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三百零七章、遭遇天魔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遭遇天魔將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此時此刻,蕭陌修鍊的虛級極品功法,『冰魄心經』已經修鍊到最高境界,再往上升無可升。

若想繼續進步,就只有回到學宮之中,先行兌換靈級中品功法,『玄冥真功』,才能繼續往下修行了。

不過,玄冥真功作為靈級中品功法,而且即使在所有靈級中品功法裡面,也算精品一流,兌換價格一定不低,蕭陌回去之後,只怕還要等待一段時間,先行賺取一筆功勛再說。

雖然很想立即就更換功法,但蕭陌也知道,這是急不來的事情,只有等待。

若非如此,他又何必等到現在?

若是他有足夠的功勛,早就直接兌換了,也不用一直只修鍊一部學宮發下來的大眾型虛級極品功法。

不過,雖說是大眾型虛級極品功法,但隨著蕭陌冰魄心經的晉階,他的真實戰力毫無疑問大漲數倍,尤其是修為的連同突破,讓他即使還沒達到齊物境,但也相差不遠了。

這讓蕭陌不禁喜不自勝,畢竟,他也明白,若按往常,自己想純靠苦修,提升兩個小境界,只怕沒個三五個月,只怕根本下不來。

但因為有黃階低級變異靈草,玄冰黑水草的存在,先是輔助他突破功法,隨即,連帶他的修為境界也提升兩個小層次,蕭陌當初放棄一部份血靈石乳的分配權,力主全取這三株變異玄冰黑水草的做法,現在看來,真是一點不虧,反而賺大了。

畢竟血靈石乳應該也有個服用極限,照這個速度,只要蕭陌一直服用下去,總有徹底失去功效的一天。

而玄冰黑水草,卻讓蕭陌現在就獲得了極大的提升,誰賺誰虧,不言自明。

當然,血靈石乳按珍貴程度,肯定是要高過玄冰黑水草,如果蕭陌願意拿出去售賣的話,一定能換來更加珍稀的物品。

不過,這種寶物,自己用還來不及,誰肯拿出去變賣?

最重要的是,這種東西,只要稍微泄露一些,極有可能便能引來別人的貪婪爭奪,只要兩人不傻,在沒有足夠自保能力的前提下,兩人是絕不會將此物泄露一絲半毫的。

所以對目前的蕭陌來說,在已經分到一部份血靈石乳的情況下,以極小的代價,換得三株玄冰黑水草的分配權,絕對是明智的。

……

在心聖大陸上,功法和修為相輔相成,功法提升,修為便提升,功法品級,境界都低,一般這個人修為也不會怎麼樣。

當然,越好的功法,修鍊起來也越困難,但一旦突破,對人的幫助也越大。

人人都渴求更高,更好的功法,但是,肯花時間,花精力,去將一門低級功法修鍊到圓滿,甚至化境的,卻少之又少。

蕭陌此刻,雖然這『冰魄心經』依舊只是虛級極品品階,但它的真正威力,卻已經不輸於一些大成境界的靈級下品功法了,這就是化境功法的威力。

當然,低級功法雖然更容易修鍊到更高境界,但是修鍊到高等境界后,卻也很容易陷入瓶頸,前進無路。

如此一來,如何挑選,其實還是看各人自己的選擇。

畢竟,將一部虛級極品功法,修鍊到化境,威力可能只相當於靈級下品功法的大成,靈級中品功法的小成,但將一部虛級極品功法修鍊到化境的難度,卻比將一部靈級下品功法修鍊到大成,靈級中品功法修聊難度,要困難許多。

因此,若有條件,誰也不會主動去選取那些低等功法,蕭陌目前,也是因為沒有辦法,沒有那麼多功勛幣去兌換,所以才一直修鍊只有虛級極品的冰魄心經。

但隨著他冰魄心經進入極限,等這次天魔戰場回去,他也必須趕緊想辦法,湊齊功勛,兌換到冰魄心經的進階功法,玄冥真功了。

不然,他就無法繼續修行下去。

不過眼前,兩人還身在這天魔戰場中,即使想換,也沒地可換。

因此,蕭陌目前,也只能繼續使用這冰魄心經,不過即使如此,相比於閉關之前,他的實力提升,還是極其可怕的。

「走吧1

所以,突破之後,蕭陌便不再猶豫,朝左秀桐說道。

「好。」

左秀桐等這一天,也等很久了。

突破齊物,她早就想出去試試身手,只是蕭陌一直在閉關,她也只能忍耐著。

現在蕭陌終於修鍊完畢,而她對齊物境的各種手段也漸漸掌握由心,她有信心,一旦她與蕭陌再遇上一頭天魔卒,一定能很快將之擊敗,而絕不會像之前那樣狼狽。

不過離去之前,她卻叫住蕭陌,手一伸,將封存在一枚玉盒中的一塊血紅晶石取了出來,交給蕭陌,說道:「蕭師弟,按照規定,一月之期已到,現在,這方血靈晶石,應該交給你保管了。」

「哦?」

蕭陌一怔,望著左秀桐手中封存血紅晶石的晶瑩玉盒,這才反應過來,自靈武山脈回返,已經過了一個多月。

本來,幾天前,左秀桐便想將其交給他,只是蕭陌剛好正在閉關修鍊,左秀桐不欲他分心,所以一直沒說,現在見他醒來,自然是更換保管人的最佳時刻。

而蕭陌,則是正在閉關之中,差點將此事忘記了,現在左秀桐主動提起,自然立即反應了過來。

他也不猶豫,直接接了過來,送入自己儲物袋中,微笑道:「左師姐有心了,你看我都差點忘記了,其實這東西誰保管都沒差,不過既然立了規矩,那還是按約定走吧,這血靈晶石我就收下了,一個月之後再還給你……」

「好……」

左秀桐笑著點了點頭,一伸手,又取出一物,卻是一個晶瑩剔透的白色玉瓶,玉瓶裡面晃蕩著小半瓶的嫣紅色液體,正是血靈石乳。

她將其遞給蕭陌道:「這是這幾十天血靈晶石產出的新的血靈石乳,一共六十三滴,按照咱們的分配規則,你二十八滴,我三十五滴。我的那份已經留了下來,這是你的那份,收好了。」

「嗯。」

蕭陌聞言,微微一笑,又將這隻白色玉瓶收了回來,同樣放入儲物袋中。

如果左秀桐不說,他還真沒反應過來,現在左秀桐一說,他才恍然發覺,不知不覺間,兩人進入天魔戰場,居然已經過去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當初,兩人自靈武山脈回返,路上花了大約兩天時間,後來又在學宮之中待了半月,風紀堂才找上門來,又給他們預留了三天的準備時間,才正式進入天魔戰常

那時一個月還沒到,剛好二十天左右,進入天魔戰場后,因自感實力不足,兩人提前分配過一次,二十天,一共三十六滴,蕭陌十六,左秀桐二十。

按照平均值來算,這血靈晶石,一天大概只能產出一到兩滴之間,一滴多,但兩滴又不到。

後來,他們服食煉化血靈石乳用去五天,趕路又花去接近十天,閉關二十天,一共就是一個月零五天。

按照每天一滴多,接近兩滴的數量,三十多天,一共六十三滴,蕭陌分得四成五,就是二十八滴,左秀桐五成五,則是三十五滴,多出七滴的份量。

所以,時間過得還真是快,三個月的期限,轉此已經只剩兩個月不到了。

不過經過此事,蕭陌,左秀桐也恍然發現,在這天魔戰場上,似乎並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兇險。

如果盲目亂沖亂撞,碰上強大的天魔,自然難以倖免。

但如果他們只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卻似乎可將三個月的時間輕鬆混過去,並不存在什麼危機。風紀堂主所謂的「流放」一詞,似乎也不過是換了個地方給他們修鍊了三個月而已。

不過,這可和情報上天魔戰場處處兇險的傳說大不相同,蕭陌,左秀桐並不明白是因為什麼原因造成,只知道,可能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天魔戰場中的天魔莫名消失了許多,所以他們才有這種辦法。

不然,如果知道天魔戰場中是這樣的情況,秘術殿殿主葉摩訶是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答應,只流放蕭陌,左秀桐進入天魔戰場,三月不死,便算贖罪的,肯定會另想嚴酷刑罰,處罰二人。

不過,現在既然進來了,這天魔戰場雖然危機四伏,但也有所機遇。

在確定自己二人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后,蕭陌,左秀桐自然不甘於繼續蟄伏,而是想出去見見世面了。實在沒辦法,也可以繼續回來,找個地方躲著,混過這三個月再說。

想明白了此點,蕭陌笑了笑,說道:「太好了,有此二十八滴血靈石乳,我們的身軀便能進一步強化,而且這天魔戰場不知發生過什麼異變,沒有想像中兇險,這是好事,如果實在不敵,我們再回來。但現在,這次閉關這麼長時間,我們還是等回頭有空的時候再煉化,現在,也是時候,出去散散心了1

說到「散心」二字時,他的話語中充滿殺氣,顯然對差點折在那一頭區區不過逍遙境修為的天魔卒手下,十分不滿。

雖然最後依舊是他們勝出,那頭天魔卒反而被斬殺,但那幾乎全是黑色木魚之功。

蕭陌覺得,自己在其中並沒有發揮什麼作用,現在實力大漲,他自然要想再找頭天魔卒試試。

「嗯。」

左秀桐聞言,也是不由抿唇一笑,同有此心。

兩人之前實力不夠也就罷了,現在一個突破齊物境,修鍊出了心念,一個冰魄心經達到化境,修為也晉陞逍遙境九重中期,雙雙實力大增,再窩在這地下溶洞中,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當即,兩人不再猶豫,並沒有急著煉化血靈石乳,直接推開樹障,然後回到外面的地界上。

兩人朝四周看了一眼后,隨即找准一個方向後,繼續向前而行。

不過,這一次兩人都小心許多,畢竟經過天魔卒一事,兩人也明白,這天魔戰場雖然好似跟傳聞中不同,並無那麼危險,但也不可否認,那是他們還沒有遇上太強大的存在。

如果運氣不好,遇上一頭天魔將,甚至天魔侯,哪怕他們其中一個突破了齊物境,一個晉陞逍遙境九重,而且還修鍊出一門化境功法,但遇上那等存在,仍是極其兇險。

所以,兩人還是小心一些為好,小心使得萬年船。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鴻運齊天」,還是真的「背到」一定程度,又似乎是有點「烏鴉嘴」的意思。

兩人剛想著是不是會遇上天魔將,天魔侯,忽然便發現,前方三四里處,出現一具血紅色的身影。

它漂浮在半空中,如同將領在巡視領地,一雙眼睛中,暗紅的火焰飄飄蕩蕩,一看就給人一種不好惹的感覺。

——天魔,而且不是普通的天魔,這赫然是一頭比之前蕭陌和左秀桐解決過的,更強大,更加恐怖的存在,相當於人類齊物境修士的,天魔將!

蕭陌,左秀桐萬萬沒有料到,這一次,他們只想找一頭天魔卒試試手,一出來沒多久,便會遇上如此一頭恐怖的存在。

之前不是想見到一頭天魔都不容易嗎,為何這次如此快,便遇上了,這「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蕭陌,左秀桐嘴中,滿是苦澀,這才明白,世事不可能全如人意,有時候,意外隨時有可能發生。

如果是天魔卒也就罷了,兩人正想一戰,但天魔將,想了想,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懼意。

天魔卒就曾讓他們手忙腳亂,差點隕命,誰知道這高出一整個級別的天魔將,會有什麼能為?如果一個不慎,折在這裡,那可就太划不來了。

兩人立即伏低身子,想悄悄從旁邊繞過去,卻在此時,數裡外的天空之中,那道漂浮的血色身影,陡然之間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猛然一動。

隨即,其回過頭,一雙空洞的雙眼,陡然朝蕭陌與左秀桐藏身的這個地方望來。

其雙目中,兩點暗紅色的火焰,如同燃燒的火炬,周圍一小片空間,竟然呈現出一種虛化的感覺。

很明顯,蕭陌,左秀桐兩人想避而不戰,但對方,卻隔著數里距離,直接發現他們了,這讓蕭陌,左秀桐兩人,俱是不由陡然心中一寒,立即再顧不得隱藏,同時身形一動,朝後方急退而去。

然而,那道血紅虛影,好不容易發現兩個似乎要侵犯它領地的「小螞蟻」,如何肯放過?身形一動,竟然化為一道血紅流光,直追而來,速度竟比蕭陌,左秀桐快出數倍。

天魔將的實力,果然遠遠不是天魔卒能比,僅這速度,便讓蕭陌,左秀桐不由心中一凜,知道逃避不了,不得不同時回過頭來,嚴陣以待,準備戰鬥。

ps:四千字大章,二合一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