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三百二十四章、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離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這是?」

手握著這塊奇特的紫金銅片,蕭陌一臉疑惑,腦海中思緒電閃,在思考著它的來歷。

陡然,他想到一種可能,心情一下子不由激動起來。

這塊紫金銅片如此特殊,莫非是『血屍』陰九連身上之物,甚至,就跟他心心念念,一心想得到的九元爆脈術有關。

只是如果真是如此,似乎又有點說不通。

因為,若這塊紫金銅片,真是『血屍』陰九連身上之物,那在他被秘術殿殿主葉摩訶帶頭抓捕到手時,不可能沒搜到。

只看他現在似乎連儲物袋都沒有,一名養生境存在,甚至也沒有其他半點寶物遺留下來,便可見當初,他被抓時,被清理得有多乾淨。

除非……

這塊紫金銅片,是對方搜到后,又根本看不上,所以還給陰九連的?

又或者,此物是因為被陰九連藏得極為隱秘,連秘術殿殿主都沒有搜到,所以才遺漏了下來,直到『血屍』陰九連身死,此物才暴露出來。

不過,第一個可能並不存在。

此紫金銅片明顯並不是凡物,無論是其上的九個圓圈,還是其組合在一起,形成的一個隱隱人形,似乎都暗含深義。

秘術殿殿主葉摩訶見多識廣,不可能看不出此銅片的特殊。

如果他看到,並取到手,豈會放過如此異寶,並將之還給陰九連?

——那根本不可能。

所以,便只剩第二個可能。

即使以秘術殿殿主葉摩訶之能,此物藏在『血屍』陰九連身上,他也沒有搜到。

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自然是因為這張紫金銅片的特殊。

其上沾染了一些人體的血肉碎塊,還有因為銅片在血水中浸染后,隱隱變色的模樣,都讓蕭陌猜測,此外一定不是藏在身外,而是被封存在了某個人的體內。

聯想到,曾經有些怪人,將一些寶物縫入身軀之中,只為保守某個秘密,蕭陌便想到,這極有可能是『血屍』陰九連也知道此物的寶貴,所以得到手后,為防止別人窺伺偷取,所以不惜藏入身軀中,以人身血肉為障眼法,才最終避過了秘術殿主葉摩訶的搜查。

但他自爆時,整個身軀都被炸開,所以這件紫金銅片才暴露了出來,因為材料特殊,竟然沒在那場爆炸中損毀,反而被泥土掩埋,保存了下來。

而其上的血肉碎塊,以及其全身隱隱變色的模樣,自然也是因為持久接觸血肉,而造成的。

『血屍』陰九連修鍊的,為上古秘術,九元爆脈術,珍稀無比。

而此紫金銅片上,卻有九個圓圈,而且圓圈位置不一,如果將其當成人身穴道,便可以在其外側隱隱勾畫出一個隱約的人形。

再加上『血屍』陰九連對其如此看重,甚至不惜將其縫在身軀中,蕭陌便不免有所猜測,此物,極有可能便跟他所修鍊的九元爆脈術有關?

甚至,就是九元爆脈術的修鍊之法。

不過,猜測畢竟只是猜測,蕭陌並不敢確定,因為這張紫金銅片,除了這上面的九個圓圈,並沒有其他圖案或文字,說它是秘笈,這也不像啊!

蕭陌翻來覆去的看,除了那九個圓圈,跟九元爆脈術的九字有關之後,其他的,是根本看不出什麼來了,一頭霧水。

知道短時間內不可能破解,他也就不再停留了,直接帶著這枚紫金銅片回到左秀桐,李淺妝身前,蕭陌並沒有藏私,而是將其拿出,分別交給左秀桐給李淺妝看了一眼,看她們是不是能看出什麼特殊。

然而,無論是身份特殊,關係親密的左秀桐,還是天賦驚人,見多識廣的李淺妝,拿著這紫金銅片,看了很久,也沒有看出什麼特殊來,只能將其還給蕭陌。

李淺妝道:「此物雖然極有可能是『血屍』陰九連所留,應該不是凡物,只是暫時我們大家都看不出個因果,既然這是蕭師弟先發現的,便先由蕭師弟保管著,若是有所發現,再通知我們不遲。如果沒有,那它就算再珍貴,於我們而言,也不過一個普通銅片,不值一提。」

顯然,她對這銅片並不感興趣,而且既然看不出秘密,留之無用。

再說,經過蕭陌主動贈送血靈石乳一事,她已經與蕭陌,左秀桐有了特殊的關係,既然蕭陌連血靈石乳這等靈珍都敢相告,贈送,那如果日後蕭陌破解這銅片的秘密,一定也不會忘了她與左秀桐。

正因為知道蕭陌的人品,所以,她並不在意這塊銅片現在保存在誰手中,但如果是關係不熟,或者她不相信的人,則自然不會如此簡單的分配了。

李淺妝都如此說了,左秀桐自然更不會反對,她也立即點點頭,說道:「正是,李師姐都發話了,那蕭師弟你就先收著吧,如果日後有發現,再告訴我們。」

「好吧。」

蕭陌見狀,也沒有扭捏,此銅片與他的確關係重大,留在他手中是最好的,因為他修鍊過三元爆脈術,若說三人中,最有可能破解這銅片秘密的,也只有可能是他了。

所以,他直接收下,將其放入儲物袋,然後看向左秀桐,李淺妝兩人問道:「一共尋到多少天魔黑晶,可有計算出結果么?」

左秀桐,李淺妝聞言,對視了一眼,左秀桐開口道:「蕭師弟,我們要發財啦!通過剛才我們三人的聯手搜尋,一共發現紫焰黑石一顆,價值至少六十萬,火焰黑石十六顆,價值八十萬,黑石碎片數百,至少兩百多萬。」

蕭陌聞言,雖然有所預料,仍不由深感震驚,說道:「那豈不是說,光這些天魔黑晶,我們便一共便賺取三四百萬功勛?即使每人只能分得三分之一,那也有一百多萬了。」

左秀桐笑道:「不錯,就是如此,這一趟天魔戰場之行,雖然歷經危難,但卻真是不虛此行,一旦出去,我們便都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小富翁了。」

李淺妝也在旁跟著點了點頭,即使冷顏如她,此時也難掩笑容。

顯然,百萬以上的功勛,對她這種長老弟子來說,都不是一個小數目,更不要提蕭陌,左秀桐兩人了。

蕭陌深吸一口氣,他忽然感覺,一向求而不得的玄冥真功秘笈,已經離他不遠了。這次從天魔戰場出去,不管那玄冥真功有多貴,他都能第一時間換齲

一旦玄冥真功到手,他的實力還會迎來另一波暴漲。

最重要要的是,現在他冰魄心經已經修鍊到瓶頸,急需一部更好更強的功法,原本還擔心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現在看來,這些天魔黑晶,來得正是時候。

而且,他的一些其他計劃,也可以開始實施了。

一伸手,蕭陌將自己之前撿取的那一顆火焰黑石和黑石碎片也取了出來,放到李淺妝手裡,說道:「這也是我之前跟左師姐一同獲得,之前因為並不知道什麼物品,所以我直接收了起來,便先一起寄放在李師姐手裡吧,等出去之後,由李師姐出面將其售出,再將所得分配給我們。」

蕭陌這麼說,也是有原因的。

天魔黑晶價值巨大,這些天魔黑晶,足足價值數百萬功勛,甚至能買一顆不錯的心蘊魂果了,如果是別人,難保不會動心,直接貪墨下,但放在李淺妝手上,蕭陌卻並不擔心。

因為連血靈石乳都經受過考驗,她不曾對蕭陌,左秀桐出*奪,由引便足可見心性,更何況區區一些天魔黑晶?

最重要的是,這些天魔黑晶,價值巨大,如果由蕭陌,左秀桐拿出去售賣,很容易引起別人關注,甚至壓價,但如果由風紀堂主宿英縱的弟子出手,卻沒有人敢這麼做,甚至在價格上,還要稍稍提上一點。

這就是有背景的好處。

另外,蕭陌還擔心,如果知道他們手中有如此多的天魔黑晶,一向與他南羯窠:退的師傅,秘術殿殿主葉摩訶可能從中阻撓,甚至搗鬼。

但交由李淺妝,即使兩人知曉,也不敢針對李淺妝,所以,這筆天魔黑晶才能真正得到保值。

而李淺妝聞言之後,本來臉上略現驚訝,萬沒想到蕭陌,左秀桐竟然敢將如此一筆財富寄存在她這裡。但仔細一想之後,便不由釋然。

她深深看了蕭陌一眼,便點點頭道:「好,此物便由我保管,出去之後,我會儘快將其售出,然後將所得一分為三,我們三人一人一份。」

蕭陌聞言,不由微微一笑,道:「李師姐說的話,我們自然是相信的。既然如此,那這第一件事,便算做完了,接下來,便是處理那慟哭墨蓮的事了。」

李淺妝聞言,點點頭道:「走吧,小心一些,只要沒有什麼強大的天魔將到來,對於催毀無人守護的慟哭墨蓮,並不是一件什麼難事。」

「走1

三人一聲招呼,然後繼續往上,剛開始還有點擔心,結果發現,可能是時間太短,那些強大的天魔將並沒有發現此地的異變,所以無人佔領。

剩餘的上次大戰後,倖存的一些天魔卒,天魔將,遊離在山道上,被三人聯手,輕鬆清除。

最終,三人來到山頂,伏在山洞上空,往下看去,頓時再次看到那朵巨大黑蓮,徐徐張開,蓮瓣之上,一道道血色甘泉緩緩湧出,因為沒有天魔吸食,血泉越積越多,堆積成塘,幾頭淡淡的天魔虛影,正從血色池塘中誕生。

「原來天魔,竟然是血色甘泉中誕生的,難怪這裡被稱之為天魔蘊生之地。」

蕭陌嘆息了一聲,開口道:「趁沒有強大天魔誕生,動手1

三人也不猶豫,當即各自出手,發出一道道攻擊,轟在洞壁四周的牆壁上,很快,整個山洞搖搖欲墜,最後「轟鹵一聲,徹底倒塌,無數山石,將那朵巨大的慟哭墨蓮砸成稀巴爛,被眾多天魔視為至寶溫床的慟哭黑蓮,至此損毀。

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心中嘆息一聲,知道他們的確是辣手摧花,摧毀了一件天地奇蓮。

只可惜,他們並不是魔道中人,這慟哭墨蓮不但對他們無用,而且有害,還不如毀掉的好。

但如果是『血屍』陰九連,由他得到這慟哭墨蓮,那後果就極其可怕了,幸好,最後他與那頭深紫天魔侯一同喪生,反而便宜了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

「走吧1

最後看了一眼那倒塌的巨洞,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帶著淡淡的遺憾心理,離開了這座曾經榮耀一時的天魔山,回到秘洞之後,他們也就收拾心情,繼續吞服血靈石乳,修復傷勢。

而這一閉關,就再未出去。

時間一天一天流逝,左秀桐,李淺妝兩人,受傷較輕,七八天便恢復正常,但蕭陌,是丹田受損,卻足足花費了近半個月的時間,又將這半個月新誕生出的血靈石乳全部服用完畢,才終於康復如初。

一月之期已到,蕭陌又將血靈晶石交給左秀桐保管,而這一計算,才發現自他們進入,距離三月之期已經越來越近了。

而當初,『風紀堂主』宿英縱可是說過,必須在期限之內,趕回他們第一次降落的地方,不然就無法接引他們回歸,只能永遠停留在這天魔戰場了。

這天魔戰場,雖然擊殺天魔便能獲得價值不菲的天魔黑晶,但還是沒有人願意一直留在此地。

有天魔黑晶又何用,賣不出去又換不了東西,他們又不修鍊魔功……更何況,功法已至瓶頸的蕭陌,更急切的想要出去,兌換更強更高的功法。

於是,三人不再停留,出了秘洞,一路往回,朝左秀桐布下的印跡之處,原生地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