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三百二十一章、贈石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贈石乳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滴嗒、滴嗒……」

有水聲從洞頂一滴一滴掉落,這是李淺妝臨時找的一處洞穴,離那天魔山峰沒有多遠,但十分隱蔽,此時此刻,她,左秀桐,以及昏迷中的蕭陌,都在這裡休息。

來到這處洞穴之後,左秀桐立即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隻明顯十分珍貴的丹瓶,從中倒出一粒龍眼大,乳白色,異香撲鼻的丹藥,塞入蕭陌口中,然後再喂他喝了兩口水,融化丹藥,這才將其安放在一邊,一臉擔憂地看著他。

而另一旁,一身灰衣的李淺妝盤膝而坐,冷眼看著這一切,看到左秀桐掏出的那隻玉色丹瓶時,神色卻不由動了一動。

「乳白色,異香撲鼻,這是二品中階丹藥,玉露養身丹,只是似乎並非凡品。」

左秀桐聞言,不由訝異地看了她一眼,說道:「李師姐好見識,這是一顆極品玉露養身丹,是我一次意外購得,只要不是必死的傷勢,都有可能挽救回一條性命,只是十分珍貴,一直不捨得使用,但今日蕭師弟身受重傷,性命垂危,這枚玉露養身丹雖然珍貴,但也顧不得了。」

李淺妝聞言,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向左秀桐時,眼神中略帶一絲異樣。

她可不是沒有見識的人,自然知道玉露養身丹的珍貴,尤其是這一枚極品品質的玉露養身丹,說它價值連城也不為過,因為這是一次救治性命的機會。

左秀桐珍藏了那麼多年,自己都不捨得使用,但蕭陌受傷,她卻毫不猶豫的喂他服下,兩人的交情,似乎非比一斑。

不過,這些都跟她沒有什麼關係,她只是聽從師傅的命令,進來保護蕭陌,左秀桐兩人,卻並無跟他們太熟的感情,對於蕭陌的生死,也並沒有那麼關心。

所以,聽完之後,她只是略微頷首,便沒有再說什麼,依舊閉上雙目,開始調息起來。

反正東西是左秀桐自己的東西,她願意給誰服用便給誰。

這一場戰鬥,對手的實力讓她都覺得震撼,不得已之下她也使用過爆發秘術,此時此刻,李淺妝自己也是最虛弱的時候,自然不敢浪費絲毫時間,抓緊一切機會恢復傷勢。

不過,極限程度的使用爆發秘術,她雖然沒有蕭陌那麼嚴重,下丹田破損,但身上的後遺症也十分嚴重,即便以她的能力,也不由皺眉,深感頭疼。

而另一邊,蕭陌服下玉露養身丹后,身上的氣息略微平穩了一些,但依舊沒有蘇醒過來的跡像。

左秀桐等了一個時辰,兩個時辰,蕭陌依舊遲遲不見蘇醒。

這個時候,左秀桐自己身體也出現痛苦的變化,她使用爆發秘術的時間也不少,撐到現在,實在是撐不住了,見蕭陌一時並不能蘇醒,而且也沒有向更糟的情況惡化,無奈之下,只得就地盤坐在蕭陌身前的石地上,閉上雙眼,同樣掏出一枚療傷丹藥,納入口中,開始調息起來。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轉眼,已過去一天時間。

這一天之中,左秀桐隔一兩個時辰就蘇醒一次,看一眼蕭陌,然而,蕭陌依舊久久不曾醒轉,於是左秀桐就這樣時醒時定,一天之中,反覆了七八次。

倒是灰衣少女李淺妝,似是全不關心這些,途中一直閉關,渾身都被氤氳白氣包裹,顯然療傷正在關健時刻,一次也不見睜眼。

一天之後,當左秀桐的狀態恢復稍許,又一次睜開眼時,突然驚訝地看到,蕭陌不知何時,已經從石床上爬起來,就在她正面盤膝而坐,渾身一道道血色光環閃爍。

見狀,左秀桐先是一驚,隨即又不是大喜,知道在她療傷的過程中,蕭陌已經蘇醒過來,正在自行運功療傷。

放下心來的她,重又開始入定,而這一次,她心中放鬆,沒有牽挂,過程卻是格外漫長,轉眼,又過一天。

這一天,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相繼醒來,對視了一眼,三人眼中都不由帶著一絲苦色。

極限狀態的使用爆發秘術,後果實在太嚴重,三人的傷勢,都不是輕易能休復。

尤其是蕭陌,三元齊開,固然瞬間讓他實力大漲,可炸開下丹田處的氣旋,卻已令他丹田嚴重受損,左秀桐給他服用的那枚極品玉露養身丹,雖然能治好他身上的其他傷勢,但丹田的破損,卻不能依靠一枚極品玉露養身丹便能修復。

玉露養身丹雖然珍貴,畢竟不過一枚二品丹藥,而很多時候,丹田破損幾乎是不可逆的,只有極少數的頂級天材地寶才能休復丹田的傷勢,這也是為什麼蕭陌修鍊三元爆脈術那麼久,卻從來不敢輕易動用三元齊開的重要原因。

不是其威力不行,實在是後果太嚴重。

而這是『血屍』陰九連,屢次陷危,最後卻會那麼猶豫,不願輕易開啟最後三元的重要原因。

下丹田,眉心印堂,頭頂百會,這三處對於人身實在是太過重要,任何一處受損,都有性命之憂,最重要的是,哪怕運氣好,沒有當場身亡,但那三處的損傷,幾乎都將是永久性的。

除非你能找到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寶,否則幾乎沒有休復的可能。

不過,想到此,蕭陌卻忽然眼睛一亮。

說起天材地寶,他身上其他的沒有,但卻剛好有一樣,那便是在冰湖溶洞獲得的血靈石乳。

只是血靈石乳是提升資質的靈物,能不能休復丹田的破損,他卻並沒有把握,這是一點;另外,血靈石乳太過重要,蕭陌在左秀桐面前服用沒關係,畢竟兩人早已共經生死,有了非同一般的關係,最重要的是,血靈石乳左秀桐自己也有份,而且比蕭陌還多。

在她面前使用,沒有任何泄密之憂。

可此時此刻,這洞穴中,卻不止有一個左秀桐,還有一個並不熟悉的『風紀堂堂主』親傳弟子李淺妝。

自己,能在她這位風紀堂主的親傳弟子面前,直接服用血靈石乳這等天材地寶嗎?

她是不是會起貪心?

就算她不起貪心,這件事一旦傳出去,後果有多嚴重,蕭陌做好迎接的準備了嗎?

蕭陌一時又不由猶豫起來。

不過,這猶豫也不過是一瞬。

想到李淺妝會出現在這裡,並且看到養生境的『血屍』陰九連要對蕭陌,左秀桐兩人下毒手,都敢挺身相救,這樣的恩情,這樣的人品,如果還不值得信任,那誰值得信任?

她與蕭陌,左秀桐兩人之間,可是非親非故。如果說,在她能承受的風險範圍之內,她出面相救兩名同門弟子,還算說得過去。

可很明顯,『血屍』陰九連是連她也不能戰勝的對手,她的出現,等於自身也承受著隕落的風險,可看到蕭陌,左秀桐兩人遇危,她並沒有悄悄離去,也沒有躲起來觀戰,而是悍然現身相救,這說明了什麼?

更何況,此時此刻,在蕭陌,左秀桐被罰入天魔戰場的危險時候,她這位風紀堂主的親傳弟子也出現在這裡,本身為便已說明了很多問題,最有可能的,便是特意進來保護自己兩人。

想到此,蕭陌心中忽然產生了濃烈的愧疚,為在自己救命恩人之前,居然捨不得將區區一點外物顯露出來,而慚愧,而羞慚。

所以,只是眨眼間,他便已猶豫盡去,手腕一動,掌心中,忽然出現一枚血紅晶石,以及一隻晶瑩玉瓶。

血紅晶石,便是能產生血靈石乳的血靈石晶,而那晶瑩玉瓶,則是這半個月以來,此血靈石晶重新凝聚而成的二十餘滴血靈石乳。

蕭陌將其一分為三,一份十五滴,交給左秀桐,另外兩份,都是六滴,他自己留下一瓶,最後一瓶,卻是起身走過去,來到灰衣少女李淺妝面前,將其推到了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