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三百一十七章、深紫天魔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深紫天魔侯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陌,左秀桐,甚至剛剛出現的灰衣少女李淺妝,見狀都不由面現凝重之色,三人同時出手,想阻攔『血屍』陰九連的靠近,但是沒有用。

「砰砰砰……」

『血屍』陰九連手掌連揮,一道道龐然氣勁籠罩三人,三人不敵,各自悶哼一聲,倒退飛出,實力較弱的蕭陌,左秀桐兩人,更是不由嘴角劇震,滲出一絲鮮血。

灰衣少女李淺妝也是臉色陡然白,握著萬戰雷鐘的手一陣劇震,蹌踉著,朝後倒退出七八步方才站穩。

三人都不由駭然變色。

被蕭陌兩次青蓮古劍,左秀桐一次血髓晶鑽偷襲,這『血屍』陰九連竟然仍有如此戰力,實在讓人覺得可怕。

雖然其中大半原因,是因為其修鍊了上古秘術『九元爆脈術』,已經開啟了其中六元,才勉強恢復,但是這效果,仍讓人覺得膽顫心驚。

毫無疑問,九元爆脈術的威力,比之三元,強大不知多少倍。

如果『血屍』陰九連再開啟最後三元,只怕此時就算再多三個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所幸,九元爆脈術都是越到最後越危險,尤其是頭頂百會,眉心印堂,以及下丹田三處,更是人身要害,想必,若非萬不得已,『血屍』陰九連也不敢隨便開啟這三元,那他們還有一點機會。

所以,雖然知道危險,但蕭陌,左秀桐對視了一眼,還是率先穩住身形,又復沖了上去。

此時此刻,他們早已知道無法計算太多,唯有一拼,因為拼了,還有一線生機,而不拼,卻一定會死。

玄火鼎,無遠弗屆。

星光龍繩。

蕭陌,左秀桐都是絕招頻出,然而,境界的差距,此時卻彷彿天塹一般不可逾越。

眼見他們衝來,『血屍』陰九連只是冷冷一笑,左手握拳,如捏印璽,猛的一下朝前揮出。

一方巨大的拳頭印在虛空中,如同烙在那裡一般。

蕭陌,左秀桐剛剛沖近,便如受重擊,「砰,砰1兩聲,兩人剎那間,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朝著遠處墜去,而人在半空中,便不由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已經剎那間變得白如金紙。

雖然知道差距很大,但蕭陌與左秀桐仍是沒有料到,三人之間的差距竟然大到如此地步。

逍遙與齊物,齊物與養生,有時候,一境之差,便是天壤之別,更何況,此時此刻,三人之間,又何止只差一境?

以兩人如今的戰力,在『血屍』陰九連手下,竟然走不過一招。

另一邊,灰衣少女李淺妝見狀,不由大急,手中的五色銅鐘一揮,銅鐘陡然飄蕩而起,一陣古樸的銅鐘聲響起,伏倒在地的蕭陌,左秀桐兩人,只覺身體一暢,竟然不由自主,僵麻的身體恢復了數分。

雖然未必能那麼快爬起來,但總算恢復了一點力氣。

而更加驚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李淺妝手中的五色銅鐘之上,忽然一陣電弧閃爍,隨即,天空之上,竟然陡然烏雲滾滾,響起了陣陣雷音。

雷音交鳴間,李淺妝手中的五色銅鐘也與之交相輝映,隨即,一道恐怖的雷弧,從天而降,在李淺妝一指之間,悍然攻向對面血氣滾滾的『血屍』陰九連。

傳說萬戰雷鍾,最克邪魔詭道,『血屍』陰九連修鍊的,明顯不是什麼正派功法,以他的修為,見到此雷弧,面色也不由微微一變,略帶一絲忌憚。

&

nbsp;不過,他畢竟是養生境高手,也只是略微忌憚之後,便不由一聲冷笑:「玄級秘寶嗎?恐怕是你的哪位長輩所賜之物吧,可惜,此物若落到養生境手中,我估計還得退避一二,但在你手中嘛……」

話聲方落,他身形一動,萬千血光湧起,竟將他整個人包裹。

李淺妝手中的萬戰雷鍾雷弧攻至,竟然被他周身湧起的血光一分分消彌,最後徹底消失不見。

眼見此幕,李淺妝也不由臉色微微一變,知道這樣的對手,已經出乎了師傅的意料之外,強大到根本不是一個級數。她朝著蕭陌和左秀桐道:「快走,我掩護你們1

說完,不待二人說話,身形一轉,竟然收起萬戰雷鍾,直接化作一道灰光,朝『血屍』陰九連狂攻而去。

此時此刻,才真叫人知道她這位蓋世天驕的風采,當初的眾多試練弟子第一,並非浪得虛名。

只見她絕美的面龐上一片朦朧,竟然閃爍著一種五彩之光。身形一動間,竟然如同大江大河,帶著一種橫掃八荒的氣勢,朝『血屍』陰九連攻去。

那攻擊,似乎比她施展萬戰雷鍾之時還強,明顯也是某種強大的爆秘技。

此時此刻,她雖然只是齊物境中期的修為,但是,已經勉強可以接下養生境的『血屍』陰九連幾擊了。

明顯,她是想自己拖住陰九連,給蕭陌,左秀桐創造機會,令他們逃走,再自己想辦法脫生。

只是此時此刻,知道『血屍』陰九連的可怕之後,蕭陌,左秀桐怎麼可能讓幫助自己兩人的李淺妝身陷險境,那樣即使他們逃走了,活了下來,一輩子也要承受心靈的鞭笞。

所以,強壓胸口翻滾不休的逆血,蕭陌,左秀桐勉強從地上爬起,一齊沖了上去,「我們來助你1

兩人不但沒逃,反而加入了圍攻的圈子。

灰衣少女李淺妝見狀,不由一臉無奈,但眼見此幕,眼睛中也不由露出一絲淡淡的欣慰之色。

眼見兩人根本不打算逃,猶豫了一下后,她終於嘆息一聲道:「既然如此,那就戰吧,就算死了,好歹也有兩個人陪著。」

說完,身上的彩光竟然更盛了,背後不知不覺,竟然慢慢顯現出一對虛幻的透明之翼來,如同鳳舞九天。

不過,見到三人的模樣,『血屍』陰九連卻不由哈哈大笑:「很好,一群白痴,如果你們分開逃走,估計我還要費點力氣,既然你們自己送上門來送死,那我就不客氣了1

說完,大掌一揮,竟然一分為三,同時朝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攻來,根本無視他們的攻擊,彷彿三人的攻擊,根本不值一提一般。

蕭陌,左秀桐見狀,不由心中一沉,李淺妝眼中也微現波瀾。

但是,事已至此,三人卻不可能後退,反而更催功體,強攻上去。

遮天蓋地的巨掌,當頭覆下,眼見三人就要徹底覆滅。

就在此時,遠處山峰上漆黑的圓洞中,一點紫色光明大放,隨即,之前便出現,但一直不曾加入追擊大軍的那隻深紫天魔,陡然身形一閃,橫空而至。

只見其身形一動間,彷彿一道透明的紫光一閃即逝,兩者之間十數里的距離在它腳下,竟然如同縮地成寸一般,眨眼即沒。

它眼瞳之中,冒出熊熊怒火,這火焰比較奇怪,形同一個品字形,和天魔卒,天魔將的都截然不同。

兩朵品字形火焰,一朵飄向『血屍』陰九連,一朵卻一分為三,飄向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