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十四章 麻辣女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麻辣女警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天州是美食之都,也是繁華和市井共生共榮的城市。

白天還是白領麗人的幾個美女,晚上齊刷刷的拋去了工作裝,換上了t恤、小短裙、皮涼鞋,一起圍坐在了天河街。

天河,天州的母親河。天河河畔有一條「擼串專用街」。天一熱,整條街上的烤肉、烤海鮮和啤酒花的香味四散開來,就連方圓一公裡外都能聞到,讓很多行人都忍不住調轉方向,走進去大吃一番。

今天,羅非陪著五個秀色可餐的美女一起,坐在最火的一家攤位前,從黃昏吃到了晚上九點多。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吃到幾點都沒關係。

林若心今天特別高興,她喝了五紮啤酒,小臉一陣通紅。只是,她剛要端起第六紮,就被羅非一把奪去了:「別喝了,喝太多了1

「幹嘛?小司機,你想造反?」林若心面色微醺,話語里也充滿了對羅非的善意調侃,顯然是興奮了。

羅非卻悠然一笑,伸出手,一把摟住了林若心纖柔的柳腰,低聲道:「回家吧,家裡安全。」

「家裡……安全?」林若心不由一愣,瞬間醒了一半。

林若雪聽出了羅非的意思,淡淡一笑道:「真煩人,非哥,我留下來幫你好了1

「不用,你們都走吧。」羅非不假思索道。

「可是,咱們都喝酒了,誰開車呢?」陳靜平日里那麼淡定的女人都有些局促不安。

「肯定會有人開車的。而且,還是價值幾億的豪車。」羅非露出了讓人看不懂的笑容。

……

10多分鐘后,天河街外的一個天河街對面一個隱蔽的居民樓的頂層,盧漢陽拿著高倍望遠鏡看「風景」,只是看著看著,發現羅非等人的那一桌前只剩下了他一個,美女們一個都不剩了。

「操!這怎麼回事?」盧漢陽又急又氣,目光立刻轉向了身旁的一個男人,「豹哥,人呢?」

「哎,槽!怎麼只剩下這王八蛋了?」盧漢陽的身旁,一個身穿深藍色休閑裝的男人也是一頭霧水。他皮膚黝黑,身材不算高大,但是非常強壯,一張臉上寫滿了殺意。

這男人名叫雷豹,三雷幫的副幫主。

三雷幫在天州實力很強,三個親兄弟當家。老大雷龍、老二雷虎、老三雷豹。他們在天西區和天東區都有大塊的地盤,經營多家洗浴中心、會所,還搞一些土方工程。當然,也經常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盧漢陽和雷豹私交很不錯,為了滅了羅非,他終於找上了雷豹。

雷豹急忙拿起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開口就罵:「一群飯桶,怎麼盯的人?怎麼小妞們都跑了?」

「哥,她們坐車跑的1聽筒里傳來了一個欲哭無淚的聲音。

「你們沒開車嗎?不會追嗎?」雷豹暴怒道。

「哥,我們追不上啊1

「怎麼追不上,你們是廢物嗎?」

「她們坐的是地鐵1

「……」

一旁的盧漢陽都哭笑不得了,「這他媽……」

天河街外,拐過兩條衚衕,有一個地鐵站,地鐵站可以直通林若心的家。

既然已經對林若心無愛,盧漢陽的想法便不擇手段了,他今天本來是想把這群美女一網打盡,讓三雷幫的兄弟們嘗嘗鮮的。可是現在,一個都吃不到。地鐵不存在堵車,人家不到20分鐘就能到家,可三雷幫的小弟要想追到林若心他們,可就難了!

雷豹看著盧漢陽臉色不好看,趕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盧少你放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不就是想對付姓羅的嗎?先弄了他,以後再想弄那個姓林的丫頭,不是手到擒來嗎?」

「你說得對,趕緊動手吧1

……

此時,羅非已經結了賬,悠然的走出了街尾。

雷豹又打了一個電話。很快,數以百計的小弟跟在了羅非的身後。

羅非並沒有回頭,而是繼續向前走,但他耳中已經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甚至,他能清楚的聽到砍刀和地面摩擦的聲音。

呵呵,來者不善啊!羅非心中淡然一笑。

羅非走出去數百米后,突然間停住了腳步,道:「哪來的滾哪去,別來送死了1

一個皮膚黝黑的壯漢從人群中走出,揮舞著手中冷森森的砍刀,指著羅非罵道:「砍死這王八蛋1

聽到壯漢的話,這群小弟頓時嗷嗷叫著,潮湧般的撲了上來!

羅非瞬間淹沒在了人海之中!

此時,盧漢陽一邊用望遠鏡看,一邊帶著質疑問道:「老哥,這些人行不行啊?」

「盧少,說一句得罪你的話。你之前找的那個特種兵就是個水貨,屁用沒有。真正打起來,除了像你老哥我這樣真會功夫的比較牛逼之外,就是菜刀最管用了。」雷豹輕哼道。他對自己和自己的手下都很自信,畢竟,三雷幫最出名的就是打手多,而且下手狠。

「是啊!我已經讓那傢伙滾蛋了!這不,請了老哥你嗎?」盧漢陽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話鋒一轉。

「放心,這100多個小弟都是我精挑細選的!今天要是這小子能活著走出天河街,我雷字倒著寫1雷豹自信滿滿道。

「瞧你說的,我能不相信你嗎?我這不等著看好戲呢嗎?」盧漢陽志得意滿,道,「哥,事成之後,我會把剩下的500萬打給你的。」

「不著急,你盧少我還信不過?」雷豹也拿起瞭望遠鏡,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總覺得這種貨色不值1000萬啊!老弟,你看走眼了1

……

「唉,挺好的小夥子,也不知道要被砍成多少塊了1三雷幫這群小弟的外圍,不乏圍觀者,其中一個老大爺望著這群人,心有餘悸道。畢竟,三雷幫是天州一霸,這些年做了不少壞事,像這種街頭械鬥已經不止一次了……很多市民都看到過。

周圍,不少人都嘆了口氣……

然而,就在人群中,一大片砍刀和棍棒突然間飛到了半空中,緊接著,又是一大片混混倒在了地上,一個個捂著自己的腿腳、肋骨,疼得臉都扭曲了,嗷嗷慘叫,甚至還有幾個直接昏死了過去!

「啊?這怎麼回事?」老大爺吃驚不已,「我的天,這小夥子是個高手啊1

人們的目光也很快轉向了羅非。只見羅非仍舊傲立在人群中,一通拳打腳踢,一個個小混混都被打飛了出去!

「啪嚓1

天河街對面的居民樓樓頂上,一個高倍望遠鏡高空墜落,摔了個粉碎,特別是那鏡片,更是一片稀碎,就如同此刻盧漢陽的心情一樣。

「這怎麼可能?豹哥?你確定這是你最牛逼的小弟?」盧漢陽的臉上寫滿了失望和憤怒。

「這……這他媽不可能啊1雷豹也急了,拿起了自己的望遠鏡,快速放大了倍數。然而,他卻發現羅非又是一通極為快速兇狠的腿功,踢向了他的七八個小弟,那些小弟的腿骨以令人難以置信的角度瞬間扭曲了!

「啊!啊1劇痛難忍的小弟們一個個發出了哀嚎聲!

雷豹只感覺自己的臉上一陣陣發燙,吃驚不已道:「馬勒戈壁的!這個王八蛋到底是誰?」

話剛說完,他們的耳邊已經傳來了警笛聲……警車,姍姍來遲。

羅非望著滿地打滾的小混混們,只是揉了揉手腕:「還不夠我熱身的……」

羅非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了一個乾脆利落的女聲:「不許動,舉起手來1

前方的警車裡走下了一群警察,為首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大約有50多歲,略瘦,花白頭髮,戴著銀框眼鏡,看上去很斯文,卻也很有威嚴。

女的高挑而健美,小麥色肌膚,胸前和柳腰后的兩條s曲線格外飽滿,似乎要掙脫衣服呼之欲出了。短髮、劍眉、大眼睛、高鼻樑、櫻桃口,五官的搭配彰顯出了颯爽英姿。

女警一出現,周圍很多圍觀群眾都是眼前一亮。

「我的天,真漂亮啊!這特么絕對是警花啊!脫了制服可以去當模特了1人群中一個小伙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女警快步走到了羅非的面前,二話不說就從柳腰上拿出了一副手銬,直接往羅非的手臂上扣。

「警官,你怎麼不分青紅皂白呢?」羅非有些哭笑不得了。

「少廢話!你涉嫌幫派械鬥,跟我去警局走一趟1女警秀眉一挑,並不給他面子,反而狠狠的扣住了他的左手。

羅非無奈的嘆了口氣:「你一直這樣嗎?」

「我怎樣?」女警不由一愣。

「一直這樣衝動?呵呵,你現在居然沒被警局開除,也算是奇了。」羅非攤手道,「人長得挺順眼,可是智商是硬傷啊1

「你……」女警氣不打一處來,又扣住了他的右手,怒道,「你最好老實點1

就在這一刻,中年人走了過來,沖著羅非冷冷道:「我是天州刑警大隊隊長周平,這位是甘甜警官,有什麼事回警局再說吧1

「無腦埃」羅非一陣唏噓道,「我要給我的老闆打個電話。」

女警沒好氣道:「那也得回警局再說1

很快,羅非和三雷幫的一群小弟被帶上了警車。

……

幾分鐘后,在天西區的主幹道光復路上。

一輛孤尾隨著其他警車,在天西中路上慢慢行駛,車內,周平一臉陰沉的打著電話:「你是想找死嗎?今天已經搞出這麼大的事了。還想求我弄死姓羅的?你瘋了?」

「平哥。咱們這麼多年兄弟了,這點面子你還不給嗎?再說了,這一次僱主的賞錢不少,有500萬。」聽筒里傳來了一個狡猾而低沉的聲音。

「500萬?這可不是小數。」周平眉頭一鎖,「說吧,你們想幹什麼?」

「今晚先別審羅非那小子了,把他關進拘留所吧。然後,我和一個兄弟親自進去收拾他。姓羅的明天出了什麼事,你就把一切罪過推到我那兄弟身上就行了。你放心,善後的事情我都處理好了,絕對天衣無縫,不會有問題的。」

「你親自出馬?你可不是輕易動手的人……這小子到底得罪了什麼大人物?方便透露嗎?」周平心頭泛起了波瀾。

「他叫盧漢陽。」雷豹一字一頓。

「盧漢陽?」

「你認識?」

「怎麼會不認識那麼有名的人物!他爹可是盧雲集團的董事長啊1周平苦笑,「呵呵,難怪你會親自出馬!只不過,你剋制點自己,別下手太重了!打個半死就行了1

「放心,我有分寸1

掛斷電話,周平的臉上掠過了一絲殺意:小子,你真的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雷豹如果出手,你只剩求饒的份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