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三百二十七章、暴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暴富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在至道學宮深處,有一座十分神秘深邃的宮殿,宮殿上空,雕琢著日月星辰等種種圖案,如同將世間最古老的圖騰盡數囊括。

而宮殿的顏色,卻是漆黑如墨的黑色,一如世間最深沉的黑,最寂寞的黑。

這裡,就是至道學宮七堂六殿之一,秘術殿的所在地,至道學宮中,最強大,也是最神秘的殿堂之一。

秘術殿深處,有一個彷彿與原來世界相隔絕的域外空間,一身白衣羅衫的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正在這裡閉關修鍊。

忽然,一名青衣人走了進來,恭敬地向他低聲說了兩句什麼。

「什麼?」

葉摩訶陡然睜開眼睛,一雙眼睛,剎那間如星辰般燦爛,只是其中卻帶著一絲難以置信,甚至一絲凜冽如刀的寒意。

「你是說,那兩個人竟然沒有死?」

「是的。」

青衣人恭敬地回答道。

葉摩訶眼睛微眯,沉吟半晌后再次問道:「那『血屍』陰九連呢?」

「不見蹤跡1

青衣人壓低聲音,有些膽顫地說道。

「呵呵,好,很好……」

葉摩訶雙眉一揚,似欲發怒,然而不知道想到什麼,又慢慢變得平靜下來。

他忽然嘿嘿笑了幾聲:「有趣,這倒是越來越有趣了。兩個逍遙境的小娃兒,居然能在『血屍』陰九連的追殺下逃出生天,反而把養生境的陰九連弄沒了,難得……實屬難得,我突然對他們真的感到興趣了1

青衫手聞言,頭越發低了下去,似乎生恐葉摩訶發火,不過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低聲道:「他們出來的時候,並不止兩個人……我們的人親眼看到,除了蕭陌與左秀桐,陪同的還有『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親傳弟子李淺妝……另外,左秀桐的實力,提升到了齊物境界1

「什麼?」

即使一再壓制,當聽到這兩個消息時,葉摩訶還是不由陡然雙眉一軒,一股龐大的壓力,一瞬間將整個奇妙空間籠罩,那青衣人臉色大變,只覺骨骼一陣陣「啪啪」作響,整個人竟然快要擠作一團,如同碎裂一般。

「殿……殿主……」

他臉上滿是驚恐,慌張之極地道。

「呼1

聽到聲音,葉摩訶似是終於反應過來,他看了一眼那青衣人,忽然輕輕吁出一口氣,而隨著他這口氣的吁出,整個空間中,壓力又慢慢回歸正常,青衣人重新舒展開來,那極致的痛楚感覺終於消失不見。

然而,恢復過來后,他卻臉色如土,頭也不敢抬一下,只是低頭望著腳尖,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葉摩訶自語的聲音傳來,他喃喃地道:「原來是『風紀堂主』宿英縱那個老妖婆搞的鬼,那就難怪了。不過為了幫助兩個無親無故的小娃兒,她居然肯將自己最寶貝的徒弟都派了出去,不怕真的隕落在天魔戰場中嗎?」

輕輕哼了一聲,他又冷聲道:「另外,陰九連,你真是太讓本座失望了,原本還以為,你再次,也會將他們兩人斬於馬下,再由我將你解決……沒想到,你這麼不濟,還沒用我動手,你就被三個小娃兒弄得失去了蹤跡,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廢物1

眉頭皺起,他沉吟半久,緊皺的眉頭忽然又漸漸舒展起來,反而變成了奇怪的笑容。

只見他朝那名青衣人一揮手,道:「好了,這沒你的事了,下去吧1

「是。」

青衣人如蒙大赦,根本不敢絲毫停留,恭恭敬敬地朝其鞠了一躬,這才身形一閃,轉身退了下去。

退出這個空間的第一瞬間,他就不由伸袖擦著額上的冷汗,僅僅進入這空間報信的短短瞬間,他整個人居然就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渾身汗透。

……

另一邊,同樣在秘術殿,一間特殊的秘室中。

蕭神劍整個人赤.裸著,浸泡在一個霧氣氤氳的大池子中,那池子中漂浮著無數各種顏色的草藥,每一種都是十分名貴的藥材,粗略一看,光只這一池子靈藥,至少就價值十萬功勛幣左右。

而靈藥的藥力不絕絲絲縷縷化入池中,然後被蕭神劍吸收,融入到自己身軀之中。

隨著吸收這些藥物的能量,他身軀之中似有萬千細蛇在遊動,然後他身上的氣息迅速一分一分壯大,這增強的速度都讓人覺得驚恐。

齊物境……而且不是普通的齊物境,至少是齊物境中期的氣息,在他身上開始顯現。

如果蕭陌在這裡,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一定會十分驚訝。

在他們離開之前,蕭神劍還只是逍遙境九重巔峰的境界,這才三個月不見,他就突破齊物境了,而且還能達到齊物境中期境界,這份修為提升的速度,著實讓人覺得驚懼。

不過此刻此刻,他卻臉色猙獰,聽著下人對於蕭陌,左秀桐兩人回返的報告,滿面難以置信的表情:「你說什麼?那個臭小子,居然活著從天魔戰場中出來了?那怎麼可能?」

難怪他不相信,他可是深知,天魔戰場的恐怖,更知道,為防萬一,他的師傅,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竟還將一位養生境初期的頂級凶魔送入了天魔戰場中,就為了徹底解決兩人。

然而,現在他卻聽到,蕭陌,左秀桐安全回返,而他寄以重望的『血屍』陰九連,反而消失不見了。

所以他不信,他內心非常憤怒,臉上的表情自然也顯示出來。

只是,蕭陌,左秀桐既然出來,他也無可奈何。

轉念一想,他又不由冷冷一哼:「好,算你們命大,不過也到此為止了。以為活著從天魔戰場中出來,便萬事大吉么?等我把這門秘術修鍊到大成,出關之日,就是你等的死期1

他身上,恐怖的氣息不斷遊走,很明顯,這並不是什麼尋常的功法,與他原來修鍊的元靈劍氣也模樣迥異,明顯是另一門非同尋常的秘術。

不過對這一切,蕭陌還是一無所知。不過即使知道,他也不會害怕什麼。

即使力量最懸殊的時候,他也沒退縮過,現在,兩人之間的差距反而在慢慢縮小,而且他相信,總有一天,他能追上蕭神劍的。

在他們兩人成功從天魔戰場上出來的那一刻,他們便已猜到,蕭神劍與葉摩訶可能有的反應,對此一點也不奇怪,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註定為敵,接下來,只怕不等蕭神劍來找他的麻煩,他還會去主動找蕭神劍的麻煩。

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蕭神劍的存在,帶給他的危機一次比一次猛烈,再留著此人,對於他而言,已是一種莫大的威脅。

若能早點解決這個威脅,絕對比等他成長起來要好一百倍,一萬倍。

……

蕭神劍,葉摩訶的驚訝和憤怒,在蕭陌,左秀桐意料之中。

他們並不知道天魔戰場中具體的變化,也不知道蕭陌,左秀桐為何能活著從天魔戰場中出來,但不管如何,敵對已是事實,既然如此,這一切也就沒什麼好操心的了。

回到風停精舍之後,蕭陌就靜靜等待起來。

蕭神劍,葉摩訶並沒有立即來找他的麻煩,畢竟,這裡是至道學宮,即使他們再大膽,也不敢隨便在學宮之中對付一名內院弟子。

最重要的是,也不是不敢,而是沒有必要。

他們有自己的身份,地位,就如一位富商,不可能在鬧市街頭和一名乞丐撕扯打罵一樣,暗地裡怎麼做都沒關係,明面上,他們還是要維持一下臉面的。

三天之後,李淺妝果然將那批天魔黑晶全部處理完,中途沒有出任何問題,畢竟她的身份擺在那裡,風紀堂主宿英縱的親傳弟子,誰敢在這個上面為難或是貪墨她的東西?

甚至,看在風紀堂主的面子上,價格還略微優厚一點點,雖然不多,但基數一大,那即使只上浮百分之一個點,那也不是一個小數字了。

所以,最終,那顆紫焰黑石,以及眾多火焰黑石和天魔黑晶碎片,一共賣出三百八十七萬,三人一分,一人就是一百二十九萬。

李淺妝果然沒有自己貪墨的打算,所有天魔黑晶一賣出,就立即派人通知蕭陌與左秀桐來齲

而蕭陌,左秀桐聽到天魔黑晶已經全部賣出,各自能收入如此一大筆功勛幣后,俱是不由大為興奮,哪裡還按捺得住,當天就去把各自所有的功勛幣全部取了回來。

一百二十九萬礙…

而且因為最後一顆火焰黑石和一顆黑石碎片是蕭陌與左秀桐的收穫,李淺妝在其中並沒有發揮什麼功勞,所以李淺妝作主,給兩人一人各補上了一萬。

本來她是要各補三萬的,但蕭陌,左秀桐堅持不受,因為他們明白,如果不是因為李淺妝這份關係在,否則這個根本賣不出如此高價。

如果是他們自己去,費時費力不說,還極有可能被人壓價,甚至設套,現在能得到如此大一筆功勛,兩人已經十分滿意了。

最終,蕭陌,左秀桐各得一百三十萬,而李淺妝則稍少一些,一百二十七萬,皆大歡喜。

與李淺妝告別之後,蕭陌,左秀桐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向著內院珍瓏殿的方向而來。

對於他們來說,功勛幣有什麼用?留著也是浪費。

更快的使用它,換成自己想要的功法,秘笈,武器,丹藥,才是最應該的。

難得有如此一筆龐大的財富在手,兩人也該為提升自己,做點投資了。

蕭陌的第一目標,自然是沖著《玄冥真功》而來,而左秀桐,剛剛突破齊物,她也必須準備一套與齊物境相匹配的功法,秘術,以及寶物了。

突破齊物境后,原來的很多功法,秘術,寶物其實層次都會相應降低,不是不可以用,只是威力會大打扣折。

晉陞齊物境,不等於就掌握了齊物境的力量,與之相匹配的功法,秘術,寶物都提升到齊物境層次,才算真正的齊物境存在。

所以,兩人來到珍瓏殿後,直奔秘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