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三百二十五章、回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回歸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因為離開原生地較遠,這一找,還真花了三人不少的工夫。

所幸,當初離開時,左秀桐為防回頭找不到路,特意在原生地之中,布置了一塊羅煞石,羅煞石能散發強烈煞氣,數百里可感。

所以,只是胡亂走了幾天,當三人再一次感覺到淡淡的煞氣襲來時,便知道,原生地所在的方位了。

三人朝著煞氣最濃之處走去,數天之後,終於再一次回到了那淡圓色的石圈,左秀桐所埋羅煞石,以及羅煞石之上,被其用利刃所刻的『原生地』三個大字,依舊赫然在目。

「終於回來了1

三人俱都不由松出一口氣,這天魔戰場詭譎莫測,他們還真怕迷了路,回不去原來的世界。

如果迷失在這天魔戰場中,別說日子十分難熬,最重要的是,亂走之下,誰也不知道這天魔戰場中,還有沒有其他天魔侯甚至天魔王的存在。

如果被他們遇上,再沒有『血屍』陰九連擋在他們前面,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所幸,左秀桐布下的羅煞石的確發揮了大用,三人終於如願回到這裡,現在,就只能李淺妝的師傅,『風紀堂主』宿英縱能按照約定,開啟通道,接應他們離開了。

時間還早,三人也不亂想,也沒有再隨意亂逛,怕錯過回去之機,所以都直接在這淡黃的圓圈之中閉關,各自修鍊功法,增加修為。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蕭陌不但徹底鞏固了逍遙境九重中期的修為,而且還隱隱在向後期進發著。

轉眼,已過十數天,終於,這一日,天空之上,忽然終於有了動靜。

只見無數滾滾烏雲,忽然凝聚在一起,最終,在天空之上,開出一道漆黑的口子。

漆黑的口子,如同一道漩渦,散發著驚人的吸引力,蕭陌,左秀桐,李淺妝三人,不由紛紛睜開眼,有些驚喜地看著這一幕。

「通道已經打開了,正是回去的時候,走1

三人自知這通道只能維持短短三個時間,都不敢停留,縱身一躍,主動朝著那漆黑漩渦衝去,一陣天旋地轉過後,不由自主,當三人再次睜開眼睛,已經回到至道學宮,俱都站在一個不斷閃爍的幽暗六芒陣中央,而『風紀堂主』宿英縱,正站在他們面前。

「師尊1

李淺妝第一個反應過來,走出大陣,來到風紀堂主宿英縱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而蕭陌,左秀桐,也隨即走出大陣,來到風紀堂主宿英縱面前,叫道:「風堂主1

「嗯,你們回來了?」

見到三人一起回返,而自己的徒弟,更是毫髮無傷,甚至,身上隱隱還發生了某些自己所不知道的變化,風紀堂主宿英縱也不由老懷大慰。

她看著三人,點點頭,道:「我知道,你們都辛苦了,急需休息,蕭陌,左秀桐擊殺四名內院弟子之事,就此做罷,從此再不會有人拿這個攻擊你們,現在,你們就先回去,休息休息吧1

「是。」

蕭陌,左秀桐對視一眼,恭恭敬敬地向風紀堂主宿英縱行了一禮,然後轉身離開。

他們知道風紀堂主師徒應該是另有話要說,自然不便在此久留,而且離開內院太久,三人也有些急切,不知道自己的住所現在變成什麼樣了,急需回歸一看。

而蕭陌,左秀桐離開之後,風紀堂主宿英縱才看向自己的愛徒,道:「淺妝,此行,可還順利?」

李淺妝搖了搖頭,隨即,走到風紀堂主宿英縱身邊,低聲將天魔戰場中發生的一些事情詳細說了一遍,包括『血屍』陰九連的突然出現,以及蕭陌,左秀桐向她贈送血靈石乳的事情。

「嗯?」

聽完李淺妝的敘說,宿英縱面龐上也不由變得十分凝重,她喃喃地道:「血屍陰九連,那可不是一個善與之輩,此人十五年前,就被秘術殿主葉摩訶抓入秘術牢,費盡手段想得到他身上的一種秘術,可是都沒有得逞,這次陰九連進入天魔戰場,一定是他授意的,就是不知為何,他能使動這樣一尊凶魔。」

「此人還真是窮凶極惡,而且如果我所料沒錯,他應該早就達到養生境了才是,你們居然能戰勝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李淺妝聞言,也不隱瞞,又將她發現蕭陌,左秀桐被血屍陰九連追殺,她出面相助,陷入危機,只是最後,血屍陰九連卻因與天魔山上的深紫天魔侯大戰,同歸於盡,反而便宜了三人,被他們得到大量天魔黑晶,以及摧毀慟哭墨蓮的事情說了一遍。

「做得好。」

即使『風紀堂主』宿英縱這等人物,聽到三人大戰『血屍』陰九連時,也不由覺得驚心動魄,一臉擔憂,但聽到最後,知道『血屍』陰九連聰明反被聰明誤,最後與天魔山上眾多天魔將,一頭天魔侯同歸於盡時,又不勝唏噓。

她向李淺妝道:「淺妝,我的確沒有看錯你,你做到了你這個境界,基本上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師傅為你感到驕傲。只是當時你並不能確定山上有天魔侯,也並不能確定是否能救二人生還,直接衝出相救的舉動,還是魯莽了一些,在師傅心中,那兩個娃兒雖然受要,但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以後再遇上這種事情,一定要掂量一下再做決定。」

「是。」

李淺妝並不反駁,點頭道。

宿英縱又道:「不過依你所說,那兩個娃兒倒也不是心性涼薄,忘恩負義之輩,身上居然有血靈石乳這等至寶,連我都深感意外,而他們居然敢將此物相贈,等於是將身家性命全部交到你手中,這份膽魄,也讓人為之震驚,你倒是沒有救錯人。」

「是。」

李淺妝又道。

宿英縱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能得到血靈石乳,也算你的一份機緣,只是此事事關重大,除我之外,還是不要有第三個人知曉的好,不然,後患無窮。那秘術殿主葉摩訶居然如此窮凶極惡,把三人趕入天魔戰場不說,還派出養生境高手追殺二人,這份陰沉,更讓人膽寒,以後我們再對上此人,要小心一些。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1

「是,弟子告退。」

李淺妝點點頭,躬身向宿英縱行了一禮,這才轉身離開。

不過走到一半,她又折返回來,一招手,掌心中就懸浮著一座有些五彩斑瀾的銅鐘,她將銅鐘遞給宿英縱道:「弟子幸不辱命,只是這件秘寶,也請師傅收回。」

見到她的動作,宿英縱先是一愣,隨即不由一笑,一揮手,又將萬戰雷鍾推了回去,笑道:「既然借給你,其實就是打算給你的,只要你完成了此次任務,那這萬戰雷鍾,就是你此次任務的獎勵,如果沒完成,你也回不來了,所以,這銅鐘,你以後就收著便是,為師已經用不上了。」

聞言,李淺妝不由微微一愣,半晌方才點點頭道:「如此,弟子謝過師尊。」

說完,又復收起萬戰雷鍾,這才真正轉身離去。

而風紀堂主宿英縱卻在原地佇立了良久,不知道在思量著些什麼,直到一個時辰之後,才手一招,收回了懸浮在空中的六菱形晶石,離開這座漆黑怪洞。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