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百八十七章、風紀堂主的暗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風紀堂主的暗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在他心中,對這懺心殿主估計是極為不屑的,只是對方既然現在是跟他一夥的,有些話,還是不要說得太明顯的好。

問心佛殿中,所有人都沉默下來,再無人說話。

……

而問心佛殿之外,『風紀堂主』宿英縱,以及她的親傳弟子李淺妝,帶著蕭陌,左秀桐兩人,一路往懺心殿之外而去,很快出了殿門,來到外界。

四名黑衣風紀堂弟子還在,但是見到『風紀堂主』宿英縱,卻一個個一臉羞慚,低著頭來到宿英縱面前,不敢說話。

見狀,『風紀堂主』宿英縱自然知道她們為何會如此。

顯然,在離開之前,『風紀堂主』吩咐過她們,守住懺心殿大門,一個人也不要放進來。可最後,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卻幾乎沒有任何阻擋的進了懺心殿,剛好插手到了對蕭神劍的審訊,很明顯,她們並沒有做到『風紀堂主』宿英縱安排的任務,自知失職,所以羞慚。

見狀,一向以嚴厲著稱的『風紀堂主』卻淡淡一擺手:「算了,此事也不是你們的錯,無需覺得愧疚。別說是你們,就算是我親自守在這裡,也最多拖延他們一下,想阻止他們進入懺心殿,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說完,她搖了搖頭道:「此事無需再提,走吧,迴風紀堂1

「是。」

那四名黑衣風紀堂弟子滿臉感激涕零的看了宿英縱一眼,眼睛中滿是感激,顯然對她的寬弘大量感到極是感動,齊齊一點頭,當即,隊伍中再加四人,四名黑衣風紀堂女弟子,跟在宿英縱,李淺妝,蕭陌,左秀桐四人身後,一起朝風紀堂的方向而去。

以幾人的速度,即使懺心殿距離風紀堂有不小的一段距離,但也只過了片許時間,八人便一起回到風紀堂。

『風紀堂主』宿英縱看了看蕭陌,左秀桐兩人一眼,說道:「好了,到此你們便自由了,不過這自由的時間只有三天,三天一過,你們便自動前來此處報道吧,我會親自給你們開啟通往天魔戰場的通道,避免有人搗鬼。」

「另外1

宿英縱繼續說道:「不要想著逃跑,也不要想著抗命,因為你們明顯都是聰明人,明白這是你們唯一的生機,逃避,抗命,只會讓你們更加被動,更加危險,因為那位秘術殿殿主,明顯不是個善茬,一旦你們有任何不正確的舉動,便會讓他更有插手你們的事情的機會。」

「最後的結果會如何,想必不用我多說。」

「好了,都散了吧,三天之後,我希望,你們能準時出現在這風紀堂門口。而天魔戰場兇險莫測,即使是齊物境也有很大概率隕落,你們要準備的事情還很多,這是我好不容易給你們爭取到的時間,希望你們不要浪費。」

說完,『風紀堂主』就不再管蕭陌,左秀桐兩人,直接帶著李淺妝,四名風紀堂黑衣女弟子,一起朝著風紀堂之內走去。

而蕭陌,左秀桐則留在了門外。

對視了一眼,兩人默契的點了點頭,深感時間之緊急,再不說話,分別轉身,朝著自己的居處而去。

……

而風紀堂內,待看到蕭陌,左秀桐已經分別離去之後,忽然,一直跟在風紀堂主身後的灰衣少女李淺妝,忽然極其突兀的開口問道:「師尊,那李神劍進行的懺心之問明顯有問題,您為何不提?」

聞言,『風紀堂主』足步一頓,停頓了片刻,方才無奈地開口說道:「因為提了也沒用,有葉摩訶和瞿逸仙那兩人在,只要他們有心隱藏,我以一人之力,是根本查不出來的,要想繼續管此事,只有繼續關注,等待他們自己露出破綻。」

「原來如此。」

李淺妝點了點頭,明白了一些什麼,不再多說,風紀堂中的氣氛,反而一時間沉默下來。

對於蕭陌而言,今日絕對是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之一;但對於風紀堂主宿英縱,一向以紀律嚴明,處事公正而得名,今日卻被迫在『秘術殿主』和『懺心殿主』兩人的小手段之下,極其不公正的處理了蕭陌的案子,她心中,又豈能沒有不甘,憤怒?

只是這不甘,憤怒,也只能深深的掩藏起來,因為她明白,盲目的爭鬥,只會讓這件事情變得更加不可收拾,所以她在等,等對方自己出現問題,等一個轉機。

只是這個轉機,代價有些稍大,因為蕭陌,左秀桐進了天魔戰場,以他們的實力,可以生還的概率實在太低,只怕還不足萬中之一。

除非……

想到此,她忽然轉身朝著身後的灰衣少女李淺妝說道:「淺妝,考驗你的時刻到了,你不是一直想找一處更加危險的試練地點嗎,以你現在齊物境中期的實力,天魔戰場就是你最好的試練所。而蕭陌,左秀桐實力太低,如果你找借口,也自己申請進入其中,則可以明面試練,暗中,卻保護這兩位弟子,他們不容有失,不然,才是我這位風紀堂主真正的失職了。」

「是,弟子明白了。」

聞言,旁人對於天魔戰場那等地方,只怕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是李淺妝聞言,臉上卻不但沒有害怕的表情,反而少見的湧現出一抹興奮,恭敬的回答道,根本不曾有半分遲疑。

似乎對她來說,能有機會進入天魔戰場,不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反而是她期待已久的一次旅行。

見李淺妝已經點頭答應下來,『風紀堂主』宿英縱臉上也終於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她沒有再多說什麼,既然已經做出了安排,那便一切無需擔心。彷彿只要李淺妝答應進入天魔戰場,原本幾乎已經毫無生還機會的蕭陌,左秀桐,便不再需要擔心一般。

……

事情就此敲定,但是,風紀堂外,蕭陌,左秀桐卻對此仍是懵然不知。

蕭陌,左秀桐在風紀堂門外離開,蕭陌身形疾馳,沒過多久,就終於到達自己所在的居住,風停精舍。

他沒有立即開始行動,而是站在原地,默默思考著什麼。

其實,今日之事,並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蕭神劍既然號稱無劫之體,有規避天地萬劫的能力,沒可能在外界的時候,他都能安然無事,在至道學宮這種他的立命之地,反而會出現問題。

所以在看到他對那名藍衣青年傳音,而那名藍衣青年朝著秘術殿方向而去的時候,他就有所猜測。

蕭神劍的師傅葉摩訶或許不會親自到來,但一定會想辦法救自己這名弟子,而以他的身份地位,這件事毫無疑問,必有波瀾。

只是他沒有想到,葉摩訶真的會親自到場,而且到場之後,還會那麼大力度的請動了懺心殿主一起作假而起,這件事給他的震動太大,而葉摩訶對蕭神劍的重視,更是讓他感到震撼。

先是單獨為他破例開啟五極秘境,現在又因為他而甘願違反至道學宮的風紀法度,這蕭神劍於他,到底有何關係?

不過,最後自己與左秀桐,沒有被當場判以死刑,反而只是流放天魔戰場,反而讓他鬆了一口氣。

雖然進入天魔戰場,毫無疑問,也會十分危險,但卻並非不可接受。

首先,蕭陌,左秀桐,都不是普通的逍遙境,兩人雖然都只是逍遙境的修為,但真實實力,早已達到齊物境。

所以,兩人在天魔戰場中,並不是沒有生存的機會,只要他們能從天魔戰場中出來,蕭陌用爆血球擊殺井千星,羿鴻雪,陳靜女,董小留四名內院弟子的事情便無人再能以其來威脅蕭陌。

不管這件事是因為什麼原因,蕭陌擊殺四名內院弟子總是確定無錯的,所以受些懲罰,他並不埋怨。

唯一讓他鬆一口氣的反倒是,即使在那樣的場合下,蕭神劍也沒有將血靈石乳的事情說出來。

在懺心之問開始之前,蕭陌一直擔心蕭神劍說出血靈石乳的事情,畢竟事關重大,畢竟血靈石乳可是傳說中的靈物之一,如果蕭神劍說出來,鬧得人盡皆知,只怕即使至道學宮也無法無動於衷,而是會想方設法索齲

但這等靈物,要自己交出來也是不可能的,只是終究是一件很大的麻煩。

不過蕭陌倒是沒有想到,蕭神劍卻沒有說。

剛開始蕭陌倒是沒有想明白,但出了懺心殿後,他卻隱隱有些揣摩到蕭神劍的心思了。

其實原因很簡單。

血靈石乳是什麼,正因為其是天地奇物之一,珍貴無比,所以不但蕭陌,左秀桐不想將其消息泄露,蕭神劍又怎麼會想?

他想私吞血靈石乳,將其完全奪回手中,怎麼可能故意把這件事的消息泄露出去?

泄露出去,蕭陌,左秀桐固然是難以保住,但他估計也難以有份。所以他的心思一直是想方設法,擊殺蕭陌,奪取血靈石乳,或者乾脆,以各種危機想逼迫,逼迫他自己交出來。

所以,血靈石乳的事,他不但不會透露出去,甚至還怕蕭陌透露出去呢,在那樣的環境下自然守口如瓶,即使是他的師傅,『秘術殿殿主』葉摩訶,他也不會多說半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