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三百三十一章、閉關煉心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閉關煉心室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進入練功室,蕭陌盤膝坐在蒲團之上,開始思考,要如何才能突破齊物境?

毫無疑問,逍遙境與齊物境的門檻,從某一方面來講,甚至比入定境突破到逍遙境時,更加重要,更加受人重視。

不過,經歷過湛若水的指點,以及左秀桐的珠玉在前,蕭陌卻並不是對齊物境一無所知,至少,他已經明白,想要突破齊物境,最重要的幾點是什麼。

其一,便是修鍊出心念,其二,便是懂得何為齊物的概念。

而想懂得何為齊物的概念,首先便是要進入物我兩忘之境,而進入物我兩忘之境后,便能見到本心,放下執念,修鍊出心念。

心念一成,境界自然水到渠成的突破。

但如何進入物我兩忘之境?見到本心?

這卻是一個難題。

想到此,蕭陌忽然心中一動,想到了什麼,手一揮,面前出現兩本古籍,一本名為「肇論」,一本名為「真心圖說」。

這本書,都是他之前從藏書閣借來的,禪述各種心道奧秘,以及記載如何突破齊物境的關健的。

剛借來時,蕭陌還翻開看過一段時間,只是發現有些深奧,而當時他距離突破齊物境尚早,對於裡面記載的內容理解不深,所以就放到了一邊,沒有繼續看下去。

但現在,他自己到了突破齊物境的關口,這兩本書卻不能不拿出來,繼續翻看一番了。

真心圖說內記載的內容比較簡單,只是講天地萬物,同為一體,心與萬物相融,而萬物都為我而存在,還算比較容易理解。

但「肇論」就不一樣了。

這本書比較複雜,裡面講的,不是道理,竟然是一個個關於悟道的小故事。

譬如現在,蕭陌就翻到第一頁,裡面講的是一個『見花如夢』的故事。

這個故事,講述的是上古時期,一位姓陸的大夫,有一天,忽然來到一個寺廟中,他問寺中的禪師說:「僧肇法師真奇怪啊,他說:『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這句話也太古怪了。」

寺中的老禪師聞言,微笑著用手指了指庭院中的一株花,只說了一句話:「大夫,時人見這一株花,如夢相似。」

陸大夫聞言,不解其意,反覆追問,老禪師卻只是笑而不答。

而這個故事,講到這,便即戛然而止,全無下文,也沒有任何解釋。

看到這麼簡單的一個故事,蕭陌只覺整個腦袋都痛起來,他最討厭這種講話不講明白,故作高深的故事了,但是,其中卻的確涉及到了心道的奧秘,他也明白,如果他參不破,恐怕他要停滯在逍遙境九重巔峰的瓶頸不知多少年。

但如果他一旦參破了,估計馬上就能參破齊物瓶頸的奧秘,知道如何才能突破。

於是,蕭陌閉上眼睛,就翻來覆去,一直想一直想,把這短短几十個字在腦海中回思千百遍,然而,縱使他腦袋想得生疼,得出千百種解釋,卻又沒有哪一種解釋,能讓他滿意。

反而,他的腦袋越來越疼,感覺對於齊物境的理解,不但沒有加深,反而更遠,更朦朧了。

真有一種見花如夢,霧裡看花的感覺。

明明知道花就在前方,但就是看不見,摸不著,只聞其香。

轉眼,一夜逝去,東方天邊,顯示出一抹魚肚白。

蕭陌兩眼儘是黑圈,他從來沒有如此苦惱過,只覺得真相離他不遠,但是就是隔著一道牆看不見,如果有人能幫他推開這道牆,只怕一切便即能瞬間恍然大悟。

忽然,蕭陌一拍腦袋,想到了什麼。

他手一揮,面前的兩本古書重新收入儲物袋中,而他掌中,卻出現另一枚有些奇怪的黑色令牌。

一塊懺心殿的聖地,『煉心室』的准入令牌。

這塊令牌,是當初蕭神劍對付蕭陌,強行對他發動『懺心之問』,要將他與藍無心,納蘭蛛等數名外院弟子的死亡聯繫在一起,逼他就犯。

但沒想到,這場懺心之問,卻被蕭陌的黑色木魚輕易化解了,蕭陌在大庭廣眾之下,所有人的見證面前,鄭重說出「無關」二字。

如此一來,他自然被無罪釋放了,而蕭神劍,卻倒了大霉,不但被當場廢去三層修為,而且還要關入苦寂寒堂半年。

最後若不是他的師傅出手相救,只怕他就要錯過外院小擂台榜的選拔了。

但經此一事,蕭神劍對付蕭陌的詭計自然落空,而且,因為懺心殿心中有愧,於是,當時的那位金衣鏡主文洛梅,特意送了蕭陌這塊煉心室的准入令牌。

它的作用,就是可以讓蕭陌進入這至道學宮的重地,煉心室中,閉關修鍊一個月。

『煉心室』那是什麼地方,那是至道學宮七堂六殿之一,懺心殿中的重地,是一些頂級人物,平時突破境界遇到礙難,或者修鍊之時遇上瓶頸,所經常選擇的一處閉關之地。

據說那裡,有特殊的法陣,能令人心靈活潑,思維敏捷,比尋常時期靈慧百倍。

在那裡思考東西,比在外面簡單不知多少倍,那些在外面想不通,悟不透的東西,在裡面都能很快解到解答,這就是煉心室的能力。

所以,煉心室的准入令牌十分珍貴,一般只有長老以上的存在才有機會獲得,而且也都是視若珍寶。

像蕭陌這種,僅僅是一位外院弟子時,便能得到一塊煉心室的准入令牌,而且是一個月的參悟時間,實在罕見。

只是他也明白,這塊令牌的珍貴,所以一直沒有使用,就是要等到關健的時侯。

而現在,就是最關健的時侯,他需要一處地方,讓他悟透「肇論」中的內容,從而獲取突破齊物境的關健,並最終突破齊物,晉陞更高的境界。

想到此,蕭陌再不猶豫,站起身,正要轉身,朝著懺心殿的方向而來。

忽然,他想到什麼,目光一轉,又落到蒲團對面,那張奇怪的心字畫像上來。

這張心字畫像,和尋常畫像也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差別,就是那上面所題的那個心字,正中央一點被點下了心字的下方,於是一看就顯得十分怪異。

這張心字畫像,蕭陌一直覺得有所暗指,只是他在這風停精舍也待了那麼久的時間,卻至今沒悟透心字在下的秘密。

現在,既然要去煉心室,不如把這卷畫卷也帶去,看看在裡面,能不能悟出些什麼。

蕭陌隱隱感覺,和「肇論」一樣,這幅奇怪的心字畫卷,或許對自己突破齊物,也有著難以想像的功效,其中,甚至就蘊藏著突破齊物的奧妙。

於是,蕭陌直接手一卷,將這卷心字畫卷從牆壁上摘下捲起,收入儲物袋中,這才持著那枚黑色心字令牌,朝著懺心殿的方向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