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三百零九章、火焰黑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火焰黑石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轟……」

當蕭陌御使玄火鼎,使出靈級中品掌法,『無遠弗屆』這一招時,奇異的嘯音響徹天地,一時之間,一股遮天蓋地,沛莫能御的恐怖氣息,攜帶滔天烈焰,直襲那頭血紅天魔將的背部。

看威勢,竟然比已經達到齊物境初期,還左掌變異,使出大威力禁器,星光龍繩的左秀桐,威力還要強大上一些。

火紅之光,映透方圓十里,無匹氣勁,似有開山裂石,撞碎天地之威。

恐怖的氣浪,排山倒海,在這一剎那之間,玄火鼎之上,本來只是隱約可見的第二個紫色符文,陡然一亮,然後玄火鼎上,異變再生。

它竟然驀名發出「嗡」的一聲異響,如同萬佛同唱,然後身軀猛的朝下一墜,似乎在那一剎那,體重增加了十倍百倍不止。

「這是?」

即使蕭陌,也沒有想到會有這種變故,不過所幸的是,玄火鼎已經擲出,雖然似乎陡然之間重力大增,使其速度變慢,但看其威勢,卻似乎更勝一籌了。

就連蕭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此事是好是壞。

不過不管如何,這一式無遠弗屆,威力都已經達到了蕭陌此時所能施展的極限,甚至還超出許多。

想想也能明白,無遠弗屆,本身便是靈級中品掌法,威力有多大可以想見。雖然蕭陌只是將它修鍊到小成初段,但它的威力,已然超出了不少靈級下品功法的大成。

而施展這一招時,原本雙手投擲,掌心中是沒有武器的,擲出的只是氣浪,便已能位列靈級中品。

但蕭陌將氣浪換成了威力更大,似乎還另有玄妙之處的神秘秘寶,玄火鼎時,這一式的威力更是暴增,只怕其威力,已經勉強媲美靈級上品掌法。

另外,玄火鼎也在擲出的過程中,第二符文被激活,重量大增,使這一招的威力再升,卻是連蕭陌都沒有料到,自然又驚又喜。

如果說,玄火鼎的第一符文是變化,大小如意;第二符文似乎就是重量,輕重轉換。

只是,那符文只是亮了一下,具體如何,估計還要回頭蕭陌再仔細研究一下,才能做出結論了。

只是現在,似乎並不是時機。

另一邊,那頭雖然背對著這方,但終究是直面這一招威力的血紅天魔將,即使靈覺再遲鈍,也不可能感覺不出背後傳來的恐怖風浪。

它也能感覺到蕭陌這一招所蘊含的掀天滅地之威,一驚之下,不得不猛地鬆開了即將到手的星光龍繩,身形一晃,就欲閃避開,避過這一擊。

無遠弗屆這一式威力雖強,但此時弊端也顯現出來了,那就是發動太慢,動靜又大。

這使得只要那頭血紅天魔將閃避得法,就能立即躲過,即使還有一點餘波,畢竟不強,很難對它這種級數造成什麼威脅。

但看到這一幕,此時反而位置互換,成為了身處血紅天魔將之後的左秀桐,如何肯讓蕭陌這耗費兩成心元氣的一擊就此浪費?

只見她一咬牙,不退反進,原本,正跟血紅天魔將爭奪星光龍繩,處於下風,已經受傷,虎口震裂的她,此時卻再顧不得那許多了。

只見她聞身,骨骼忽然一陣陣爆響,面龐之上,一層淡淡的青氣一閃而逝。

下一刻,本就已達到齊物境修為的左秀桐身上,氣勢暴漲。..

她左手之上,那條龍形掌紋在這一剎那之間,竟然微微亮起,然後她握住星光龍繩,用力一甩。

「嗤1

淡紅色的星光龍繩,於這一剎那,似乎變成了一條矯矢飛躍的赤龍,星光瀰漫之間,只是猛的一動,居然就纏在了那頭血紅天魔將的腰身之上。

星光龍繩之上散發的淡淡龍威,只是接觸血紅天魔將,居然就如拂湯沃雪一般,只是一動,居然就瞬間將它的腰身腐蝕了一圈,冒出滋滋黑煙。

顯然,雖然左臂有所變異,不怕星光龍繩的龍威特性,但是,它的腰身似乎卻並沒有這樣的能力。

反而因為手臂變化,似乎抽調了它太多的精氣,它的身軀反而變得更加薄弱了一些,這一被星光龍繩纏住,立見效果,「滋滋滋滋」恐怖的聲音不斷響起,它身上的血紅氣息竟然在不斷消散,下跌。

「嗚……」

血紅天魔將不由發出一聲難以抑制的痛呼,明明那麼強大的一位存在,在這一剎那,卻露出了極為人性化的痛苦之色。

這還是蕭陌,左秀桐第一次聽到血紅天魔將發出的聲音,在此之前,兩人都以為,血紅天魔將這種連嘴巴都沒有的存在,應該是不會有聲音發出的。

受痛之下,血紅天魔將不由一低頭,就看到腰畔纏繞的那條淡紅長繩,它雙眼中,暗紅之焰急劇跳躍起來,顯示出無比的焦急憤怒之色。

只見它左掌一探,直接朝腰間纏住的星光龍繩抓來,一下又把將那條星光龍繩抓在掌中,然後用力朝上一拉。

「嗤1

左秀桐只覺一股龐然大力湧來,不由自主「噗」的一聲,張口又噴出一口鮮血,身形蹌踉之間,一下沒站穩,差點直接撲入那血紅天魔將懷裡。

所幸,關健時刻,她足步一動,卻是死死抵住一塊突出的山石,挺住了。

而且她知道這是關健時刻,怎麼也不願意鬆手,一時之間,竟然與那血紅天魔將之間形成了僵持之勢。

心元力源源不斷的注入手心中的星光龍繩之中,星光龍繩星光更熾,帶起一股神秘的偉力,竟然短時間內,可與那血紅天魔將相抗衡。

血紅天魔將一時掙扎不脫,但此時此刻,左秀桐給蕭陌爭取的機會終於見效。

無遠弗屆這一式雖然發動時間比較坑,而且動靜太大,很容易讓人發覺,並閃避出去,但一旦擊中,威力之強,也是真正無與倫比。

只聽「轟1的一聲。

下一刻,一聲龐然巨響,滔天烈焰,一瞬間將那血紅天魔將點著。

它那張本來只有一對眼睛的面龐上,竟然於此時多出一張嘴巴,仰面張口發出一聲驚怒交加的痛呼。

玄火鼎本身便攜帶千鈞重力,一下砸在它背部,它本來就只是一片虛影的身軀,一下被砸散,血紅的霧氣四處飄蕩,只留下一個頭顱,還保持完整。

當它還想重新凝結血霧,重聚身軀時,就在此刻,玄火鼎一個倒翻,倒出萬千洶洶烈焰,一下將它被砸散的身軀點著。

堂堂相當於人類齊物境修士的血紅天魔將,在這一刻,眼眶中,竟然不由自主露出驚慌的神色。

它那些組成身體的血色霧氣,也不知道是什麼存在構成,一旦被烈焰包圍,就如石油一般瞬間被點燃。

明明已經與身軀分開,可當它們被點燃的時候,血紅天魔將那倖存的頭顱之上,仍不由露出極為人性化的痛呼之聲。

它再也不敢在原地停留,怨毒地盯了一眼蕭陌與左秀桐之後,僅剩的頭顱血光一閃,竟然想就此遁逃,不管它那些被燃燒成灰燼的身軀了。

不過,此時此刻,蕭陌,左秀桐怎麼可能容忍它逃脫。

費盡心力,蕭陌差點就死在了它的心神入侵之下,而左秀桐也在它的連續拉扯之下,虎口震裂,身負重傷,連吐數口鮮血,被迫施展爆發秘術,此戰之後,只怕要休養一段時間了。

此情此景,好不容易造成如此一個局面,蕭陌,左秀桐大佔上風,怎麼可能不珍惜此機會,一舉將這頭血紅天魔將殲滅?

所以,眼見那血紅天魔將的頭顱想逃,左秀桐星光龍繩一揚,直接就如舞出一圈繩牆,擋在了那血紅天魔將頭顱逃走的必經之路上。

而蕭陌,足下藍光一動,極光身法已是發動,整個人剎那間到達近前。

此時他再用玄火鼎施展無遠弗屆明顯來不及了,而且也不需要。

蕭陌心思一動,陡然一拍儲物袋,「嗖嗖嗖……」一連五顆黝黑石子飛起,陡然朝著那血紅天魔將逃走的頭顱追去。

黝黑石子飛行途中,一股心元氣已經同時注入,五顆黝黑石子恍似急電星光,一剎那間已經追至血紅天魔將頭顱之後,金光大放,五顆石子同一時間撞了上去。

血紅天魔將頭顱眼中露出極其驚恐之色,但是,前有星光龍繩,後有五顆心魔石同時將它包圍,最終,左衝右突之下,它終究不敵,在左秀桐星光龍繩與蕭陌擲出的五顆劣等心魔石圍攻下,終於漸漸消亡。

金光照射之處,血光消散,一顆散發著淡淡黑色火焰的奇異怪石掉落了下來,看其模樣,與心魔石有些相似,但很明顯,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樣物品。

蕭陌,左秀桐終於鬆了一口氣,血紅天魔將終於身死,兩人這一次總算有驚無險,成功將一頭天魔將都給幹掉。

左秀桐收起星光龍繩,立即再顧不得其他,盤膝於地,閉目行功起來。

剛才與血紅天魔將爭奪星光龍繩的過程中,她內腑其實已經多次受創,不過眼看戰局緊要,只能強忍著。

現在,終於將其解決,她再也顧不得許多,也不在乎此地安不安全,先行吞服幾粒療傷丹藥,抓緊時間療傷起來。

而蕭陌,只是擲動玄火鼎,耗費心元力過巨,卻並未受太重的傷勢,之前被血紅天魔將的心神入侵,也只是心神世界的動蕩,並未涉及到人身之危。

所以此時此刻,明明他修為更低,卻反而比左秀桐還要好受一些。

他先是走上前,將掉落在地,因為失去心元氣支撐,而重新恢復原來巴掌大小的玄火鼎重新拾了起來,收回儲物袋中。

然後這才目光一閃,來到那血紅天魔將頭顱崩散的地方,將它死後掉落的那塊漆黑,形如火焰一般的怪石拾了起來,拿到眼前,仔細打量。

這顆石頭,十分特殊。

它呈一個三角型,不是正常的正方形或者多邊形,就是一座立體的三角形。

明明是一顆石頭,周邊卻有一層薄薄的黑焰不斷在燃燒,但是拿到手上,卻又並沒有任何灼燒和燙手的感覺,彷彿那些,並不是火焰,而只是環繞著一層薄薄的光霧。

如同火焰一樣的光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