當先邁步,朝問心殿佛之外而去。

而李淺妝隨即走到蕭陌,左秀桐身後,押解他們離去。

蕭陌,左秀桐也不反抗,直接跟隨她們離去,而那位懺心殿主也不為已甚,一揮手,宿英縱還沒有走到牆壁前,門洞就自然打開。

宿英縱,李淺妝,帶著蕭陌,左秀桐兩人,一行四人很快消失在問心佛殿之外,並最終消失不見。

而他們離開之後,問心佛殿之中,沉默了片刻,忽然,那個本來一直持中立立場的懺心殿主瞿逸仙,忽然轉身朝『維摩居士』葉摩訶說道:「葉兄,你就真的放心嗎?如果那對娃兒最後又出來了怎麼辦?」

「呵呵1

聞言,『維摩居士』葉摩訶冷笑一聲,說道:「我當然不會再讓他們有這個機會,天魔戰場那是什麼地方,別說他們進去本就九死一生,就算他們還有那一生的機會,但我也會讓這一分的機會都不存在,別忘了,秘術殿的秘術牢中,可有十大兇犯,我隨便扔一個進去,只要許諾他們完成任務,便歸還他們自由,你說,他們會不會瘋狂?」

懺心殿主瞿逸仙聞言,不由吃了一驚,說道:「你是指……那十位你們千辛萬苦捉來,研究他們身上獨門異術的那十大魔人?那可是十個窮凶極惡之徒,手底下不知染了多少鮮血,一旦真放出來,只怕就是一片屍山血海?有他們進入天魔戰場,那兩個小孩子自然是必死無疑,但你一旦放他離開,只怕至道學宮也容不得你了1

「呵呵……」

聽完此言,『維摩居士』葉摩訶淡淡道:「想要從天魔戰場出來,那也得他有那命才行。我在他體內布下了『神爆術』符文,三個月一過,此符文會自動點亮,啟動,結果你明白的,嘿嘿……」

聞言,懺心殿主瞿逸仙忍不住臉色一變,顯然深知這神爆術之名,過了半晌,才似真似假的舉起大拇指,說道:「葉兄這招,高,是真的高,只是既吃上家又吃下家,這麼做,是不是稍微有點……」

下面的話他沒有說下去,似乎已知不必說,甚至也不好說。

而『維摩居士』葉摩訶卻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什麼也沒有說。

ps:第二更,補欠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