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繼承兩萬億>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白小升赴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白小升赴宴

小說:繼承兩萬億| 作者:俠想| 類別:都市言情

出了白小升辦公室,余盈一臉欣然的離開。

不過,走過走廊轉角,眼見沒人,余盈眼裡浮現一抹冷笑。

「方才,我一臉笑容那個白小升辦公室里出來,迎面有兩個結伴而行的兩位事務官,走廊盡頭打掃衛生的大媽,還有匆匆去廁所的女助理……應該都是『有心人』1

「嗯,不光他們,怕是攝像頭,也清楚拍下我的神情。」

余盈暗道,「關於這一幕的報告,應該會送到很多大人物的案頭。」

「極好1

「雖然跟白小升這生意做得不錯,但終究他那裡還是小頭,各位大人物那裡也只算次要目標,唯有沈培生大事務官,才是我真正目標1

余盈明目張找白小升,就是給那邊看的。

「如果沈培生大事務官一方不找到我,那我就多賣點東西給白小升,讓他來施施壓好了1

「沈培生一方歷來都是底下人跟我聯繫,這一次要不是沈培生親自跟我談,我都不談!畢竟,連白小升都是親自談的。」余盈神色頗有幾分倨傲。

「信息果然要賣給雙方,才缽滿盆滿!當然,已經賣掉的,我是不可能再賣給另一方的。」

余盈默念完,心中忍不住讚歎自己,「我果然,是個很講良心的商人呢1

這女人越想越美,輕哼著歌,腳下步伐輕快無比。

她嘴裡哼的歌,「小錢錢,果真甜。」

看來,她很滿意今日成果。

白小升的辦公室里。

「那個余盈,真是有點討厭,回頭咱們就向總部,向夏老揭發。堂堂事務部,怎能存在如此蠅營狗苟之輩存在1林薇薇冷哼道。

一口一個小升哥哥,賤兮兮的,活脫脫「嚶嚶」怪,討厭!

眼見林薇薇在置氣,白小升、雷迎不由得一笑。

「存在即合理。」白小升一笑,「其實細細想想,很多時候這句話很有道理的。」

夏老真的不知余盈存在嗎,允許她也許別有考慮。

林薇薇依舊有些憤憤然。

「好了,好了,這時間也差不多了,咱們走吧,晚上還有一個飯局呢。」白小升一笑。

「要知道,那可是沈培生大事務官的局1

一提這茬,林薇薇、雷迎相繼點頭。

確實,時候不早了,也該準備過去了。

離開辦公室,白小升帶林薇薇、雷迎先去住地,整理一番,然後,按著沈培生助理程琉給的地址找了過去。

臨深作為一線城市,繁榮之都,知名的大飯店、飯莊比比皆是,一個個的赫赫醒目,區域極佳。內中更是裝飾的金碧輝煌,讓人一見就覺得上檔次,覺得是有錢人才去的地方。

實則,都是市井百姓的視角。

真正的有錢人,其實很低調。

白小升他們開車一路進了二環,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到那古香古韻的小巷。

棄車步行,白小升還一路感嘆。

低調的奢華,才是真奢華。

單這吃飯的地方,腳下都寸土寸金,還能品出歷史的厚韻。

找到了地方,是一間寬大院子。

門口有人候著,白小升他們已過去就被微笑邀請。

這應該是沈培生安排好的人。

白小升三人在那個人引領下,進了院子,一路走過曲徑通幽,走過亭台樓榭。

最終,白小升、林薇薇、雷迎三人被領進最深的一處庭院。

院門口站著一個人,程琉。

此刻的程琉,一身藏藍色中山裝,微笑站在那裡等候,雙手疊放身前,無比有范兒。

「小升大事務官請隨我來,林助理、雷助理還請隨他去另一處。」程琉笑道。

客隨主便。

既然對方如此安排,白小升自然沒有異議,當即一笑,對林薇薇、雷迎道,「那你們就過去吧,我去跟沈老聊聊。」

林薇薇、雷迎自然點頭,隨之前的人走了。

白小升則跟著程琉直奔院內,奔堂屋。

步入堂屋,白小升看到,坐在長桌后的,果然是沈培生。

他正神色悠然,坐在那裡品茶。

一見白小升進來,沈培生笑著起身,「小升,來了1

沈培生沒有稱呼白小升職務,也沒有稱呼全名,而是昵稱。

既是私宴不需拘謹,又顯得他親近隨和。

「沈老,讓您等我,真是罪過。」白小升歉然一笑,邁步上前。

他們確實比約定時間晚了一些。

不是白小升沒有時間觀念,而是這裡很是難找,另外,走進來也需要花費極多時間,這都是沒有預料到的。

「不妨事不妨事,來來,過來坐,嘗嘗這裡的綠茶,珍品啊1沈培生毫不介意地笑道,握手之餘,親昵拉著白小升手過去坐。

這間屋子,白小升掃了眼。

旁人可能也就覺得古香古色,但他是何等眼力,再加上紅蓮的掃描分析。

「海黃的傢具1

「唐宋的字畫1

「明清的擺件1

……

說這是一間屋子都不準確,不如說是小型博物館。

單是那些品相不俗,歷經歲月,卻保持完好的海黃傢具,恐怕數以千萬都不稀奇。

再加上字畫古董,這裡才真的是「金碧輝煌」。

人說豪宅上億,這上億的屋子,更令人感嘆。

如此環境下飲茶,沈培生能稱之為「好茶」的,怕真是好茶了。

白小升在沈培生對面坐下,眼看對方給自己倒了杯茶,送過來。

白小升也是極為禮節地雙手接過。

禮儀是一個人最基礎的東西,是一個人的涵養、素質。

哪怕雙方是「敵人」,一日窗戶紙不捅破,一日對方以禮相待,白小升都會客客氣氣,還之以禮。

沈培生看白小升如此敬意,也是面帶笑容,微微頷首。

品著沈培生口中的好茶,白小升也是忍不住想贊一聲。

茶是龍井茶,杯中芽芽直立。

看,湯色清洌,聞,幽香四溢。

再細看,一芽一葉,這可謂「一旗一槍」,極品中的極品。

「明前龍井,果然是好茶1白小升贊道。

「懂茶之人1沈培生一指白小升,大笑,「你要是喜歡,走時,可以帶些回去。」

「那我,先謝過沈老。」白小升也不客套。

這一老一少,隨即聊了隨意一些趣事。

沈培生知道白小升擅長書法,還交流一番。

場面,真是一片祥和。

程琉人就在門口,面帶微笑看著,伺候著。

品過一盅茶,沈培生示意下,程琉組織上菜。

這晚宴是分餐制,有點像是法餐,菜品一道接一道上。

每一款菜品,只有盤中一點,卻極為講究色香味,而且每一道滋味都堪稱極品。

白小升享用美食之際,不時感嘆,能做到如此程度,確實是達到了一種飲食高度,配得上這裡。

菜過五味。

沈培生筷子一撂,微笑看著白小升,「小升,你最近風頭可不小啊,我聽說數位事務官、省域產業負責人,還有二十多位重點企業負責人,你一併調查,證據確鑿。這一時的功績,便是我們這些大事務官也難以比肩。」

聽到這話,白小升真是笑了。

「沈老您嚴重,若是您願意的話……這分分鐘便能讓我望塵莫及1

「畢竟您久居高位,資源可比我多的多。」

「不談別的,如果您願意,完全可以來一把大的,讓林鈺事務官蓋壓我嘛1

白小升綿中帶刺,又多了一句,「反正,您也不是沒有這麼干過。」

白小升笑著說這些話。

若是吃飯,講禮儀。

那談這些,就不必了!

程琉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

沈培生卻面不改色,笑吟吟,看著白小升。

「其實,如果小升大事務官願意,我可以再成人之美,讓你此番收穫更多一些。」沈培生笑道,「如何?」

白小升笑容開心,「沈老這是要幫我啊,好極,但是不知沈老,您想要什麼1

沈培生大笑。

「如果我說,我什麼都不要,你信嗎?」

「如果我說,我只想跟小升你情誼更進一步,你願意嗎?」

沈培生笑容和煦,和藹可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